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三章 刺杀
  …“这…剧本不能这样写吧”,黑洞洞的枪口让扬森万分(?),自己的混入计划竟然在刚见面的一刻就被识破了。\wWW。qΒ5.c0m\\

  “你是什么人,”女子质问的声音相当冰冷,颇有一句话答错就让你爆头的气势。

  “我是马西啊”,扬森反复核对了自己身上的可能破绽,却一无所获,面具银龙王连声音与身材都可以模拟,难不成这枪顶头的方式是恐怖分子们接头的标准方式。

  “你最好说实话,”女子并不像扬森预想中那样的满脸横肉,英气勃勃的脸蛋竟然十分的标致和耐看。

  “我真的是马西啊,英格丽德你在开什么玩笑?”扬森试着用马西处得来的讯息蒙混过关。

  “我们是比锡族”,半环形包围圈中的一个中年男子的话马上让扬森放弃了蒙混尝试,比锡族在生物课中是专门有一章讲的,他们的鼻子是宇宙中灵长镶人类中最灵敏的。

  “看来银龙王还是有缺陷的…起码不能模拟生物的体味。”扬森嘟囔着放弃了抵抗,任由一帮人涌上来用引力锁扣将自己捆了个结实。

  “只有他一个人”,应该是贝曼四兄弟的四位相貌酷似的人走了进来,向全神戒备的众人报告了安全的讯息。

  “没有人?”英格丽德一皱眉头,亚赫尔狙击手套装自动卸载收束在背后,转身向仓库房的俘虏看守地走去。

  “我早就说过的…哪里…有什么埋伙…”没有一点俘虏觉悟的扬森此时吐字严重不清,旁边负责看守的男子看到大家的目光齐聚过来,只能苦笑着耸耸肩,面对能够在重光子武器的威胁下,拖着粽子般地束缚,扎在里拉果堆中大吃大嚼的超粗神经人。他又能怎样呢?

  “丝~~”一束光子射线在扬森的脚下绽开,是早已看他不过眼的英格丽德。

  “啊…呀!”长长的拉出一声呻吟,扬森自顾自的继续吃果子,来时路上想好的一大堆游戏计划由于身份的败露而全盘落空,极度不爽地他要报复报复再报复,比如,吃穷他们。

  “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但如果你要想和我们有什么交集。起码要让我们这些神经已经极度敏感的人放心才行,我希望我们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喝止了女儿,那个刚才开口的中年人走了过来o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肯塔基。比锡族,隶属于雅所星系解放组织。勉强算个头,我们来天堂星地目的是刺杀雅所星系帝国地暴君雅各布埃尔,那么,你呢?”

  “扬森,变形史莱姆族,听马西说这里有好吃的果子,就跑来吃一些。”

  “你!史莱姆族有不是绿色的类型吗?”与豪爽的战士一起成长的英格丽德哪里见过如此无赖之人,再配上马西那张本来就十分令人厌恶的脸,英格丽德真想一脚踏下去。

  “好吧,我换个问题。”不论发现自己意图的是雅各布埃尔还是天堂星官方,将要遇到的都会是异常雷厉而残酷的突袭,眼前此种状况根本就不在肯塔基的预料之中,而且眼前这个人…似乎并没有恶意。

  “能不能告诉我真地马西在哪?你应该是从他那里获悉我们住址的吧。”

  “死了。”英格丽德气鼓鼓的样子和肯塔基的一脸无奈让扬森爽了很多,干脆不再绕弯子。

  “死了!”众人一齐惊呼起来,虽然马西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但他对这次的计划实在是太重要了。

  “怎么死地?”英格丽德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拉着位于扬森颈部的引力锁扣的把手,将他从地上抓了起来。

  “被房上掉下的板砖砸死了,临死前告诉我这里有好吃的果子,我就来了。”被女子掐着脖子拎起来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扬森刚刚下去的火气再次冒了出来。

