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五章 校董请客
  突然的袭击,未知的境地,扬森没时间再考虑什么前因后果,心动意随,一阵汹涌的念力透体而出,迎着充满敌意的攻击横推回去。\\wWW。qΒ5。com/

  两声闷哼传来,黑暗的空间开始扭曲变形,明亮的光线瞬间撒进屋内。

  这是一个陈设简单的演武大厅,明显与小楼外观不符的超大空间中,漂浮在空中与跌坐地面的两个面色潮红的人正在调整着呼吸。

  “你们是什么人?学院的老师吗?”

  杨森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两人的面色在片刻间即恢复正常,互看一眼,跌坐之人就地盘坐,手中掐起奇怪的手诀,而漂浮之人则向着杨森直冲下来,势能与念力相互作用,使那人片刻既已经欺近杨森的身前。

  “怎么?”迅速唤起念盾挡住他的冲势,杨森很是纳闷,这家伙怎么看怎么是酷法尔族,“要肉搏吗?这个酷法尔族!”

  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冲力受阻的酷法尔族竟然突然从手中幻出一把念刃,闪耀着紫色星盲的锋利念刃瞬间扑破杨森的念盾,顺势斜劈下来。

  “圣念者!”杨森微微一惊,念能瞬间聚在右手,一把抓出了念刃的边缘,左手则后发先至,同样肉眼可见的念力锋芒从拳间喷涌而出。

  酷法尔族并不属于远古种族,但作为现今宇宙联盟中念力最强的种族,飘荡时期依然没有停止宇宙情报收集的情报副脑很早以前就曾经派探索兽光顾过他们,因而他们也就成为情报副脑向主宰报告过的,杨森有所深入了解的极少数几个新兴种族之一。

  虽然单单按照其念力强度来算,酷法尔族甚至超越了许多早已蛰伏不出地远古种族。但由于错过了宇宙初始形成时期得天独厚地生物成长条件。因而虽然酷法尔族拥有只需全力释放即可扫平眼前一切的恐怖念力,但却根本无法灵活对运用它们。也正因为如此,其种族中一旦出现可以部分灵活使用念力的变异者,都会被马上选拔入祭祀护卫团,而由于这种依托种族人数的变异几率实在是太小,所以这种被称为“圣念者”的护卫者只有站在酷法尔族念刃量巅峰的红袍祭祀以上地人员才能够配备。

  “这个到底是不是学院的人啊…”眼见就将用相同的念刃还施彼身。杨森略微犹豫了一下,将念刃的强度减低了大半。

  “嗯!”异变突起,已经抵达酷法尔族“圣念者”腹部的念刃突然消失,杨森竟然失去了与自身念力的联系。

  “禁锢!”电光火石般撤回钳制对方念刃对右手,扬森机敏地猛然向后一纵,“圣念者”的念刃紧擦着他的右臂滑过。刃边扑开的扭曲空域瞬间将杨森的合体礼服变成了单臂马甲。

  “顾不了许多的…”瞟了一眼盘坐在地上释放禁锢地家伙和再次欺身的“圣念者”,来学之初就已经打定不再低调的杨森瞬间放出了大半的念力。

  “轰~轰~”随着杨森念力领域的张开,两声沉闷的撞击先后传到,如有实质的光芒横推过境之后,地上马上多了两个昏迷不醒的人。

  “杨森同学吗?”真正杨森考虑是否就此走人的时候,紧贴在演武厅正墙地主屏风突然向两边滑开。一间宽阔明亮的待客厅出现在屏风之后,其中也是两人,说话的是一个端坐在漂浮云椅上的酷法尔族。

  “红袍祭祀?”杨森这下才明白那个圣念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家伙也是校董?”看看坐在其右手边沙发上的那个开学时露过脸地教务部主任“荣”,杨森更加笃信自己的判断。

  “你好”,身披红袍祭祀与普通红衣祭祀最大区别的红袍鳖的酷法尔族礼貌的飘离了云椅,“我是校董之一,政教部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雷清,这位你见过的,校董‘荣’…”

  “校董大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解释解释…”莫名其妙的被“请”来,莫名其妙的遭受袭击。主宰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刚才的短暂打斗虽然由于实力的差距让他有些索然,但那却着实刺激了他许久未动的战斗神径,不过好在自幼就在孤儿院中长大的扬森磨练了一副相当好的脾气,否则现在就绝对不是这种和平对话的局面了。

