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三十七章 心太软
  “吃烤肉,吃烤肉”,坐在扬森脖子上的芙蕾大声的呱噪不U,小、手还紧紧抓着扬森的头发。Www.qВ⑤、COm//

  “哈!”随着不是加油的加油声,扬森扮演的巨人猛然挥出大棒,然后苦笑着看着中招的野猪“膨”的一声变成香喷喷的烤肉,最无厘头的是,这冒着热气的烤肉还是装在大金属盘子中的。

  “耶~~”欢快的尖叫着,芙蕾小蛇般溜了下来,转眼就游走到了扬森前臂,双脚做高难度倒挂技巧后,双手抓起烤肉的她马上大吃大嚼起来。

  虚拟乐园的程序工程师果然不是盖的,扬森也曾吃过几口烤肉,虚拟的味道十分真实,然而相较之下扬森还是更佩服芙蕾,已经吃下上百块烤肉了,她依然甘之如怡的大吃大嚼着。

  “吃完了,”愣神间,芙蕾已经用餐完毕,三窜两窜的爬回扬森的脖子,毫无自觉在扬森的领子上擦拭一番小嘴,沾满油腻的小手再次攀上扬森的头发,“吃烤肉,吃烤肉,快!快!”

  快要到进入杀戮战场的时刻了,扬森不得不将芙蕾放下来,然后一遍遍的向芙蕾解释自己还有事情要办,明天再来。

  “唉~~每天都要这样…”摘下头盔的扬森酸酸的叹了一口气,看着生离死别般苦苦抓着自己衣角满眼泪水的芙蕾,总感觉扔下她退出虚拟乐园的自己是罪大恶极的恶人一样。

  “好在乐园里还有灵在…”双手狠狠搓了几把脸,扬森将自己从床上弹了起来。“去找萨克那个老家伙喝控檬水去。”

  “落子无悔!”扬森紧紧攥住萨克的手,用念力强行逼出他手里的棋子放回棋盘。“已经反悔五次了,你也真好意思的。”

  “我那只是试下,试下你知道吗?做不得准的,还没最终决定真正的位置”,萨克脸红脖子粗地辩解到。“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不知道尊老…”

  “嗯?”扬森板着脸打断了萨克的辩解。

  “呃~~”萨克猛然想起自己和这个“青年”间真实的辈分差距,叫喊马上变成嘀咕,“怎么也应该爱幼嘛…”

  “不管怎么说。这局就算你输了啊!”扬森从宇宙棋的棋盘边站起,狠狠伸了个懒腰,“上面快要杀完了,上去拣个便宜。”

  “不行,”萨克当然不干,“不让我悔棋就算你在杀戮战场作弊。”

  “你…咳~~你还真狠,好了,再让你悔一次,复盘吧。回来照杀你不误。”挥挥手,念力托举下地扬森开始渐渐向地表漂浮而去。

  “不好,”刚刚从土中溶出的扬森马上感觉到了周围念能的不正常聚集,然而此时再反应已嫌太晚,一阵刺骨的寒流袭过,他的体表竟然瞬间挂上了冰凌。身体也马上麻木不堪,是极限冰冻!

  护体的念能被自动激发,勉强维持住了体内细胞的活性,好在此时封念环的念力释放度以近百分之十,再加上新近学习的念练,自动激发地念能还算强大。

  “呼~~”没等扬森缓过劲来,一团炽热的火焰紧接着吞噬了他僵硬的身体,其间蕴涵的动能也着实不少。扬森牌火焰炮弹拖着长长的尾焰砸进了密林深处。

  “哈哈哈哈…”一阵嚣张的笑声响起,听声音打埋伏地并不是一个人。

  “混蛋!”咒骂出自扬森之口,不过被骂的却不是偷袭之人,“萨克这个老混蛋。生物体内或多或少的都会带有金属元素,外边有人偷袭他会不知道吗?不就是赢了你几盘棋吗?你给我等着,回去直接出大招,十步将死你…”

  滴嘀咕咕中,扬森摇了摇沾满树叶的头,双臂支起了身体。

  “咦?”林外响起了惊疑声,如此攻击下还能站起来,这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吧。

  “咯吱~咯吱~”扬森活动着还显僵硬的关节。暗道侥幸,急冻虽然难挨,但却不会毁坏体表细胞,要是念能没有自动激发时是火焰先到…

  “好啦三位,怎么知道我在下面的。”走出密林,扬森发现低矮灌木上空浮着地三人正凶狠的看向自己。

  “哼”,轻拍翅膀的鸟人显然是这伙人的老大,“在酒馆听说有人在杀戮战场无耻地拣便宜,起初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了。

  阁下真是好手段啊,靠这种办法连胜七场,裁判都瞎了吗?”

