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三十九章 王者岛
  “哦,哦,驾”,磅礴的大雨中,风声、雨声、杂乱吆喝与急骤而有力蹄踏响彻了原本静谧的草原,一支由各色种族组成的骑队正在冒着瓢泼大雨急速前行。

  雨骤风急,但骑士们的身上却滴水不沾,干爽的如沙漠中的瓦砾一般,细看之下,淡淡地念力正环绕在他们的身前马后。看众人轻松的面容,念力防护显然不是他们刻意维持地,自然外放即可达到如此程度。

  这些…竟然全是念力高手。

  “大哥”,开口的是骑队最前排阵列中的小个子,人虽矮,可他的坐骑却是最为高大的曼鸵鹿,猴子骑骆驼的感觉看上去十分好笑。

  “大哥,这算是唱哪出啊?”小个子满脸不爽,“我们是去参加比赛的种子选手啊!这…这太儿戏了吧,没有悬浮车不说,还要冒着雨走。就连没达到非宇宙时代的野蛮人都能影响局部行星气候了”,

  “你懂什么?”答话的那位大哥有一张长长地马脸,“王者岛完全是按照未开化的古大陆设计地。除了位于海岸的短距传送门,这里没有任何一种现代化工具。这叫做意境。意境懂不懂?”

  “还不是为了迎合那些文明头目弄得馊点子,还不让念力飞行,就这么点破路,一分钟就飞到了,哪像现在这么麻烦,”小个子越说越气,发泄般地狠狠踢了一脚自己的坐骑。不过曼驼鹿是皮糙肉厚的典范,这没有灌注念力的一脚,连给人家搔痒都算不上。

  “准备些好坐骑也行啊!你看看这…”小个子挥手划了个半环,“驼鹿、速龟、亚种豹、角龄马…这这都是什么垃圾货色啊,闪电鹰驹那种速兽天堂星买不起吗?”

  “得啦得啦…”马脸总算是耐心听完了小个子的抱怨,“没什么不平衡的,只要想一想,在不同路线上,有着成千上万的文明首脑们。

  在和我们一起冒雨赶路,你肯定就会舒服不少地。”

  “这…到也是…”容易平衡的小个子皱巴巴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点笑容。

  “呵~”一直跟在两人身后偷听的扬森心中暗笑不已,就算是没有经历过,他也能猜出,此时的所谓首脑们一定是乘坐着舒服的马车,在层层护卫的簇拥下优哉的赶路,马脸这个安慰的借口十分凳脚,不过小、个子竟然还信了,獭瘩族还真实傻地可爱…

  一大早起来,扬森就随着别墅区的众人一起来到了巨大的短距传送门前,每年有资格直接选送选手的文明是一千个,除去陪同各自文明首脑直接前往竞技场的,别墅区聚集的直选选手有三百余人,加上上届比赛获得资格的五十多位,别墅区的三百五十多人一起被传送到了王者岛。

  说是岛,倒不如说是一块小型的大陆,据说这个被巨大草原覆盖的大陆景色十分祥和优美,不过电闪雷鸣与暴风骤雨下的阴沉天空却让扬森欣赏风景的计划不幸落空。

  传送门外是未知地域,所有的选手都是心怀戒备,因而固然是雨点密集,瞬间起盾的众人也倒是没有遭遇变成落汤鸡的尴尬境地。

  见只是下雨,松了口气的众人开始陆续收盾,反正只靠微微外放的念能就足以弹出雨滴,赛前尽量减少念力消耗还是有必要的。

  注意力转回,众人才发现这个空旷的广场上竟然一点科技化的设施都没有,看不到解答人员及悬浮车的新人们不由大声叫骂起来,然而上届的老手们却同时一言不发的向不远处原野上的大批鸵兽跑去。

