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三十五章 杀戮战场
  …“芙蕾,快下来”,趁着自己为诺娜的事情愣神的功夫,这个东西竟然又爬到自己身上去了。\\Www、qВ5、cOM/

  这虚拟乐园被称作乐园还真是委屈了,如果叫童话世界可能还稍微贴切些,这个到处充满奇幻风格的世界简直对小孩子拥有致命的杀伤力,怪不得芙蕾一天天的都不愿意出去。

  芙蕾又开始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了,为了不影响世界的主题风格,每个进入乐园的成年人都要选择缩小身材或装扮卡通人物,扬森自然不会去装小孩,于是一个披着兽皮,拿着木棍的邪恶大巨人产生了。

  说是大巨人,其实也不算高,不过两米半的身材对芙蕾幻化的小孩子来说还是太高了点,以至于扬森根据乐园中的指向标找到芙蕾时,她仔细打量了很久才惊叫着扑了上来。

  芙蕾缩小的身材总算是让扬森放下以前充满负罪感的心,岂料这个小家伙实在是不老实,从张开怀抱把她搂起来的一刻就开始如同小爬虫一样地在扬森身上爬来爬去,这个该死的乐园环境根本就没有设置体力值之类的东西,揪下去爬上来的往返了无数次之后,扬森彻底的放弃了抵抗,爬就爬吧,只当自己是一堵攀岩墙。

  终于,若干小时后,芙蕾厌倦了这奇趣攀岩活动,慢慢静止下来的她用双手把自己挂在了扬森的脖子上。

  “恩?恩?”如兰的气息喷在脸上,正苦思怎样尽快提升自己势力的扬森也终于注意到了活动结束的芙蕾,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看清了芙蕾的在游戏中脸庞。

  洁白如玉地脸上依稀可以看出原来那倾国倾城的模样,红扑扑的小、脸由于长时间的运动反馈出红润的色彩。眼波流转,看向扬森的那一对水光盈盈的大眼睛竟然流露着无比妖媚动人的神色,樱桃般地小嘴一张一和,吹起的气息混合着乐园中地芬芳扑满了扬森的面颊。

  “咕噜”,扬森的嗓子竟然不通过大脑就强自咽下口水。

  没有任何抵抗准备,过分低估幼年芙蕾美貌程度地扬森瞬间被攻破了心里防线,芙蕾那轻盈的身子,抱起来软软的、柔柔的、香香的。吹弹可破地皮肤是那样的晶莹剔透、娇嫩似水,就像一件珍美的玉器般地引诱着扬森去抚摩。去把玩,明知道这是一个成年的万分依恋自己的女生,可她失忆的现实和乐园中稚嫩的小脸又时发提醒着自己不要逾界。

  冰火两重天的拉锯之下,扬森的手掌轻轻提起又艰难的放下,理智在一寸寸地沦丧。

  “森哥哥!”就在这已然万分不堪的时刻,一把柔柔弱弱的软糯生音传入了如同火上浇油般传入扬森的耳朵,也许是抱的太紧。伴随着这句从紫儿处学来的称呼,芙蕾柔软的腰肢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扬森。瞬间就崩溃了。

  “她不是一个小孩,她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她喜欢我的…”在一阵阵的自我催眠之下,扬森颤抖着,嘴唇一寸寸地靠近了芙蕾花一样的脸庞。

  “咳!”仿弱遥远夜空传来的呐喊,又像是耳边的惊雷炸响,总之,扬森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慌乱的放下芙蕾。实在不敢面对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的灵的那无比暖昧笑容的扬森直接下线了。

  “搞什么!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收起游戏头盔的扬森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刚才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

  自从紫儿上次的亲吻之后,扬森就总感觉自己的心中有种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就连抱着紫儿和芙蕾时思想也很难保持以前那种单纯的心态,不过看着紫儿特别是芙蕾那单纯而干净的眼睛,自己总是强压下那乱七八糟的想法,原以为自己的意志力相当的不错,没想到今天

  “都~~扬森先生,您的第一场杀戮战将在两小时后开始,请提前做好准备。”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的扬森被电脑提示音唤醒,昨天就被告知了,今天他将被送入杀戮战场参加第一次的杀戮战。

  出乎预料,杀戮战场的入口竟然就在别墅区的后部,难道战场是封闭的场馆式的?