  “这个…”扬森掩饰性的摸摸鼻子,裁判可没瞎,刚刚还在和自己一起下棋呢。“规则上没有什么不允许吧,就如允许你们三人团队偷(?)着并没有什么趁病出手意愿的扬森,一边面色凝重的拖起(?)数棵巨木的瞬老大。

  “咳咳!”瞬的嘴角挂上了血丝,“小心,这小子有古怪。”

  “切~~”耳尖的扬森不满的哼了一声。“有个鸟古怪,不就是念力比你们强点,念练比你们利害嘛,水平不够就不要乱说,故弄玄虚!”

  “你!”扬森可没有如鸟人般故意压低声音,瞬险些再一口血喷出。

  “老大,”一直未开口的白色鳞甲生物说话了,张嘴间竟喷出一股寒气,想来他老家地气候一定不是很好。“点子扎手。我们…”

  后面的意思可能三人都懂,他们互看一眼便同时点头,这让扬森很是郁闷,我这也支着耳朵听着呢,你们别用哑语啊!

  “动手!”瞬老大一声嘶吼,白色鳞甲竟然扯开了自己的胸口。一阵近乎液态的寒气冲向扬森席卷而至,看来这次是对方的生死一搏了,不再托大的扬森连忙开盾。

  “波~~”寒气竟然强劲如斯,扬森百分之十念能通过念练形成地盾竟然出现不稳的现象。

  “通~~”严密的念盾突然被及杂在寒流中的电弧扯开一个小口,虽然瞬间即被平复,但透过的一丝寒气还是让扬森的半个身子马上麻痹不堪。

  “这应该是那个瞬老大的电能所为了,组合技能啊…”加起小心连续挡住随后的几次电弧撞击后,扬森突然想起自己有够蠢。这寒流明显是定向地柱状激射,自己又不是没腿,总在这站着当靶子干什么。

  跑开的念头刚刚升起,寒流竟然瞬间停止。白色鳞甲二话不说的栽倒在地,想是这寒流的激射极大地透支了他的能力。

  “这就完了?”瞬老大也随之软软的躺下,不明所以的扬森愣愣的眨眨眼睛,弄的这么玄乎,不会就这么两下子吧。

  “一定没有这么简单,”看着岿然倒地的两人,扬森突然察觉了是哪里不妥,火焰男竟然不在。

  “不妙。”扬森猛的向后纵起,与其同时,一阵烈阳般地炽热燎过了他站立之处,绕是扬森退的再快,前襟的衣服还是被烧焦了好大一块。

  “隐形的火焰?那么刚才两人的攻击都是在为火焰男创造准备时间罗,好险…”一拍胸脯,扬森才发现自己胸前的衣服已经焦化,一时飞灰四起。正要感慨一番,突然变故再起。

  “呼!”这次松懈的扬森躲的更加仓促,念盾并不能完全隔绝炽热,他的后背马上烧伤一片。

  “丝~~疼,居然是跟踪的隐形火焰,”扬森一边迅速重塑着自己背上的细胞,一边片刻不停歇的迅速躲闪着,伤痛他不怕,再来一次被毁了容就不好了。

  虽然扬森可以瞬间克隆一个自己的身体出来,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这样做的,每个人生长的经历都不相同,所以即使是最完美的克隆体,极其细微的差别也是存在的,虽然外人根本分辨不出,但异常亲近的人却有可能会有所发现。

  这也是扬森在宇宙穹苍没有万分卖力的寻找莹的原因,莹毕竟和自己同学数年,如果再次长时间的相处,自己这个克隆的身体很可能会被她察觉出些许的不对,而今只好拖一步是一步,人的记忆都有一定的衰减性,不见面的时间尽量拖长的话,就算到时莹会察觉出些许的不对,也只会归结到长时间的分离所至。

  同理,紫儿等人见到的都是自己这副身体,背上身上还无碍,如果脸部被毁或整个身体死亡要被迫从塑一次,那同样是不好解释的事情。

  “有完没完!”由于客观原因不能毁容的扬森实在是被这吊靴鬼般的焰火惹烦了,这火焰男还真好长的耐性,隐起身形的他竟然已经将追踪焰火维持了一分多钟。

  硬撞,冰冻,瓦解。一系列的手段扬森都用过了,可那火焰竟如同狡免般滑来滑去,怎么也抓不住。最不解地是扬森将很多杂乱的念力波段作为干扰源放了出去,就算是自己现今这种程度的念能控制也应该无法维继了。怎么火焰的轨迹依然丝毫不乱?

