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三十八章 血祖
  一口喝完剩下的黄金雪利酒,将餐具重新整齐的摆好,结束了历时三小时标准晚餐的血祖缓缓站起,无忧无喜的扫了一眼足不沾地的飘回别墅的新人们,他迈着悠然的小方步慢慢走出了餐厅,伸士,就要有伸士的风度。//wWW、QВ5.CoМ\\

  山腹中没有寒暑,但人造的气象仪却有效的弥补了这些不足,抬头看看淡淡的虚拟云层与皓然圆月,血祖迎着微风舒适的叹了口气。

  明天就是王者角斗大赛的开幕日了,每年的这个时候,血祖都爱缅怀一下过往的岁月,自太古宇宙巨兽污血中诞生的自己,到而今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岁月了,从弱小到强大,从幼稚到世故,亿万年的岁月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变化,也磨平了自己生存的意义。

  “好在还有**!”血祖扯起了嘴角,野心、名利、成败…当一切都随风淡去,自己只剩下了两种最原始的**,杀戮和**。

  也许这两项才是宇宙万物存在的根本,也许这两项在自己的悠久的生命中镌刻的最为牢靠,谁知道呢,起码,自己还没有失去它们。

  和其他同时代产生的血族祖先不同,自己并不喜欢通过繁衍子别的手段营造自己的血族势力,所以为了满足自己这仅剩的两个愿望,四处飘荡的血祖几乎违反了所过之处所有文明的律法,就在他为越来越多的宇宙刑警不胜其烦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随一个聘请自己做保镖的暴发户来到了这里…

  天堂星,还真是自己的天堂啊!

  杀戮,**,这里都可以让自己得到最大的满足,杀人有奖励。而奖励又可以供自己在宇宙中最高等的妓院世界中满足**,多么讽刺,多么…美妙。

  “恩?”感叹中地血祖心中一动,这个小家伙又来了吗?他已经连续三个晚上跟踪自己了。寻仇?扬名?哼,管你是干什么,等你动手的时候逮住你,好好的折磨一番再杀死,哈哈,毕竟杀戮也是自己仅存的**之一啊。

  “哦?今天就要动手吗,在等自己入睡?”静静站在屋中地血祖敏锐的察觉到跟踪自己的小家伙并没有如前两次一样离去,而是在慢慢的绕着自己的别墅徘徊,“快来吧。快来吧!”添添殷红的嘴唇,血祖眼中的红芒越来越亮。

  静静的感觉着屋内的动静,扬森做好了最后地准备,这次的目标就是融合这个血祖的思想,其中黑暗的杀戮部分对自己太有用了。

  “不过,”扬森再次看了一眼两层小楼中透出的昏暗灯光。“这次的家伙稍微有点难度啊!”

  “血污兽,”马脸不知道血祖地真正底细,扬森可是知道的,这是孕育于太古巨兽血污中的古老生命体,算起来,那个穹苍的学生会长杜伊菲尔所属的德拉族还是这类生物的子别旁支。

  “居然还有这种老怪物在世!”某个更老且毫无自觉的太古巨兽无良的咒骂着,这种血污兽地能力虽然根本无法和太古巨兽相比,但是如此漫长的岁月也绝不会是白过的。即便是杨森已经摘掉了封念环且加上念练,想要想消灭他也怕是力有不逮,不过不能强攻还是可以智取嘛,扬森可不傻。

  “来了。”血祖屏气凝神,淡淡的血气自指尖析出,一张血色大网缓缓地在屋内张开,如蜘蛛般静等着猎物上门。

  “哈哈哈哈,”猎物缓缓的逼近了陷阱,血祖的内心越来越兴奋,“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是什么时候了?一千年前?还是两千年前,那个来为哥哥报仇的小家伙。被自己足足折磨了三天才死去,真是太过瘾了,这次这个可要多挺些日子啊,如果能够挺到这届比赛结束,自己从新返回粉红大陆,那就再美好不过了。”

  “咦?”潜入者刚刚从二楼的窗户翻入,立即察觉到了自己布置的血网,身形急转之下,片片念力如利刀般飞舞起来,好不容易织好的血网马上寸断。

  “有意思”,猎物的强横激起了血祖更大地兴趣,身化飞烟的他瞬间即从一楼冲上二层,鬼魅般的程度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潜入的黑影并不白给,就在他的利爪伸至身前之际,黑影突然消失,紧接着血祖的身后传来了磅礴的念力。