  “英格丽德,出去。”看出苗头不对的肯塔基喝止了正在拔枪的女儿,领导者加父亲的威严沉淀之下,后者只能狠狠地丢下扬森,委屈的跑了出去。

  “本。给扬先生松绑吧,我们这样的确不是待客之道。”硬的明显无效,只好试试软的。

  “请坐”,重新回到客厅,这次扬森的待遇较枪口顶头那次好了太多,不但桌子上摆了里拉果盘,还有加工好的优质果饮及果脯,只是刚刚路过厅堂时很是吃了英格丽德几记白眼鱼,算了,谁让自己宽宏呢,大人不怪小人过吧。

  “马西去向婬羊扇族巡查官告发你们了,”吃了没几口,好软不好硬的扬森就招架不住肯塔基殷切的眼神了,“很不幸的是,那个婬羊扇族巡查官正是我变化的。”

  “哼,我就知道那小子不牢靠,”刚才给扬森松绑的本闷哼一声,一副早知道如此的表情。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哈里森在最后时刻被天堂星拒签严重的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找到马西也是无奈的选择,肯在天堂星犯案的S级武者实在是不多。”肯塔基的眉头紧锁,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好在照眼前的情形来看,结果却并不太坏,不过有件事还是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那么马西他?”

  “我要冒充他,当然不能让他出来穿我的帮。”

  “你是说…”

  “死了,我亲手送他去向他杀死的人谢罪了。”

  “不可能”,一旁偷听的英格丽德再也按耐不住了,她要揭露这个装腔作势的小人,“马西是S级武者,虽然没有哈里森叔叔那样强劲的实力,可也绝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消灭,我们为了防止他泄密。根本就没有给他配发自由出入这一区的通行证件,刚才贝曼四兄弟说本区根本就没有任何引发丝毫騒乱的事件发生,难不成你在一瞬间就杀死了S级武者吗?”

  “说事实你又不信,那好吧,他是被板砖砸死地…”扬森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英格丽德涨红的俏脸,白里通红的很有意思。

  “我相信,我相信”,不管怎么说。托词去闲逛片刻的马西至今未归这是事实,而这里又没有被天堂星的安全部队血洗,那么扬森的话就有一定可信的成分,即便可能不是完全真实。肯塔基也不能随便得罪这个小心眼的家伙。

  “这还差不多,说说你们地计划吧。我很感兴趣,这也正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

  “我们凭什么相信…”英格丽德的话没有说完,再次被他父亲赶出去吹冷风。

  “我们雅所星系原本是联邦制国家”,贝曼四兄弟不断传回毫无异动的讯息,此次行动根本没有退路之下,肯塔基只有选择相信扬森,“三十年前联邦卫戌部队总司令雅各布埃尔却在卡察其联邦地支持之下发动了政变,废除联邦,实行帝制,这就是我们今天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刺杀雅各布埃尔会有效果吗?”扬森不认为刺杀一个帝制国家地皇帝就可以实现复辟。

  “我们不是要复辟。而是要阻止强征法令的实行,按照雅各布埃尔的新征税计划,新财年的税收将上涨到民众根本不可能承受的地步,到时征税队就会将整个星系变成真正的人间地狱,所以雅各布埃尔必须死。”

  “他死了就不征税了?”

  “起码会拖上很长一段时间,雅各布埃尔有三个儿子。如果雅各布埃尔被杀,他有各自封地的三个肯定会上演一段长时间的帝位拉锯,在争取民心期间,是没有人敢于加税的。我们就是要争取这段宝贵时间,加速完成全面起义的所有准备。”

  “起义啊…”扬森摸了摸下巴,“那不是同样要死很多人…”

  “你懂什么!”这次跳出来地却不是英格丽德,肯塔基身边那位一直没有开口的高级助手大声的斥责其扬森来,“无辜的被虐杀与抗争后的牺牲能相提并论吗?你们这些生活优越的公子哥怎么能体会我们这些被奴役,被压迫人民地思想呢!”

