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十六章 静夜思
  炽热的恒星终于没入了地平线,丝丝作响的地表也开始缓缓的降温,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物竞天择后生存下来的强力植物们奇迹般的从地底猛钻出来,瞬间就将刚刚背向恒星的行星面变成绿色海洋。\\wWw.Qb5.com//

  “轰…”才从日间的蒸腾状态平静下来的小湖中突然炸起了巨大的水柱,一个模糊的身影从中腾空而起。

  “啊…”张着哈欠的杨森轻巧的飘落下来,不过重现地表绒毯般的茵茵草地明显是再次刺激了他那还没彻底清醒的大脑,才站稳的身体片刻后就仰面躺倒下去。

  “咦!”与预想不同,最先光临的不是那刚刚被赶走的睡神,半梦半醒间,警兆突起,杨森近乎本能的急速弹起,同时一团强力的念力直砸下去。

  “吱呀…”刺耳的惨叫伴着碧蓝血液与杂草的混合体纷飞而起,念力砸出的深坑中,一条类于蛇鳄间的生物痛苦的挣扎了几下,便告静寂。

  “呼!”一惊一吓,杨森这才算彻底清醒过来,“同样的状况已经重演多次了,自己还真是一点记性都没有。”

  埋怨着自己的记性,杨森轻喝一声,将毫不压制的念力迅猛的释放开来,瞬间以他空中的身形为中心,一个肉眼可见的乳白光球向着四方急速膨胀开来,震耳欲聋的空爆声响过之后,方圆数公里的生物都强行清理出去,当能量球的颜色随着外推的距离越变越淡,直至完全透明之后,推进才告停止,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牢牢罩住了这片已成生物禁区的地域。而屏障外沿,刚刚被清理出去的成百上千只各色奇异而恐怖生物开始互相撕咬起来,那情景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啪哒”做完一切,杨森才安然落地,刚才的力度控制的不错,乱七八糟的东西清理之余,植被却丝毫没有被波及,这下可以放心的在草毯中躺上一会了。

  “还好,这次偷袭的只是一条变种蛇兽,比昨天的那只血云母好解决多了。”“热身”完毕的杨森静静的躺在草地上,享受起微风和白云来。

  “天马上就要黑了,今天的晚饭…”不知不觉又来到晚餐时刻,杨森不死心的再次放出念力,扫描起行星表面的各色生物来。

  “都是些难吃的东西,”片刻之后,杨森恨恨的中断了这次毫无悬念的尝试,老老实实的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郁闷的嚼了起来。

  干巴巴的压缩食品,让杨森很容易的就想起了红胡子的好,不过好在这种日子总算就要到头了,明天一早,接自己结束七天入学考试的运输机就要到达了。想起这几天的遭遇,杨森的思绪不由的飘回了刚刚通过凯德家族向宇宙穹苍递交入学申请的时候。

  …

  “考试?什么考试?考什么?”正在凯德别墅静待苍穹通知的杨森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个,在递交入学申请并被苍穹方面确认后,申请人必须要通过苍穹设置的考试方能入学。像杨兄你,因为你念的是军事专业,所以考试将分为军事素质考和身体素质考。”知道杨森对宇宙苍穹了解不多,克罗夫特耐心的解释到。

  “军事…”杨森有些冒汗了,如果考基础科技及社会理论,杨森还是不抵触的,毕竟轩辕学院那几年不是白念的,然而不管对于杨森还是主宰,对于军事来说都只是入门者,虽然大学以来成绩还算优异,但要达到通过宇宙苍穹这种变态院校的考试,恐怕还要悬一些。

  “没问题的杨兄,”察觉到自己的话没有说清楚,克罗夫特赶紧补充,“万千年来,宇宙苍穹原本需要通过考试来选拔人才的古老方式已经被新型的审核制所代替,一般只要真正够资格的家族提出的申请,而且被推荐人又的确优秀的话,苍穹方面都会予以通过的,而原本那种真正的选拔考试也逐渐退化成了形式上的东西。杨兄有轩辕学院的首席生称号与近千年没提出过申请的色法尔经济体的全力推荐,通过已成定局,因此最后的考试应该设置的十分简单才对。”

