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七章 达达吉斯的未婚妻
  “耶?你是说你同意我们去德罗加居住了?为什么?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良企图吧…”蓝发少女水汪汪的眼晴瞪的老大,一时难以接受杨森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急转。全本小说网

  “我哪来那么多不良企图…”这个多疑的女孩让杨森苦笑不已,“这个就是你的未婚夫吧”,扬森一指地上的相片。

  “啊!你果然有不良企图,我警告你,我的未婚夫厉害着呢,你…休想!”后边两个字毫无例外的是高音,杨森这次连耳朵都已经堵好,不给她一丝可乘之机。

  “是啊,是啊,我知道他很厉害,达达吉斯是吧,哈哈!”

  “咦?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蓝发少女的尖叫瞬间转为惊疑不定,强烈的语气差异让杨森忍俊不禁。

  “我们是探险队的队友!”想起探险的日子,扬森心中涌过一阵暖流,虽然对他来说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生入死,但他和那些队友间结下的却是绝对的真情实谊。

  “祥和探险队?你骗人,”蓝发少女警惕的一把搂回正要上前的小、女孩,“祥和探险队只有林音一个银河联邦人!”

  “哦?你对探险队很熟悉啊!这样,现在通讯已经恢复了,你给达达吉斯挂个通讯不就好了。”

  “是吗?可达达吉斯没和我说过你的事啊~~”蓝发少女开始摆弄起腕式电脑来,“啊,不行,达达吉斯的终端一定被人暗中监控,被那些人知道我和灵在穹苍就遭了。”

  “呃~~”扬森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脱线女孩。伸手指了指自己腕上地噬魂云母。

  “啊呀!对啊,他们已经找上来了,这么说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恍然大悟的蓝发女孩脸腾一下红了起来,窘迫的她伸出手来狠狠的拧了一把在旁边偷笑不已的小女孩。

  “吉丝儿?怎么是你,我的终端不安全啊!你们…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吗?”通讯接通,一张熟悉的面孔从腕式电脑中投射出来。

  “那些先不要说,这个人你认识吗?”蓝发少女将腕式电脑的摄入端对准了扬森。

  “不认识,他是谁?”达达吉斯地话让屋内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

  “你果然是个骗子,”拉着小女孩猛退几步。蓝发女孩手中晃出一把奇怪的棍形装置,那反物质能量盾也再次将两人笼罩起来。

  “达达吉斯,我是扬帆啊!”为了证实自己地话。扬森用念力吹起了自己的头发,虽然没有刺青与饰品搭配,但毕竟一起相处了数月,竖直火焰头的样子估计达达吉斯认出来还是不难的。

  “你…”虽然已经大体可以判断了,但未婚妻与灵现在的境况着实让达达吉斯不得不小心从事,“你真是杨帆?”

  “是啊,”扬森例是很能理解达达吉斯现在的心情。“这样吧。

  你随便问件探险时的事情。”

  “好,我们当时发现了多少架神族机甲?”

  “圣神机甲四行五列,一共二十台,幽能武士机甲八行十列,共八十台…”

  “扬。真是你。”探险队众人目前都在祥和总部工作,也没谁写过什么回忆录,所以机甲地事情肯定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地刺青呢?莫非你被酷法尔族驱逐了?”

  “呵呵,我可是不是酷法尔族…”

  “什么?不可能,你的念力…”见过杨森发威的达达吉斯吓了一跳。

  “这个说来话长了,有机会你问林音吧,好了。现在先向你的未婚妻证实下我们的关系吧…她那护盾还支着呢…”

  “扬兄,我很感谢你救了吉丝儿与灵,但请你千万不要趟这倘混水,敌人远比你想象中地强大的多,既然现在穹苍也不安全了,请务必帮我将吉丝儿与灵护送到跳跃中心,然后你就忘了这件事…”

  “说什么呢?她们以后就住到我的舰上,我会绝对保障她们的安全…”

  “扬兄,你不知道那些人的势力…暗杀不成的话,他们甚至是敢直接开炮的…即便是在穹苍那种地方…”

  “炮击?”扬森不怀好意地撇撇嘴,“好啊!”

