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十九章 我有巨舰
  “舰船功能舱室与生活舱室一九分,还真不愧是宿舍舰,除了住宿,其他功能几乎被忽略不计了。/WwW.QΒ5、cOM”临近星环,外围的灯塔航标仪开始发挥作用,宿舍舰在学院智脑的牵引下,随着淡淡的引导光线自动调整起姿态来,清闲下来的红胡子开始详细阅读起穹苍学院宿舍舰停泊与使用规范和宿舍舰的配置文件来。

  “杨,我们的99.99%的生活舱室将被空置啊!照纯面积来看,放个万把人都没问题,怎么样,我们需要招募仆人吗?根据刚刚下载的这份穹苍学院宿舍舰停泊与使用规范,我们这种经济舰是可以招募一百名以下的仆人的!”

  “一百仆人?他们怎么来这里,乘坐贵了不只十倍的单人跳跃舱?况且还要再加上一百份昂贵的记忆阻断液。算了吧你,有你做饭、洗衣、扫除、操舰,还要什么仆人?”杨森断然拒绝了红胡子的偷懒建议。

  “不要这样绝情啊…要不。五十人?…十人,十人就好了…”

  “没门,这样吧,如果实在太忙,餐后可以让芙蕾帮你刷腕碟。”

  “免了!”红胡子一边替以前成批阵亡在芙蕾手中的食具默哀,一边拒绝了杨森的馊主意。

  “警报!警报!判定十一点钟斜下二十度方向相向舰船恶意,请马上采取规避措施,十五秒后撞击!十五秒后撞击!”凄厉的警报声响彻舰桥,还想再说什么的红胡子在警报响起的瞬间即已转头奔向驾驶位,三秒后,舰船的驾驶权限切换到了他的芯片上。

  正在照惯例准备礼花弹迎接新同学的外围舰艇上的学生看到了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一艘围绕在星带最内层,被他们戏称为“上等舰星域”中的巨型的锥形宿舍舰突然加速冲出,几十秒后即已冲到那架刚刚到来的经济舰的下方,从其前锥部冒出的火蓝色弧形能量撞角可以看出,它此前绝对不是去友好欢迎新来同学的。

  “靠!智脑电子干扰偷袭加能量撞角,这家伙明显是要弄死我们!杨!扶好芙蕾,我要…”时间不允许红胡子详细嘱咐了,经济舰已经开始在他的控制下进行急速大幅度调姿了。

  虽然红胡子作了最大努力,但由于舰载智脑被干扰后报警太迟,几秒的姿态调整只够将最要害的舰桥部拉离撞角的能量范围,一声巨响和强烈的震荡过后,经济舰后部被硬生生的撞得粉碎。

  “红胡子!舰桥弹射!”失控的半截舰体顺着撞击力的反方向翻滚开去,天旋地转中的杨森将念力瞬间张开,把飞溅的金属残片牢牢挡在三人之外。

  红胡子马上会意下令,经济舰前顶部的舰桥后侧联结突然粉碎,整个舰桥被强劲的磁力弹射器甩了出去,高于太空机甲最大初速三倍以上的速度保证了舰桥能顺利离开翻滚中的经济舰,其后不到三秒,弹出舰桥的经济舰剩余部分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

  “呀哈!真是命大!”杨森刚刚使用念力稳定了已经沦为逃生舱的舰桥,一个尖刻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一旦进入救生状态,所有飞行器的接收频道都会被强制打开,所以,伴着声音,一个面色倨傲的红发年轻人头像很快映射到了还未损坏的一块通讯屏上。

  “记好了小子!”傲慢的年轻人显然并没有与杨森对话的兴趣,“我的名字是阿拉贡-拜耳,你到了地狱可别忘了告我一状。记得,下辈子离自己没资格拥有的女孩远点,祥和的林紫是本少爷的!那么,这就永别了吧!…对了,说永别不太好,等林紫那个小妮子在本少爷的身底下辗转呻吟的时候,我一定还会想起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管家,獠牙舰转向,送我们银河来的新同学上路!”

