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二章 帝凯达的受难日
  …诺娜很郁闷也很迷茫,她为扬森预想过不下上百种早已湮没在宇宙尘埃中传说种族的身份,也准备了见识一种从未有所记载,全新生命形式的思想,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十数天的反复努力之后,得到的试验结果却依然清晰而女容置疑的显示了这样一个结果,扬森,就是一介,地地道道的银河星系人。\\wwW。qΒ⑤。c0m//

  当然,让诺娜懊恼的还不止这一点,她翻遍了王者大赛的所有选手名录,看过了所有选手的登记照片,竟然没在其中发现扬森的任何线索。

  “老板似乎没有撒谎的必要,”失望的丢下最后一块选手资料储存晶石,诺娜不禁为自己的毛燥后悔不已,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问的详细些,作为一个逻辑思维异常发达的人,出现这种失误真是自己的耻辱。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诺娜看看试验智脑中不断演算的基因序列,深深的叹了口气,作为一名顶极的生物学专家,她知道按照银河星系人类的基因类型,即便是一真不断的进化下去,也不可能出现老板叙述过的救治父亲的那种能力。

  “难道老板说的那些都是在撒谎?”诺娜轻轻压着工作椅向后倾斜起来,凝视着天花板的眼中满是熬夜的疲惫和疑惑的迷茫,“可父亲确确实实的是好起来了啊,难道…”

  诺娜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莫非父亲根本就没有被治好?莫非这一切都是那个扬森为了骗取自己与禾立三人信任而设下的骗局。”

  想想自己当初仅凭一面之词就轻信了父亲已经被治好的说法,诺娜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

  手忙脚乱的打开智脑的新闻搜索功能,诺娜感觉自己的心在和指尖一起颤抖,是什么让自己如此惧怕?是父亲的真实状况还是扬森地欺骗。

  惊慌没有泯灭理智,联盟卫士和诺奇统帅的关键词刚刚打入,诺娜就截断了智脑的网络。

  与宽慰扬森的话不同。诺娜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虽然并非贴身监视,但智脑监控绝对还会有的,一旦这些关键词传输到网络上,那么自己地身份就会马上曝光。

  “宇宙贵妇人沙龙”,诺娜上千地智商点绝对不是摆设,片刻之后。新的关键词被上传至宇宙网络中。

  “高斯之花重新绽放。沙龙十大美女第六席再现沙龙”,在沙龙会员讯息档中掠过这条信息,不露声色的缓缓看完资讯题目简表。又装模作样地没览了众多与之类似的杂乱网站,重新关闭智脑网络连接地诺娜不禁欢呼一声。孩子般在试验室中雀跃起来。

  “扬,你究竟是什么人?”知道父亲没有康复,母亲绝不会去参加她最喜欢的夫人聚会,重新落下心中大石的诺娜再次被这个问题困扰,点点头,不服输的她再次提取了扬森的基因培养样本,智脑屏上,复杂的基因序列图谱再次疯狂的刷新起来。

  “啪~~”胸前晶石碎裂的轻响惊醒了正埋头海量文件之中地短发女生。紧接着一叠厚厚的珍贵纸质文档散成满暴雪冷冽的吹向旁边的口水男。

  “嗷~~”纸质文档非常不幸的由精钢铁夹集束,中弹的帝凯达万分痛苦的栽倒下去,名贵的艾曼尼达衬衫沾满了他刚刚倾泻的口水。

  “视频证据已经采集完毕,司胎文明本命项链及刚才损耗的碳晶核心账单一会就送到你地面前,如果不签,族长大人就会在明天收到你猥亵女下属的报告。”行凶的女子非但没有一丝悔意,反而理直气壮的**裸的威胁起刚刚爬起的帝凯达来。

  “不要啊,那样我会被父亲打死的,我付账就是了,你怎么…一定是扬森那个家伙。真不厚道…司蛤文明本命项链…天,这下要破财了…”满脸沮丧的帝凯达嘟都囔囔的咒骂起来。

  “切~~”短发mm挂着与语调完全不符的笑容,“人家扬哥就知道你死皮赖脸的要学“惑心好感术”绝对没安好心,在教你之后已经提醒过我族在天堂星工作站的姐妹们了,那项链是我们姐妹一起通过组织团购的,现在终于抓了你的现行,我说的账单可不只我自己一份哦,是一打才对。”

  “一打!”帝凯达哆哆嗦嗦的打开了智脑,连上了族内的情报网络查询项链的真实价格…

  “天啊!每人一条吗?你们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宇宙银行贷款啊,对了,即便是以族内身份作保,由于款项过于巨大,也只能借到那种低信用超高息的贷款,利率按天算的那种哦…六

  某人眼前一黑,一口鲜血直接喷到了智脑的显示屏上。

  “真是的,小妮子下手真重,”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一边用肌肤活化仪帮仍在精神恍惚中的帝凯达恢复额头的伤口,一边数落着旁边的短发mm。

  “切~~他活该,”短发mm满不在乎的在一旁瞌着姆本星大瓜子“谁让他用禁术的,大姐你不用心疼他,这样对他算轻的了,要是让族长知道他办出这种事来,非活活扒了它的皮不可。”

  “禁术?”被称为大姐的高个美女一皱眉头,“什么禁术?”

