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一章 无间道
  …深绿色的树冠之上,数万条粗大的树枝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个稳固的微小平台,数百间枝叶搭就的小厅沿着树冠的边缘星缀其中,隐藏在树冠中的小厅非但未影响树冠的整体美观,反而突显了它的盎然和活力。\www.qВ⑤、com

  “呼~~”小厅中扬森舒服的叹着气,斜靠在天然的藤椅之上的他,边俯览整个王者城的万千风景,边含一口甘美的木琼浆,在舌尖转来转去,微风习习之下,发着享受果然无止境的感叹。

  “真是一个好地方啊,来上一百次也不会厌倦,尤其是不用自己掏钱的情况下。”帝凯达毫无形象的塌在藤椅上,懒洋洋的双脚跷的比脑袋还高。

  “嘿嘿,好小子,感情拿我当冤大头了啊!”金属离子包裹着的琼浆飘浮游荡,萨克一口口“吃”的很惬意。

  “嘘~嘘~”帝凯达此时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萨克的抱怨上了,口哨连连的他正在挨厅挑逗附近的mm。

  “咳!”一众mm的温软瞪视和男士们喷火的眼光中,萨克利索的凝成一块写着“我不认识他”的金属牌子漂浮在头顶,扬森则尴尬的举杯遮起自己的半张脸,和帝凯达在一起,还真是丢人无处不在啊。

  “这家伙的好色和他对情报的掌控能力一样出名。”萨克一针见血的评论到。

  “啊呀!”正当扬森准备提醒他一下风度的重要性时,帝凯达突然惊叫起来。“好魔鬼的身条啊,一级品,一级品啊!”

  “算了”,明白对这种病入膏盲的家伙说什么也没有用。扬森明智的闭了嘴,不过能让帝凯达之流也如此惊叫地美女…

  微感兴趣的扬森歪过头去,一抹舰丽的彩虹映入了他的眼帘。

  “怎么样?怎么样?”帝凯达就差引颈长嚎了,“虽然只是背影,但你看她那夸张的长腿曲线,哦,那完美的遮掩不住的臀部弧形,天啊,看她傲人的高峰,我猜她是32D。啊。那蓝色的长发,那白玉般的皮肤,宇宙神啊,我死了,我死了。”

  “地确不错”,扬森也在暗叹。帝凯达虽然有点看见漂亮美女就走不动道地毛病,但以他的阅历,能当其如此夸赞的女孩,自然有其不凡之处,不过…扬森怎么看女人的背影怎么觉得眼熟。

  “让如此出众的美女独处简直就是伸士的罪过…”还没等扬森想出个所以然来,嚎叫声中,各厅间地藤蔓群突然一阵乱晃,帝凯达已经沿着两厅间的藤蔓小桥。风一般掠了过去。

  如此大的动静,就是迟钝的乌龟兽都发觉了,但已经由于帝凯达的原因变成众人焦点的身材美女却恍然为觉一般,依然丝毫不乱的继续着自己的进餐动作。

  看着帝凯达大尾巴狼般在那里跳上跳下地套近乎,杨森不禁恶毒的许愿那女人正面的样子堪比超级拉弗莱多龙,好狠狠教币一下这个快把自己和萨克面子一同卷到天边的家伙。

  不过这个愿望显然无法实现了,从帝凯达现在那副魂售的样子就可以看出那女人的面容如背影一般的迷人。

  心中一动。贼笑着地扬森纯熟的将念能团粘了过去,与此同时,周围的金属离子突然一阵扰动,萨克的偷听通道也建立起来了。

  “美丽的小姐,”此时帝凯达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而饱含深情,“如此良辰美景,独自一人难道不会寂寞吗?”

  “嘿嘿。”扬森一阵暗笑,“良辰美景…什么和什么啊,这讪搭的真老土的。莫非现在流行返朴归真型?”

  “爱德华人?”女人上下打量了帝凯达一番,温软的声音却透出恐怖地话语,“前天解剂过了,没兴趣。”

  此话一出,扬森与萨克两人不禁面面相觑,而帝凯达的反应则更大,略微呆愣片刻的他一缩脖子,在周围各厅潮水般的哄笑声中见鬼一样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

  “你也太逊了吧,”萨克笑的最大声,“只不过一句拒绝的玩笑,至于吓成这样吗?”

