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章 帝凯达
  …大的超乎寻常的竞技场中,上届前一百中的幸存的选手正扛月日己的势力耀武扬威的绕行外侧行进道,在临近主席台的地方,四百雅各布镜像师同时维持起强大的念能镜,将进入主席台范围队伍影像毫发毕现的映射向空中,那放大的比例刚刚好能让全竞技场的任何位置尽收眼底。全\本\小\说\网

  “看啊,看啊,科兹莫星系的金衣念力团,去年他们的团长可是拿到了第九的好成绩,啧啧,作为可以直接借助晶石能量的种族,他们圣衣上可是镶满了货真价实的碳晶石核心…凿下一块来可以卖好多钱…

  扬森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主动结交这位“说书先生”了,竟然比马脸还要滔诣的多,自从在观众席上坐下来,他那绝对盖过开幕式主持的解说就从没有断过。

  “鬼血联盟会,天,他们的会长老杜西竟然把他们一个不漏的都拉出来充门面了,也不怕被星际警察一锅端了,这也就是在天堂星,我敢打赌,换了任何一个地方,星际警察总部宁可让数十亿人陪葬,也要击毁他们落脚的行星,斩除后患…你想知道他们那馨竹难书的斑斑劣迹吗?听我慢慢道来…”

  “服务生!”已经实在无法忍受的扬森向飘在空中的众多纳达绒球招了招手,前些天从萨克手中讨来的天堂币丢了几张过去,换来的几杯饮料全赛给了这位叫做帝凯达的家伙,不信这下还堵不上你的嘴。

  “呜~~是唐纳德星…西梅…汁,”即便是喝着饮料的帝凯达,依然没有中断他的介绍,只是这次地发声含糊和艰难了一些,“现在通…过…孜孜…啊。味道真好,现在通过主席台的…加比骑士团,孜孜…他们的总部弗兰行星和盛产…西梅汁的…唐纳德星…孜孜…只间隔一个星系…”

  “唉~~”扬森痛苦的揉了揉额头,“饮料钱看来是白花了…”

  “啊!咳~咳~~”帝凯达嗖一声跳了起来,尖叫与口中西梅汁的激烈冲突险些让他呛个半死。“咳…妖艳政瑰拥兵团,咳咳…是妖艳政瑰拥兵团,美女们加油,美女们往这里看…我是你们的小、哈狗,我是你们的哈夫犬,爱我吧,蹊蹦我吧…咳咳咳…”

  扬森一头栽倒,不是吓的。而宁可把脸跄在地上也不能让四周的人看出来自己是和这家伙一起来地。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这个…”扬森高高地仰头,望着眼前的对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里每块擂台都有上百米的面积。

  “带面具的小蚂蚁,投降吧,我可不喜欢杀生,哈哈哈哈!”滚雷般的声浪震的地面震颤不已。扬森明智地选择捂好耳朵漂浮起来。

  “准备好了吗?”双方刚刚就位,中间漂浮着的圆球型电子裁判就开始了自顾自的报数,“三,二,一,开始。”

  “呼!”始字刚落,那位“不喜欢杀生”选手小山般的巨脚就已经迎头压力下来…

  眼前的选手的攻击绝对势大力沉,但是速度十分有限。躲避并不困难,反击也很容易,不过扬森记着帝凯达今早的话,躲开后开始在瓦砾飞溅的擂台兜起***。

  昨天开幕式刚结束扬森就被帝凯达拉去了选手酒吧,并在这个叫嚣半天自己来请客地家伙醉成一滩烂泥后付了账,不过一晚上的睡眠显然并没为帝凯达抹去多少酒气,直到今早他还有些大舌头。扬森直担心他今天的比赛会不会一上场就被人家踢下去。

  “这个…昨晚不好意思…我竟然醉了…这样吧…改为今天早餐我请了。”

  “好吧,好吧。”扬森忍者笑打量着桌子上的油圈炸饼豆腐脑,这些东西虽然是最顶极的做工,不过恐怕吃一吨下去也抵不上昨晚的一瓶酒的价钱。

  “对了,”喝豆浆也要咬牙签地帝凯达有着一双宝石蓝的眼睛,长发随意的沿着肩头随意的披散下来,很有一副小白像,“今天的比赛千万不要过于迅速的结束,前期太抢眼的选手一般都会被有家族势力的选手安排谍报人员重点照顾。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是很不明智地,也对自己以后的比赛相当不利。”