  “意空族的,惑心好感术,!啊!”短发mm一捂俏丽的小嘴巴,“乔伊姐他们不让我告诉你的。”

  “惑心好感术?”大惊失色的高个美女已经没空再去追究其余姐妹的小隐瞒了,这种早已湮灭寰宇禁术对于她这种高阶的情报员来说可是绝不会陌生。“凯达怎么会这个?”

  “是…是那个扬哥教给他的。”短发…知道已经说溜了嘴,干脆坦白。

  “扬森?上次凯达带来参观情报站的那个人吗?他怎么会这种禁术?啊,对了,我说怎么凯达会带着外人来我族的机要部门,莫非他被释术了?不行,我要马上将此事上报族长。”

  “哼。什么被释术?我看他是鬼迷心窍才对,那天大姐你不在情报站,我可是全程陪同的,你还记得上次帝凯达被族长骂地狗血喷头的那次吗?他一直对我们说是由于工作失误,可一直到那次扬森来我们才知道,挨骂是因为他竟然将代表赛会组织者的蓝色徽章贸然借给才认识一天的扬森用…”

  “果然是‘惑心好感术’,凯达从小就在进行领导级情感;训练。怎么可能将那种徽章随便借与刚认识的人?不行。这个扬森绝对是高危人物,我要马上报告。”高个美女站起来要欲冲出去。

  “哎呀,大姐…你听我说完嘛…”短发mm对大姐的急脾气实在很头痛。腻腻的撒娇声让人骨头都能酥掉一半,不过这次帝凯达倒是出奇地没什么反应。开来他还依然沉浸在对钱包地无限哀悼中。

  “扬哥不是坏人的,这从他们在情报站时的谈话中就可以知道,帝凯达刚刚询问起,扬哥就坦诚自己对他使用了,惑心好感术”那时刚,刚见到帝凯达地扬哥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套下近乎,问帝凯达一些关于比赛的基本常识,并没有想到,惑心好感术,会对人产生如此大地影响,而且好像也不知道,惑心好感术,这种能力早已由于它对人权的践踏而被列为了禁术。他当初还为帝凯达赠徽章的仗义行为感动不已呢。”

  “怎么能相信那姓扬的一面之词啊…”

  “大姐你傻了啊,你也不想想帝凯达这样猴精的家伙为什么要选择在我们情报站问扬哥这个问题。”

  “啊,对啊?我们情报站有从亚赫尔神族遗迹挖来的自动测谎仪,智脑翰林说什么?”

  “当然是扬哥没有撒谎了,”短发…按叹爱情魔力的恐怖,最精明的大姐一到与帝凯达相关地事情上就立真大脑短路,看来当初瞒着她帝凯达会“惑心好感术”果然是明智的选择。

  “那凯达怎么会这,惑心好感术,的?”

  “切,大姐你不知道这项技能被列为禁术的原因吗?估计这色狼自分析到自己是由于某项技能的影响儿迅速确立了对扬哥的信赖之后就处心积虑的想学了,他在把我们支出去之后和扬哥说的就是这件事。扬哥因为有无心之过的愧疚,只能将技能传授给他。不过之后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还指点我们要购买司胎文明的本命项链,启动其上地念能对抗来防御,惑心好感术”喏~~乔伊姐那天送给你的礼物项链就是了。”

  “你是说,这个,”高个美女从衣襟中拉出一条漂亮的项链,上面三颗瑰丽的碳晶核心正在熠熠放光。

  “是啊,扬哥说,这项链在念力作用其上时会以碎裂晶石的方式进行一次抵抗,刚刚我的就碎了一颗,所以…”

  “什么?你的碎了?”

  “可不是,我们都猜这个色狼在这几天就会动手了,项链好贵的,我们可都是通过借贷买的呢,这下好了,终于抓了色狼的现行,他买单之后我们就可以留下这漂亮的项链了,耶~~,对了,扬哥说司胎族就是通过这种项链瞬移的呢,我们要是…呃”喋喋不休的短发…突然发现高个美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不禁明智闭上了嘴。

  “你,”高个美女的声音有些微颤,“你是说凯达竟然对你使用了,惑心好感术,…”

  “是,我想是吧…”短发mm突然醒悟了自己在干什么,开始呐呐起来。

  “凯达!”高个美女转身拼命摇晃起帝凯达起来,“你是不是对雷锌小妹使用了,惑心好感术,?告诉我,是不是!你竟然想占小妹的便宜,是不是,快告诉我!”