  肯塔基这次没有压制自己的助手,扬森无心的话让他同样刺痛。与那位足智的助手一样,他已经大略的判断出了扬森的身份,他认为扬森只是一个出身高贵的公子哥,在他保镖擒获或杀死告发者后,突发奇想的装作马西的样子来寻求刺激,这个判断让他在安心之余不禁又泛起阵阵无力和失望,敢于在得知自己计划后仍然知情不报的势力虽然绝对不简单,但真地要借他们力量来参加直面卡察其联邦这样同样强劲的势力几乎是不肯能的,就算这个公子哥肯,他的保镖们也不会让他如愿的。

  “耶?各位,我说错了什么话吗?”一向混迹高层的扬森的确没有多少民间疾苦的概念,众人难看的表情让他觉悟到自己大概是说错了什么。

  “唉~~本来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演变成如此上纲上线,救国救民的样子,不是吧…”正在苦苦思考今后何去何从的肯塔基没有时间回答扬森的问题,两位高级助手也沉默不言,英格丽德又被赶了出去,虽然知道她就在门边偷听,可她肯定巴不得把扬森晾在那里,于是,孤家寡人的扬森彻底将玩闹的兴致消耗殆尽。

  “说吧,你们原本需要马西在行动中充当什么角色,我同样可以完成了。”玩闹的心情收敛之后,剩下的就是对卡察其联邦的报复了,三忠狗之一的雅各布埃尔绝不能让他活蹦乱跳的回去就是了。

  “你的家族允许你对抗卡察其联邦吗?你应该从马西那里知道雅各布埃尔和卡察其联邦的关系吧。”扬森的话让肯塔基又瞬间燃起了希望。

  “我们家族?应该允许吧,反正是我说了算。”

  “族长!”肯塔基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竟然是一个庞大势力的领导者。

  门边传来英格丽德关于某人吹大气的评论,不过扬森倒是不为所动,“虽然称呼地方法不同,不过也可以这么说吧。”

  “好吧”,为今之际,肯塔基宁可信其有。“雅各布埃尔身边有一个王牌保镖,是利风族人。”

  “远古种族?”

  “是的,异常强大的结界系种族,有他的存在,英格丽德根本无法完成狙击任务,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武者同我们一起来引开那名保镖的注意力,让他无法安心维持时刻笼罩雅各布埃尔的结界,这样我们匀有击杀的机会。”

  “就这么简单?”

  “简单?那可是远古种族。”本严重怀疑地瞪大了眼睛。

  “放心。我有把握的。”扬森说着,关闭了面具的模拟功能。

  “银龙王!”三声惊呼,其中包括门外的英格丽德。

  扬森很满意几人地反应,随着比赛的进行。现在自己现在已经小有名气地比赛选手了,特别是前天战胜一位远古种族之后。

  “他是谁?”身份敏感的肯塔基当然不能像其他人那样随便的去看比赛。这里面也只有他不认识扬森。

  “王者大赛的选手,加百利下一轮的对手。”

  “加百利是谁?”这次轮到扬森疑惑了。

  “就是雅各布埃尔的那个结界师保镖…”肯塔基的眼睛一下明亮了起来。

  人要倒霉的话还真是挡也挡不住啊,扬森用锐利的眼光瞄着对面选手准备室的加百利,开始提前为他默哀。

  “扬…森…”一阵咬牙切齿地幽怨仿佛从九幽地狱飘出,吓得默哀中的扬森一阵寒颤。

  “哇呜~~”虽然早已知道到来的是帝凯达,可他那一身扮相还是继幽怨的声音之后再次吓了扬森一大跳。

  “搞什么?木乃伊的节目看多了?”

  “哼,你还敢说,还不是你,我学习,惑心好感术,的事情谁让你告诉那些小…地,呜呜呜呜~~昨天险些就去见宇宙神了…露茜竟然将肌肤活化仪的功率强行开到了最大。那哪里是肌肤活化仪啊,简直就是宇空作业电弧焊…还有雷锌那个小丫头,烧伤喷雾竟然拿成了强力凝血剂…呜呜呜呜…我英俊潇洒的相貌啊,要完全恢复怎么也得过三十天治疗舱的生活…”

  “那个…我马上就要比赛了,有什么事我们回来再说吧。”扬森知道能让这只超级色狼如此不顾形象的跑来,绝对不只是要谴责自己而已。

  “等一下。你现在有多少钱?我现在急需一大笔钱…天啊,如果不及时补上那些mm的项链款亏空,一旦这次贷款被族中的财务监察发现上报,追究出原因的话,我也就不用再恢复什么表皮细胞了,直接剥下去就好了。”

  “项链款啊,多少?”

