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六章 噬魂云母
  “要进去吗?”交通舰掉头回来,扬森看着那艘中型宿舍舰犹豫不已,“在外边等着倒是一个好办法,可是如果噬魂云母从舰船另一端离开的话,在宇空中想抓住它就难了。//Www。QΒ5。c0m//”

  交通舰的四叶能量带的转速逐渐减慢直至停了下来,中央的鹅卵合金体突然划开一个矩形门。

  “不知用灵长猿人类的身体来逮噬魂成不成…算了,多了…”想到自己现在急需的保镖压力,已经将念力释放到最大的杨森咬了咬牙,箭一样的从交通舰的气密隔离舱窜了出去。

  “通~~”坚硬的冰缔合金被硬生生的撞开一个大洞,内外悬殊的空气密度差瞬间在舱室内形成了狂暴的气体漏斗,好在舰载安保系统的反应很快,等扬森重新站稳,巨大的口子已经被强力隔离泡沫堵了个严严实实。

  “血腥气…”扬森一皱眉,疾步走出这个明显为储藏室的舱室,外部过道中,几个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的尸体横杂乱无章的躺在那里。

  “血虚无?怎么这么大仇?居然还派了这种东西出来!”关于血虚无的知识来自于扬森本身,这种源于失败的生物实验,可以瞬间融化人体的恐怖衍生生物一直是生物课时同学间讨论量紧跟在海莫星**美人鱼后的第二刺激性话题…

  沿途碰到的尸体越来越多,竟然都是血肉模糊,杨森多少明白了暗算者的企图,与血虚无不同,很少人会知道杀人于无形的噬魂云母这种生物,此间的主人一定是具备可以抗衡血虚无的力量,暗算者才会派出如此周全的准备,这样就算血虚无被消灭,在敌人为此松懈的一刻,噬魂云母则可以轻松的解决掉他。

  一路的尸体没有一具完整。这说明噬魂云母根本就没有出手地机会。即是说它是紧紧跟在血虚无后面地。

  “不妙…”不停绕来绕去的舰内走廊然扬森突然感觉不对,“虽说只是中型宿舍舰,可它的规模却绝对不输外界的所谓太空堡垒,如果不赶紧想办法,就这么跟着它一路走下去,恐怕自己也只有看尸体的份了,如果嗜魂云母杀光人后溶出舰船扬长而去。自己岂不是白跑一趟。”

  “散~~”扬森散开念力场,顷刻扫遍了整个舰船的结构,“到嗜魂云母那里还需要绕过十六道气密门,如此肯定不行,要抄近道…”

  “通~通~通~”墙壁一个接一个的开着口子,杨森按着感应到地嗜魂云母的位置,走直线狂奔过去。

  “还好…”通过念力探刻,杨森知道了目前船上还活着的人只剩下正在面对血虚无与嗜魂云母的两个,“二对二?等我到达时那最后的两个家伙一定已经完了。这样最好。我可没钱赔他的船…要再快点,不然噬魂云母杀光人跑了就不妙了…”

  “啊~~”当杨森撞破了最后一堵合金墙壁后,一声骇人的尖叫让这位一口气连冲数十堵墙的勇士险些出了心脏病,“怎么还没死,难道吸食了大量血液的血虚无已经饱了?嗜魂云母也退化了吗?…坏了。

  麻烦了…”

  这是一座像极了工作室地卧室,当然,如果除去丢在杂乱零件堆上地那张巨大双人床,这里根本就是一间机械与电子的工作室。不过比起这个,杨森还是更注意弥漫在室内的强烈刺激腥气以及不远处地上的一大摊褐红色的干枯血液。

  “血虚无挂了?”结合生物学辅导教材上那篇课外阅读地猎奇,杨森得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同时也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已经被嗜魂云母逼迫到墙角。正在靠着一种奇异的能量护罩苦苦支撑的两人。

  “恩,不是什么著名的远古种族,不具有强大念力,”扬森用念力对两人扫了又扫,“还没有可以支撑超体术的强力身体…可…血虚无是怎么挂地呢?”

  “你…你是什么人?”这些东西是你派来的吗?”一句责问传入杨森的耳朵,听声音,是刚刚那声尖叫的主人。

  “不是!”杨森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奇异量层环绕下的两个人,说话的是一位有着碧蓝色秀发清丽的少女,皎洁如玉的脸庞加上凸凹有致的身材异常符合灵长猿人类的审美观,让见惯美女的扬森都不禁要赞叹两声。

  “那你…”

  “我…那个…路过!”