  一定有猫腻,百思莫解地扬森再次凝聚精神,仔细感觉着身上及周围的特意之处。

  “原来如此,”再次的观察和感觉果然有所收获,刚才就已经感觉到头皮有淡淡发麻的感觉,原来还以为是精神亢奋的原因,这次却发现是静电所为,用念力顺着静电的走向摸索下去,一张巨大的静电网便在这灌木从中闪现。而静电网的源头,就是那个躺在地上装晕的瞬老大。

  “不错,很高明嘛,火焰男维持火焰,这个瞬老大负责操纵火焰地走向,加上刚才与冰人的配和。果然是相当不错的连环组合技,”夸归夸,被吊靴鬼纠缠的怒火却不会减少多少,装作继续躲闪的扬森不露声色的接近了装昏地瞬老大,然后很不小心的在他的脸上上狠狠踏了一脚。

  “呃~”装昏的瞬老大马上变成了真正的昏迷,没有指向的火焰直直的撞入一侧的林中,大片林木瞬间蒸发地当口,早已强弩之末的火焰男也从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栽倒下来。

  “结束。”扬森开心的拍了拍手,这场战斗才算过瘾。

  “老家伙,你…”回到地洞中地扬森刚要声讨萨克知情不报的罪行,却发现他的面色略显凝重。

  “扬森。你的念练进步的水平着实让我惊讶不已,这三人的资料我看过,他们的团战实力相当不错,我本来以为这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知道萨克有正事要说,扬森也就暂时先压下了追究罪行地年头。

  “不过,我发现你始终存在着一处弱点。”萨克顿了一顿,轻轻挥手,“屏幕中昏迷的三人组同时颤了一颤。便再也没有了反应。”

  “这…”虽然是敌对关系,但刚才的战斗还是很享受的杨森也就没有起杀死三人的念头,不过现在再出言阻止萨克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你的弱点就是太仁慈了”,萨克轻轻拿起酒杯,扬森刚才想劝阻的表情让他的脸色更加凝重,“杀戮战场本来就是只取幸存一人的战场,可上几轮你都是让那些家伙昏迷了事,本来作为裁判,以前那些昏迷的家伙我都会出面料理掉的,可是冲你的面子,那些家伙都是直接扔出考场了事,可你看看怎么样?这不是有人把你的存在卖到酒馆去了。”

  灌了口酒,萨克继续数落到,“你以后还有王者角斗大赛要参加,能够到达那一步的可不是这种小角色,即便是你拿掉封念环,也是要小、心对付的。更何况那时的对手形形色色,难保没有装可怜、装可爱的,到时一念之仁都会让你万劫不复,虽然你能无限转生,可再经历一次幼儿期却不是什么好体验吧。”

  “这…你说的是”扬森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学生,杀人越货这种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愿意做的。而主宰在这方面也好不了多少,以前心怀满腔愤恨之下,除了极少数的几个有点交情的种族,被他随意抹杀的生灵在他眼中根本就是蝼蚁般的存在,拿小虫子出气谁也不会感觉什么罪过。

  可自从和扬森成为一体,几乎所有的智慧生灵在他眼中都已经成为了近乎平等的存在,就如同在刚刚开始杀戮之旅时,他的舰队曾经悄悄绕过了在老师星舰上担任领航员的千目族司渡的母族聚居地一样,对于心中认定的平等存在,他也实在是难以狠下心肠下杀手的。

  “唉~~”这种事情萨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还有三场杀戮战场比赛你就可以晋级到王者角斗大赛了,抓紧时间赶紧练练怎样狠下心肠吧。”

  “恩,也只能这样了…哦…”感激中的扬森突然发觉仔细回味起来萨克说了半天竟全是废话,除了提醒自己不要太仁慈,一点建设性的建议和解决方案都没有,再扫了一眼已经光洁溜溜的棋盘和萨克眼中的那丝狡色。扬森不禁恍然。

  “好啊你!不是让你复盘吗?还有,居然外边有人埋伏也不告诉我一声,以为随便关怀两句就可以打发了我吗?哪有那么容易,复盘复盘。今天一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棋神…”

  “说起来,这还可真是个问题…”玩笑归玩笑,入夜时分,枕着双手躺在床上的扬森还是不免为了自己现在性格的问题发愁,“可能怎么办呢?狠下心肠杀几次真地可以磨练出铁石心肠吗?”