  “哦?你认为我很强大吗?利害到可以随意左右自己比赛的结束时间。”昨天帝凯达虽然呱噪异常,但他对那些队伍及选手的点评却绝对称得上超级详细,有很多讲到的东西都不是普通渠道可以获得的,扬森相信自己出外的几乎所有参赛选手都肯花大价钱来听他讲那么一通。既然帝凯达并不如看上去那么“简单”,那么既然他这样说了,自己的实力自然已经被他获知了,可扬森很奇怪,再怎么说华莱斯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来历到处宣扬啊。

  “你认为呢?”帝凯达眨眨眼睛,“你的生命强度可绝对是我平生仅见哦。”

  “你能够看出他人的生命强度吗,可你…”想察觉生命强度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扬森并不记得拥有这种能力的远古种族中有灵长橡人类的生物,难道有新种族进化出了这种能力?如果生命强度探测能力真的泛滥到如此程度,以后自己就有必要采用隐藏方法了。

  “呵呵,不用猜了,祖裔爱德华族,不过我从出生时就已经是百晓族了,”帝凯达伸出手,重新和扬森握了一下,“我能看出你的生命强度并不是我的种族特性,而是这个…”

  帝凯达在自己的眼角轻点一下,右眼突然浮起一片纯净透明的弧形镜片,“这是,真实宇宙”是亚赫尔神族值察分队长标准配置。全宇宙现今只见十一片的稀罕之物,凭借它,可以迅速分析目标生物地生命强度和战斗潜力。”

  “原来如此”,扬森这下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帝凯达昨天对自己这个陌生人的攀谈会给与超乎寻常的热情回应,不过此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这东西华莱斯那家伙是不是也有一片呢…”

  “是的,”本来无心的呢喃却换回了帝凯达肯定的答复,“探险队带出的第一片真实宇宙便是华莱斯兄弟买下的。”

  “真的?”心中已有定案的扬森对帝凯达地回答还是很意外地,毕竟在祥和探险队待过,真实宇宙他还是知道的。但拍卖一般都是在各文明高层中举行的。要掌握某件物品的发现量和买主身份,绝对不是一般组织可以做到的。

  “等等,百晓族…”扬森听说过这个种族,当初闲来在互联网上游荡的时候,确实听说过一个宇宙中最强大也最神秘地情报组织,这个组织的人。不论以前是什么种族,自加入之日起,他们都将属于一个新的,也是今后唯一属于的种族,百晓族。

  想当初自己还赞叹过这种特殊的增强组织凝聚力的方法,没想到现在遇到了正主。

  “你怎么会参加这次大赛呢,百晓应该不从事战斗型的工作。”

  “呵呵,自然是为了情报。”帝凯达满脸写着我很诚实,“这里汇集了各文明的武力栋梁,恩…起码是未来地栋梁,他们日后的身份虽然不一定会举足轻重,但至少也是在要人身旁或机要部门,这些都是我们未来重要的情报来源。”

  “你对谁都这么坦诚吗?”扬森对帝凯达的回答很满意,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两人凑到了一起。但起码帝凯达对他是十分真诚的。

  “当然”,帝凯达笑了笑,“正因为我的这种直肠子缺陷,组织才把单纯结交这种低级任务交给我,呵呵,我喜欢这个工作。”

  “是吗?低级任务人员都会配备真实宇宙,百晓族还真是有钱的恐怖。”扬森也笑了起来,收回刚才地话,这小子说话也是半真半假。

  “这个…呵呵。当然有点特殊原因啦,总之我绝对是诚心对待每个朋友的就是啦。”面皮很厚的帝凯达面对揭穿脸不变色心不跳,不过扬森并不是真的怀疑什么,从他的观察来看,“有时”诚实的帝凯达的确是值得一交的朋友。

  “小蚂蚁,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别跑了,让我踩死你!”滚滚的雷声打断了扬森地思考,扬森这才想起自己是在擂台上这件事情。

  听着对手巨大风箱般的喘息声,看着已经被踩的坑坑洼洼的擂台,扬森感觉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正好对手有要求,自己就如他所愿好了。

  “哈哈哈,面具小蚂蚁你终于跑不动了,看我踩死你!”呼啸的小山再次到来,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扬森滔天的念力打击。”

  “轰,”巨响夹杂着惨叫,一具数十层楼房大小的身体轰然倒塌,牵亏临近的擂台已经比赛结束,上面的选手没有受到波及。

  “布兰登星系巨人基诺失去知觉,银龙王选手获胜!”电子裁判宣告了扬森的胜利,银龙王这个称谓实属无奈,选手可以用本名或代名参赛,华莱斯早已经为扬森报上了代名。

  “什么!打布兰登星系巨人竟然用了二十分钟”,当扬森坐到帝凯达面前,他堪比唐僧絮叨立发宣告开始,“天啊,怎么能这样…”