  “路过!”高分贝袭击再到,幸亏此时的杨森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而只是耳朵微微受创,心脏暂时还没有问题。

  “杨森,灵长猿人类属,银河联邦公民,中级教育毕业于地球星轩辕学院,自银河大学时被推荐…”严重出乎杨森意料之外,接连不断的报出自己资料的竟不是那位蓝发少女,而是那个被她紧紧拢在臂弯的…小女孩。

  “杨森?你是银河联邦的那个杨森?”那位蓝发少女竟然也知道这个名字。

  “我什么时候这么有名了?”杨森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这些东西是你派来的吗?为什么?”初始的惊奇过后,蓝发少女的脸色阴沉下来。

  被冤枉可不是什么好事,样森赶紧否认,“绝对不是,我说过了,我只是路过。”

  “这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蓝发少女显然不会相信如此之烂的接口。

  “这是事实,你不信也没办法。”杨森耸了耸肩,心中却在急速盘算着,“怎么办?看这个架式,现在就收走噬魂云母,没准还会被冠以唆使者的罪名,”看看光洁度越来越弱的能量罩层,扬森犹豫不已,“噬魂云母是一定要收走的,可如果这两个人不死的话…是等待她们的能量罩自然消散,还是自己出手灭口?”良好的道德观严重阻碍着扬森。刚才没见到人时袖手旁观是一回事。如此要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两人逝去绝对会让杨森倍感煎熬…至于杀人灭口,他更是做不出来的,可不这样地话…

  “我知道不是你,”正在扬森左右为难地做着思想斗争之际,稚嫩的童音响起,竟然又是那个小女孩,“救救我们。我们会报答你的。”

  “灵,你怎么知道不是他?而且他怎么可能救的了我们,”蓝发少女不信的说道。

  “姐姐,这两只生物已经完全可以置我们于死地了,而且使用血虚无是联盟法典明令禁止的重罪,如果他是唆使者,完全不必也不会跟我来看结果。

  “也许他有这方面的特殊僻好呢?”蓝发少女还是不肯相信,“就算他不是,也不可能救得了我们吧。这东西可是比血虚无更恐怖地噬魂云母。喂。你,如果你真的不是幕后者,马上出去帮我们联络学院的安保中心,舰上被安装了信号干扰器…我们联系不到…”

  “姐姐,不行啊。”小女孩阻止了蓝发少女,“即便学院安保中心认定此事会影响学院安全而出动,我们也等不及了,这反物质能量盾最多还能支持二十分钟而已。”

  “什么?”看来蓝发少女之前并不十分清楚这奇异能量盾的消耗比例,“不是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支持至少一个小时的吗?怎么…”

  “噬魂云母的侵蚀能力太强了…”

  “那怎么办?”从扬森刚冲进来时的那声惊叫可以看出,蓝发少女的胆子并不大,这个能量盾即将告蔡的消息着实把她吓得不轻。

  出奇地。小女孩竟然安慰性拍了拍本应该安慰她地蓝发少女,然后转头注视着扬森,“请你救救我们!”那与年龄相差悬殊的正色表情,那斩钉截铁的话语,都让杨森差异异常。

  “灵,他真的能救我们?”扬森那松松垮垮的样子着实很难让蓝发少女相信他地能力。

  “姐姐,你别忘了我们这座工作室的保护墙壁用什么制造的。”

  “钻合金啊…啊!”蓝发少女马上明白了小女孩的意思。

  “即便是宇宙中身体最坚硬的灵长猿人类属生命,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穿透这半度码的钻合金墙,如此一来必需要有念力对身体坚韧程度进行增幅,而念力能达到如此程度地人,绝对可以轻松的看到这透明状态的噬魂云母,而面对恐怖的噬魂云母还能在这里谈笑风生的人,不是无所畏惧,就是神径错乱,您是那种呢?扬森先生…”

  “咦?”杨森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小女孩,怎么看,这也是一个洋娃娃般可爱的小女孩,不论是目测还是分析生命碰场,她的年龄都绝不会超过十岁,可,刚才那严谨的判断的的确确是出自她口啊。

  “杨先生,”虽然眼中仍有疑惑,但显然蓝发少女还是相信了小女孩的判断,“如果事情果如灵所说,请你救救我们…起码,救救灵,她才八岁啊…只要你能救她,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叫做灵吗?果然才八岁啊…真奇怪…”这个小女孩竟然给扬森的感觉就像面对一个已近暮年的睿智老者一样,“等等…干什么都可以?”听到这句话的杨森突然眼前一亮,“自己还真是笨啊,还在担心什么赔偿问题,既然那个灵已经确认了自己不是幕后的人…什么都可以吗…自己救了她们的话…”想到这里,扬森扫了蓝发少女身上的衣服,“是紫儿常穿的,宇宙香奈,…太好了…”

  “你…你在想什么?”蓝发少女显然被扬森突然两眼放光打量自己的举动吓了个够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不可以的,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呜~~我宁可死…也不会…”

  “这…”看着眼前紧捂着胸部,沉浸在经典薄命少女悲惨遭遇中的女孩,杨森实在是无语之极,“我就这么像色狼吗?”