  “是嘛?”虽然克罗夫特说的很肯定,杨森还是放不下心,其后等待考试的时间里,看军事方面著作就成了杨森每日的必作之事。

  …

  事情果然如克罗夫特所说,以古老问卷形式进行的军事素质考试简单到了极点,几个已经被军事刊物评烂了的军事理论题就打发了一度战战兢兢的杨森。

  由此推彼,算计着身体素质考是不是只是要进行一场拳击赛即可的杨森这回倒是彻底的放下了心,不过,这次克罗夫特却没给他带来什么好消息。

  “考试很简单…是最普通的野外生存,在苍穹指定的无人星球上独自度过一周时间即可,本来这次可以配备任何野外设备的考试几乎与郊游无异,可是…”克罗夫特脸色阴沉,嘴绷得紧紧的。

  “可是什么?”杨森还真没有看到过如此愤怒的克罗夫特。

  “那帮卑鄙的小人!”克罗夫特将一块记忆晶片插入立体显像仪,一阵杂乱的光线闪动,虚空浮现出一幅辽阔的星空图像。

  “杨兄你看,这是你将要做野外生存的SHURRKDD-UDJ2934星球,”克罗夫特在仪器面板上轻点几下,一颗暗红色的星球瞬时被放大开来,“本来这颗无人星除了昼夜温差较大外,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一个带初级武备的恒温帐篷就可以轻松解决所有问题…可是你看…”

  克罗夫特指着星球大气层边众多闪闪烁烁的黑点,“这些家伙…”

  “那是…”杨森靠上去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是飞行器。”

  “对,就是飞行器,杨兄你知道那些家伙用飞行器向星球上运送了什么吗?是成群的高危生物啊!这种运输从今年申请入学苍穹考试的军事考生们各自的身体素质考试地点被公布后,就一直在进行着。”

  “公布?考试地点怎么会被公布?”

  “在所有申请人的考试通知书上注明其余考生考试星球的初始原因,是为了防止入学考试中的星球差别太大,而造成不公平的事件发生,各考生可以通过对各个考试星球进行比对的方式来甄别自己的考试地点是否公平。在那种靠考试来决定是否能够入学的年代,这种措施是绝对必要的,然而现在考试被形式话以后,这种做法就只剩下给那些小人制造机会这一作用罢了。”

  “杨兄,你别急!我这就通知家族,让家族出面申诉一下,说什么也要改换一个考试地点。”一旁皱着眉头的凯德凯开口了。

  “实在不行就让我父亲出面,我们斯诺帝国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克罗夫特也提出了建议。

  “一些小生物罢了,没事的…”有着不低于酷法尔族主祭祀念力的杨森当然不会再乎那些什么怪兽,不过凯德和克罗夫特这两个家伙却是让他很感动。

  “不行!那些都是很恐怖的东西啊,你怎么能这么大意!”两人齐声阻止到。

  “凯德、克罗夫特,你听我说,你应该听紫儿说过,我曾经在紫儿家的宴会上显露了及其强大的念力水准,我要告诉你们,我的实力不只是那样,我有绝对的信心!而且,即便是改换了考试地点,还是会有泄漏的风险,没准变更考试地点让那些人有了更多的准备时间,下次的行星上还会有更恐怖的东西也说不定…”

  “…好吧,既然你坚持,”克罗夫特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我考试时我还是要派几艘巨型电磁干扰船过去,没准那些人还会放置行星炸弹之类的东西,虽然不能违反考试规则替你扫除星球上的生物,但这些我还能帮上一点,你自己小心了…”

  “谢谢!”两人的关心让杨森都有些吃不消了。“不过…那些投放生物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我不记得和谁结下过这么深的仇啊…”