  “咕噜咕噜”,惊魂未定的帝凯达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好半天脸色惨白的他才敢再次向美女瞄上一眼,直到确认美女没有转身和过来的意思,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那哪里是玩笑,天…听到她说的话,我才想起她的身份,她可是现在天堂星上最危险的人之一,大意不得,大意不得。”

  “哦?你说的是哪一个?”萨克对天堂星上的情况也很熟悉。

  “是五老会的新生物首席!”仿佛说出这个身份也是件十分恐怖的事情,帝凯达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是她?”萨克也是一皱眉,“五老会的人的确不惹为妙…生物首席…想想还真是瘪人…不过,你怎么这么确定是她呢?”

  “我见过她容貌叙述文字,虽然不如照片那样精确,但我脑海中已经可以刻画一个大概的样子了,而且刚才我在刚才的观察中发现她进餐的动作较常人略生硬和急切一些,这与她标准的贵族进餐礼仪很不相符,”说起情报相关,帝凯达立真恢复的说话的节奏,连带着脸色也好上了不少。“原以为她是原本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的,新近发迹的小贵族子女,不过现在想来,这必然是情报中她多年的牢狱生活造成的,这些,再结合她一些其它的特征和胸前和我一样的组织大会成员徽章,我就大概的可以断定她的身份了…很有可能是那个反文(?)的恐怖美女…还好我跑得快…”

  “牢狱…反文明罪…美女…”扬森的耳朵随着帝凯达的叙述一跳一跳地,疑惑的眼神也不由的搭上了那曼妙的背影,“这个,听上去有些…”

  “喂,扬,你在想什么?”帝凯达用手在扬森眼前晃来晃去。“那女人可碰不得,那可不是诱人的带刺政瑰,而是一株恐怖的食人花啊!”

  “哦?怎么说?”

  “怎么说?你没听说过五老会吗?”帝凯达瞪大了眼睛。

  “没有,很有名吗?”

  “是宇宙中最邪恶的科学组织,违禁机械科技,违禁生物科技,违禁…,所有违背道德与法制的违禁科学试验与研究他们几乎都有涉猎,是一帮科学疯子组成的庞大组织。”萨克为扬森解答了这个问题。

  “而他们新近任命的生物研究首席科学领事就是眼前这位美女,这位据说是从监狱中刚刚解救出地美女接替了六个标准行星自转月前在强殖生命变异实验中不幸殒命地伊格纳茨博士。”帝凯达补充到。

  “不,应该是万幸殒命才对,伊格纳茨那个疯子为了变异实验不知牺牲了多少种族的活人进行试验,死的也算恶贯满盈。”

  “哦?”扬森的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我开始对这位小姐感兴趣了,她叫什么?”

  “她的组织代号是血幕。目前地情报中没有她的真实姓名,不过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弄到的”,帝凯达满脸的自信,“不过你千万不要对她产生任何兴趣,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到…”

  “我去看看”,扬森放下酒杯,就要站起。

  “帝凯达没有说笑,”萨克急忙用凝聚的金属糙子阻挡住扬森的身形。“五老会中都是科学疯子,他们心中完全没有法律和秩序的概念,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你怎么这么不听劝!”

  “呵呵,不用担心,我有分寸地,”由于一些原因。五老会越是危险,此时的扬森就越要过去。

  “好吧,”看着扬森坚持的神色,萨克无奈的放开了束缚。“不过一旦她有异动,马上出手,不要犹豫,保命要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论什么时候。我们战歌族永远站在朋友一边。”

  “”,帝凯达的脸色随着萨克的话一变再变,没有萨克那种在战歌族中强大影响力地他反复衡量着此时帮助扬森将会给自己在组织内带来的非难和弹劫。

  迅速的考虑再三,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的帝凯达取下了自己胸前的蓝色徽章递给了这个自己刚刚结识一天的朋友。