  “我说…”看着咬着嘴唇,目光在小女孩与自己身体间痛吾挣扎的蓝发女孩,杨森突然感觉自己罪过非常,“你不是电影看多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啊”…”

  “那你…不可能,我不会上你当的。我不要你救了…”蓝发少女又看了一眼灵。切懦懦的加问了一句,“可…你能不能救救灵,她…”

  “唉~~解释不清了…”扬森干脆先闭嘴,还是先救人再说,这种情况下,说什么都有趁机胁迫的意思,择都择不清…

  紧走几步。杨森来到噬魂云母面前,不断的念力压迫下,正在全力侵蚀能量盾的噬魂云母终于将第一威胁由能量盾转移为这个外来者,水状的身体猛地一震,与能量盾脱离接触地它瞬间将顶着念盾地杨森包裹起来。

  按照记忆中的步骤,扬森缓缓伸出了手,并且解除了包裹在收上的念盾,一阵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吸力传来,那瞬间抽空灵魂般的熟悉感觉让杨森一阵失神…

  第一次碰到噬魂云母是随龙以隐瞒身份的方法在多伦文明游历时。

  那时毫无防备的主宰竟然被硬生生地从附好的多伦人身体上拉离出来。

  只是主宰的意识核心及念力强度远远的超出了噬魂云母可以承受的限度,没有了多伦人身体羁绊的主宰瞬间就用念力震散了噬魂云母。不过因为受到惊吓的主宰过度释放了念力,立即了来了多伦高层的关注。在拥有超快移动速度的多伦人急速地向出事地点聚集地情况下,同样是只用死去多伦人细胞克隆身体但未作记忆融合的龙只好带着主宰灰溜溜的逃离。

  因为那次大惊小怪的释放念力被龙笑了无数次后,主宰在龙带领下用缩小的本体直接正式地拜访了多伦人。在那里的魂海平原上,主宰再次见到了噬魂云母。

  噬魂云母属于小型云母科,它们的身体对各种活性的生物型能量物质都有着天然吸收作用,这对各种生物来说,都是致命的威胁。不过与之一同生存在星球上的多伦人有着云母无可企及的移动速度,它们地隐形身体在多伦人的特殊眼睛中也是完全可见的,最重要的是。念力微薄的多伦人竟然有控制与收束噬魂云母的能力,所以除了冒冒失失的杨森,会伤在噬魂云母手中的多伦人几乎为零。

  因为曾经吃过亏,在那里,专心的杨森学习到了这种奇异的受束与控制能力…

  第三次见到噬魂云母,是潜入犹酋文明游历的时候,那犹酋族的族长之子突然死在了自己的卧室中,无伤无病的奇异死法让当时的犹酋人骇然不已,要不是有两个家人在其房屋外以同样的方式暴宛,这件事很可能会被当成普通的寿终处理掉了。

  那时扮成两个在任务中身亡的犹酋族长护卫的主宰与龙却敏锐的抓住了噬魂云母溶过墙壁留下的些微痕迹,在其后远古种族中连续出现此种案例后,在主宰眼中多事的龙马上向多伦人通报了这件事情。

  其后,虽然龙的初衷是控制为主,但多伦人在执行中,却为了防止日后的麻烦,对这种很有可能被利用危害整个远古宇宙社会的生物进行了大规模的扑杀,噬魂云母自此在多伦人的地境中灭绝了。

  不过,正如龙后来所担心的,噬魂云母这个物种已经被有心人保留了下来,其后直至龙去抵制宇宙塌缩,主宰踏上杀戮之旅,使用噬魂云母的暗杀依然偶有出现。

  手臂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强,不过杨森倒是松了一口气,从念力的留滞情况看来,灵长猿人类的基因结构并不会影响到刃服的正常进行。

  猛地将拉扯中的念力一送,扬森开始了收束和勇服工作。

  “坏了,”念力是送过去了,然而想象中手到擒来的核心位置却没有发现,“唉~~”扬森泛起一脸苦笑,亏自己今天还在想什么酷法尔族不能灵活运用念力,自己倒是知道各种各样的手段和技巧,也足以灵活使用自己念力,但亿万年枯燥的横扫硬砸之下,这些技巧和灵活性都已经钝化了,真是…

  不过幸亏多伦人也并不十分擅长念力,按照他们的控制方法,每次的念力不用输出很多。好不容易。在咬牙送出第十次念力后,噬魂云母的意识核心终于被找到了。

  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了,一阵奇异的振荡频率过后,噬魂云母马上萎靡下来,接着是主人影像的映射,解除战斗形态地映射…

  大小两位女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自有关于噬魂云母的记载以来。从来没见过收服噬魂云母的事例,甚至与之接触后生还的都属极少数。眼前的男人能够击退甚至消灭噬魂云母就已经是她们想象力的极限了,想现在这种将噬魂云母收束成套袖般盘在臂弯地情况…实在是…天啊!