  “这是你说的啊,初期不要太显露锋芒”,口渴的扬森毫不客气的倒光帝凯达的椰果酿,在他无比心痛的目光中一口干掉杯中的液体,当然,空瓶子还是还他了。

  “可…你的对手是兰登星系的巨人族啊,那…那纯靠身体的家伙可是整个大赛中最弱的对手,再差的念力系的选手都可以在五分钟内解决他,最没用的体术或其他系地选手也用不了十分钟,你这…真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这样吗?意外,意外。”扬森这才知道自己藏拙藏的有些过头了,“谁知道他那么菜!”

  “算了,今天的比赛就只能这样了,我们去外面转转?现在的王者城可谓热闹非凡啊。”一副被打败样子的帝凯达突然提议到。

  “这…”王者城比赛期间的繁华扬森不只听一位选手说过,不过现在他不确定华莱斯是否会允许自己外出,他无所谓,但牵连了帝凯达就不好了。

  “没事,华莱斯先生不会这么没有风度的,你们说是吧”,最后一句话。帝凯达却是对着两人周围的一伙人说的。

  “呃~~”扬森和这些负责监视的人显然都没料到帝凯达会来如此一手。片刻地尴尬过后,一个看似头目地中年人站了起来,“银龙王先生闲逛并无不可,不过什么当说,什么要慎言,我想两位都知道。”

  “安啦。不反对就行了,我知道规矩的!”见对方并不阻拦,帝凯达拉起扬森便走,几位监视人员互看一眼,敢怒不敢言的默默跟了上去。

  “哈哈,怎么样?”帝凯达很满意扬森惊奇的眼神,“没想到一夜之间这城市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吧,那统一制式的建筑风格是自古传来地入城仪式的一部分。比赛开幕后它们就可以随意改建,甚至推倒重来都可以。”

  “是吗,可这真够快的…”扬森摇摇头,脑海中怎么也勾画不出昨天刚来时整齐划一的严谨都市形象了,就如春季复苏的花草般,仅仅一夜,整个都市便盛开成了各异建筑的海洋。在这号称没有科技工具的岛上,能够这样迅速的大手笔改建,就只能靠念力工匠了吧,奢侈啊奢侈。

  “那边是塔科度开放式风格建筑区,那边是安迪教宫廷风格地,看那边参天的巨树群,是最纯粹的雅各安娜精灵建筑…”扬森随着帝凯达的介绍不停点头,从高大的竞技场围墙看下去,下面林林总总的各式建筑简直晃的人眼花。

  “走。我们下去转转,”帝凯达纯熟地打起口哨,两个黑点瞬间闪现在眼前的云层中,黑点的速度极快,十几秒后便出现在两人面前,是两只金翅银啄的巨大鹏类生物。

  扬森差异的看向帝凯达的嘴巴,这也太扯了吧,即便是帝凯达的放声器官再特别,大鹏鸟的听觉再灵敏,如此遥远的声波传递也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走啊”,轻松地跳上大鹏鸟,帝凯达发现了扬森的愣神状态,“那口哨是打给手下听的,然后他们再交代训兽星的驯使,币使会发出特殊的念波联系鹏鸟。”

  “刮兽星训使?恐怖的低级任务人员”,扬森都囔着帝凯达这与身份及其不符的待遇,漂浮起来做上了鹏鸟背部安置的座椅。

  “唧~唧~”两声长鸣,大鹏鸟长空而起,扶摇直上,整个城市片刻间尽收眼底,扬森刻意收回自然外放的念层,享受着还带着淡淡湿润气息风气的列列吹拂。

  “我们…先…去哪。”帝凯达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隔空传来。

  “你是地头蛇,你说吧!,”半空中大声喊叫的感觉很是痛快。

  “跟…我来!”帝凯达划了一组手势,扬森乘坐的大鹏鸟开始随着他急速俯冲起来。

  这种大鹏生物无疑是极为强力的,竟然在接触地表的霎那间才止住坠势,平稳的落在了某座建筑的顶端。

  这里的建筑形式还算正常,只不过是在原来统一制式两层楼房的基础上加高一点,铺陈了众多杂七杂八的牌牌幌幌罢了。

  “从交易城开始吧,这里最热闹,”跳下大鹏鸟,放任它们展翅离去的帝凯达当先导引着扬森通过楼顶的一扇门向楼下走去。

  “帝少来啦…帝少这边座”,这是一座被用作茶饮楼的建筑,周围闲聊的众人似乎都与帝凯达相熟,招呼声接连不断。

  “帝少,你的情报不准啊,葛科帝国的伊娃艳后根本就没有偷偷跑去量果星系看戏剧嘛。退钱退钱!”靠窗一桌的一个白面年轻人向帝凯达喊到。

  “呸!”帝凯达笑骂到,“你小子还敢说,刚刚告诉你这个消息你就发到了互联网上,量果星系险些在一天内被各文明地登徒子挤暴,伊娃还会去才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打响你那个花花公子的网站。