  “谁?当然是那些不远万里赶到银大来追求紫儿姑娘的各文明少爷们啊,看到他们的‘心上人’被你气到了他们根本没资格进入宇宙苍穹,所有的火气不都发在你的身上才怪…”

  “克罗夫特,莫非杨兄这种情况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债?”凯德突然冒出如此一句。

  “是啊是啊,杨兄就是好运气呢,不但有女孩惦记着,还有男的…”

  “你们两个,哈哈…”蓄意而为之下,之前的凝重气氛不由一扫而空。

  …

  “呵…”,回忆中杨森不禁微笑起来,朋友之情,患难方显。这句话一点不假,只有在这种事关生死的时候,才最考验朋友间的真情实感。

  想想家族会议上声嘶力竭的为自己据理力争,顶着家族中顽固派责难为自己这个外人夺取推荐权的凯德,看看头顶宇宙中昼夜兼程赶来的巨型电磁干扰舰,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由此想及,这种奇异的感觉在奇科星上自己也早已经有过经历,那时给他带来这种感动的是林音、亚力、达达吉斯、汉克、怒汉、大雷格等等众人…

  “原来…朋友这种东西,在遇到红胡子很早之前就拥有了啊…”杨森想起了自己曾经以为的来到银河系后的第一个朋友――红胡子。

  “很像啊,自己和红胡子…”强烈的共鸣是自己与红胡子迅速成为朋友的原因,在其他所人面前都不敢说的话,和红胡子都可以畅快的聊起,除了龙与副脑门,终于再次可以没有拘束交流的感觉,让杨森第一次隐约的感觉到了朋友的存在。

  看来,就算在某些事情上有所隐瞒,只要心意相通,能真正的为对方着想,也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啊!

  想及红胡子,杨森笑容更盛,这个家伙自从在自己和林音对话中意识到了他蓄意晚叫起自己的行为,使事情极端的严重话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对自己有意无意的刁难始终笑脸相对,让自己实在是气他不起来。是他惧怕自己报复吗?不是的,这个杨森最清楚,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的岁月磨蚀,生死这种东西对于这种和自己类似家伙来说已经平淡到不能再平淡,有着强烈自我意识的红胡子会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屈从自己吗?不会的,那他这么做的原因就只剩下一个了――怕失去自己这个他唯一的朋友,。看来,自己所交的朋友,都是不错的家伙啊!

  从红胡子,杨森想到了自己,在当初离开舰队之时,自己何曾想过自己会为了几个雌性的灵长人类而被别人耍猴般的胡来喝去,呵呵,想来真是凄惨啊,跺一脚,宇宙都要颤三颤的萨拉主宰,竟然要为了一个小小学校的入学资格,而来这样一个荒凉的行星啃着干粮,与数不胜数的肮脏的丑陋的低等级怪兽们共舞七天…。还有那被胁迫着的达莱星系探险,被冤枉后躲在宿舍不敢见光的日子…这难道是自己这个淡看无数文明湮灭的主宰所能忍受的吗?不,不是的!可…自己生气了吗?将惹恼自己的人、胁迫自己的人消灭了吗?也没有!

  看似矛盾重重,但却不难理解,原因就是自己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萨拉族的主宰,还是银河联邦的一名普通的公民,杨森。

  是的,这一切的困扰,一切的纷乱,都是杨森这个人格烙印带给自己的,这个人格时时告诫自己,自己不应该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胡乱剥夺他人的生命,自己不能因为自己近乎无限的能力而看轻和蔑视任何人,自己要忍让那些耍小性子的可爱女士,自己要…

  对,就是这些枷锁,钳制着自己,让自己无法再现主宰的雄风!可,自己痛恨这枷锁吗?不!事实却恰恰相反!是这枷锁让自己感受了初恋那美妙的滋味,是这枷锁让自己体会了探险那无穷的乐趣,是这枷锁给自己带来了爱人、朋友、战友、还有许许多多…这枷锁一次次的给自己近乎空白的人生画卷,涂抹上浓重的一笔一笔。