  一些远古种族的伎俩扬森比萨克还要清楚,即便是有所防备,那种针对弱点的精神攻击还是难以防备的,不小心着了他们地道很有可能,没有真正的冷血杀心。仅凭仓促练出的心肠是绝对不能抗过那样的精神媚惑或攻击的。

  “反正念练也学到了,要不溜走了事…”念练这种东西简直就是为扬森量身定做,作为宇宙中生物学巅峰的存在,对于体内能量的控制根本无人可以出其左右,一旦弄懂了念练的原理,一切修炼之类的过程马上全免。直接达到念练得峰极地步。念练地增幅之下,现在如果完全放开封念环,婬羊扇族的小垃圾根本不够看。

  “不过…”接连的单兵战斗让扬森倍感刺激,玩心很重的他对这个王者角斗大赛越来越期待,实在是不想放弃。

  “恩,百分之十的念力加念练冲开封念环还是有点困难的,贸然行动地可能会被发现,还是等开放到百分之二十时再决定去留吧。”好歹找了个拖后更新的借口。翻身坐起的扬森决定去吃点夜宵,填补填补刚,才无谓思考消耗掉的脑细胞。

  “吾…不错,好吃…”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自己窝在别墅中吃饭,山腹中的别墅区中央有一个规模不小的餐厅。这次二十四小时供应自助餐,其菜式的丰富与精美和这里稀少地用餐人数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比,不过会不会造成浪费这种问题扬森是不会去关心的,反正自己是被绑架来的,不用给华莱斯那家伙省着什么。

  饭菜真地不错,扬森可以轻易分辨出这是出自的银鹰管家芯片的手笔,如此众多的菜式可不是一两块芯片就可以同时完成的,天堂星果然是有钱有势啊。

  一边胡吃海塞一边打着走时顺走一些芯片主意的扬森。直到快吃饱时才感觉到今天餐厅的气氛有些不对头。

  与扬森这种特殊情况不同,这个别墅区中住的都是各大文明选送进王者角斗大赛一流高手及上届获得免试参赛权地优胜人员,餐厅虽大,但武者聚团难免会生事,小打小闹甚至打打出手都屡见不鲜,然而今天到现在却没有什么事端出现,这不由让反应过来的扬森诧异不已。

  满意的咽下最后一口解风牛按的嫩肉排,擦着嘴的扬森在小巧的餐桌上指点几下,马上就有机器人取走了餐盘,通过视频系统指点了几个自取区内卖像不错的甜点,等待机器人重新送餐的间隙,扬森开始拿着果汁仔细打量起餐厅的状况来。

  离比赛还有几天,各文明选送的选手大多都在自己的母星做最后修整,偌大的餐厅内人数着实不多,百来人稀稀拉拉的一坐,要发现点什么还真是有点困难,不过扬森还是有办法的,抬头观察时正巧有两个人相熟的人并桌座到了一起,急忙一股念能粘了过去。

  在这里的都不是善茬,扬森的念力马上就被发觉了,不过两人显然习以为常,同样用念力轻触一下,发觉弱小而没有恶意之后立发缩了回去,甚至连向这边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不做任何隔音措施的他们就那么自顾自的大聊起来。

  这招其实也是扬森在前两天吃饭时学到的,自古喜欢在饭馆中胡吹乱聊的人从来就不忌讳他人的偷听,甚至饭馆的谈论根本就是故意说给周围人来听,以显示自己的博闻广识地,扬森甚至敢肯定,此时两人身加绝对不是只粘了他一股念力那样少。

  不过扬森每次也仅限于听听而已,自己的身份华莱斯拿不太准。怕自己出自哪个远古种族的华莱斯绝对不会给自己联系外部求救的机会,甚至他都可以猜到华莱斯会对德罗加上地众人动手灭口,不过这个扬森最不担心,唯一需要外出上课的紫儿带着二次进化的师师和鬼幻蝶呢。

  至于硬闯德罗加的嘛,谁爱去谁去,反正那里噬魂云母和蚂蚁一个密度。

  由此,扬森也就不去主动找人搭茬,外出时自己周围绝对有监视人员,消息根本就传递不出去,再说也根本不用传递什么消息,腕式电脑和游戏头盔他都有,和外界联系那叫一紧密。

  “大哥。”众人密切关注中的两人终于开始了大揭秘,“今天餐厅的气氛怎么不对啊。”提问的皱曲脸小个子扬森知道,是獭瘩族,穹苍学院的班上有个长的一模一样地,这可是他上课时偷翻物种字典才认识的。

  “嘿嘿,这你可是问着了。”面有得色的大个子有一张长长的马脸,不过这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他那张脸却是是和银河联邦的马一般无二,不知道战斗时速度是不是他的专长。“你们新人是不可能知道原因地,还得要问我们这些老手才行,怎么说我也是参加过一届的人了…去年我的可是战胜了…然后…最后战绩是,”