  ***,还敢要求退钱,信不信我找段你乱搞的视频,再给你的网站带来一次点击**。”

  “别…”白面年轻人姗姗笑道,“嘿嘿,玩笑嘛。不愧是情报王子…那个…真的有视频吗?能不能还我…”

  “轰~~”哄堂大笑中。帝凯达谢绝了众人的邀请,拉着杨森走出了这间茶饮楼。

  街上的人潮虽然达不到摩肩接踵的程度,但也算得上熙来攘往,只是扬森却总感觉哪里与以往街市上有所不同,是了,街上的脸上大多没有闲适的表情。他们行色匆匆地往返于各个店铺之间,很少有如扬森两人如此边逛边走地。

  “怪我了”,帝凯达也是微微皱眉,“这里虽然人最多,可也是最功利的街区,去年不像这样啊,怎么刚开始第一天就这样,怎么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此匆匆忙忙的像什么样子。”

  帝凯达并没有亥意的压低声音,四周瞬间压来一片高傲和冷峻的目光,但触及他胸前与众不同地蓝色会徽,却都迅速的将目光转回。

  扬森并不对这一切感到奇怪,连华莱斯都要卖面子的人,岂能真如他说的那样简单,不过他却没时间仔细思考什么百晓族的影响力。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被不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吸引。

  “萨克,你这是…”比赛已经开始,已经不用再担任杀戮战场裁判工作的萨克出现在这里本不奇怪,可…他这摆满地小圆碟的店铺是怎么回事?

  “哦,我的朋友”,萨克也发现了扬森,“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华莱斯的魄力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恐怕你要继续维持对他的观感了,我能出来转转纯粹是因为有这位新认识的朋友帮忙。”扬森哈哈大笑。同时向萨克介绍了帝凯达。

  “哦?这不是卖情报地小家伙吗?你好啊,有什么好消息要带给我吗?”看来萨克与帝凯达也是熟识的。

  “那…”帝凯达张了张嘴,显然被萨克冠给扬森的“我的朋友”

  头衔吓个不清。“当然,这次来天堂星的几人中数加文那家伙携带的资金最多,大概是五十彩晶。”

  “哈,这个太有用了,我会记住你的好的。”萨克显然对这条消息十分感兴趣。

  “真的这样就称呼我一句,我地朋友,好了。”帝凯达不无酸溜的说道。

  “哈哈,会的,不过需要时间。”萨克爽朗的笑了起来。

  “你们在打什么哑语啊…”扬森听的一头雾水。

  “唉~~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帝凯达的眼神已经上升为幽怨了。

  “哈哈,你小子。”萨克满脸笑容,“都进来吧,别在店外面戳着了,那些家伙一会就到,有你小子在这,绝对能让他们瞬间心碎,直接报出最高价了事的。”

  “这个…”再次拿起铺面上的金属圆盘,扬森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疑惑,“萨克你在开铺子吗?这是什么?”

  “恩…这个嘛,”萨克嘿嘿一笑,“是一种相当古老的信息载体,叫做光盘,”

  “光盘?”这个东西扬森倒是真的在轩辕学院古代历史课上学到过。“里边承载的是什么?”

  “你见过的,杀戮战场的战斗集锦,你放心,你的所有比赛我都没有进行收录。”

  “不,我倒不关心这个,你记得你说过这战斗集锦是由天堂星专门的经济组织进行销售的啊。”

  “是啊,正式版每年发布一次,只在各星系销售点销售限次版记忆晶体。”

  “那这个…”

  “我也没说这是正规渠道的东西啊,我尽心尽力的帮华莱斯维护杀戮战场,怎么也要给自己的族群争取些利润嘛。反正都是我经手录制的,直接拷两份,偷偷卖一份也不过分地。”

  “这…”扬森这下可真是目瞪口呆了,“丫的,你莫不就是那种传说中卖盗版盘的吧…”