  直到新人们傻愣愣的看着上届选手们运念烘干驼兽的毛发,翻身骑上迅速远去,方才醒悟过来,狼狈异常的一阵忙乱,纷纷效仿之下,新人们的骑阵也便告形成。

  骑兽都是速度不快的类型,新人们刻意施为,上届选手有意减速之下,两方阵的距离越缩越短,直到两群人再次汇合在一起,上届选手们突然一起发出了爆笑。

  这群家伙,竟同时如此默契的故意藏了一手,这么多天的餐厅神侃,居然没一个人泄漏口风。扬森哑然之下,纵马紧紧跟随獭瘩族小个子,他(?),马脸肯定会有解释。

  “惯例,惯例。”赶到之时,马脸正憋着笑安慰愤慨的小个子,“我们上届比赛时就是这么被上上届的选手糊弄的,那时我们的反应更差,直到老手们都已经跑的没影。我们才醒悟过来,哈哈,这算是赛会传统吧…”

  王者草原上地风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在马脸估算着竞技场已经不远之时,暴雨骤然停歇,没有雨幕的遮挡,一座恢弘到极点的建筑群突兀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哇~~”也许是在视线不清恼人的雨水中走了太久,这突然出现的巨大建筑群给新人们带来的震撼过于强烈,不少堪称见多识广的家伙都发出了惊叹。

  四座高耸入云的洁白巨塔勾勒了城市的框架,中央雄伟的圆形竞技场定下了城市的基调。这是一座围绕着竞技巨大场形成地蛮荒都市,然而只看四座白塔的高度,也知道没有宇宙时代地科技。哪个蛮荒年代也不可能出现如此手笔的城市。

  “佩戴会标,”这次上届选手没有再次戏弄新人。况且也早有人看出,这白塔间拉出地庞大光暮绝对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咒骂着事先没有一点提示的赛事工作人员,新人们纷纷在胸前戴起参赛会标来。

  “割空结界,这个是特沁耳族的防御特技,”如果不是超大规模群体技能,能做这数十公里光暮的只有远古种族,不过扬森并不是什么远古种族都认识,起码这种档次的就难以入他法眼。不过不怕。有马脸呢。

  “这可是很强大的特技,”马脸口沫横飞到,“长时间维持如此笼罩一个巨型都市的隔离念场,只需四个人就可以做到,如果不是他们只会防御技,参加大会地话没准可以进入前五十名呢。”

  “咯…咳咳…”小个子吃惊过巨之下,一口口水差点把自己呛死,再次张口时语调已经十分怪异,“这种实力能否进到前五十还不一定吗?”

  “这…”马脸也被小个子吓了一跳。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

  “你小子不是从亚尔延拓星来的吧,快回去吧,我们纳瑞星很危险,哈哈哈哈!”

  虽然扬森不知道亚尔延拓星和纳瑞星在哪,不过这句话他听懂了,以前在银河联邦的各大论坛常看到类似的语句,据说这句经典名言出自还未达到自由宇宙航行时代的蛮荒地球,银河联邦的说法是“楼主不是火星来的吧,快回去吧,我们地球很危险。”

  “哈哈,我不笑了,哈,不笑了…”马脸在小个子幽怨的眼光下艰难的停止了大笑,“看在你当初帮我付账地情况下,我再好好给你补补课吧,唉~~没想到如此高手的我连被人摸走钱包也没有发觉,险些在粉红大陆出不来…早知道就应该用腕式电脑的…咳…不说了,总之当时谢谢兄弟你了。”

  扬森这才明白两人结识的原因,念能高手的钱包也能盗走,不愧是天堂星,估计在这里的小偷也是远古一级的。

  “大哥,我知道你是不会故意笑我的,”小个子满脸通红,“可,决赛时的高手真的那么强吗?”

  “嗨~~”马脸长叹一声,“不要只参考我们身边的这些人,除了血祖那样少数几个有怪瘁的选手,真正的超级高手很少会和我们这些由于各种原因变得无根无凭而接受主办方安排与食宿的人在一起的,他们或是和自己文明首脑同进同退,或是独来独往毫无顾忌…当然,我们当中深藏不露的高手也肯定是有的,不过他们的深浅岂是平易间看的出来的。

  “高手嘛…”封念环已经形同虚设的扬森可以轻易分辨出众人的生命能量强度,高手的确有几个,不过其中很有几个对自己有监视嫌疑,自己居然如此吃香吗,华莱斯到底在图谋什么呢?

