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三十六章 念练
  这是一场极为精彩且血腥的战斗,在血肉横飞的场面结束,屏幕中的胜利者仰天狂笑之际,老者向扬森伸出了手,“萨克。\wWW。qΒ5。COМ//”

  “扬森”,察觉萨克眼中闪现的莫名光芒,扬森了然的用手背很技巧的与老者互拍数次,各自发出的两股念力以极为复杂的方式环绕不停,这是战歌族与朋友间特有的礼节,只有真正获得他们认定的人才会在战歌族特殊的念力引导下学到,看来人家也不傻,仅凭几句话就想诓住显然是不可能的。

  “哈哈,你好像很少看别人的念战”,特殊的礼节完全证实了扬森战歌族朋友的身份,萨克爽朗的笑声中,扬森敏锐的察觉到了四周铁元素脉动的停歇,此时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恩,也多少看过一些,只是感觉没有这次看到的这么繁琐复杂,也从没真正用心过。”扬森说的是实话,他虽然通过融合记忆等方式掌握了许多远古种族的念力使用技巧,但全部都是奇巧趣味的部分,那时各种生物丰厚的战斗经验都被他与不需要的情感像一起直接剔出识海,从不进行深度融合。

  “刚才的战斗怎么看?”

  “收获不小,不过…”扬森指了指眼前的屏暮,“能否重放一下?”

  “当然”,屏幕再次闪耀起光影,正是念战刚刚开始的一幕,不过播放速度放慢了很多,更有许多的即时数据跟随着念战众人的每一次接触。

  “这是什么?”屏幕上的每次念力地释放和撞击都会随之浮现一组数据,整齐规律的数值变化看上去并不凌乱。

  “那是战斗的念力强度数值,是电子文明a类软件“探查者”实时运算的结果。”

  “a类?”祥和探险队的汉克为扬森讲解过电子文明软件划分的等级情况。“那应该是商业用的昂贵系统吧,这些数据有商业价值吗?”

  “当谈”,萨克指了指闪烁不止的屏暮,“附带各种战斗实时讯息的天堂星《念战集锦》每周地销量都是宇文数字,在各念力文明可都是堪比教材的东西,你竟然不知道吗?”

  “啊…那些数值是什么意思的呢?念强度吗?看上去好像更复杂一些。”银河文明恰巧是非念力文明,对萨克所谓的念战集锦一无所知的扬森只好打个哈哈岔开话题。

  “念强度、转化度、释放度、防御及进攻总能量调集情况等等和念运行有关的数据皆有反映,加上强力的战士,精彩地打斗场景和战斗智谋。念战集锦每期都会卖到脱销的。”

  “哦,”扬森并不是要去关心什么经济价值,天空中的这次念战有太多他看不懂的地方。

  知道扬森究竟关心什么的萨克微微一笑,双手轻拂,脚下地金属地板分薄一层并迅速融化,片刻即重塑成两个古朴的凳座和一张薄而坚韧的小桌。

  “来点什么?”率先坐下的萨克很主人翁的问到,身后的墙壁应声划开。暗黄灯光的映衬下,各式酒水饮料排满了壁橱,对战斗与血腥有着病态执著的战歌族朋友很少,因而只要是他们族中任何一人认定的朋友,那便是全族人共同的朋友。

  “谢谢。”扬森对眼前地一切并不惊奇,控制金属物质的能力没人能比战歌族做的更好,这也是为什么他只看到萨克瞬间将袖边金属忸扣化为带有“我是裁判”字样的盘片,就认出他身份的原因。

  “蒙卡星袖珍控檬水,最好加冰。”扬森扫视了几下壁橱上的收藏,还真有认识的。

  “他们…恩…为什么做出那么多复杂地动作?”独特的酸涩让扬森眉头微皱,不过皱眉并不全是因为这个原因。地面上的战斗还未结束,不过幸存念能力者对弱小对手的追杀显然不能勾起他的兴趣,叼着吸管的扬森注意力仍然放在那重放的视频上。

  “多余?”虽然扬森已经仔细斟酌了问法,但这依然给萨克带来了困扰。“你是指什么多余?那些躲闪动作吗?”

  “不,我是说他们释放念力前的细碎,就比如…那个好似敬礼般地做作有必要吗?”

  “敬礼?”萨克顺着扬森的目光看了看屏幕,上面一名有着蠕蛇面容的战士正双指轻点额头,一束念力随着他离开额头的手喷涌而出,直击身前的敌人。

  “不…不是吧,你竟然连念式都不知道吗?”