  “怎么?”

  杨森示意刚刚解除护罩的蓝发少女将摄入端对准工作室兼卧室的外部探侧显像系统,同时自己用念力轻敲指令,让舰船的探测系统正对自己舰船的坐标。

  “天啊!德罗加!”果然不出所料,在机械方面有着高超造诣的达达吉斯一眼就认出了它。

  “关于舰内安全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在里边放一些很有趣的生物,我保证非法登舰的一切都会遭到抹杀…”

  “杨兄,真的很危险…我们不想拖累你…”喜悦与踌躇间挣扎了数次之后,达达吉斯还是说出了如此一番话。

  “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不和你费话了,我还没吃晚饭呢,你未婚妻和这个叫灵的小姑(?)就直接接走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联系吧…”说完,扬森强行关闭了吉丝儿腕上的电脑。“这小子,穹苍这种地方如果都待不下,还有哪里会安全啊,还硬撑…”

  “走吧,我们回德罗加,”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如此顾忌朋友安全的达达吉斯让扬森很是感动,连带对两位女孩的语气也柔和了好多。“对了,不要用你们的交通舰了,外边没准还有什么东西,和我一起走比较安全。”

  “德罗加啊,好雄伟哦”灵看着眼前越来越大的传奇巨舰惊叹不已。

  “恩。”刚才在舰上还活跃异常的吉丝儿现在竟然如有什么心事般沉静了下来。

  “听着美妙地音乐,做在华丽的餐桌前,享受着醉人的烛光和侍者无微不至的服务…最后放心大胆的美美泡上一个澡…我都想了好几个月了…啊…我们为了保密而雇佣上船的那些黑身份保镖真是差劲,没什么本领不说,还总是对姐姐你不怀好意的,弄得我都不敢睡沉…好在他们都死光了…”灵可不管这一套,依然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听着身后灵的叽叽喳喳,杨森不禁摇头苦笑,自己现在舰船上地情况…

  “滴答~~咚咚…多多…”刺耳的噪音弥漫在杂乱的指挥室中。两个目瞪口呆地女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红胡子,你在干什么…”相较其它未整理的舱室,扬森对指挥室的整洁度还是有点信心的。这也是带两女孩首站来此的原因,谁知红胡子一天之内就这里变成了垃圾堆…

  “说我干吗?”累瘫在指挥椅上地红胡子有气无力地辩解道。“还不是笑蕾,天知道她今天在虚拟乐园中的课堂中学了什么乐器,一出来就非得让我给她找乐器练习,因为根本听不懂她对乐器具体形态的形容,又怕不给找会让她的注意力转移到你没在身边这个问题,我只好翻遍了德罗加。喏~~能找到的乐器都在这里了。”

  “美妙地音乐~~”

  “无微不至的仆人~~”

  “美美的热水澡~~”结合上舰一路行来的所见的情景与眼前的景象。灵彻底无语了…

  “咦?她们…”红胡子终于发现了与扬森一同进来的两人,“你招募地仆人吗?天啊!我们可是连饭都要吃不起了…”

  “这舰上只有你们三个人吗?”等杨森好不容易把在乐器堆中一一试奏的笑蕾拉出来,两女孩才从强烈的落着中清醒过来。

  “是…是啊…呵呵,记忆阻断液太贵了…”杨森暗恨红胡子多嘴,自己在路上已经编好了一系列渚如喜欢清静之类的理由。现在不用费这事了,红胡子已经一言蔽之,没钱!