  回首自己作为主宰的一生,在那与强横的实力伴随着的傲慢性格的驱使下,自己近乎封闭的处在一个极小的***中,除了副脑们,自己记忆中几乎没有其他的东西。龙,这个被自己成为老师的家伙,是它,第一次敲开了自己沉重的外壳,在跟随龙遨游宇宙的时光中,自己知道了许多许多的神奇的种族,见识了各式各样的奇异的生命形式,虽然由于难以轻易散去的高傲情节,那时更多的时间自己只是躲在老师的身后,可那段时间里,自己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人生。

  然而,龙走的太突然了…

  没了龙,为各种生灵所忌惮的自己又渐渐被厚重的外壳包裹起来,百无聊赖的自己开始痛恨那些有着多彩人生的宇宙种族,他们愉快的享受着这一切,但却剥夺了自己享受的权利,剥夺了自己走出封闭的的希望,剥夺了龙…于是…杀戮开始了…

  因此,严格的算起来,作为只有二十几岁生命历程杨森的自己,居然比已经存活了亿万年的主宰的自己,阅历还要丰富。在和杨森彻底融合以前,自己几乎不知道什么是经济、什么是社会、什么是军事、什么是友情、亲情、爱情…

  “呵呵,”想到爱情,杨森的从未断过的笑容突然柔和了许多,注视着那早已满天的闪闪星斗的夜空,他的思绪飘得更远了。

  “如果说莹是作为杨森的初恋,那么紫儿就应该是主宰的初恋了,呵呵,活了亿万年才找到初恋,自己也绝对无愧宇宙第一木头了。”

  紫儿…随着思绪,这个调皮的小丫头一下跳进了杨森的脑海,接着出现的是柔弱的莹,两个人影时而重叠,时而分立,弄得杨森几欲伸手去抓,开口挽留,但却徒劳无益。

  悔恨啊,为了不让花边记者的报道影响自己低调行事的目标,为了继续体会来之不易的小人物生活,自己竟然懦弱的不敢靠近莹,也不敢主动登门向紫儿道歉和澄清事实。

  自己一直以为,她们只是自己刚刚展开的绚丽人生卷轴中的一小部分,自己这样继续静静的描绘下去,和她们的交点很快就会再次出现。

  然而,当两个女孩突然双双消失在自己可控制的范围之内,自己才知道,自己错的是那么严重…

  怪主宰,也怪杨森,这两个极度缺乏恋爱经验的家伙融合在一起,自然也不会知道,女孩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她们也是有着自尊,有着细腻感情的,人。

  等着她们再次与自己相交,这可笑想法随着紫儿与莹的出走,狠狠的砸落在了杨森的脸上,让他悔恨不已。

  由于对自己的爱,伤透了心的紫儿,决定远走他乡。因为对自己的爱,大小姐出身的莹,决心做着学校的义工为自己和她的将来打拼。而自己那时在干什么?带着躲避记者的心玩着游戏,幻想着游戏中的相见?亦或是等待她们哪一天偷偷躲开记者潜进来,主动投进自己的怀抱…可笑啊!

  自己一直想躲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慢慢描绘自己终于重新打开的人生画卷,却没有想及,如果其中最绚丽的色彩都失去了,这画卷有什么描绘下去的意义…

  在怀疑自己将要失去她们的一刻,自己终于明白了…

  …

  天就要亮了,杨森轻轻的漂浮起来,迎着微升的朝霞,忘情的大喊起来。

  “来吧!就算这次高调的穹苍之旅,真的会结束这美妙而平淡的小人物生活,就算我再次成为那讨厌的宇宙焦点,我也在所不惜…我终于知道了,对我来说,莹和紫儿,才是这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存在…”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