  “靠!什么东西,等老子出去…”红胡子破口大骂,不过此时的屏幕已经暗了下去,取而带之的是冒着火蓝色能量焰体,越来越大锥形巨舰。

  “杨,怎么办?杨?杨!”出乎红胡子的预料,此时的杨森竟然没有一点反映,就连刚刚笼罩在舰桥外的淡紫色念力层也被收回了。

  就在红胡子以为这次在劫难逃之际,易变突生…

  “轰!”巨大的亮光瞬间超越了舰桥观察镜的光线准入上限,观察镜自动关闭后,失去外部光源的舰桥内部马上陷入一片昏暗,“轰!”片刻后,刚刚重新开放外部光线准入的观察镜再次自动关闭,然后,“轰!”“轰!”“轰!”…

  当外部的光线亮度终于回到观察镜可以接受的程度,呈现在红胡子面前的是已经变为烂苹果般外形的静止獠牙巨舰,显然有人向他开了炮,而且打了至少二十炮以上。

  …

  “卡…卡…”

  “是谁!是谁胆敢向阿拉贡王朝的王子开炮!给我站出来!”闪了几闪,通讯屏再次亮起,已经满脸鲜血的红发男在里面发狂的咆哮着,显然是不知到被谁袭击的他打开了全频道通讯。

  “啊呀呀!原来是阿拉贡的王子啊,”通讯屏一分为二,又一个全频道讯号传了进来,“不好意思,我们还以为学院星域来了海盗呢!原来这个操舰追撞新同学的家伙是我们黑暗帝国的王子啊!”

  屏幕上出现的是两个满头银发的英俊年轻人,其中一个真在笑吟吟的调侃着这位满脸血色的王子仁兄。

  “你!”拜耳眼睛一缩,显然认出了说话的家伙,“塞迪卡,你想干什么?你就不怕挑起我们两文明的战争吗?”有所顾忌下,拜耳的语气不觉微微软化了分毫。

  “不不不!请不要误会,”刚才说话的引发少年连连摇头,“炮击命令可不是我下的,是我旁边的这位兄弟。”

  “他!”听出塞迪卡好似有示弱推诿的意图,得势的拜耳眼眉马上倒竖起来,“他是谁?他要对此事负全部责任,让他马上来我的舰上赔罪!否则…否则我们两文明马上兵戎相见!”

  “真的?”看到矛头转移指向自己,一直沉默的银发少年终于开口,“那好吧!我代表斯诺帝国接受你文明的宣战!”

  “你!”对方出乎预料的应对让拜耳一时不知所措,“你是什么东西,你们斯诺帝国的王储还在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呃…忘了给王子你介绍了,”那个叫塞迪卡的王储一脸阴笑到,“你口中的这个‘东西’是我们斯诺帝国第一公爵卡齐纳公爵的儿子克罗夫特,这个…你也知道我们国家那点破事,一旦公爵大人决意宣战,我们王室也只得老老实实的听着,那个…我劝你还是马上通知你们国内备战吧。”

  “战争公爵!”如果不是被血迹遮盖,一定可以看到拜耳此时的脸色是多么的苍白,“我…我刚刚并没有宣战,我只是…只是说如果他不来赔罪的话…我现在已经没大碍了,当面赔罪就免了吧。不过关于此次误会,我希望贵文明外交部门能尽早做出解释,我国的抗议照会即刻就将发出…再见!”

  “咻…”拜耳灰溜溜的关闭了视频,已经千疮百孔的獠牙舰也开始缓缓启动,拖着长长的火焰与残骸带,向着船舶重工的方向驶去。

  “Shit!这个叫杨森的家伙居然有这么硬的靠山!”虽然自己黑暗帝国阿拉贡的国力不弱,但也绝耗不过视战争如儿戏的强大的斯诺帝国。同这个打仗如同家常便饭的文明宣战,一旦战事稍败,自己这个战争的挑起者马上就会被四个皇弟拉下马,到那时…打着寒战,咒骂不止的拜耳飞速谋划着怎么压制事态,不让今天这件有失国体的事情传扬出去。

  …

  “杨兄!”关闭全频道通讯,与杨森直接连通的克罗夫特马上收敛了刚才那高傲和鄙夷的神色,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杨兄,没事吧,抱歉,这艘堡垒舰几十万年没有开过一炮了,重起充能程序费了很多时间,到最后也只有低能副炮可以发射,要不我早就送那小子去见宇宙神了!我们马上就到,你们稍等…”

  克罗夫特话还没说完,红胡子就截断了通讯系统的电源,因为他发现,杨森…不太正常…

  赤红的眼睛,空洞而深邃到了让人心生寒意的地步…嘴唇一张一合,不知在念什么莫名的咒语…看着如此愣愣的死盯着屏幕的杨森,红胡子知道,事情要大条了…

  如果红胡子能感应到艰涩的萨拉语脑电波,他一定可以清楚的了解到杨森的意思,那就是“杀!杀!杀!”