  虽然知道能从王者角斗大赛幸存下来并获得参加下一届的比赛资格着实不易,多少算有些夸耀的资本,可扬森还是想过去把马脸暴打一顿。你到是说正题啊!周围念力波动隐隐有些不正常了,显然有不少人和扬森想法一致。

  “那个…大哥,”獭瘩族小个子也忍不住了,“我…我是问今天餐厅如此安静的原因。你看连天天闹事的黑塔咖赖都在老老实实的吃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当时飞起一脚就…啊?你问这个啊…咳,跑题了,你看a座区那个穿燕尾服地老者,注意,千万要低眉顺眼的小心的看,不要表现的太嚣张,不然我可保不住你。”

  “呵呵。”扬森不禁轻笑出声,因为他发现餐厅中有近一半地人都同时相a座区的老者看去,看来平时闹事的多为上届的选手,他们一安静全餐厅的新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燕尾服老者举止优雅的吃着牛排,对众多目光浑然不觉,不理不睬,扬森看了一会,并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继续听马脸的。

  马脸显然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偷听他的话,虚荣膨胀之下真想马上把老者地祖宗八代都抖出来,好好显示一下。“他就是血祖。”

  “哦,”獭瘩族小个子眼睛一亮,“原来他就是血祖啊,我听说过他的。”

  王者角斗大赛没有视频转播这一说,没有权利观看的人只能听人描述,不过看来新人选手们都做过不少的赛前准备,马脸如此一说,竟然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恍然的模样。

  “别呀!”扬森可是血祖什么的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他赶紧折祷马脸继续。

  马脸的确没有显够,他周围念力的波动也丝毫未减,反而有继续增多的迹象,毕竟虽然大家都对上届选手有一定的了解,可不怕再翔实一些不是。

  “对,就是血祖,他已经参加过不知多少届的比赛了,但每次都是在大决赛阶段弃权认输,上届他是在旧进8的比赛中弃权的,排名第16。”马脸总算不负众望,继续着他的报料。

  “是啊,我也听说了,可…他只是16名啊,为什么他来餐厅大家都噤若寒蝉?那边不是还有前8的选手在吗?”

  “你笨啊,我不是说了吗?”马脸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样子,“人家是弃权啊,虽然他从没有打过最后的决赛,可很多人都认为他具有问鼎冠军的实力。”

  “那他为什么要弃权?”

  “谁知道,不过有人为他计算过,他每届比赛获得的奖金刚刚够他在那边的粉红大陆舒舒服服的待到下届比赛,而他的名次也总是随着粉红大陆的消费水平和奖金的增幅程度不断变化,但是这种说法未经证实。”

  “哇,那还真是一个洒脱的风云人物,我一会一定要去拜见一下。”獭瘩族小个子一连崇拜。

  “想死就去,你不是问为什么餐厅里噤若寒蝉吗?因为他最烦有人打搅他用餐,他在这里杀的人比大赛中的还多!听说有一次有一个不开眼的上届亚军就因为在餐厅打架撞翻了他的桌子而横死当场。”

  “不,不是吧,”獭瘩族小个子赶紧摸摸自己的脖子,暗道侥牵。餐厅中也有数人在和他一起摸脖子,都是平时比较喜欢闹事的新人。

  “他这么残暴吗?”

  “残暴?”马脸哼了一声,“岂止是残暴,你是没有看过他的比赛,他对对手简直就是孽杀,不但手段残忍至极,而且从来不留活口。

  奉劝你一句,如果比赛中碰到他,不论是晋级赛还是决赛,立发认输弃权就是最好的选择,否则,啧啧,那可真是找死,不过认输的速度要快,他喜欢一上来就击碎对手的喉咙,再将喊不出认输的对手一点点玩死…”

  “哦?这么残暴吗?”听着马脸越来越渗人的介绍,扬森的眼睛倒是越来越亮,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心中有了定夺,扬森散去马脸身边的念力,草草的擦了几下嘴,匆匆站起向自己的别墅走去,他要好好整理一下计划的细节。

  “血祖好色如命,婬奢异常是出了名的,从非比赛期间一直窝在粉红大陆就可以看的出来,据说还有一次,在比赛中对战一个蛇妖族妖艳美女时,硬生生的将人家打昏后竟然就那么拖入了他释放的黑雾中,丝毫不顾看台上的众人在擂台上就…”马脸继续着他的报料,然而这条重要讯息已经离去的扬森却没有听到。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