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四章 政教部
  “老板,我正要给你通讯,”大清早,杨森拨通洪斌的终端,不料洪斌却抢先说话了。\\WWW.qВ⑤、c0M\

  “怎么了?”看到洪斌疲惫的神色,杨森有些奇怪的问到。

  “今天凌晨零点三十分”祥和,突然通知我们将单方面撤资,他们要求我们在今天八时前按市场价格认购他们手中的所有股份,否则就将抛售到宇宙非流通股份市场去。”

  “哦?”杨森苦笑,看来紫儿的父亲终于是想起自己这家企业来了。“怎么样?我们现在能够应付吗?我记得祥和方面只是占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吧。”

  “唉~~老板,你还真是…在我们急剧扩张的计划中,祥和不断的进行着注资,目前的股份已径达到百分之三十七了,我可是汇报过的…这次突然撤资可是让我们伤筋又动骨啊。”

  “啊?”杨森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过根据他对洪斌的了解,既然他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自己,那就说明这件事还没超过他俄控制能力。“洪叔你大概已径有所定论了吧,否则你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汇报了。”

  “呵呵,是啊,虽然忙乱了一晚,不过很值得,我发动了很多老朋友进行紧急认购,而且每人只限认购被我打散的很少一部分,这样他们就不足以影响我们今后的相关决策,我们今后的发展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制肘。”

  “那真是太麻烦了你,”杨森抱歉的笑了笑,看自己这个老板当的…“为了公司,让你搭了那么多的人情。”

  “呵呵,那里的话,怎么说我也是这公司的总裁,人情没有搭多少,那点认购散股的钱对他们来说简直九牛一毛。只是凌晨时分就把他们从被窝里揪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了,他们可是有很多正在舰船上过标准时地,哈哈…”

  继续寒暄几句,杨森挂断了通讯,关于要钱和要人的事情却是只字未提。虽然洪斌说的很是轻松,可如此大规模的股份变动岂会真的那样简单,恐怕公司现在所有地流动资金和人员配备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而能够担当在这里警戒任务的至少也要高斯族以上的公司抵柱,这让自己如何张口。

  “先上学吧,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看看墙壁上的仿古挂钟,杨森决定把问题拖上几天再说。反正红胡子的账户上还有那么一点钱,今天让他去学院后勤供应机构买些食品来,坚持几天还是可以的。

  德罗加右舷上方一组拙写众神之战的大型浮雕在轻微的振动中急速上升着。一艘银白色的梭型交通舰由内部缓缓驶出。说是梭型,其实不甚准确,那梭型地气动外形只是由它近乎固态地能量护罩构成的,在那四条急速旋转的能量带包裹之下的鹅卵型合金体才是它真正的舰体。

  根据校董们昨天做出的紧急决议,对其他舰船甚至穹苍星体都有着近乎致命威胁地德罗加被排除在了星带之外单独漂浮,杨森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反正以交通舰的速度来说,这段距离也多耗费不了太长时间,特别是塞迪卡那些关于学院对学生安全态度的话,让杨森对校董的这个决定更加支持。

  “红胡子。我上学期间,所有进入德罗加舰警戒区地舰船给予两次警告,不停船的直接击毁,一旦舰上有异状马上通讯联系我,我会在第一时间将精神体瞬移回来。”这是杨森今早把芙蕾哄进虚拟乐园后反复叮咛红胡子的话,周围没有其他舰船的话,安全工作反而更易展开了。

  反复摩擦会对曲度人制作的大气层造成损害。因而交通舰只能停靠在近轨道的导引环上,而学生则顺着直通地面的了导塔到达学院地表。

  “星球地表大气中氧气比率为百分之三十,请厌氧文明地同学切勿除下辅助呼吸系统…”在智脑的不断提醒之下,杨森和一干同梯次到达地面的同学一起走出了引导塔。

  “军事分院吗?”即使学院有着众多的导引塔,但每座塔下的接待台还是搭了长长的一排,毕竟每年新报道的学生都是一庞大的数目。

  “军事学院请通过超短距瞬移传送站前去,沿接待台向左边走,那栋瓦蓝色的圆形建筑就是。”接待小姐的联盟通用语轻柔甜美,只是那柔软羽毛覆盖下的面庞实在是难以看清,杨森也就只好默认她为笑容可掬了。“下次请降落021引导塔,从那里下到地面即可直接到达军事学院…”