  从萨拉族出来以后,杨森遇到了很多人,调皮的紫儿,稳重的林音,谦和的克罗夫特,财迷的凯德,还有探险团队里那些众多桀骜不驯的家伙等等等等,但不知是否怕事的宇宙神故意安排,这些人都拥有着人性最阳光而良好的一面。即便是手帕会上的费克特与紫儿家宴会上的魔星男,虽然话很难听,但也只是要求了公平的决斗而已。就连那个在金字塔里惹火过杨森的神族指挥官“夸菲”,也是在正当的战斗中陨灭。而这种卑鄙偷袭的家伙,这样辱骂猥亵的话语,已经存在了亿万年的杨森何曾经历过。

  属于主宰的战息迅速传遍整个星系,最敏感的宇宙漂浮生物已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还好目前萨拉族的探索虫目前只存在于银河联邦,否则整个萨拉舰队很可能马上就会出现在穹苍的星域中。不过即便如此,一些在其他舰船中被芯片控制豢养的萨拉异形也隐隐的出现暴怒状态,并开始不停的低吼起来。一些还未培养的孢子悄然悸动起来,孢子内的基因开始分裂重组,向着萨拉族通讯距离最广的探索虫基因图谱急速的进化着。

  “杨!杨森!你听我说,不要和那个垃圾一般见识,别做出傻事,别这样,如果紫儿姑娘看到你召唤来的萨拉舰队,你的一切努力都将成为泡影的!你应该知道人们对萨拉族深彻骨髓的恐惧,别这样…”红胡子着急的在杨森面前晃来晃去,然而却收效甚微。

  这时,在穹苍学院星最深核心处,自建成后从未开启过的中央控制室内,智脑核心边的一块巨型晶体突然剧烈的闪亮起来,最里层的晶石竟慢慢融化成液态结构,随着一阵阵气泡的升起,纯蓝色的晶体也开始渐渐透明起来,里边竟然隐约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影子。

  …

  突然,一阵响亮的哭声在已成救生舱的某舰桥响起。

  伴随这哭声,让各文明公子小姐忧心不已的豢养异形们迅速的安静下来,孢子的变异也悄然停止,中央控制室内,内层晶石的液态的结构渐渐凝结,巨型晶石又恢复了纯净的蓝色…

  这一切,都是源于制造混乱的人刚刚被哭声惊醒了,现在的他很忙…正在手忙脚乱的安慰被连串事故和他的样子吓坏的芙蕾大小姐。

  “呼…”红胡子很是抹了一把汗,“天,终于清醒过来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从此要结束我的新生活,被迫和杨森一起跑到萨拉舰队中去了此残生呢…”

  …

  “杨兄,你没问题吧,我刚才看你神色很不对啊,是不是吓傻了,嘿嘿…”斯诺帝国的堡垒巨舰上,一脸贼笑的克罗夫特大步迎了上来。

  “你不会是故意压慢炮火,看我笑话吧!”此时的杨森已经恢复了正常,从极端愤怒中清醒过来的他很是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就这样贸贸然的把舰队召唤过来,紫儿怎么能够接受?毕竟自己种族的名声…,唉…,这种事还是设法慢慢把萨拉无害论完全渗透给紫儿后再说吧,以后要万分小心了。

  “天地良心,我那时都快急死了,还敢压后?嘿嘿,不说这种晦气事了,来,杨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国的王储,塞迪卡殿下。”

  “殿下好,谢谢您的援手。”不管怎么说,人家这次帮了自己天大的忙,克罗夫特那家伙可以不谢,对这位王储可要把礼数尽到。

  “呵呵,杨兄太客气了,既然是克罗夫特的朋友,那自然是我的朋友,帮忙是应该的。不过刚才我反复研读了监视视频,”塞迪卡指着屏幕上的一张舰桥外包裹着紫色念力层的定格图像说道,“我发现即使我们不开炮,杨兄也能轻松应付那个家伙,不是吗?”

  “呵呵,王储你说笑了,只是一层稳定舰桥平衡的念力层罢了,没用处的!”

  见杨森不愿意说,塞迪卡也不以为意,微微一笑置之。

  “对了,克罗夫特,你怎么会在这里?”见这位王储不再追究,杨森岔开了话题。

  “啊?我?当然是来上学啊!”

  “你?”杨森一下子明白了克罗夫特为何会那样熟悉穹苍军事类考生考试流程,随即就联想到这家伙神秘失踪的那一个星期…原来如此。

  “你父亲不是让你学习银河联邦的军事理论吗?怎么能半途而废?”

  “这不是任务变化了嘛…”

  “变化,变成什么了?”