  “这是一个罕见的强大战士,他在战歌族有朋友的身份,他所属的种族很可能是十分强力儿护短地一支远古种族,冒着得罪五老会的风险对他进行感情投资是完全值得的…”帝凯达努力的从组织利益的角度说服着自己,好让自己突然冒傻气般的行为更加合理一些。其实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哪怕只有片刻的交情,也可能是你今生最投缘的朋友。

  扬森轻轻推开帝凯达的手,从萨克吃惊的表情不难看出帝凯达这番表示要给他自己与他组织带来风险的程度,即便自己身上有些可以利用的价值,但以他们现今掌握的情报量,自己怎么不会超过五老会的分量,自己果然没看错,帝凯达这个看上去并不怎么牢靠的家伙的确可交。

  “美丽的小姐,如此良辰美景,独自一人难道不会寂寞吗?要不要我陪陪你。”见果然如自己所想,扬森微笑着打开念能结界隔绝掉声音,当然,他故意放过了萨克搭在结界上的的金属离子通道与帝凯达的“真实宇宙”射来的不可见光线。

  “你…当然,我真的很寂寞,亲爱的先生,快坐下来陪我吧。”

  那美女突然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过她却乖巧的配合了扬森的说法。

  “嗤~~”萨克与帝凯达一起喷出口中偷听时无意识中含入的酒水,不过萨克及时的发动了金属屏障,只有帝凯达一人被喷了满头满脸。

  “嘿嘿”,早有此料想的扬森奸笑着举杯示意了一下,弹出了两人的偷听连接。这次过来并非是他地任性,如果这美女并非他预想之人,他绝对会不露声色的立真转身走开,一意孤行的给朋友惹麻烦可不是他的性格。

  “诺娜,果然是你,怎么回事?将你带出监狱的是五老会吗?”那美女赫然是多日未见的诺娜。

  “老板,你怎么会在这里?嘻嘻,好久不见了。”诺娜并没有求救的意思,轻松的语气马上让扬森放下了心,看来五老会救她出监狱并非出于什么恶意。

  “恩。我被请来参赛了。先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很好啊,莫名奇妙的出了狱,莫名奇妙的被安排了一个什么生物首席地职位,不过这份工作我很喜欢…”对于救治过自己父亲地扬森,诺娜毫无隐瞒。“其实我早就有所怀疑。导致我父亲昏迷和众多叔叔阵亡的那次土伦塔星事件,五老会的嫌疑最大,正好有如此简单的打入机会,我当然不会犹豫。”

  “可…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扬森不禁有些责备女孩不知轻重,卧底?这门行业也太高危了。

  “没事的”,诺娜笑的很甜,全无扬森游戏中刚见到她时地冰霜模样,“我那个反文明罪可不是摆假的。

  在五老会中,这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况且被捕时,由干感觉(?)必将会有苏醒的一天,我对自己真实的身份一字也没敢提,放心吧,像卡卡洛夫那种能够攻击联盟主脑获得一定查阅权限的变态亿万年都不会出一个。我会很安全的,老板你放心啦。”

  “胡闹,你真是太儿戏了!”扬森哪里能放心,虽然从诺娜直接获得生物首席可以看出五老会用人的唯才性和反文明罪地烟雾的作用,但五老会这样庞大的组织没有完善的情报体系怎可能完好的生存至今,不过他们要想调查诺娜的真实身份也的确十分困难,卡卡洛夫日积月累地利用不高的智脑资料库权限做着努力,现在不是联盟智脑主动读取的话,哪怕是联盟的高层人员也读取不出禾立三人的真实资料。不过,风险毕竟还是存在的。

  “回家去吧”,刚才的说有些重了,看着诺娜突然液然欲泣的模样,扬森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五老会地问题我会帮你解决的。”

  “你?不行的…”诺娜不信的摇了摇头。

  “我怎么不行,我只需一个召唤…”扬森刚要展示一下自己小弟的实力,想起了这些是绝对不能说的事情,再想起自己以前三番五次对禾立等人保证救三人出狱的事情,有些想找地缝的扬森停止了这再次的保证。

  “只需什么,你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吗,靠你的族人吗?”诺娜可是冰雪聪明的,立发听一反三。

  “啊…这个,算是吧…”扬森实在不想再去欺骗眼前的女孩,心中暗叫你千万别再问了,再问我就只有说实话了。

  发觉扬森为难神色的诺娜并没有再次追问下去,而是低下了美的炫目的头颅,“我…有些累了,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好吗?”