  看到熟悉的超短距瞬移传送站,杨森不禁微微一笑,香港星上与紫儿的美食购物之旅恍如昨日一般,那时逛遍香港星可全是靠这个东西。

  超短距瞬移传送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瞬移,而是依托早早埋设在恒星内部的等碰力差管道急速弹射,从而使传送舱获得近乎三分之一光速的速度,瞬间到达管道接收端。

  从等压传送舱中出来,展现在杨森面前的是有着极硬线条的金属世界,林立的森严与刚才接待点鸟语花香的强烈对比之下,杨森这才省起苍穹星是一个太空都市的事实。“刚才那个导引塔下来的地方,莫不是不会是园艺学院的校区吧,为什么军事学院就不能设在那样的好地方,不必如此突出军人的粗线条吧?”泛着这个念头,杨森踏上了矿石传送带般粗旷的自动旋梯。

  “杨森同学,您被分配到指挥学九三九九班,请到七十一号大厦四百三十一层报道。”在自动旋梯尽头的视讯窗前,插入入学卡的杨森得到了智脑如许的分配。

  “军事专业竟然如此吃香?”杨森对着自己的班级编号直发愣,其实以整个宇宙为着眼点的话,再和平的宇宙时代,战争也是无法避免的,军事专业学生众多也就不奇怪了。当然,穹芥还存在着一个更大规棋地专业,那就是径济。

  “这…好不容易找到了隐藏在众多楼宇中的第七十号大屈的杨森,被伫立在门前的牌子吓个不轻。

  “电梯已坏,需要爬楼!”

  “不会吧…好歹也是第一学府…”扬森仰望了一下高耸入云的大厦。实在是提不起爬楼地勇气。

  “同学们,”楼前的大型喷泉上突然浮现出一个立体影像,“学院电梯故障率径常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如果您想不劳神、不费力、准时准点的到达教室,请千万要购买本家族提供的悬浮轿车,从径济型到奢华型,应有尽有,在每个学院的中心育业区内都由分店,大家从速…”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奥利克杨森使劲摇了摇头。

  强压下砸扁那张乌贼脸的冲动。

  空中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悬浮车,不过杨森现在可是荷包瘪瘪,况且就算有钱,他也不想去买那绝对,超值,地悬浮车。

  深吸一口气,杨森自地面深纵而起,离弦箭矢般向着高空地楼层飞去。好在念力这玩艺比什么都好用…

  在一干等待平台接收的乘车同学惊异的眼神中,杨森从悬浮车起降平台通道直接跃入了四百三十一层的车库,按着联盟通用语指示牌的指了三拐两拐之下,一个宽大的礼堂教室出现在杨森面前。

  “这和银大没有多大区别嘛。”杨森左顾右盼着这个白蓝两色调地大礼堂,再次对穹仓的实力排名表示了疑意。

  “这里!这里!”还没等杨森一一看清已然就座的各种族同学,礼堂中部就突然有人大声喊叫起来。

  “不是吧…”杨森狠狠的擦了两下眼睛,可是那个站起来高喊地身影依然是克罗夫特

  “克罗夫特同学,”杨森挨着这个一脸贼笑的家伙坐了下来,“仅我们班级编号就是九三九九,每个班级都是这个规模的话。军事学院的人数肯定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值,那么,你能否告诉我一下,你怎么会这么巧,和我分到一班呢…”

  “嘿嘿,有缘嘛,有缘…”

  “说实话!”

  “嘿嘿,学院对我们这几个联盟的大文明多少还是有点照顾的嘛,虽然公平原则下,这点小特权在学院做不了什么,但由于军事学院基本都是在一起上地大课,班级作用不明显,因此调整一下还是可以的…”

  “少数几个文明?”杨森眉头一跳,“哪几个?”

  “就是宇宙联盟中那几个几乎可以左右决议案的联邦和帝国呗,…”克罗夫特笑的更贼了,“比如我们斯诺啦、利埃莫联邦啦、讨厌的卡察其啦…诸葛~~啦…”

  “什么…”杨森的低吼后半段被生生压回了嗓子里,因为他眼角的余光已径发现了某位极其眼熟的炫目美女正从门口向这里走来。

  “还好,”现在左右已径都已径坐满了人,舒了口气的杨森马上伏下头来装熟睡。

  “起来!”清脆圆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杨森赶紧将还露着一条小缝的眼睛闭紧,睡着了,没听见,总没办法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课预备铃声已径响过,却迟迟没有第二句话传来,杨森探出念力淡淡的扫了一下,发现附近已径没有站着的人,这才放心的坐了起来。