  “这个嘛…”做到红袍祭祀这种种族高位的酷法尔族,除了必须具有与其地位相称的强大念力外,待人接物的本事也是绝对不能缺少的,起码扬森就从他脸上看不到丝毫属于酷法尔族的执拗的高傲和鄙夷一切的厌人神情。“呵呵,是误会,我保证这绝对是误会…因为我的圣念者护卫与那位,惑族,术士接到的命令都是攻击非法闯入之人…怎么我派去传送门边迎接的人你没有看到吗?唉…怎么会这样…弄得你没有依照规矩进来…还好你没事…抱歉,实在抱歉…”

  “嘿~~”虽然知道这老家伙满口胡话,然而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如此谦卑的酷法尔族实在罕见,绝大多数时间主宰杨森的性格的平和面再次占到上风,杨森也没了继续以此发难的意思。

  “误会就误会吧,不知校董大人请我来干什么?还请直言。我中午还有事,没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用来耽搁。”

  “这个…也没什么大事情,只是由于我们的疏忽,致使扬森同学前天和昨天两次来校时舰船均被攻击,还为此损失了一艘舰船,这让我们校董相当过意不去,特径我们几个的育量之后,决定今天就由我们两个出面款待扬同学一顿,算是小小的补救吧。”

  “补救?”扬森怀疑的看了看两位校董。“我看他们是想趁机探探我的底才对吧。正好…我也有事情想从你们这里知道…”

  杨森想地是莹地事情,紫儿非常好找,只要知道哪艘是玛丽女王就可以了,但莹是由某位校董推荐来的,而且可能还要负责什么校工一类的工作,如果不能直接问出来。在这么巨大的学院中盲目寻找,恐怕真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了。这也是杨森拼着晚上被笑蕾哭闹而留下来接受这顿款待的最主要原因。

  不论是主宰还是杨森,如此郑重和奢华的私人宴请都是第一次参加,因为作为主宰,以前做客地远古种族并不讲究这些,而作为杨森。却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满面肃穆的高大侍者,笑语嫣然的美女酒童,大的说话都需凝聚念力的餐桌,懒到吃饭只需张嘴的奢侈排场,一切地一切,都是杨森所没有径历过的。

  食物纷杂。酒水多样,餐桌上餐具等小物件更是多的数不胜数,然而主人却没有丝毫引导示范的意图,除了一唱一和的表达关于那艘该死的径济型宿舍舰地歉意,两位校董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请自便,请自便…”

  扬森现在无比的感激红胡子,虽然这个家伙在自己挂通讯回去说被宴请时吵吵闹闹的说自己不够意思,有好吃的不想着他。但杨森依然十分十分的感激他,要不是他每天在吃饭时不停的絮絮叨叨什么用餐礼仪、用餐步骤、用餐器具使用、用餐…自己这次恐怕就要出大丑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位校董的话题开始越来越多地了到杨森的身上,而杨森则不停左档右拆。实在不行就干脆来个装糊涂,让两位校董作了不少的无用功。

  “对了,”他们问不出什么,杨森可要出招了。“不知两位校董玩,战争,吗?”

  “呵呵,当然…”这位叫做雷清的酷法尔族红袍祭祀相当健谈,刚才餐桌上近乎百分之九十的话题都是他先发起地,“我们这位荣校董还是某大国的四星上将呢。”

  “别把我搬出来,我那个四星根本不值一提,毕竟军事并不是我的强项。”荣今天的话很少,不过眼睛却是总围着杨森打转,把扬森看的一阵发毛。

  “哈哈,怎么也比我强吧,我现在可是还在里边的一家银行当小职员呢…”

  “那么…”听他们的话语,其中并没有推荐莹的人。“其它校董呢?”

  “其它校董?”一听涉及到其他校董,雷清沉吟了片刻,不过这种事情就算是说了,也泄漏不了什么东西,于是很快雷清便回答起来。

  “应该都玩吧,毕竟校董大多身居高位,能在游戏中体验一种别样的人生,想来谁都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吧,不过我看,除了我这个只会念力的莽夫,即便是在游戏中,他们想当普通人的愿望也难以实现,即使刻意压抑才能,怎么也能混个总裁上将什么的吧。”

  “莽夫?”扬森看着雷清脸上那代表睿智与力量的红袍祭祀刺青,不置可否的撇撇嘴。

  “故意压抑也能当上总裁或上将吗?不愧是校董,可真厉害啊…那个…不知到有没有校董在游戏中当海盗呢?我在里边也是海盗,有机会一定要请教下心得啊…”