  “不…不会吧…”小女孩难以置信的捡起地上一个刚刚笑蕾跑向杨森时一脚踢过来的小盒子,“这…这是抑雨人的八音盒,是被誉为精密第一的乐器啊,全宇宙现在只存在十五个而已,恐怕只保管到现今要消耗的分子动能抑制机能量价格都不是一万支记忆阻断液可以相抵的吧。更不要说它本体的拍卖价格了…这种东西也垃圾般满地乱扔,怎么会没钱呢?”

  “哦?”与已经见怪不怪的杨森不同,红胡子可是第一起领教这个八岁小女孩的奇异之处。“不简单啊,抑雨人的八音盒世人都知道珍贵,但却没几个人知道它珍贵的真正原因,你是少年老成的贝加德迩人吗?”

  “呸呸!你才是那些奇怪的生物呢?”小女孩好像很忌讳少年老成这句话。

  不过,红胡子这句话却将小女孩的注意力吸3到了自己的身上,,啊!生物身躯J扣四缝歹。型,你你是智脑吗?哪个厂子的?怎么给人的感觉这么奇怪?”

  “你猜,”惊异于小女孩眼光犀利程度的红胡子来了逗弄的兴致。

  “拟人度相当高,恩…人工智能研究局的a四一刨四?不对,a四一刚四不可能用这种语气和主人说话。叛逆狂人站的卧N一粥,也不对,那种专门设计用来气人的怂片说话不出三句就会带脏字的…平易朋友公司的,友人七三七型,?不,…呜~~什么怂片也不可能揭主人的短啊…你到底是…”

  “谁说他是我主人?”红胡子愤愤的看向扬森,做了个大大的鄙视动作。

  “啊~~”小女孩马上神径短路,“眼前这个…真的是智脑吗?”

  “好了红胡子,找个两个合适的房间,恩~~就安排在我们卧室舱地隔壁吧。带灵去看看,顺便收拾一下。”

  “好吧,好吧,我先说,她们的饭可没着落…”

  “呵呵,她们可比我们有钱,快去吧。”

  “真的?来,叫灵是吧…跟哥哥走…”

  “你叫红胡子吗?好怪的名字。”

  “叫我红胡子哥哥…”

  “好,红胡子叔叔…”

  “哥哥…

  “叔叔…,

  没想到笑蕾竟然也跟着红胡子与灵跑了出去。扬森例也是乐得清闲,“来,坐吧。”请吉丝儿在宽大指挥椅上坐下后。扬森准备问一下她们被追杀的来龙去脉,毕竞今后自己要负起她们的安全…

  本来是想询问那个像极了大人的小女孩的,然而和一个八岁小孩正正式式的谈东西实在是让人感觉别扭,还是问达达吉斯地未婚妻吧,虽然这位蓝发少女微微有些脱线。

  “别误会,我留你下来只是想了解一下关于你们的事情,并没有别的意思。“前车之鉴。杨森感觉还是先打预防针好。

  “噗嗤~~”吉丝儿笑了起来,“抱歉,一旦处在极为紧急地情况下,我的精神就会过于亢奋,今天的很多事情让你见笑了。不过径过长时间的放松,我已经好多了,你不用这么担心了,我不会动不动高叫非礼的,呵呵。”

  “哦,是吗?”杨森感觉还是持保留意见好些,“达达吉斯和你…”

  “恩。我和是达达吉斯都是机械文明的德维族,与喜欢探险的达达吉斯不同,我喜欢地是研究,一起长大地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去了自幼就向往的探险队,而我进入了联盟研究院。”

  “联盟研究院!”杨森还在孤儿院的幼儿园时就听过这个部门,与靠着各大文明妥协与扯皮行使权力的联盟议会不同,在科学界,联盟研究院地领袖地位可是货真价实的,每年度宇宙科学进步值中就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是联盟研究院贡献的。从幼儿园到还未明白现实残酷性的小学,杨森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进入联盟研究院,当个科学家。

  “恩,我是机械工程司的研发部部长。”

  “部…部长?”扬森感觉自己脑中固有的高大科学家形象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粉粉的碎碎的…

  “怎么啦?我们联盟研究院是以才取人的,我有实力,我就是部长,你!有!意!见!吗?”杨森夸张的表情让吉丝儿十分不满。

  “没…没意见,那么部长大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追杀你们的又是什么人?”