  “呃~~”一位耳朵尖尖的漂亮女孩正半枕着手臂,在身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大吃一惊的杨森险些从座位上跳起来。

  “克罗夫特^”杨森不禁将无限的咒怨撒向那个没义气的家伙,看来刚才这位诸葛公主那句“起来”是对着他说的,这小子,竟然也不吭一声就乖乖的起来跑了…

  “呵呵~~”看到杨森大吃一惊的窘迫样子,诸葛雳雳愉快的笑出声来。她终于知道了怎么报复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了,虽然自己原来的意图是按照伦理学教材地范本将这个家伙拙绘成一个人人喊打的反面典型,想让他在同学、学院甚至社会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然而自己却实在是高估了社会舆论对绯闻这种事情的严厉程度。以至于那越传越变味的故事已径将杀伤力减少到了最小,这家伙得以轻轻松松的往宿舍一躲了事。

  就在自己烦闷不已地时候,突然传来了杨森向穹苍提出入学申请的消息,大为惊奇之下,自己头一次动用在园安府的查询权限对杨森的资料进行了查询。不知道是不是爷爷为了自己的事情查过,反正国安府关于杨森的资料竟然异常的翔实,自孤儿院生活到他的拣到耳环发迹,从莹到紫儿,每一笔都记述的清清楚楚。

  当看到紫儿哭着从杨森宿舍跑出后直接入学穹芥和其后杨森紧跟着申请时,诸葛雳雳马上眼前一亮,再联系到莹也来到的穹芥,她马上感觉抓到了杨森地软肋,绯闻虽然不能给杨森本身带来多少影响,但却会对他地女友造成莫大的伤害。而当这种伤害转嫁到杨森身上时…诸如这次杨森历尽艰辛换学院的事情如果不断的反复上演…嘻嘻~~心情愉快异常的诸葛将身体向杨森方向靠了又靠。

  “这女孩到底要干什么啊…”想破头。杨森也想不出为什么自己只是在那次冒充酷法尔族出任务时赢了几场比赛,就招来了这么个阴魂不散的冤家,“苍天在上,难道女孩子地心眼都是这么小吗…”有苦难言的杨森只有尽力的向相反的方向移动着身子。

  “铃~~”救命地上课铃终于响起。

  整座礼堂瞬间暗了下来,一阵轻微的嗡嗡声过后,杨森赫然发现自己仿佛已径不在礼堂中了。仰望俯眼,自己所在的礼堂出现在了一个巨大正圆柱体的内壁,四周上下以礼堂为基本单位,一组一组的沿螺旋上环形坐满了学生。

  “虚幻模拟系统吗?还真是大啊。这就是刚才克罗夫特所说的集体大课吗?不错,这样才有点第一学院的架式嘛!”

  正如杨森所想,穹芥学院军事分院真正地授课大多都是利用这种超级虚拟系统进行的,礼堂教室只不过是起到最基础的接入节点作用,否则面对军事、径济类如此众多的学生,分散教学是很难保障最高的教学质量的。

  “各位同学,”从这栋奇怪虚拟建筑的底部渐渐飘起一座巨大的平台,平台顶端四部朝向四周的巨大立体投射仪的下边,自排开的站立着数十个相貌各异的不同文明人士。

  平台中央是一张一尺见方的小讲台,站立在上面的人影像会连同讲台一起被发大数十倍,分成四个独立影像被立体投射仪显现出来,从而使四周的各个学生都能够清楚的看到其上之人。

  而此时在讲台边站立的,是一位看上去已径年过古稀的灵长人类,“大家好,如你们所见,这个虚拟课堂将在你们今后几年学院生涯中学习进步的重要场所,而我们,就是将在今后辅助你们进步的老师了,在这里,现军事学院指挥专业的所有三十六名教师全部到齐。我们将努力为大家营造融泠的学习氛围,希望我们大家能一起努力,教学相长,各有所得。”

  老者说完,就带领以他为首的三十六名老师一齐向学生们鞠了一躬。

  “时间宝贵,以后各位任课老师会在各自课上作自我介绍的,现在请大家静待片刻,马上第一节宇宙军事历即将开课,这位意海族的老师在连续二十届的,战争,游戏中都领五星中将衔,很值得大家期待啊!”