  不过,所有的疑问都在扬森看到准备室到比赛场地的门时释然了,原来是短途传送装置。

  “你要做的就是杀死你的所有对手,不论你用什么办法,活下来就是胜利。”准备室中的教导电脑罗罗嗦嗦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简单的规则,扬森心不在焉的看着倒计时读数,心里还在揣揣的想着今天乐园的事情。

  光芒闪过,出现在扬森面前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果然是短距传送门,感受一下丛林中若有若无的生命能,扬森轻轻摇头,身体周围的光线微微扭曲一阵,仿佛溶入空气中一样消失不见。

  说是磨练扬森使用念力的战斗技巧,可封念环只释放出了不足原来百分之一的念能,好在早有准备,否则这第一场就有过不去的危险。

  虽然这点念力根本无法支撑原来的那种大手大脚的念力攻击方式,甚至连稍远距离的念能搜索都无法实现,不过自念力被封后扬森可是下了很大苦功,记忆深处沉淀了亿万年的念力使用记忆都被他翻了出来,这种耗能极少隐身方式既是其中一种。

  没有敌人的具体数目,不知道敌人的具体能力,对敌人的藏身之处毫无了解,甚至连这个所谓的杀戮战场有多大范围都不清楚,扬森只好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趟下去。

  “啊!”寂静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扬森猛的一顿,“既然最后活着的人就是胜利者,自己何必亲自去趟这滩混水呢?要领悟念力地使用技巧。躲在旁边看别人厮杀不也一样吗?”

  说到底,即便是受到主宰的极大影响,在法制社会成长的扬森也还是比较厌恶杀戮的,能不杀人还是不杀的好,最好等他们多败俱伤了自己捡便宜,扬森举目四望,以期寻找一处不错的虎斗观看点。

  “躲在树冠上不错,”围着一棵高大的乔木转了半天。扬森确定了观测点,余下就只有一个问题要解决了。怎么上去…

  扬森的飞行术一直是靠最嚣张地念力直排的反冲方式,至干那些少量念能即时让人上天地念力技巧当初龙并没有禁止他学习,然而谁有了飞船还骑车子。

  反正那些东西扬森一点都不会。

  削断一根长长的藤蔓,以念力牵引之下穿过树冠最下发的叉枝,扬森拽着藤蔓将自己拉了上去。地球上地树木是严禁攀爬的,因而当初交不起罚金的扬森根本就没有爬过树,主宰更是连树是可以爬上去的这个常识都不知道。所以也就只能采用如此一个笨办法了。

  树选的很不错,是周围树木中最低地一棵,由于这座森林的树木密度较为稀疏。因而由这里看下去,除去少数由于林木过于重叠而形成的死角外,足有半个球场大小地面积可以尽收眼底,扬森斜趴在最下方的树枝上,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隐身情况,便一眨不眨的看着下方的空地,等待战斗的开始。

  初期进入陌生地带的人都会有一种谨慎的心态,像扬森这样隐了身大摇大摆直接向里走地根本没有。所以扬森这个地方歪打正着的算是环形林地比较中心位置,随着其他方向参加杀戮战场的战士的步步深入,除了由于偶然因素提前相遇的几个人外,大部分都会由于行进速度的不同先后在这附近相遇,这真是观摩的好地方。

  很快,第一波次的客人到了。

  扬森左手方向是一个全身紧紧裹在黑色套朽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他腾挪蹦跳的动作到是十分的利落,急速前进中的身体也与自然环境切合的相得益彰。

  “恩,”扬森点点头,“真是不错,如果不是穿着黑衣服在一片深绿色中蹦来蹦去,还真是难发现…”

  右手边来的是一位壮汉,身形绝对超过扬森在乐园中扮演的那个大巨人,看上去满脸严肃的他还算得上小心谨慎,奈何步子实在太大,按照自以为相当缓慢的步伐前进竟然也赶上了第一波次的名额。

  “左边的应该是擅长阴柔一类的念力,右边的则是阳刚一派,恩,上来就见识到两种截然不同的念力战斗形式,还真是好命。”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虽然以前游历时龙带着他尽量远离打斗,可有扬森的记忆呢,虽然电影电视看到的念力打斗场面十有九假,但样子上应该差不多吧,扬森就凭借这些知识悄悄的给树下的两人定了性。

  “三、二、一”,在扬森的殷切期盼之下,转过一片灌木的两人终于打了个照面。

  “呀!”

  “哈!”

  暴呵声起,两人开战。

  “纠纠~~”

  “癌憾~~”

  “啊!”

  “啊!”

  扑通!扑通!扑通!