  “你…”蓝发少女的声音嘶哑了好多,“你果然是幕后主使!”

  “哇,你怎么做到的?真神奇…姐姐,放心吧,就算是释放它的人也不可能将噬魂云母变成这种样子的,如果能让噬魂云母如此服服帖帖或随意释放,那他们就可以在我们毫无准备的情况杀死我们了。不会多此一举的派遣什么血虚无和干扰我们舰船的通讯讯号的…”帮扬森解释地还是那个洋娃娃般地小女孩。

  “好了。”不管她们说什么,杨森可不是作白工的,“我要我应得的报酬,你们说过,只要我救了你们。你们什么都答应。”

  “啊~~我不要…”回过神的蓝发少女再次捂着胸口尖叫起来。

  “你真的只要钱?”蓝发少女警惕地看着扬森。

  “你要我说几遍才行啊!是真的,赶紧拿钱,我立马就走。”

  “真的?”

  “真的真的!”

  “别的什么也不要?”

  “是啊,快点吧,我还有事。”

  “呼~~”蓝发少女这才松了口气,“你要多少?”

  “恩~~”杨森迅速的估算了一下,“能来到穹苍地应该都是超级大户。这艘船虽然只是中型宿舍舰,但怎么说也是从奥利克那家伙手中买的,再联系到自己买径济型宿舍舰的价格…而且现在是刚开学,平时的生活费用家中一定给她们准备了不少吧。”

  想罢,扬森狠了狠心,报出了一个相当高昂的价格,“五公吨,碳晶石。”

  “啊~~”惊叫又起。

  “坏了,报高了,”杨森后悔了,“本来就是,五公吨碳晶石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这么大的数目怎么可能像买舰时那样准备充足…”

  “这么少!就只要这么一点吗!”蓝发少女的声音充满了惊疑。

  “扑通~~”扬森滑倒…

  “好了,再见,哦,对了,我刚才已经用念力摧毁了位于舰尾的干扰源,你们最好马上联系学院,在他们来之前也最好待在里边不要出去,外边有很多尸体的…”摧毁了干扰源的杨森第一时间通过腕式电脑确认了林音送给自己的晶石卡,里边多出的那个数字“五”让他感到全身都舒爽泰然。

  “那个…”刚才一直在和小女孩窃窃私语的蓝发少女突然抬起头来。“能不能,让我们去你的德罗加居住?我们会付很多钱的…”

  “不行!”已经不再为生活费用发愁的杨森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虽然对那个奇怪的小女孩有着太多的疑问,但杨森并不是一个好奇的人,即便是如今德罗加的安全问题可以解决,缀上这无谓的麻烦也不是他所愿意的。

  “叔叔,求你了,你也看到了,我和姐姐的境况很不安全…我知道你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拥有德罗加的你绝对不是为了那一公吨的碳晶石才帮助我们的,可,你如果就此不管我们的话…我们真的会…”

  小女孩也开口恳求到。

  “叔叔!”杨森差点被这句话噎死,不过小女孩显然是估计错了扬森救她们的动机,其实也不怪她猜错,有谁会想到这个拥有移动宝库德罗加的人会连生活费都成问题呢?

  “别说了,你们如果感觉不安全,就马上退学离开吧,对不起,我还有事…”扬森转头便走,笑话,仅凭几句话博取同情的话就让她们登上德罗加,将她们被追杀的麻烦完全揽到自己的身上,杨森还真没那么伟大。

  “你!哼~~灵,这种胆小自私的人不要求他,让他走好了!”身后响起了蓝发少女激将的声音,不过杨森显然不上当。

  “叮当~~”正当扬森准备沿墙壁上破出的洞口原路返回时,一个在当初杨森撞击进来时就已经摇摇欲坠的相框终于掉落了下来,迅速闪身躲开的杨森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框中的仿古式平面式照片,里边,蓝发少女正揽着一位少年的胳膊,满脸灿烂的笑容。

  “坏了,”自看清照片里的少年,杨森就停住了脚步,“这麻烦看来是躲不掉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