  “真正的身份我也不知道,在一年前,联盟研究院生管研发的副院长找到我,说联盟议会今次分配的研发任务中,竟然点名要求我们两个共同研制一部大型的固定频率的念能读取控件,虽然很疑惑这次指令的要求的内容,但由于并不是什么特别或高危的装置,我与副院长也就没有再通报要求核实。”稳定了一下情绪,吉丝儿继续到,“谁知这个控件所要求的读取频率竟然是那样的怪异,我们的研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不过凭借那与研究任务一起下达的框架图,我们径过近一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这个控件,而当我们高兴的把成果报上去时,去被告知议会并没有下达此项研究任务,紧接着,就出事了…”

  “先是被退回的控件在我的办公室被盗,紧接着负责我和副院长安全的护卫相继发现我们被不明身份的人跟踪…那时我向刚刚从达莱星系探险归来的达达吉斯诉说了这件事情,他却要求我们两个马上逃离…”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听话的带着副院长偷偷的逃离了联盟研究院,而其后不到半小时,刚刚在银河联邦首都星跳跃中心与达达吉斯汇合的我们就收到了我们在联盟研究院的公寓爆炸的消息。”

  “能够更改议会直接下达给联盟研究院的研发任务,能够收买联盟研究院地高层成员进入我的办公室偷取东西,能在安保措施仅次与联盟议会主会场的联盟研究院制造爆炸。这种事绝对不是某个组织或小文明可以做到的,整个联盟中有此能力的只有很少数的几个文明而已,因而他们想查到我和副院长的跳跃记录也应该是相当容易的,于是达达吉斯带着我们开始了逃亡之旅,直至我们两个偷偷来到穹苍。”

  “你们两个?”扬森终于抓到了吉丝儿滔涵不绝后的喘气机会,“难…难道…那个联盟研究院地副院长…”

  “是啊,就是灵!”

  “灵…”扬森感觉那些已经粉粉的碎碎的高大形象又被人收拾了起来,接着被站在悬崖地顶端抛洒了下去…

  “喂,你不会是不知道我们机械文明的事情吧…”

  “机械文明?什么事?”摆弄机械的文明是最被情报主脑看不起的。作为主宰自己没有这个新兴文明的资料很正常,可作为杨森,机械文明自己是知道的啊。莫不是他们也有什么高层才能知道的私密不成?

  “传承啊”,吉丝儿转过头来,给杨森指了指自己脖子后面地一个金属圆环,“你不会不知道吧…”

  “不知道,”杨森回答地很干脆,实事求是嘛。

  “你!”吉丝儿一副败给你的样子,“亏你也能来穹苍,所有大文明的上层多少都知道一些我们传承的事情吧。”

  “我是平民…”

  “什么…算了。我讲给你听好了。”反正扬森给吉丝儿的刺激也不是一次了,吉丝儿接受地也是越来越平静,“我们机械文明,是由若干个不同的种族组成的,而之所以会统称我们为机械文明。则是因为脑后这个已经与我们基因完美结合在一起的接收端…这是祖先的选择,也是我们机械文明人安身立命、闻名宇宙的基础…”

  “用来传承吗?难道传承的是知识?”扬森似乎有了点头绪。

  “是地,在每个机械文明的老者,在行将就木之时,都会去圣堂,通过接收端,将一生的径验及学识复制给圣脑。而每个机械文明的幼儿,在脑部发育成熟的时候,也会去圣堂,从圣脑那里领取他们可以接受的最大限度之内的径验及学识,这就是传承。”

  “可就算是传承,灵也太…”

  “太小吗?与我们德维族族不同,她们斯费多族在三岁脑部就已经发育成熟了,因而灵的传承进行的相当早,不过仅仅传承早是不会成就今天的灵的,她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传承时出现了意外。”

  “意外?”