  “请杨兄你加入我们斯诺帝国。”

  “…”

  “杨兄,”塞迪卡换上严肃的面孔,“诚如克罗夫特所说,我们的确是诚意邀请您加入,不过不需要您马上表态,毕竟我们还要一起度过几年的同学时光,希望您仔细考虑,在毕业前能答复我。”

  “呼…如果不限时间还好,”杨森知道斯诺帝国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那个所谓的“女友”诸葛霏霏,虽然自己已经和克罗夫特解释过不知多少次了,可这种事情…还真是越解释越麻烦啊!

  “等等!”杨森突然想到一个极端严峻的问题,“莫非…莫非诸葛霏霏!”

  “是啊,是啊,亏杨兄你一个劲的编造谎言我,人家诸葛小姐可是在你使用凯德家通道申请入学的第二天就跟随着报名了,还真是夫唱妇随啊!羡慕死我们了…”

  “…,苍穹学院的入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了?”

  “还有这个阴魂不散的诸葛霏霏到底要干什么?”这个消息简直让杨森郁闷透了。

  “我们斯诺帝国每年都有一个固定入学邀请名额的,相信诸葛王朝也一样,况且,就算没有名额,只要打出诸葛的旗号,穹苍军事学院的邀请信绝对会像雪片一样飞去。”

  “对了杨兄,反正你的舰船也…我看你就和我们一起吧,由于穹苍的臭规矩,这艘要塞舰造的太大了点,只我们两个人住实在是太冷清了…”

  “不了,”杨森拒绝的很干脆,这艘战斗堡垒般的舰船的确十分巨大,然而却绝非塞迪卡说的那般冷清,虽然舰上总人数绝对远低于可以完全利用舱室的最低限度,但既然经济舰都可以配备一百名仆人的话,这种上等舰的仆人数量必然将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量,如此冷清之说就只是塞迪卡挽留自己的接口而已。在自己根本不能对诸葛霏霏的事情做任何承诺的情况下,与他们住一起是相当不妥当的。

  而且,杨森拒绝他们的建议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他,在上次和拜耳的冲突中,严重的伤了自尊。

  “我的超级巨舰马上就要到达这里了,损坏的那个只是临时买来用的替代品,给我一艘交通舰,我要去船舶重工那里了解一下我舰船前来的进度。”

  …

  “克罗夫特,杨兄他…真的会有巨舰吗?”塞迪卡看着越来越远的交通舰,不解的问到。

  “这…”克罗夫特也摸不到头脑,“不会吧,杨兄两个月前才通过色法尔家族报的名,你也知道奥利克那个乌贼脸,各文明雇他运输来的东西足足要走三年才能到这里,而且只能是散件,如果再加上漫长的组装时间…我真想不出杨兄所说的巨舰是怎么回事…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杨兄是绝对不会撒谎的…我有这个信心…”

  “哦?这种凭空和盲目的信任可不像你呢,克罗夫特…”塞迪卡奇怪的打量了一眼自己这个最好的朋友,接着再次将目光投向窗外已几乎不见的交通舰,“那么,我也一起期待吧…”

  …

  “杨!你哪里有什么巨舰?”交通舰上,红胡子一头雾水的问到。

  “巨舰?没有啊!”杨森哪里来的巨舰,说出上面一席话完全是被伤害到的自尊心在作祟。那个叫拜耳的家伙虽然满口胡言,但听者却相当有意,自离开萨拉以来,杨森目前的一切都是靠莫名的机遇得来,紫儿的帮助,林音的帮助,何立的帮助…于是,当拜耳叫他离没资格拥有的女孩远点时,杨森突然想到,自己喜欢紫儿的资格是什么呢?那些靠他人帮助得来的东西吗?不,绝对不是的,于是杨森开始急迫的想证明自己拥有紫儿的资格。这种状况下,再次在别人的帮助下共住一舰,他怎么会同意。

  “什么!开玩笑!”红胡子一蹦老高。“那你拒绝那个王储干什么?你知道共住舰对现在的你意味着什么吗?你没看穹苍学院宿舍舰停泊与使用规范吗?哦对了…你的确还没看…上面清楚的写着,如果在开学报道当晚的宇宙晚宴前,学生的宿舍舰还没有进入宿舍星域,而且没有联系到共住舰的,学生将被清理出校!”

  “没关系,我们尽快找到适合的舰船就可以,我保证能将它按时弄到这里就是了,那用不了多长时间的,对了,你连接下学院智脑,看看开学报到的具体日期,我们的通知书上根本没写。”

  “我第一时间就查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如此激动?”

  “哪天?”

  “明天!”

  …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