  “非常多,特别多,异常多,司贻文明的本命项链根本就几近非卖品。那价格简直高的耸人听闻,更何况这次一卖就是一打,天啊,你到底是怎么能说动那些mm地,这么贵的东西,她们竟然贷款也肯买。”

  “这不怪我吧,”扬森好笑的看着帝凯达,“她们一听你学会了,惑心好感术”马上吵着要问我怎么防备你这只色狼,看她们急的那个样子,别说只是贷款,恐怕就是卖血她们也会买的…”

  “我做人有那么失败吗?有很多mm是暗恋我的说…”事关男人的面子,就算是被绷带缠的再紧,帝凯达也要硬起脖子为自己争辩一下。

  “算了,那笔项链钱我解决就可以了,你快去治伤吧,对了,宇宙银行的利息要你付。”看到帝凯达的凄惨模样,扬森知道他受到的教训已经足够了,惑心好感术被列为禁术并不稀奇,这种可以直接影响生物神经,让其产生好感的技能很容易造成爱情和伦理的悲剧,特别是非意空族那样可以严格自律的远古种族学会地话。由于愧疚不得不传技的扬森感觉有必要给帝凯达留下深刻的教亦。让他以后审慎的对待这项敏感的技能,所以才有了这次项链事件。

  “真的?”帝凯达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扬森能承受的数值大大超乎了他地估计,一时都忘了为自己的男性尊严而抗辩。

  “是啊,款项今天就会打进那些mm的账户,你放心的去治疗吧。”

  “真地真的?”瞪大眼睛地帝凯达开始怀疑自己伤重幻听幻视了。

  “是真的,喂,门外那位。快把他拉走,我马上就要比赛了。”

  一位高挑美女红着脸跑了进来,向扬森道谢后,和身边穿着医疗服的mm架起帝凯达走了出去。刚才还又喊又叫的帝凯达这次则大气都不敢长出一口,乖乖的被架走了事。

  “呵呵。”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扬森不禁笑出声来,“虽然当初是受到了,惑心好感术,的影响,但不管怎么说,帝凯达还是一个不错的家伙”惑心好感术,就当作自己的礼物吧,如果帝凯达能合理运用,绝对是未来百晓族的极大助力。”

  “族长大人,是我。”四下无人,扬森打开次原空间。取出了自己地腕式电脑。

  “啊,不敢当,请问主宰大人有何吩咐。”司贻族长满脸惶恐,开玩笑,给萨拉主宰当“大人”,活腻味了

  “呵呵。族长大人不要拘束,是上次和你商量的那件事,将那些项链款退回给百晓族天堂星情报站吧,那些项链算在我帐上。”

  “岂敢,岂敢,我马上吩咐…哦,不,我马上亲自去办。

  小胎族长忙不迭的满口答应。

  “今后所有涉及百晓族的生意一律免单”,关闭视频的司贻族长狂擦着汗对手下说,“哦。不,等等,做的太过主宰也许会不高兴地,三折?不,五折吧。”

  “银龙王吗?兴会啊!”司贻族长忌惮异常的萨拉主宰此时已然踏上了擂台,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那个对手结界师加百利怎么看怎么一副欠扁的样子。

  “听说你的念能很强啊,前两场比赛时那个远古种族选手竟然都没能抗住你的念力直击”,见扬森没有回答,以为对方示弱的加百利更加来劲了。

  “不过,今天你面对的是我,有再强的念力都没有用,看这个…”随着话语,淡淡的乳白色光芒自加百利的周身升起,“这就是我们利风族地念控特技,在这结界之中,任何生物都不能使用念能,哈哈,我再告诉你一个更好消息,那就是我仅凭体术也能轻松获得S级武者的身份,可恰的念能种族,你就不要报什么获胜的奢望了,求饶啊,趁比赛还没开始,求饶我就可以考虑放过你,哈哈哈哈哈…”