  “…”恍惚中的帝凯达终于被摇醒,映入眼帘焦急的露茜和一旁怯怯懦懦的雷锌让他错误的估计了眼前的形式,根本没听到露茜问什么地帝凯达还以为露茜正在为他出头。不禁玩命的点起头来,期望这个平时对自己最好的漂亮mm能拿出大姐派头,为自己摆平破产危机。

  “你…”高个美女露茜的飘飘长发几乎根根直竖起来,“小妹,你先出去一下。”

  “好,好的,”大姐盛怒的样子短发mm可不敢领教。向屋外跑去的她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立真叫医官过来了。

  “啊~~”帝凯达凄厉地惨叫声破空传来。隐约中竟然还夹杂着露萏地哭腔,竟然好像在说为什么释术也不选她之类的话。

  “嫉女真可怕…我动作快点,说不定还能给大色狼拣回半条命来。”一直竖起长耳朵的短发mm眯眯一笑。蹦蹦跳跳地去找医官了。

  王者大赛是宇宙大商家的节日,观赏刺激比赛地同时敲定大笔的买卖合同已经是惯例。盆满钵满的各位老板们又反过来为王者城带来了巨大的消费动力,此时的王者城俨然就是宇宙中最高规格的集市。

  任何城市都会自然的划分出三六九等的区域,即便是昌花般寿命地王者城也不例外,位于东郊的诺沃尔区正是这城中最低档的社区之一。

  不是所有跨星际的生意都能涉及彩晶那样的宇文单位,不够档次的生意就只能在这样的边缘社区完成。

  不管愿不愿承认,边缘常常意味着混乱,即便这里的所谓边缘人士拿到各自的星系中也都算得上响当当的人物,但震慑和影响力毕竟不足以支撑他们成为不可侵犯地存在。家族的对手的各式阴谋的轮番上演为这里带来了太多的不安定因素,因而王者之城在这些区域投入的秩序力量也是最强大的。

  喧嚣的街道因为一位远古种族的出现而肃煞了许多,婬羊扇族巡查官是最令人恐惧的存在,与超阶的华莱斯等人不同,普通宇宙人所能见到的,都只是婬羊扇族残暴婬邪的一面,劣迹斑斑的他们在边缘社区有着绝对的震慑力。

  凡事没有绝对,就在众人避瘟神般纷纷逃离面色不善的婬羊扇族巡查官方圆十数米之际,依然有人反迎了上去,不过从他那谄媚的笑脸看的出。他可不是什么风箭萧兮的壮士。

  “警官,借一步说话,”搭讪那厮面相不错,联盟通用语也很标准。

  婬羊扇族巡查官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冒出来搭讪,一愣之下,微微领首,与来人一起拐进了旁边的小巷,本来作为特色的小巷也是人来人往,不过自两人进去之后就马上变成了网可罗雀的僻静之所。

  “说吧,我对你的话很有期待,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让我失望的代价是很沉重的…”婬羊扇族巡查官的声音沙哑而尖锐,其中威胁的意味也相当深重。

  “当然,当然,没有极为重要的理由,我是绝不敢贸然打搅大人的。”搭讪男的头急近垂到地面,生怕自已的有什么不必要的举动会刺激到眼前这以坏脾气出名的种族,(???)是不是心里作用,眼前这位浑身散发着危险意味的巡查官带给他带来的压力较以往街上遇到的来的大的多。

  “我要举报一次刺杀活动”,虽然他很想利用语言的艺术更加突出一下自己检举的功劳,但权衡片刻,怕婬羊扇族巡查官没耐心欣赏完的搭讪男还是决定直奔主题。

  “刺杀活动?就这事也要拦截尊贵的婬羊扇族吗?去地区临时警署,蠢笨的克逊人会喜欢你的…”婬羊扇族巡查官一听之下立真兴趣缺缺,好在没有当场翻脸。

  “不,不,大人,这次刺杀不是针对这社区的什么小商人的,他们的目标是雅各布埃尔大人。”

  “雅各布埃尔?”婬羊扇族巡查官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就是雅所星系帝国的君主啊,他可是与贵族族长交好的卡察其联邦议长最坚定的支持者,被称为卡察其三忠狗…哦,不,清原谅我,我和那帮恐怖分子混迹的时间太长了,雅各布埃尔被誉为卡察其三臂助之首。贵族族张也是知道的。”