  “念式?”扬森疑问的声音做实了他念战白痴的坚实地位。

  “那个…”萨克的嗓子有点干。“你的念能怎么释放呢?”

  “释放?大概和你们的金属控念一样吧,就那样释放啊。”当然,有完整身体的主宰释念方式不是这样,不过扬森没必要解释。

  “和我们一样?”萨克面色微变,“怪不得,怪不得,原来你也是远古种族啊!怪不得他们要给你加封念环…”

  “只是…”萨克再次仔细打量扬森的体貌,“这…你是…请原谅。我实在是看不出你的种族。”

  “永恒。”仔细思考过自己的境况,随着自身能力底线的逐渐暴露,扬森这非念力文明的银河人的身份实在是难以解释过去,于是绞尽脑汁之下,他想到了这个新的掩饰身份。

  “永恒?魂永恒!”猛然涨红脸庞的萨克发出被掐住喉咙的公鸭般嘶哑叫声。

  “是啊,这一世转在了一个非念力的小文明,唉~~虎落平阳啊。

  不然怎么会被抓来这里。”

  萨克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在那里眼光涣散的喃喃不已,扬森感觉那蝉翼般的桌子有随着他地思绪融化的现象。赶忙将自已的柠檬水拿回手中。

  “喂,回魂”,外面的屠杀虽然还在**,可显然不会维持太久,天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到这个战歌族的老头,扬森可还有很多东西要问呢。

  “啊…啊…抱歉。”萨克总算从震惊中缓了过来,“呵呵,没想到会在如此情况下见到传说中的种族啊,我失态了…”多少能察觉到扬森的特异之处。而且战歌族也没有怀疑朋友话的习惯,扬森的新身份直接过关。

  “我们还是回到刚才地话题吧”,扬森的时间很紧。

  “那个…我们说什么来着,哦,对了,您竟然不知到念式吗?”

  如果扬森真的是魂永恒,那么他的年龄一定超过自己许多许多。就连交往的战歌朋友也很可能是自己先祖一级,萨克不知不觉间用上了“您”

  这种敬语。

  “呵呵,别您您的啊,虽然蜡缔他们要大你一些辈份,可你也知道我们的交情是很久以前地事情了。我们各交各的。”

  “好,好的”,萨克仔细回忆着脑中的历史知识,发觉蜡缔这个名字并不是什么名彰族史的大人物,心中稍微坦然了一些。

  “嘿嘿”,观察着萨克脸色地扬森一阵偷笑,蜡莎是不会出现在战歌族什么典籍上的,不过也绝不是无名人士,老师“龙”私属星舰上的轮机长,这个名头够大了吧。嘿嘿。

  “龙”的私属星舰“宇宙海洋”那变换万端的外壳根本就是由一众战歌族轮机员撑起和维持的,随老师满宇宙旅行时缩小数百倍身体主宰和这帮豪爽的酒鬼混的烂熟,这些经由龙指点的轮机员虽然在族中不露山水,但他们的念控能力已经达到了异常强悍地地步,毕竟能够让自身维持的星舰舰体在星际跳跃时依然安然无恙,那时的整个战歌祈祷团恐怕都做不到,不过这些显然扬森不会说给萨克听。吓坏他就不好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念式呢?莫非你这么多年来的转世都未曾转到过新种族的念文明中?”踌躇片刻,萨克在对待扬森的身份上有了最后的计较,毕竟给一个明显比自己小地人当晚辈实在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吾~~”扬森不明白他有此一问的用意,只好含糊的应了一声。

  魂永恒在宇宙远古时代都是一种及其罕见的种族,说实话扬森也没有见过,他要冒充魂永恒不过是由于这种可以通过意识核心无数次附着于各文明生命形式中的奇异种族与他现在的情况十分相仿,解释异常适合罢了。

  “恩,”萨克信以为真的点了点头。“看来就是这样了,那你知道念练地概念吗?”

  “念练?”

  “好吧,让我从头说吧”,疑惑扬森如此多年间是不是一直转生在未开化文明的萨克决定好好为其恶补一下宇宙秘史。

  “雅尔艾尔协定你是否知道呢?”萨克继续试探着解说的难度。

  “哦,这个我知道,”这种重要讯息情报副脑是会给与回馈的,“好像远古种族为了给新文明发展的空间而主动退让的协定吧。”

  “呵~~”萨克笑着摇头,“你认为强大的远古种族会那样好心的主动为新文明新种族腾出生存空间吗?善良的植人和自然族他们也许会,可残暴的虎啸部落、怒奔狼族等等那样的家伙呢?”