  “我们虽然借助各自文明的特权或上届成绩拿下了直接参赛权,但也仅仅如此而已,轮空的权利只有到预选赛的前五轮,自第六轮起我们就要与那些自杀戮战场获得资格的,已经经过五轮淘汰赛的选手们一起参加大赛了。而那时剩余的一千名选手,并不会比我们低多少,以后场场都是恶战啊。”

  “所以,”马脸不无郁闷的说,“我们的任务就是闯过第七轮,至少进入前六百名。因为这样就等于获取下届比赛的直接参赛权,只要有这个荣誉,各顶极文明首脑或文明级企业地邀请函会铺天盖地直到淹没你。”

  “当然。名次越好,获得邀请的级别也就越高,不过我劝兄弟你就不要打前一百名的主意了,那一向是由远古种族和C级武者把持地。”

  “远古种族?C级武者?”小个子的诧异不似假装,“他们也会参赛吗?他们想要在什么文明任职,不是只需勾勾手吗?”

  “喂,你不会真的是亚尔延拓星来的吧,怎么会这么常识匿乏?”

  “这个,”小个子扭捏了一下。“我为了获得这个推荐资格击败了我们獭瘩文明武力司司长的儿子,虽然碍于我们我们家族的势力他们不敢表示什么。可是保存在武力司的历届参赛选手散记我就无缘得见了,所以…”

  “呵呵。”马脸很了然的笑了笑,“知道,在别墅区的这批人哪个不是有故事地,那些春风得意的都跟在文明首脑地身边呢,只有我们这些有特殊原因的才会出现在那里。不过一一你小子本来就本着获取情报地企图才会那么好心为我解围付钱的吧。”

  “这…”小个子显然被说中了心事,不禁呐呐无言。

  “哈哈,不管是为了什么。你帮了我却是现实,不用太在意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大度,哇哈哈!”马脸的性格很豪爽,优点和缺点一样鲜明。

  “至于我说的话,却是句句真言,对于我们这些人如果不是有什么必需的理由,最好打入千六百名就住手,因为再向上的比赛中。遭遇远古种族或C级武者地几率实在是太大了,阶级相差太多的念战的胜败只在开始的瞬间,你也看到了,虽然每届可以直接获得参赛权的上届选手名额是前六百名,但实际上有多少呢?别墅区五十多人,自行到来的有两百余人,其他的呢?”

  “难道都…都…”

  “不错,除了少数主动放弃这届比赛的,其余的那四百获得名额地,比我们的实力只高不低的人…不过他们都永远不能再来参赛了。”

  “嘶~~”小个子倒吸一口冷气,看似很后悔自己来参赛的决定。

  “没事没事,我会帮你留意你对手的资料的,你也知道我和我的文明都是很喜欢收集这些的,总之包在我身上的,看事不可为的话,就算是影响以后的声评,你也要缺席判负…小命才是最重要啊。”

  “大哥…”小个子激动声音都颤抖起来,紧随其后的一串超级恭维加马屁惊的扬森勒马连退数步。好在已经临近念结界,扬森干脆不再跟上,而是裹在大部队中向着都市前进了。

  望山跑死马,巨塔的高度让看似很近的距离变得十分不真实,直到扬森渐渐退回到队伍中间,洁白如玉的光屏才切实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尽管有据说是可以光屏的会标佩戴,但众人还是不约而同的减慢了马速,开玩笑,那个鬼会标万一没作用,以念结界的强度,在没有开盾的情况下,高速撞上去不死也去半条命。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体表一阵温热,众人安然了结界。

  如同溶入了另一个世界,刚才由于念暮阻挡而朦朦胧胧的城市景象马上豁然在扬森眼前。

  念结界选择性的漏过了雨水,整个城市被冲刷的异常洁净,鹅石与弩石构建的城市呈现着强烈而明快的灰白色调,有序而奔放的布局让整个城市看起来肃穆但不失洒脱。

  城市中央,伫立着巨大的圆形竞技场,数十层楼的高度让它在低矮的建筑群中异常鹤立,扬森甚至怀疑,这个多数由二层商楼构成的都市之所以存在,根本就是为了烘托竞技场巍峨雄伟。