  扬森没有说话,只是任由诺娜的美好身躯靠了过来,这个可怜而坚强的女孩,为了治愈父亲而被捕入狱,再为了调查父亲的事情而只身投入狼穴,她实在太需要一个肩膀靠一下了。

  “你不会真的做什么人体解剖试验吧”,不知是想安慰一下还是想给诺娜带来更多的安全感,扬森下意识的搂紧了诺娜靠来的身体,并不露声色的转化着压抑的话题。

  “胡说”,将头深深扎在扬森怀中的诺娜伸出手来狠狠的掐了一把,“各文明对自己种族的医学解剖数据比什么都详细,直接拿来用不就好了,再说我又不是伊格纳茨那个老变态,不会拿有意识的生物作为试验材料的。”

  “呵呵”,诺娜将头略略抬起一点,“刚刚那个是你的朋友吗?看他白白净净的长的那么帅,本想给他个表现的机会,可你看他那个老鼠样子…嘻嘻…”

  “嘶~~疼…”呲牙咧嘴的扬森心中暗想到,“还不是被你身份吓的…谁让他了解的情报比谁都多呢…”不过想及帝凯达刚才的狼狈样,他不由的也和诺娜一同笑起来。

  “啊…我实验室中还有一批培养中的稀有细胞要取出,”诺娜突然从扬森的怀中轻轻挣脱出来,并将一张磁力卡钥匙塞给扬森,“这是我实验室的钥匙,地址磁卡信息中都有,有时间来找我,放心,只有我自己住,五老会对我这种级别科学家的管理是很宽泛的。”

  说完,不等扬森再说什么,诺娜跳身形,沿着小厅边上的上下通道迅速的离去了。

  “你还是…”扬森张了张嘴,实在没有留下人家理由,只好颓然作罢,不过他还是在心中拿定主意,近期一定要去诺娜那里,她实验室中一定有不少生物材料,完全消灭五老会前,好歹也要为她做些防身的准备。

  “恩”,打定主意的扬森拍拍自己的双颊,转身看向那两个已经可以在口中塞鸡蛋的家伙。

  “我…我是不是人老眼花了…”萨克使劲揉着眼睛,“我没看错吧…你…你刚才把那个女魔头…搂在怀里了!”

  “英雄!”帝凯达声线中满是崇拜,“你把…的速度简直是我平生仅见,而且把的还是把这种超级危险的妖魔美女…师傅…你收下我吧!”

  “呵呵”,扬森知道两人在搞怪,一会少不了要半真半假的解释一番了,究竟要对这两个真心实意的朋友隐瞒多大的尺度呢。伤脑筋啊伤脑筋…

  “波~~”经过声纹及DNA等一系列验证,将钥匙送给扬森的诺娜终于打开了自己实验室的大门,行色匆匆的她并如往常般进入套间的小、家中冲凉解乏,而是急匆匆的冲入了生物基因提取培养区,不过并不是像和扬森说的那样取出什么培养中的细胞,而是将夹在自己指甲缝中的一小块真皮层轻轻挑了下来,确认了细胞的活性和DNA可提取性之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嘻嘻,这可是拼了我的第一次嫩豆腐才换来的宝贵DNA序列,”

  想及刚才的种种,当时只是一心想着设法靠近扬森收起发束或皮肤体细胞做研究的诺娜突然一阵脸红,“哼,人家靠一下而已,搂的那么紧,不为提取细胞也应该狠狠掐你!”

  “啦,啦,啦…”回忆着刚才的羞人一幕,且羞且喜的诺娜心情愉快的开始了对扬森DNA序列的分析,“依靠自身能力即可救治父亲的神秘老板,这下看你还不彻底现行…”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