  “这…”经萨克这么一提,扬森道是真的感觉出这里边有问题了,“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好说话。”

  “是啊,这就涉及我们这次的话题了,其实…”萨克顿了一顿,“远古种族是被迫接受雅尔艾尔协定的。”

  “被迫?”扬森大为惊奇,“怎么会?远古种族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失败的存在吧。”

  “当然,我们远古种族绝对是宇宙的最强大的存在,”萨克满面红光的骄傲脸庞闪着激动的神色,不过随即就黯然下来,“不过。真正强大的那部分种族恰恰都是喜欢平淡而闲适地,他们对雅尔艾尔协定采取了默认的态度,这直接决定了我们被迫接受的屈辱事实。”

  “怎么会,如果诚心对抗,即便是不依靠那些最强的闲云野鹤和爱好和平的部落,仅凭虎啸、怒奔狼族那些二线远古种族也足以威慑寰宇了吧,难道仅凭科技实力的新种族们可以打败他们吗?”

  “唉~~”萨克叹了一口气,“这就要说到念式和念练了…”

  “你看这最后两人的念战,”萨克轻点遥控。屏暮上映现起念战的最后一节。“你仔细看那些红色的实际念能数值和实际战斗效果之间地联系,能看出什么来吗?”

  扬森眯起眼睛仔细观看了这次持续一分多钟的战斗,最后还是疑惑的摇摇头。

  “这里”,萨克将画面在某处定格,继续诱导,“你不觉的那蓝皮肤犹狸族的全身念盾有些问题吗?”

  “问题?”扬森仔细观察了那个被称作犹狸族的人,但怎么也看不出他那环绕全身的念盾有什么问题。

  “你看他此时可以调动地真实念力数值。”萨克对扬森的不开窍毫无办法,深感自己这种加深记忆的教导方法失败之极,“你觉得按我们远古种族的标准来说,他这点念力足以开盾吗?”

  “2400焦耳特?没问题吧,虽然盾的强度可能会弱一些。”

  “焦耳特?哦…怪我了。这些数值地单位可不是焦耳特,随着远古种族的渐渐淡出,焦耳特相对于念力弱小的新种族来说实在是基值太大了,他们启用了新的念力评测标准,那是根据一种念力十分均衡小兽的成年体总念能为基数的,被称作达卡迦。”

  “哦…”扬森多少理出了些头绪,“那换算的比值呢?”

  “这个换算有小数,大概来说可以按1焦耳特等于100达卡迦这样。”

  “什么!那既是说24焦耳特就可以张开全身的念力盾?”这个结果显然大大超出了扬森的认知。

  “准确的来说…15焦耳特就足以维持全身盾了”,萨克继续打击到。

  “这…”扬森猛然抓住了些什么。“这一定就归功于你说地念战和念练了吧。”

  “是的,念式,即念力发出时起到增幅作用的附属动作,也有种说法将其称作印,这是一种相当实用的技法,而他的威力大小则决定于与之相配合的念练。”

  说到这里,萨克停了一下。“我们远古种族如果想发出念力,多采取从头部的意识核心直接激射,或者沿着体表内层游走至特定部位透体发出地方式。而他们却是通过念练的方式,扩大念能基,用身体做为增幅器和聚能机,从而达到瞬间百倍扩张念能的作用。”

  “用身体?怎么用身体?”主宰就是通过近乎晶体化巨大身体进行念力的超级增幅的,扬森不禁对这个念练兴趣更大。

  “这就要从生物的结构说起了,除了液态气态等极特殊生物。一般有固态或半固态生物体内都存在着将营养物质输送全身的通告,比如血管。然而在之前很少有人知道,除此之外,生物体内还存在着精力和生命活性物质联结的通路,正是这些通路维持着细胞地基本活性,赋予这些细小的有机物质以生命,而它们的集合就是被称为灵魂的东西。”

  “恩”,扬森点点头,“噬魂云母就是通过投取这些能量物质,才会造成物种本体的死亡的。

  “这种通路是由不可见的,类似虚无的精力和生命力相互联结而成,而念能这种近乎同源的能力也就可以在其间游走,这种通过精力与生命力融合加工过的念能,会产生及其强大的增幅,这就是念练的原理。”萨克那里手边的殷红贡拉果酒狠狠灌下一口,继续到,“不过由于精力和生命力形成的联结体系并非血管那样可见和牢靠,因而不当的念力走为很可能会造成通路的阻塞、爆破甚至分崩离析,发生生命危险。所以念练的强度往往决定于对这些如蛛网遍布,庞大而复杂通路中强韧安全通路的掌握数量。一般来说,掌握地此种念力通道越多。对念能的增幅就越大,念练也就越强。”