  三人刚刚聊了一会,几个商人模样的人便走了进来,萨克一一为扬森两人介绍起来,他称扬森为朋友给几人带来了不小的震撼,不过更大的“惊喜”显然还在后面,果然。当介绍帝凯达时。众人齐齐色变。

  “来,我也给你介绍介绍这几位,”萨克对扬森说道,帝凯达就不必了,既然他经手了自己这次买卖的资料,那么这几个人内裤什么颜色恐怕他都是知道的。

  “这位是东宇宙区域最大的盗版商加文先生。”萨克指着一个干瘦的老头说道。

  “不敢当萨克大师地先生两字。叫我加文就好了,扬森先生你好。”加文有一张堆满笑容地标准商人脸,态度也十分谦卑。

  “啊,啊,你好。”扬森刚才还在疑惑卖几张盗版盘能为萨克族中积累多少资金,现在明白了,萨克这家伙原来是在卖盗版的全宇宙区域代理权,还真是大买卖…其他那几位估计也是什么西啊北啊宇宙区域的大盗版商了吧,扬森开始有点明白帝凯达刚才说街上那些匆匆的行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的意思了。

  “你好。你好,”事关萨克地生意,扬森还是十分友好的和几人打了招呼。

  “这位是?”众人身旁的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萨克也不认识。

  “啊,这位是跟我来长见识的,”加文介绍到,“这可是我们盗版界的后起之秀啊,他的家族垄断了近乎半个宇宙联盟的新兴盗版业…盗贴。前途无量啊。”

  “你好,”年轻人微微有些腼腆。

  “那个…我没听太清楚,”扬森问到,“您…是从事盗贴行业地?”

  “是…是啊。”年轻人被扬森突如其来的尊称弄得有些手足无措。

  “天马流星拳!庐山升龙霸!钻石星辰拳!”扬森、萨克、帝凯达突然一拥而上,按倒年轻人一顿海扁,“叫你丫盗贴!叫你丫盗贴!”

  帝凯达的存在果然让交易顺利了很多,这些知道他底细的盗版商很光棍的报出了自己的底线,最大一块的区域销售权被加文拿到,其他盗版商也各有收获。

  “哈哈。走,精灵酒馆,我请客。”,挣了个盆满钵满地萨克拉着两人向门外走去,光盘分发完毕,铺子他都不要了。

  “的士,”熟悉情况的萨克高喊一声,一架马车突然从空中坠落,四匹腾云兽打着响鼻,腾腾的焰气在它们的鼻孔翻腾不已。

  再次上天之后才发现这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辆辆飞行兽类拉起的马车交错穿行,竟然也是一派繁忙景象,据帝凯达说,这是商铺主人交易完成才能享受的待遇,看来能够同样快速达成协议的并不只他们一家。

  精灵酒馆自然是坐落于城市西方地精灵巨树群,说是巨树群,其实只有一棵主圣树而已,周围的树木则根本就是这棵精灵之圣树繁杂根系的再衍生体。

  萨克要去的精灵酒馆自然是树群区最高档的圣树冠顶酒馆,原本那是树群上最好寻找的所在,但掠纵精灵之树上空是精灵最忌讳的事情,即便是不惧随之而来的麻烦,但人家酒馆死活不接待你的话,那什么兴致都没了。

  深知此点的萨克早早就让的士落下,领着两人穿过一片绿草茵茵的空地,来到最边缘的一棵巨木面前,盘旋藤蔓组成了绿色的阶梯,顺着树干的侧面蜿蜒向上,直通树冠。

  圣树冠顶酒馆自是位于圣树之上,不但距离遥远,高度也在众多酒馆中数上第一,天将降好酒与世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还废话什么,爬吧。

  阵阵清列的花草香气传来,祥和的气氛瞬间将三人笼罩,果然如传说中一般,精灵巨木能以它独特的香气安抚其上的每个人,随着一切负面情感渐渐消散,心旷神怡的美好感觉纷纷袭上心头,爬树仿佛成了世间最美好的享受。

  三人逐渐向上攀登,经过一条条巨大树权交织成的桥梁穿过一座座参天林木,向着圣树不断前行,途中路过无数小树冠上的酒馆,遇到不少阔论高谈中的各色种族,与商业街不同,这里喜气洋洋的众人满嘴的胡扯中没有一桩是那些严肃的生意。

  扬森没有刻意抵制精灵树这种无害催眠,事实上根本没有人会去傻傻的抵制它,无论贫富贵贱,人人都有着难以摆脱的俗事纷扰,不能逃避的的话,可以在这安闲恬适的地方彻底忘记它们片刻,哪怕只有这胡吹海侃的一小段时光,又有谁会拒绝呢。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