  两声枪响,两声惨叫,三声扑倒之声,除了死去的两人,另外一声属于从树上摔落的扬森。

  “气死我了”,呲牙咧嘴的扬森狠狠在离他最近的小个子身上连踹几脚,“满怀期待的等了半天,竟然是两上用枪的,真是浪费感情!”

  骂归骂,扬森还是将小个子身边掉落的手枪捡了起来,从刚才的光束性质来看,这应该是一支不错的光子枪,目前自己还没总结出什么好的攻击方式,留一只应应急也好。

  仔细探查了周围的生命脉动,没有发现的扬森再次用藤蔓将自己吊了上去,不过这次他可是紧紧的抱住了树枝,哼哼,管你下面再用什么,就算是搬出光子火箭筒也休想让我惊奇到掉下去。

  这次最先赶到的是一组人。三个人同样的青布衣袍,虽然几乎可以确定他们不会再拽出什么高科技武器对轰,不过扬森也基本上可以断定他们不会给自己奉上什么念力使用技巧了,因为三人地腰间都带着长剑,估计这组是冷兵器的比斗了。

  “老大,那边有两个死人。”三人中体形最瘦的操着破锣嗓子嚷嚷起来。

  “看到了,是用热兵器的,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来参加杀戮战场。想钱想疯了吗?幸亏这两个垃圾互射死了,要是遇上咱们哥们。保管他连枪都没拔出来脑袋就飞了。”被称作老大的高个子牛烘烘的说到。

  “就是啊,”三人也就只有剩下的这个嗓音还算正常,“要是杀戮战场的选手都是这个水平。那咱么将抢劫得来地钱用来天堂星报名参赛还真是做对了,***,光来时坐船就坐了大半年,等咱们哥仁多赢几场,也去天堂星地那半球的粉红大陆去见识见识。总算没白来这么一遭。”

  “算了吧你们俩,”那个大哥阻止了两人的意婬,“不参加王者角斗大赛地话。赢一百场也不够我们去粉红大陆一次的,那里可不是我们享受的起的地方,我看还是赢几场立马收手,那钱足够我们富富足足过上一辈子的了,到时女人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老大英明”

  “老大英明”

  运足念力听着叽叽喳喳地马屁声,扬森好歹搞清了这杀戮战场还可以三人一组的战队方式参加。

  思索间,三人处突然出现了状况。

  “呃~~大哥,我怎么突然喘不上气来了。”

  “我也是。大哥怎么回事…

  “毒,有人用毒,是谁?出来,出…”

  嘶哑的喊叫声音越来越小,一会就细不可闻,三人地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还真是可以不则手段啊”,饶是扬森远离事发现场,见到如此诡异场景的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摒住了呼吸,天知道释毒的范围有多大。

  许久之后,三人的尸体旁终于出现了施毒者,“哼,有实力算什么,这里可是杀戮战场”,嘴上奚落不止,这个猥亵的小老头迅速的摘下三人地腕式电脑,扬森知道有些犯罪组织是可以通过终端用蒙骗的手段转移其中的信用点的,看那娴熟的动作就知道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人。

  老头动作很麻利,片刻功夫早先死掉两人的腕式电脑也进了他的怀中,然而就在他的身影即将在一片灌木丛中隐去之时,一道银光伴着刺耳的呼啸声向着他的后背急速射来。

  “轰”,那箭并不简单,刚凭借身法躲开老头马上着了道,硬生生被身边爆炸余波冲起的他一下子变成了绝佳的靶子。

  乌芒一闪,另一之箭无声无息的穿过了他的身体,咬人的狗不叫,要是射个箭真需要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还不如直接用光子枪。

  弓箭手看来是个高手,扬森等了半天也没见他露面,就在扬森以为他在下次猎物出现前不会出来的时候,一声惨叫自刚才箭支飞来的方向传来。

  “糊糊~~”茂密的灌木左右一分,一个似狼类虎,站立行走的古怪生物叼着半截染血的弓箭窜了出来。

  “这个…也是选手吧…”其实也不奇怪,虽然宇宙中绝大多数文明主干都是由灵长猿人类构成,但毕竟其他生命形式还是要占到不少的比例,有几种其他生命形式参加也不奇怪。

  “不好!”一直运足念力紧盯着他看的扬森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眼珠上翻的动作与拉起的嘴角,大惊之下,身体自然做出了应激动作,翻身落树的场景再次上演,只不过这次是有意为之。