  竞技场的面积至少在七百公顷以上,这由四像星系的著黄岩支撑起的建筑古朴而大方,攀岩而上大量翠绿的藤蔓植物,又使其不坠活动。

  在正面扬森一侧,堪比一国都城大小的建筑修建了一座巨型入口,看上去足有三百米宽。数十米高的门洞边周围一字排开众多地马库,巨动鹿、翅象、长角梦魔兽等等宇宙间亦属罕见的一众珍贵骑兽遍布其间,雨后拂面的微风中。扬森仿佛听到了同样打开念能视力地小个子,对于这些明显宇宙各文明首脑坐骑的感叹。

  宽阔的街道上异常空旷,但扬森却可以轻易感应到四周建筑中的大量生命能量,显然城中为了选手和贵宾们的到达实行了宵禁。

  几乎在每个街口处都等待着的上届选手与各文明直选参赛人员,骑队的规模越来越大。

  “致敬…”就在大队人马即将到达竞技场之时,一声响亮的口号突然响彻云霄,随之,五颜六色的念弹腾空而起,各色光华瞬间笼罩了竞技场地上空。

  “厚!”上届选手齐声应诺。这是对他们的致敬,勇者应有地待遇。

  按照俗例骑队将绕场一周。不过扬森却并没有跟随众人一起进入竞技场,因为他看见了早已等在门前的那个婬羊靡族酋长级头人。

  “嗨~~老先生在这晒太阳哪?”骑兽随手扔给赛会工作人员。扬森调侃着巴雷特这个毫无好印象地远古种族走狗级败类。

  “华莱斯先生要见你,”婬羊扇极为不满的哼了一声,转身先走。

  云与雾气稀释后的淡淡的阳光从透过巨大的观景窗照射进来,给这间百十多平方米的房间带来了十分淡雅的氛围,墙壁画着宇宙时初开地生命历程,庄重中透露着浓浓的气魄。房间中没有机械空调系统,但四面墙角的栅栏下却有白色的雾气不断灌入。每面墙上都有一座壁炉,其间,一块火系的晶石漂浮燃烧着,烈焰很好的融合着那冰晶石粉碎产生的白色雾气,将整个房间的温度控制的刚刚好。

  尖顶造型地天花板上洒下幽暗的蓝色灯光,加上那无力的恒星之芒,让屋内的一切显出蒙太奇般的朦胧,模糊中,两道立在窗前的人影反而愈加清晰。

  “有没有一种新潮澎湃的感觉。”华莱斯轻轻扬手,从这高塔的顶端看去,正在举行选手绕行仪式的竞技场尽收眼底,只想一想脚下那密密麻麻的蚁状众人皆为掌管着亿亿万生物各文明的首脑,一般人初感此景,怎会不心下激动异常。

  “恩,的确很澎湃,这么高,跳楼的话也能多飘一会,够时间吃个最后晚餐什么的…”,很明显,扬森并不是一般人,而且对与这个老家伙说话,实在是兴趣缺缺。

  “…呵呵,年轻人就是幽默。”华莱斯恢复了古井无波的面容,“也够狂妄。”

  “狂妄者必有其狂妄之凭”,念练的学习让扬森信心异常膨胀,最担心的身体受损情况有了瞬移做保障,天下现在尽可去得。

  “好!好!”华莱斯干笑了几声,“好一个狂妄之凭,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大费周章的将你从穹苍请来,必然是出于某些人的希望…他们所期望的可不仅仅是你来做客这么简单哦。”

  “哦?这么说,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一下?”

  “年轻人”,华莱斯依然面无表情,“嘴上的胜利是毫无意义的,你是聪明人,我就不废话了,赢得这次王者大赛,我就拒绝那位很有来头先生的要求,怎么请你来,怎么把你送回去,怎么样?”