  “哦,这就是新文明与生俱来的特殊技吗?”扬森不禁有些责怪情报副脑的疏忽,不过随即就恍然了,即便是不能使用任何技巧的新文明中念力第一的酷法尔族可以使用念练,也就是勉强能达到一线远古种族的强度而已,其他可以灵活使用的新文明绝不可能超过这个程度,而念力较强的文明都是繁殖异常困难地,不可能成异常巨大的人数优势。

  这种威胁程度实在是达不到警戒标准,情报副脑没有做反馈也很正常。

  “不,不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能力”,萨克再次叹气,“让新种族掌握这一技巧的是我们远古种族的人。”

  “这么说这种技能属于自创?创造者还是远古种族,而且还是可传授型的?”

  “是的,”萨克使劲点点头。脸上滑过一丝愤懑,“在宇宙公历年kk-657-228374地第一次远古种族与新文明交流会上,一对与会的神秘夫妇提出并演示了念练的概念和特性。”

  “神秘夫妇?”

  “是的,那时以乐凯族面目出现的两人共提供了三百多种新文明地念练运行基础方式,在随后岁月中。还不断有更多的新文明念练方式被其开发并公布出来。”

  “以乐凯族面目出现?”扬森敏锐的抓住了这种表达方式,“这么说他们还以其他的生命形式出现过了,难不成…”

  “是啊”,萨克笑容有点苦,看来老祖宗们被迫接受雅尔艾尔协定的事实还真是让他异常不满和挂怀,“虽然原理相同,不过各种生命都有其特异的生理机制,有的甚至连构成形式和物质都不相同,总结这些不同生命的念练方式没有与其相同的生命机制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后来地研究者大多怀疑两夫妇是魂永恒族。”

  “以不灭的意识核心为传承根本。有选择的附着于各种文明生命形式中,后意识中带有的各世积存的复杂能力和念力基础丝毫不损。”扬森默想从龙老师那里当趣闻听来的魂永恒族资料,果然这种可能性很大。

  “这也就是我听到你种族后那么失态的原因了,说真地,我常为这段历史感到屈辱,所以心中对魂永恒族异常敏感和愤恨,不过你是我们战歌的朋友。即便你是魂永恒,我也不会生气的。”拍着扬森肩头的萨克一脸大度和坦然,扬森可是一阵郁闷,怎么事情总这么巧,早知道换个种族冒充。

  “其后的事情你也应该猜的出来了,新文明借助念练,使他们的总体念力水平得以大幅度提升,而远古种族与生俱来的能力实在太过强大。自身通路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冲刷,念练也就无从谈起。再加上新文明人数众多地非念力文明那突飞猛进的科技水平,此消彼长之下,他们竟逐渐形成了可以威胁到了远古种族的存在。”

  “不过”萨克再次狠狠灌下一口烈酒,脸色开始微微泛红,“那些新文明也知道真正的一线和超级远古种族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但由于他们自身的限制,他们又迫切的需要远古种族并不依赖的巨大宇宙空间和各种资源。所以互相扯皮以及那些淡泊的超级和一线远古种族默许之下,雅尔艾尔协定就这么产生了,靠近新文明远古种族或搬迁或施法隐秘,这两股势力最终脱离了大规模的接触,当然,私下极少数人的交流还是有的。”

  “那对夫妇现在在哪里?”扬森临时改变了原来学几手其他远古文明强力进攻念能技巧的念头,相较之下,念练似乎更加适合这种状态的他。

  “失踪了,”萨克摇头摇掉了扬森的期望,“两夫妇在雅尔艾尔协定之后一直充当着远古种族与新文明间的联系和协调工作,不过在千万年前两人突然销声匿迹了,再没有一点消息。”

  “哦,”虽然有些遗憾,但关心夫妇的行踪并不是扬森的主要目的,“不知那两夫妇有没有留下碳基灵长婊人类地念练运行方式。”

  “有的。”萨克总算带来了好消息,“碳基灵长橡人类在新文明的生命形式中占了极大比例的,虽然浩崩宇宙中有太多的文明两夫妇不可能顾及到,但有了大致方向,没有念练的念力新文明大多都在千万年的努力中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种族的念练。”

  “这个…哪里可以找到这种念练运行方式呢?”