  “瞬移?”血祖瞳孔一缩,来的是远古种族他并不意外,但这个却是可以瞬移的远古种族,这在远古种族中也是十分稀缺的品种啊。

  “越来越有意思了啊”,对手越强劲,血祖就越兴奋,展开短距内并不输于瞬移的速度,两条黑影在不大的小楼中激斗起来。

  “你还很嫩啊!”几分钟后,血祖突然站定,而他的对手也惊疑不定的停下了手。

  “年轻人,在疑惑我为什么在占优的情况下停下来吗?”血祖负手而立,红光闪闪的眼睛说不出的诡异,“因为这场比赛的胜败已分了,看看你的脚下吧。”

  “这是什么?”期待中,年轻人愤闷中且惊恐的声音传来,血祖满意的笑了,地上这血色的大阵正是他在刚才的战斗中画下的空间封锁。

  “任何瞬移都需要破碎虚空,亚轨道空间,”看着笼中的困兽,血祖悠悠的解释道,“而这座血色大阵的作用就是不断的释放念能干扰,隔绝阵中生物对亚空间搜索和召唤,你,明白了吗?”

  血祖的解释让年轻人的面色剧变,那由于恐惧而扭曲的面容通过可以在黑暗中轻松视物的眼睛传回了血祖的大脑,这使他的亢奋程度瞬间达到了顶点。

  “让我来猜想一下,”激动的看着数次瞬移尝试失败地猎物,血祖感到说不出的快慰,“我近期并没有杀过能够瞬移的远古种族,哪怕有。也已经是千万年前的事情了,那么…寻仇地可能性就不存在了…是为了出名?对,一定是这样,拿我这个不是冠军。但却在别人眼中具有冠军实力的人出手,既没有直接杀死冠军那样的难度,又可以在赛前就扬名赛场,那样比赛时就可以得到更多文明首脑的关注和重视,反正我这个人仇人遍布,也不可能有人会找你寻仇。况且再不济,一*不中的话,你还可以靠瞬移轻松逃离。啧啧,想的真好啊!”

  “你到你想干什么?”数次尝试未果。年轻的闯入者很光棍的放弃了再次的瞬移尝试,沙哑地嗓音透出一丝绝望。

  “干什么?”血祖轻轻招手,血色的喷泉突然自年轻人脚下喷涌而出,认命般的年轻人未作任何抵抗的被浓稠的血水紧紧包裹起来,只剩下头部露在外面。

  再次招手,滚滚的血色浪花托举着包裹着年轻人地血茧滑到了血祖的身前。“当然是让你为你这愚蠢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了。”

  “你,你敢!我的族人不会放过你的,”年轻人歇斯底里的惊叫起来。

  “不会放过我?哈哈哈哈!”血祖仰天大笑,“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词,我好像每次都是听到类似地威胁,而那些敢于冒犯我的人”血祖顿了一顿,语气冰冷刺骨,“他和他们的族人。都早已化作宇宙尘埃了。”

  “你…你一定会后悔的,你…我们种族地强大是你不可想象的,你…你最好把我放了,我以后绝不会再为难你…”年轻人的语气像极了纨绔膏梁。

  “哦?”苍白的威胁血祖自动忽略。不过他倒是对年轻人的种族起了兴趣,这种生命形态还具有瞬移能力的种族…仔细回想一下,发现自己那记忆中并没有类似种族的存在,“你的种族,叫什么名字?”

  “你想知道?说出来吓死你。”也许对自己地种族有着极大的信心,年轻人的声音稳定了许多,只是越来越小的声音暴露了他依然恐惧的心理。

  “能吓到我吗?是什么呢?”向前移了一小步,血祖在近距离饶有兴致的看着年轻人灰败的面色。等待着他的答案。

  “是,”年轻人的声音越来越低,血祖下意识的将头部再次前移一点,然而此时的年轻人竟吐出了两个极为冰冷的字眼,“萨拉!”