  “果然很欠扁啊”,扬森打着哈欠看这小丑蹦蹦达达的表演,就冲他这个张狂劲,估计就算没有遇到刺杀这档子事,自己也会打的他连他妈妈都不认识他。

  主意打定,听多了这个加百利在雅所星系斑斑劣迹的扬森直接打开禁锢血祖黑暗思想的问门,对这种家伙,不用客气。

  “3,2,1,开始。”随着比赛进程的发展,竞技场的擂台数目越来越少,此时的比赛已经有资格通过雅各布镜像师的念能镜转播了,赛场内外的战况资料可以让观众们轻易的了解到每次十场的同时竞赛中,到底哪一场才是最值得观看的。比如这次,扬森他们这场一位远古种族和另一位疑似远古种族的较量就吸引了几乎所有观众的目光,观众纷纷参照对战表调整特殊观战镜的镜片的厚度,迎合雅各布镜像师特有的波段投射方式,滤掉其他九场比赛的高空投影,一时他们的眼中就只余这一场比赛的影像。

  乳白色的光幕如约而至,同时到来的还有加百利的僳僳怪笑,“小、子,现在就算是想求我都晚了,陪我好好玩一会吧。”

  S级武者的标号还真不是加百利吹来的,他那拉起一阵虚影的狂攻果然有模有样。

  “哟,躲的满快嘛,念能种族力有你这种身手也算不是易了,不过光躲怎么行,要还击才行,来啊,还击啊,我的身体也是很脆弱的,只要你能打到我,来啊,打啊,哈哈哈哈…”倚仗着休术优势折磨结界中的念能种族是加百利最喜欢的事情,几乎每界比赛他都会和老板雅谷布埃尔来这里一次,不过雅各布埃尔那家伙的兴趣只是在女人身上罢了。

  “你要我还击?你确定?”扬森故意将每次的躲闪都做的万分惊险,在诱敌的同时,他分明的感到了自己的黑暗怒气正随着着异常不痛快的示弱而飞速急聚,加百利会将死的很惨,他认为。

  “是啊,还击啊,来啊,哈哈…”念能种族大多身体屏弱,能够坚持如此长时间的对手,加百利已经好久没遇到过了,如果说当初激怒对手的行为还是一种战术的话,那么现在亢奋异常的他就是不知死活的嚷嚷了,S级武者应有的警觉早已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好吧,那么,反击了啊。”话音刚落,一团念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加百利的脚下,虽然有所警觉,但加百利毕竟对粘性念能的出现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他的身形随着强烈的惯性被直抛起来,而等在他头部前方的,正是扬森竖起的手掌。

  “啪~~”清脆的骨裂声加上万桃花开,一代结界师便告呜呼哀哉。

  “什…什么玩艺啊…”,从战略战术及双方实力对比上来说,从一开始就中计且水平相差太大的加百利死的并不冤枉,可观众们却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看到的一幕只是占尽优势的加百利突然脚下伴蒜,一头撞在了对手成防御架式的掌上,然后死掉了。

  一时场内嘘声四起,见过笨的,真没见过这么笨的,虽然王者大赛是免门票的,仍有为数不少的公子哥们起哄般的嚷嚷起退票来,特别是那些下了重本压加百利取胜的,更是将这个死鬼骂了个狗血喷头。

  “爽啊,爽了!”收起黑暗的情绪,扬森美滋滋的听着全场对加百利的谩骂声步下了擂台,加百利这次真的死了个惨,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名誉上。

  “看来与血祖的黑暗思想结合还真是能让我想到不少阴人的损招啊,莫要把我教坏了才好。”没有自觉的埋怨着早已化作飞灰的血祖,装模做样回到房间的扬森马上向着预定的伏击地点瞬移过去,要不是怕伤了不远亿万光年赶来的刺杀小组的心,扬森在竞技场就可以把那个什么雅各布埃尔解决掉了。

  不过不怕,三忠狗嘛,死了一个还有两只呢,对了,卡察其联邦派来的是谁来着?副议长是吧…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