  “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难道你以前地转世真的都是转在非宇宙时代的未开化文明?从那两夫妇的情况来看,你们魂永恒不是可以有选择性的进行吗?”萨克实在是看不懂眼前的扬森了,同为魂永恒,差距咋这么大捏?

  “这…呵呵,我比较喜欢观察各种文明从蒙昧时代到宇宙时代的进化过程…所以…呵呵。你知道…志向不同嘛,这个…念练地资料哪里可以找到。”

  各种族都有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的权力和自由,虽然扬森的解释十分凳脚,不过萨克却没什么怀疑,这样才更好,魂永恒要都来帮助新文明进步的话,远古种族地日子岂不更加郁闷。

  “念练资料虽然并不是绝对机密。不过只有在各念文明的高阶修习所才可能学到,对于这些其他文明很可能没有丝毫作用的东西,各文明却都是敝帚自珍的态度,想从其他如互联网上获得这种资料更是困难,跟不要说收集多种了。不过嘛…,萨克得意的摇摇手指。“这里是什么地方,天堂星啊,在这里可没有探听不到的消息,没有获得不了的资料。”

  萨克绝对属于行动派,解说中,屏幕上已经切换上了天堂星的战斗数据库,一排排整齐编码的念练方式浮现起上。

  “0002打头的那些都是灵长猿人类地,”轻点几下遥控装置,一块记忆晶石从主屏下方的存储口弹出,萨克为其配上一部小型的读取器扔给了扬森。“这轮的杀戮战场很快就要结束了,拿回去慢慢看吧,你的事情我多少知道点,华莱斯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如果是战歌的朋友,即使不惜和他翻脸我也会保你安全离开,不过既然你是魂永恒。

  这个麻烦也就没有了,哈哈,反正你也死不了,王者角斗大赛是输是赢都可以安然离去的。”

  “谢谢了”,战歌对待朋友地态度很让扬森感动,“不过你怎么会来当这杀戮战场的裁判?战歌族不也是很淡泊名利的吗?”

  “咳…这个嘛”,萨克老脸微红,“你也知道我们战歌族对血腥和战斗的渴望程度。我算是族中的异类了,虽然不忌杀戮,但却实在不想滥杀,因而跑来这里来当个客卿,顺便管理一下杀戮战场,这样又可以天天沉浸在杀戮与血腥的快感中,还能减少自身杀孽,不违天合,一举数得啊。”

  “哦,”扬森点头,他很了解战歌族的特点,因为每次有不开眼的家伙打老师星舰主意地时候,冲在最前线大砍大杀的往往不是负责战斗的护卫,而是那些狂热的战歌族轮机员,他们的嗜血由此可见一斑。

  “轰~~”正当扬森准备说点什么赞叹一下特立独行的萨克之际,一阵巨响透过微颤的大地传来,四周屏幕转瞬间映出了撞击的来源。

  是那个念战的胜者,他在轻松屠杀完地面的选手之后却发现比赛并未结束,于是在这有着极其灵敏嗅觉的大鼻子选手反复嗅探甄别之下,终于从扬森沉入地底时突然中断的气味中发现了端倪,抱着宁错杀不放过的念头,扬森两人所在的地洞的上层立真被轰出一个大坑。

  “出来!出来!缩头乌龟!”生硬的宇宙联盟语透过声音采集系统回荡在空旷的地洞中,扬森发觉萨克的脸色越来越遭。

  “懦夫,只会躲在地下吗?出来!出来啊!”咆哮伴随着一次次的撞击不断传来,扬森已经在心中为那个家伙判了死刑,除了金属地板和四周贴合的屏暮,地洞中尽量维持了原貌,因而第一次的轰击震落了不少顶壁的尘土,异常昂贵的贡拉果酒搀了土能不能喝扬森并不知道,不过照萨克脸色来,看多半是不能喝的。

  “出来,再不出来我…啊!”大鼻男并武士服上锃亮的金属忸扣瞬间崩散,化为利刃的无数金属碎屑瞬间在原主人的身体中数进数出,屏幕上立即血雾一片,好在这种场景主宰在随老师游历时见过不知多少次,到也没有什么反胃的情况出现。

  “唉~~,即便是有了念练,新文明与远古文明间单体的战斗差距依然如鸿沟般巨大,要不是新文明实在是人数众多呃~~”感叹中的扬森突然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这个,裁判出手不会算我作弊吧。”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