  “可我对你会遵守这约定的可能性持极大的怀疑态度。”虽然穹苍对学生间的争斗很是放任,但将学生从学校中绑架出来这种事情却绝对不在此例,再加上扬森所属种族实力的不确定性,扬森才不相信华莱斯会放他回去。

  “可你只能相信不是吗?”华莱斯凝视着扬森的眼睛,“而且,每届的冠军都可以向赛会的组织大会提出任意的一个愿望或要求,要知道,就算是要建立一个新文明并担任首脑这样的要求组织大会都完成过。而你完全可以在那时提出离开,大会的组织大会中可不只我们天堂星一家,它的决议我们也是要遵守的。”

  “哦?还有什么一说吗?”这事倒是扬森第一次听到,看来有必要再去马脸跟前凑一凑了。

  “比!我答应了…惦记开幕盛况的扬森已经失去了继续磨蹭下去的**,“还有什么事一起说吧,我还没见过开幕式呢。”

  “耽误不了的,怎么说我也是要去亲自主持的,至于事情…还有一件…”华莱斯手腕轻巧的一翻,一张美轮美奂的银色面具枕着红绸出现在他的手上。

  这张金属面具的做工相当精湛,逼真的肌肉纹理、细微的表情刻画、简练且凝练的饰纹,无不彰显着其价值的不菲,只是那似笑非笑的银色帅气面孔让扬森不太爽,居然连面具也敢比自己帅。

  “活坦卡工匠星系仅存的三张远古传世巨作之一”,华莱斯隔着红绸轻弹一下面具,一阵清吟响彻房间,“银龙王。”

  “很不错,我要了。”扬森毫不客气的一把夺过面具,并很高兴的捕捉到了华莱斯眼中的一丝心痛。“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比赛时必需佩戴这面具吧,我同意了。”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面具入手,温润异常的感觉让杨森很舒服,在活坦卡工匠星系都能称上传世的的东西绝对举世罕见,现在毫无表示的转身就走,绝对会让华莱斯心中的痛感加深不少。

  “你…”华莱斯刚刚张嘴,扬森已然滑出了房间。

  “先生,要不要我帮你教刮教训那个没规矩的小子”,巴雷特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不用了,让人去给他去掉封念环吧,那东西已经没用了。”华莱斯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

  “您是说…”巴雷特面色大变。

  “恩,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总之现在那封念环的效力已经不存在了,哼,果然有料,不枉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把他弄来,这届的冠军之位我们更有把握了。”

  “先生,如此一来他会不会更加不受控制。”

  “应该没什么问题,从这些天的言行来看,他绝对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

  “调三大审判者回来吧,防范一下也好,而且比赛结束后还要处理掉他。”巴雷特惶惶然心有余悸的神情让华莱斯十分鄙视,不过也正因为婬羊扇族的这种外强中干的鲜明个性,才能让自己能这样容易役使他们,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万事难全啊。“其实你不用想的太多,靠念能强冲亚赫尔神族的封念环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这个扬森的念能真的能达到那个程度,他还会被我们捉来,还会像刚才那样平心静气的和我们说话吗?不过是一些特异种族的小把戏罢了。”

  “对,对啊!”巴雷特想起了自己在穹苍时与扬森对阵的情形,“正如先生说的那样,是我多虑了。”

  “恩”,华莱斯安抚了婬羊扇族老头,转身将目光重新投向了脚下的竞技场。

  “多好的人啊,”选手准备厅中,扬森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不用特意的去找马脸了解事情了。”

  沿着扬森的目光,不远处的大厅中央,一座由桌椅板凳胡乱搭建而成的高塔上边,正端坐着一位面貌俊朗,喋喋不休的年轻人。

  “话说上届冠军,那可真是…身高是八尺,腰围也是八尺…八角形的都有我告诉你,真没见识…他武功的名堂呢,称之为九天十地菩萨羊头啪啪霹雳金光雷电掌。一掌打处,方圆百里之内,不论人畜虾蚧跳蚤全都化做那飞灰…”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