  “哦?卡察其吗?”婬羊扇族巡查官的语气听上去很可疑,不过这搭讪男却没有注意到,对他来说,婬羊扇族巡查官地能有回应就已经很让人满意了。

  “是啊,您看,如果这样一个大人物被刺杀,那将给天堂星面子与生意带来多大的影响?一定要迅速采取凌厉措施。把那些隐患份子尽快消灭殆尽才好。”

  “恩。那么参与这次计划的究竟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

  “在鲸融街弛号的里拉果全宇批发店,一共是九个人,当然。现在是八人,我是为了揭露他们的计划才混进他们中间的。”

  “继续。”婬羊扇族巡查官显然开始对这件事有了兴趣,这让搭讪男的表功急剧欲膨胀起来。

  “其中地主谋是雅所星系解放组织地首领肯塔基,另外还有他的两个高级助手,其余的五人是他地女儿和贝曼四兄弟,其中贝曼四兄弟是掩护性质,一切外事接泠都是由他们出面,真正的刺杀主力是肯塔基四人,特别是他地女儿。是狙击系特异者,可以使用亚赫尔神族狙击手特装,只要肯塔基三人,哦,当然,他们的计划中还有我,只要我们四个人能引开雅各布埃尔大人身边的念能保镖片簌,英格丽德那个小贱人就有很大可能给大人带来生命威胁。”

  “哦,那么请问你的名字是?”

  “小人叫马西。”

  “哦,马西。听你的口气,你好像与他们并不是一路。”

  “当然,当然大人”,马西点头哈腰道,“小人是临时被他们招募的,由于他们原定准备中的一位念能高手在最后时刻被拒签,没有把握又不肯放弃这次机会的他们这才找到了小人。”

  “他们这么相信你?”

  “这个…大人,小人地确有一些不太光彩的前科,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几条人命罢了,而且小人犯事的地区都是与天堂星没有引渡条约的小文明,请大人放心。”

  “恩,这么说,你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啦。”

  “这…不怕大人笑话,小人恬为S级别的武者。”

  “哦?S级武者?”婬羊靡族巡查官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倒是早就很想和S级别的武者较量一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什么…不,大人,赶紧抓拿恐怖份子才是急迫之事啊,一旦小、人离开过久被他们察觉出不对,很可能被他们逃窜啊。”

  “不,不,我们较量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小虾米,跑了就跑了吧,”婬羊扇族巡查官的笑容越发地诡异起来。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事到如今,再迟钝的人也看出婬羊扇族巡查官的不对之处来,马西开始缓缓向巷口退去。

  “走是走不了的,杀过人是吧,留点时间向被你杀的那些人忏悔一下吧,也许死后你们会相遇的。”婬羊扇族巡查官额头上的蓝角开始狰狞的闪动起来。

  “你根本就不是巡查官,我…我警告你…我S级武者的名号可不是摆假的,远古种族算什么,婬羊扇族并非什么不可战胜的种族,我对你谦卑只是因为你族在天堂星的特殊身份罢了,不要逼急了我…否则…啊!”

  “废话真多”,婬羊扇族巡查官蔑视的看了一眼马西渐渐冰冷的身体,径直往巷口走去。

  行进中,婬羊扇族巡查官的身体突然泛起蓝色的光芒,蓝色额角的婬羊肩族形象瞬间化作了一张冰冷的面具,再次的蓝光之后,他竟然变成了马西样子。

  “面貌,身材,服装…“运起念力反复的核对过面具的效力后,挥挥手间,地上的马西马上化作了飞灰。

  “有了这银龙王面具,出来玩还真方便,如果事先知道帝凯达的组织收集了开启面具能力的方法,华莱斯那家伙恐怕打死也不会将它送给自己的。”扬森渐渐收敛了血祖处得来的肃杀之气,他已经在比赛的间期用瞬移的方法溜出来过N次了,根据经验的总结,用面具幻做婬羊庸族巡查官是最好的了,不但不用应付没完没了证件和盘问,就连敢于搭讪的都没有一个,这无疑给他的观光行动带来了无尽的便利。

  “暗杀卡察其的走狗?有点意思”,想起在祥和探险队时被“尸鬼…阴的那一把扬森就恨的牙根痒痒,那次被迫的奇科星之旅让自己从快乐的新生**验者一下子沦落为了超级保姆的痛苦境地,虽然对捡到和照顾芙蕾这件事自己并不后悔,可这并不说明自己可以原谅卡察其的那些垃圾。

  “鲸融街392号是吧,”已经变作马西样子的扬森溜溜达达的步出小、巷,“扮演恐怖分子啊,嘿嘿,有意思的事情,我的生活果然是丰富多彩的啊!”

  “啊呀…”看着空无一人的医疗室,短发小mm如梦初醒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医官海伦姐姐今天好像出去采购化妆品了…恩,晚上应该能回来吧…”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