  “哗~~”随着老者的话音和重新暗下的光线,学生礼堂中泛起一片哗然之声,连续二十届五星中将带来的震撼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牵亏系统是单向传输的声音与虚拟图像,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礼堂同学的声音,否则杨森真是怀疑自己的耳朵还会不会在这样大规模的讨论中瞬间失聪。

  “哼!”一声与大环境格格不入的不屑鼻音传进了杨森尚且完好地耳朵,虽然很奇怪旁边公主的态度,不过杨森还是选择了自动忽略,麻烦不自己找来就已径阿弥陀佛了,要让自己主动去惹…算了吧还是。

  上午的课相当精彩。顶级穹苍的教师果然不是盖的,几位老师了人入胜地讲解让杨森甚至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当然,也没能听见身旁某位女生诸如“幼稚、三岁就知道了、都是手下败将、逊死了、真无聊”之类的絮絮叨叨。

  “铃~~”虽然几乎忘记了时间,但当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杨森还是条件反射般弹了出去,说是条件反射,是因为直到跃出悬浮车起降平台,杨森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样是为了躲避那个诸葛公主…

  “等等”,急着回到德罗加的杨森被同样悬浮在空中的两个人拦住了,服饰发型刺青杨森都很熟悉,是酷法尔族。

  “杨森同学吗?”其中年长的一个问到,“我们是学院保卫部的,根据校董的命令,请你随我们去一趟政教部。”

  “政教部?”杨森对这个词还是相当陌生的。“那好像是只有违反校规地学生才会去地地方吧…”

  “你放心。只是普通的讯问…”年长的酷法尔族看到杨森有些犹豫,出言提醒到。

  “讯问?”杨森敏感的抓住了年长者的用词。

  “罗嗦什么!”看杨森迟迟没有动身的意思,年轻地酷法尔不耐烦的催促起来,“让你去你就去,奉劝你最好不要违抗学院校董的命令。”

  “素服,客气点!”年长者呵斥了一句。转身向杨森解释到,“杨森同学,请不要误会,由于学院的传统沿袭。校董请学生谈话一律被称作讯问,并没有其他地意思,能见到穹苍的校董可是相当难得的事情,绝大多数学生直至毕业都没有这个荣幸的,请吧!”

  “我宁愿不要这个荣幸”,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事情却不能这么办。不想开学第一天就和院方起冲突的杨森只能乖乖的跟着两人向超短距瞬移传送站飞去。

  插入特制的卡片,两位酷法尔族打开了超短距瞬移传送站最内侧地一部银白色传送舱,“请,到达中转战后选择政教部舱室,我们就送到这里了,再见。”年长的酷法尔族如是说到。

  中转站中的传送舱室极其众多,诸如后勤部、学生处、办公室、教工宿舍等等等等足足一大排,不过杨森现在可没有什么到处逛逛心情,德罗加现在可称不上有多安全,他马上回去的心还是极为迫切的,三步并两步的快速寻找之下,政教部的传送舱很快就被找到了。

  “请将右手食指放入四槽处”传送舱边没有任何开启装置,不过传送系统及时给出了提示。

  “手指放上去?采指纹吗?”虽然不知道究竟什么意思,但杨森还是马上照办。

  一阵酥麻感从指尖传来,杨森感觉似乎有东西扎了指尖一下,不过还没等他细想,传送舱的门就已径打开了…

  “这里应该是星球内部吧…”杨森四处打量着,沿着崎岖的道路向着前方的一片建筑物走去,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人造星系没有恒星,杨森还真会以为这里是一处沐浴在午间阳光下幽静的山间村落呢。“不愧是有校董坐镇的地方,还真是懂得情调和享受。”

  没有指引或接待人员迎出来,杨森只好挑村落中心最大的那间别墅走去。

  这是一栋极具古典意味的三层小楼,古色古香楼体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和着院中在人造太阳照耀下生机盎然的树木花草,让进入其中的人的身心都不由的舒畅起来,然而奇怪的虽然杨森走到门前按了许久的门铃,但里边却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传来。

  “卡挞,”就在苦等半天的杨森准备转身换一栋建筑再看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然而黑洞洞的恍惚中看不到一点东西。

  “阳光照不进去吗?”几径努力,杨森还是看不清屋内的景象,而里边似乎也没谁有出来迎接一下的意思。无奈之下,他只好就这样径直走了进去。

  “碰~~”的一声,门在刚刚走进的杨森身后猛然关上,屋内连这几乎不起作用的最后一丝光源也失去了…

  “有人吗?”摸不着头脑的杨森出声询问到。

  回答他的,是一阵突然袭来的强大念力波…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