  “好快的速度,”扬森还没有落到地上,那生物就已经站上了刚才的枝权,那几乎啃下半截树干一口彰显着扬森落树决定的英明。

  “糊糊~~”扬森将将落地的一真,那生物的鼻子**了几下,凶狠的目光再次向扬森地落点看来。

  “原来是靠气味定位的,”恍然大悟的扬森当然不会再给他机会,念力灌注双脚。身形暴起的他用手中的光子枪向着刚才借力的地面连开数枪。

  “呼哧,呼哧~~”这么惊险的场景对一直顺风顺水的扬森来说还真是绝少经历,感觉新奇无限地他喘着粗气打量着这已经变成筛子的奇异生物,光子枪地威力还是十分不错的,从树上扑向扬森二次落脚点的生物几乎是立即毙命。

  刚才地观察充分证实了枪打出头鸟这句老话,扬森当然不能让自己在这个出头鸟的位置上待的太久,稍适调吸的他立发寻找起新的藏身地来。

  树上是不行了,那几乎被咬断乔木简直就是提醒着所有见到地人注意上空。灌木?扬森眼前自然浮现出那个悲惨弓箭手的下场。难不成正式参战?凭借光子枪和目前的隐身能力,倒也不会吃太大地亏。不过这身临其境的学习实在是风险太大,到时去憋屈的治疗舱躺几个小时可不是好玩的,不真正的学到几招前扬森是不肯冒这个险的。

  继续搜刮记忆库的扬森很快找到了解决办法。“先躲好,等打斗了再钻出来看。”嘟囔着的扬森走近一片灌木,然后身形越来越低地他竟然整个人都沉浸入了土中。

  “咦?”刚刚用溶土术沉下来的扬森马上感觉到地面以下的不对,好奇的干脆的没有停止施术,身体向着地表以下继续沉去。

  “通~~”果然念力的探测没错。地下五米处果然有一处不小的空心部位,见到里边有人的扬森不顾及详细观察周围环境,光子枪直接顶上那人的脑袋。

  “别!”那人连忙举手。我不是参加杀戮战场的选手,我是裁判员。

  “裁判?”扬森打量着眼前的人,这是一个有着血红眼珠的类人族,蓝色条纹均匀布满一张老脸,坚硬的身体组织像一套盔甲般覆盖全身,显得很有几分为开化时期的大将风范。“有什么证据?”

  “有”,自称裁判的威武老者立古翻出一张金属铭牌,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我是裁判。

  “哈哈。”见到这根本不具任何效力的搞笑铭牌,扬森反而收起了手枪,“我相信你了。”

  “哦?”老者还不干了,“就凭这个牌子就相信我了?太草率了吧。”

  “当然,战歌族是不会钻土的,而这里却只有你一个人,所以你必定是通过秘道之类的东西下来的,那么你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你居然认得出我们战歌族?”

  “是的,和你们族中的几位老人有点交情,所以你一展示随意操控金属的能力我就认出来了。”

  “哦?老人,都是谁?我看看认识不?”

  “恩,那个,他们很早就离开了你们种族的聚居地,恐怕就是你们的大头领也不会认识他们的。”开玩笑,扬森总不能说我认识的是你亿万年前的曾曾曾曾…曾祖吧。

  “哦,这样啊。”大多数远古种族对与自己种族有交情的人是相当热情的,老者收起了刚才准备捉弄扬森的心情,摇控器三按两按,原本昏暗的地洞立发光华大盛,四周的墙壁上也开始浮现影像,那正是地上战场各各角度的画面。

  “小兄弟不错啊,技巧出众,反应一流,念力也马马虎虎,不过怎么连飞行都不会?”正面墙壁上此时的影像回放的正是扬森笨拙的爬树场景。

  “啊,这个…扬森难得的脸上一红,我念力被封住了大半,原来的飞行方式不能再用了。

  “封住?”老者的目光落在了扬森头上的金属环上,“这个莫非就是封念环?怪不得!我就说小兄弟的能力远不止如此嘛。”

  “其实就算没有这封念环我的战斗能力也是很弱的,因为我没学过任何的念战技巧,这次被送进杀戮战场就是想要学习观摩一下,可谁知遇到的那些选手实在是…”

  “呵呵,学念战怎么能观看那些凑数之人的打斗呢?你要观看念能力者之间的战斗才行!”

  “我也知道,可出来的那几个都不是念力者…”

  “哈哈”,老者轻笑着打断了扬森的话,“你也知道真正够格的念能力者起码是要可以飞行的,那么杀戮战真正的战场必然是在…

  随着老者的指画,正面墙壁的影像开始从俯视森林之下切换为仰视森林之上,那里,几个黑点正壁垒分明的站立在半空之中。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