  “什…”突然间听到这两个字而面不变色的宇宙智慧生命简直凤毛解角,就在血祖一愣之际,一道刺眼的光芒自年轻人的额头激射而出,有着封念能力的血茧竟然对此没有丝毫的反应。

  “岁月!”危急中的血祖终于甩出了撒手铜,然而这种可以瞬间让沧海变为桑田的,顽石风化为细沙的时间技能对那耀眼的光芒竟然没有丝毫的作用,红光包裹下,光芒依然毫无阻碍的进入了血祖的脑海。

  血祖感觉脑中“嗡”的茫然一片,紧接着便有无尽的黑暗席卷而来。

  “怎么可能…”这便是意识消散前血祖最后一丝念头…

  一副诡异的画面,一座阴风鬼火的小楼中,两个人漠然对立,年轻人目光呆滞无神,而年老者眼中已经没有一丝生命的火焰。

  这场景一直持续到那光芒重新没入年轻人额头结束,轻抖两下肩膀,早已失去维系的血茧马上分崩离析。看着眼前的血祖,杨森轻轻摇了摇头,这总归是一个远古时代的生灵,不过血祖杀的人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了,自己这就算是为民除害吧。

  “这次的演技怎么也能达到奥斯卡星的标准了吧,可惜没人欣赏到。”泛着这样的念头,扬森踏过已然失效的大阵,身形一闪,下一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中。

  三天的跟踪准备和详细策划,这次的目的总算是圆满达到了,虽然学会念练之后的扬森已经可以通过念练通道外放来保护脆弱的身体,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身瞬移,然而这种实力还是不足以打败人老成精的血祖,于是这个很有针对性且环环相扣的诡计便在扬森的自导自演之下展开,最终结果则是完美成功。

  坐在床上的扬森翻抽屉般挑拣起血祖的记忆,他这次对血祖记忆的挑拣可谓仔细异常,前车之鉴,虽然自己能够以这种状态正是得益于主宰融合时的马虎,可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第二次,仔细的录离出血祖的自主思维,扬森拼命的将其杀了一次又一次,直杀到连一点点渣滓都不剩,宇宙神来了都没有办法挽回的地步,扬森才告罢手。

  剩下的也大多不能要,那些驳杂的记忆和知识也许多少有点用,可是扬森并不稀罕,他需要的只是血祖黑色的暴虐杀戮思想,而且只是单纯的那种思想,那些与思想形成相关联的记忆都属于抛弃物。

  没想到竟然这样好找,不知是不是岁月侵袭的缘故,扬森发现血祖的黑色思想竟然是那么的清晰和独立,这简直太省事了,扬森轻松的录离了这些黑暗的部分,融进了识海。

  “最后那招叫什么来着?”扬森突然想起了刚才的战斗,“岁月?,呵呵,就是这个,能瞬间改变所笼罩的念力范围内时间的运行比率,这个技能有点意思,要是别人挨了最后那一下子,保不齐还让他翻了盘。不过我是谁?对我的意识核心来说,岁月的流逝有什么意义吗?

  在识海里,沧海桑田,时间空间,怎么变换不就是想一下的事情吗?

  不过这个技能用处还是蛮大的,比如片发间就可以将新酒变成百年陈酿,哈哈,真是无比实用的技能,收藏收藏。

  再仔细检查一遍,扬森将血祖剩下的那些杂七杂八一古脑的删出了脑海,这才算打完收工。

  不过虽然将那黑色的思想融进了识海,但扬森却并为对它进行深度融合,自己这么纯洁的思想,被玷污了可不好,对平时享受生活的自己来说,这黑暗的思想并没有丝毫的益处,所以扬森像古老电脑上使用的USB忧盘一样为这黑色思想做了个隔离套层,等战斗时就单向连接,平时则完全断开,呵呵,绝对方便快捷,简单实用,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

  胡思乱想间,刚才战斗中费神不少的扬森沉沉的睡了过去。

  算盘打得不错,理论也完全可行,不过扬森却并不知道那血祖除去杀戮外还有着另一项更加强烈的黑**望存在,而专门为暴虐的杀戮之心打造的隔离屏障并不能完全的阻断这种**的流散,虽然只是溢出了那么一点点,可这一点点的黑**望却异常顺利的溶入了扬森的识海之中。

  影响,在潜移默化中展开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