  “海盗啊…”雷清用手抚了抚唇下的短短的胡须,“那到没听说…校董们都是稳重的人,想来没人会想体验那种生活吧…估计即使出身时是海盗,也会转投他处的…不过也说不定谁突然心血来潮,这也有可能的…呵呵,相见即有缘,等我有空帮你问问。”

  “好的,谢谢。”扬森有些失望,不过好歹还有点希望,以后找机会多接触校董就是了。

  “来,我们再饮一杯,红秀、添香,快给客人添酒、夹菜…”

  “呵呵,两位校董大人,我下午还有课的。喝醉了可不行啊…”

  “没关系。我们聊的这么投机,不喝怎么行,你醉了我给你请假,喝…”

  距离下午课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在扬森的坚持下,宴席在杨森换上雷清赠出的新礼服后宾主尽欢而散…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这个臭小子,酒量真好,嘴巴真严…”看着监控器中杨森进入了传送舱,面色微红地雷清瘫倒在了悬浮中地云椅上。

  “是啊,从他口中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东西,不过…”荣若有所思的说道。

  “恩~~还是很有收获的…乐克!”

  “在。”与扬森对战的圣念者应声漂浮进来,从动作来看他的伤势已经不太严重,只是脸色还有些芥白。

  “怎么样?”雷清问道。

  “很强…最后那一刻我竟然有了和大人对战地感觉…”

  “什么!”雷清还没有说话,荣却跳了起来,“不可能吧…虽然你被击败了,可也不用如此夸奖他吧。”

  “夸奖?”即使是面对与红袍祭祀相同身份的校董。酷法尔族的高傲还是在这位乐克的身上体现出来了。“败了就是败了,我们酷法尔族绝多不会向你们这些种族一样,为了挽回自己的一些颜面而故意夸大对手的…”

  “好了乐克,你下去休息吧,顺便看看那位术士醒了没有。”雷清显然不想自己地手下与荣出现什么不愉快。

  “荣,恐怕乐克说的是真的…”乐克离去之后,雷清对面有微微愠色的荣说到。

  荣再次动容,雷清对于念力的感应能力是他不能不信的。“怎…怎么可能…他…他是银河联邦人啊,就算是念力地变异者。能达到普通酷法尔族的程度就已经使无法想象的了…”

  “看来那些关于他的情报并不可信啊…起码我们就无法解释,一个入学推荐都要靠其他家族的人,怎么会拥有德罗加…怎么会知道学院的坐标…”

  “现在恐怕今天以后这个谜团中还要加上…怎么会拥有有近似酷法尔族红袍祭祀的强大念力…”荣还是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算了,还是总结一下我们今天的收获吧。也许全面梳理完就有结果了。”

  “首先…”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荣开口道,“首先,通过他在政教部地传送舱前按压指模时采集到的DNA分析,确认他绝对是地地道道的银河星系华族人没有错。”

  “第二,不论是在小楼外长时间的等待,还是后来乐克两人的暗算中,他一直没有暴怒地情况出现,而且从眼波扫拙及我们与他如此长时间的接触中,都没有发现他有精神葯物或仪器压制的迹象,也可以排除他是精神机能极不稳定的极端变异者了。”

  “其实这条也多余了,”荣苦笑道,“按银河联邦人的种族特性,即使是极端变异者,能达到普通酷法尔族的程度也算是宇宙奇迹了…”

  “第三,”荣继续到,“从他进餐的礼节及器具使用情况看,是属于大航海时期最上流社会的作派,从最初即进食大量易消化及高热量的饮食顺序等很多便于随时结束餐点投入战斗的细节可以看出,那因该是红胡子海盗的饮食礼节无疑…”

  “可情报说他买过一块海盗管家的芯片啊…”雷清想起了自己看过的资料,“会不会…”

  “不会的…”荣摇了摇头,“海盗管家我用过…虽然与饮食有关,但它却没有那种礼仪教导的能力…并且由于红胡子海盗的覆灭,那些礼节习惯根本就没有能流传下来我也是从一本保存性转抄了无数次的先祖的笔记中得来的…而且即便是有其它文献流传下来了,我也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刻意再去学习这种早已无人知晓的餐饮礼仪。”

  “这么说,他是红胡子海盗的后育了。”

  “很有这个可能,而且一定是最高层次的一支,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知道德罗加姊妹舰的藏匿地点,如此精良的仿制。没有原件模板是绝对不可能的。”

  “看这艘地崭新程度。按衰变周期来算…要不停地仿制多少次才行啊…而且除这次外,仿制的舰船竟然一次也没有露过面…这…有意义吗?”