  “是啊,在传承时,圣脑突然出现了程序故障,远远大于她脑部容量的近乎全部的留存信息都在她的脑中映射了一遍,本来这种情况下,灵肯定会应因为脑部严重损伤而死亡,但最后她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且在以植物人状态下昏迷了近乎半年之后,苏醒了过来…其后就简单了,那浩瀚的如同海洋般的知识被她灵活的运用之后,以五岁的年龄进入联盟研究院她自然一路高升。”

  “真方便啊…你们的祖先还真是有想法…”杨森对此赞叹不已,“不过,这种强加的方法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副作用?”吉丝儿敲敲自己的脑袋,“你是不是感觉现在和我谈话有些不一样?”

  “啊,对啊!”她不提,杨森几乎忘了和自己促侣而谈的是刚刚那个的脱线女生了。

  “这就是副作用,”吉丝儿苦笑一声,“现在很你说话的这个可以说是我,也可以说不是,她是一个由传承的群体记忆组成的家伙,是我但也不是我。”

  吉丝儿的话很是绕口,但扬森却点头表示了解,这就是所得与所失的辩证,宇宙的基本规律还是难违啊。

  “呵呵,我还是喜欢精神高度紧张时的另一个自己呢,恐怕那个遇到点事就大喊大叫,反应迟纯且总是把自己与电影情节联系在一起的脱线女生,才是真正的我吧…”吉丝儿的眼睛随着自己的回忆迷离起来,杨森也知趣的没有打搅。

  “啊!怎么都这么久了?”直至窗外穹苍的卫星完全暗去,吉丝儿才从恍惚间恢复过来,“不好意思。”

  “不用道歉,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这达吉斯是不是也这样,嘿嘿,我可没看出他有什么其他的性格呢…”

  “他?”吉丝儿掩嘴一笑,“他只有在极端孤独时才会显露自己的另一种性格的,很丢人的性格哦,我只看过一次的…呵呵,我认为他向往探险团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那里总是许多人紧密的团结在一起,想孤独都杖…”

  “是吗?嘿嘿,什么时候找个小黑屋关起他来看看…”

  “好啊!好啊!我来作诱饵…”

  “哈哈…”

  笑声中,红胡子的声音通过舰内通讯传来。“吃饭,吃饭,真是,今天赚了这么多钱也不说一声,要不是灵告诉我,我到现在还在担心明天早餐的事呢…快来舰长参厅,不然就只刻盘子了啊…”

  “走,吃饭去吧,红胡子的手艺可是顶瓜瓜的!”

  “杨大哥,我…我这么叫你可以吗?”站起的吉丝儿突然叫住了扬森。

  “可以啊,当然。”

  “我想问一件事…”

  “不用忸怩,我和达达吉斯是最好的战友和朋友,你直说无妨的。”

  “我…虽然今天扬大哥给了我太多的震撼,但我们的敌人…我是说,我已经将敌人说的很明白了,他们一定是联盟大文明中的一个…杨大哥…你真的不会勉强吗…如果…我们真的不能连累你…工

  “你放心吧,那些联盟的家伙我还不放在眼里的…我的文明绝不是他们惹的起的…”

  “扬大哥是远古文明的吗?”

  “呃~~算是吧…还是一个相当强大的文明。”

  “真的?”

  “真的!”

  “远古…恩,应该算,只不过比别的远古还要稍微再远了一点而已吧;强大…恩恩,这个也对;没人敢惹…应该吧,不过不排除那些有全种族自杀倾向的…”扬森逐一在心中确认着自己刚才的话,“恩,这么想来我可是一点都没狠谎,说实话的感觉就是好,吃饭去,吃饭去…”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