  “也许是海盗后裔们的偏执吧,谁知道呢…”

  “会不会是原姊妹舰保存到现在呢?”雷清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

  “司胎族?不会的,那么大的东西,存了那么多年,要取回还不得拿一星系的晶石换啊…司胎族可是从不吃亏地…”

  “也是…唉~~”雷清大声叹了口气。“这家伙恐怕是学院建校以来背景最扑朔的学生了…”

  “是啊…一个很可能是红胡子海盗后裔的,开着堪称无价之宝德罗加的,靠着别人的推荐才能来到学院的,具有着近似酷法尔族红袍祭祀地强大念力的,并非极端变异者的,地地道道的,银河联邦人,!天啊~~”荣呻吟起来。“本来是好奇的想调查一下德罗加的来历…谁知越调查问题越多…”

  “是啊,谁能想到啊…身为主祭祀下十位红袍祭祀地一员,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宇宙中念力最强大的存在,可接触了学院后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很多远古种族要胜过我们后来我认为我们至少是联盟中念力最强大的存在,如今却发现一个身具相同实力的联盟非念力文明人…实在是,唉~~那么低声下气的套话。那小子的嘴居然这么紧…我看还是先把这件事呈报给主祭祀大人,听听他的意见吧…”

  “呵呵,不用妄自菲薄的,酷法尔族的念力地强大尽人皆知,这一点就连众多远古种族也是承认的…我想,也许这个杨森也可能是某个具有强大念力的远古种族的一员,毕竟宇宙无限广阔,存在可以随意改变自身DNA的种族也不稀奇…以后多接触接触这个杨森吧,从今天地言谈举止来看。还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恩,我也这么想…帮他问问其它那些家伙哪个在战争中玩海盗,现在想来,那个杨森问这件事还真是别有用意是在委婉的提醒我们他是海盗的后裔吗?好,下次我们就以校董们有没有在游戏中玩过海盗的为话题好了…”

  “好。同意…”

  两位校董猜东猜西的一头雾水不提,下午刚刚放学的杨森此时正满脸的郁闷。

  郁闷的原因即不是这次校董小、“鸿门”,也不是渚葛雳雳一下午的“性”騒扰,而是…红胡子的钱也花完了。

  起初放学红胡子通讯告诉他时他还不信,可当红胡子将账单一一报给他时,杨森的脸色不禁变了又变…

  “这个吸血鬼学院…”杨森心道怨不得校董们吃个饭都如此的铺张,果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里学生的每日的消费都是一个天文的数字。

  普质稻米十万信用点一斤,普通蔬菜二十万信用点一捆,普通鱼类三十万信用点一条,普通…

  反正红胡子最后告诉他,如果不快想办法,明早就只能喝机油了…

  “唉~~”正在众多中型宿舍舰中穿行的交通舰上,杨森长叹一声,“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汗…本想走个曲折路线,在各式各样的中型舰穿行一下,放松心情的同时想想好办法,可是越想心就越乱,眼前的各色舰船也显的杂乱起来…让洪斌拿点钱来应急当然没问题,公司再紧张,这么点钱还没有什么的…但让自己因为生活问题去伸手要钱…实在是…况且还要调强力的人手来充当保镖,在现在这个公司急需用人的时期…”

  “嗯~~”正在发愣的杨森突然感觉身体的念力出现了奇怪的扰动,仿佛被什么拉扯住一样,似乎要离体而出,向着上方飞去。

  “这种感觉…”杨森费力的压下了念力扰动,“以前似乎感受过…在哪里来着?对了…是噬魂云母…嘿嘿,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还没灭绝啊!是人工誊养的吗?啧啧…这个学院果然够乱,这下不知道要死的是什么人啊…”

  运足念力到双目间,正看到刚刚飞越交通舰顶端,已经进入战斗形态的透明状噬魂云母缓缓融进左边的一艘并不起眼中型宿舍舰,事不关己…正在心烦不已的杨森现在可是没什么闲心管别人的事,不过让交通舰加速驶离的命令下达还不到三秒,低头沉思的杨森突然眼前一亮。

  “多好的保镖啊…不要可惜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