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十二章 浪起死神舞
  “迪达*诺亚主帅,我部两个军团共三十万艘战舰已经全部分散就位,莱曼星海西九区已经处于我军的严密监控之下!”

  “好,全军一级戒备”红胡子志得意满的下着命令,迪达*诺亚这个名字他不是很喜欢,不过那个可恨主宰给他新身份的名字还是红胡子,权衡之下,他还是决定不用游戏设定更改默认的名字了。//Www.qΒ⑤。cOm/

  看着智脑屏幕上正在不停预演的错落有致的阵势,红胡子挂起淡淡的笑容,这种“古老”的列式布局恐怕早就没人用了吧,翻翻近代战史,现在的人越来越依赖舰船的性能,却往往忽略了其灵活的运用,今天就让我给你们好好的上一课吧。睁大眼好好看看,我们红胡子海盗一统星河的时代是怎么样造就的。

  …

  “八区苏监斯泰海盗团舰队传来通讯,他们发现了浩瀚主力,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它们暂时撤出了阵地,正在急速向预定集结地点驶去。”幕僚长急迫的声音传来,红胡子眉毛一挑,“来了!”

  “全舰队以旗舰为中心集结,我们去问候一下浩瀚人。”

  …

  “我们这么点实力就去迎击浩瀚人,那个新来的司令是不是疯了。”

  “就是,那个毛小子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是啊!开什么玩笑!”

  “对啊,搞什么,我可不去!”

  进攻命令一下达,各分队的通讯频道都乱作一团。

  “闭嘴!”一声怒喝,全舰队的通讯器都被震得嗡嗡乱响,能够一下切进以分队为组的所有通讯频道并使用最高分贝下命令的,只有旗舰,各频道都同时肃静下来。

  “各舰副舰长或副官听令!拔枪,站在舰长身后,如果出现舰长对命令拒不执行情况,马上将其击毙并接替指挥,战役后提交相关监控视频,符合条件的一律正式接替该舰舰长职务。”

  “…”,已经很静的舰间通讯频道这下更静了,所有舰长都小心翼翼的按照旗舰的指令行动起来,如果是真实世界,也许副职和副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可这是游戏,大家都是玩家,能一下变成舰长的机会如果出现,相信谁也不会放过。

  “这个迪达*诺亚,还真像个海盗头子!”这是所有舰长的心声。

  …

  司卡加兴奋极了,他恨不得眼前的舰长马上就违反军令,海盗的巡洋舰上是没有副舰长的,如果舰长犯错,自己这个少尉副官一下就能升到舰长的职位,天,那要少奋斗多少年啊!可这个舰长真是一个胆小鬼,刚才还在频道里边大放厥词,现在却老实的像只小绵羊一样,真气死人了!

  “快抗命!快犯错!”司卡加拎着枪,全神贯注的盯着舰长不停的祈祷着,浑然没注意到敌方的舰队已经遥遥在望。

  “轰!”整舰一阵剧烈的震荡,吓得司卡加险些就将扳机扣下去。

  “怎么了?为什么全火力开炮,这样我们的护罩会丧失能量数十秒的!”已经是老玩家司卡加马上判断出了这是巡洋舰在拼着丧失能量护罩而超负荷的全火力开炮。

  “蠢货!”舰长已经不知在心中暗骂这个家伙多少次了,“你刚才就只顾盯着我吗?自己看!”

  “看什么?”司卡加下意识的向中央指挥屏看了一眼。

  “咯!天啊!这么多的敌舰!”主屏现在呈现的是敌情扫描分屏的信息,满屏代表敌舰的闪烁红点晃的司卡加几乎睁不开眼睛。

  “蠢!我们面对的是全部浩瀚舰队,你以为是几百艘一组的商船队吗?”

  “那你怎么还敢超负荷开炮,这样大能量输出一个轮次,我们的能量护罩会丧失的!快,停止开炮!”

  “我也很想,可是旗舰的命令,有意见向旗舰提啊!”

  “管什么旗舰的命令,你也是老玩家了,这样的后果你不知道吗?停火,停火!不然会死的…”

  “卡…”清脆的枪声响过,司卡加再也不用担心护罩的事情了。

  “警卫,过来把这东西拖出去,战后和监控视频一起报告上去,就说处决了一个敢于违反旗舰命令的懦夫”舰长扫了一眼地上的司卡加,将注意力再次拉回中央指挥屏,“如果战后我舰尚存的话…”

  …

  “这么一点力量就想和我们抗衡啊!”浩瀚阵营的旗舰上,扛着闪亮元帅衔的中年人悠闲的晃动着杯中殷红的葡萄酒,轻蔑的注视着中央作战屏。

  “别太自信了,看看你舰队的战损评估吧。”通讯屏上,一个同样军衔的老者正在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切…”中年人大概很不满老者的语气,“一直在看着,几万突击舰而已,这点损失我们卡客帝国还是承受的起的,不必您老费心了。”

  “哼!”老者闷哼一声,“牧特公爵也算是一世英名了,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儿子,你就没顺便看看对方的战损评估吗?”

  “对方的?”中年人不解的再次注视战损分屏,这次,他手中的杯子停住了。

  “零!怎么可能?这…”

  …

  广袤的莱曼星海中,交战双方中够级别知道这一点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开战二十分钟,双方互射的炮火几乎照亮了整个西九区,然而,诺亚海盗一方的战损却是――零!

  “死神之舞…”双方舰队中众多军事发烧友相继惊叫出声。

  “诺亚”盗团的舰队呈现一种奇异的阵势,本应拖在后方做火力攻坚的战列舰及巡洋舰全部排在了阵前,在阵前一轮超负荷齐射后,位于其后的众多突击舰及驱逐舰突然一起动力系统超负荷加力,通过早已缠绕其上的引力射线拖着前排的舰船迅速的后撤,直至来到位于第二线的待命的战列舰与巡洋舰火力阵列之后。这时,原本位于第二线的诸舰开火,一轮超负荷齐射后,已经变成一线的原二线舰船开始在拖曳下全速后撤,此时原来后撤的舰船已经充能完毕…

  说起来很简单,但是为了不让敌舰追至,整个阵型的变换必须在不断的退却中周而复始的循环,而即便是同一型号的舰船,其满负荷运转时动力系统或火控系统的极限也会存在微小的持续性偏差,几次反复虽然不会出问题,然而如果长时间如此运作,各舰之间的差异就会显露出来,这样一部分过早出现火力临界点的舰船必须提前停止射击,而一部分动力出现临界点的舰船必须提前停止拖曳。如此一来,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原始阵型必然变成一团乱麻。而强制要求各舰统一行动的话,又会出现舰船超负荷运转至超过能量临界点而爆炸的的情况。

  所以自从凭借这一战法四宇的红胡子海盗集团覆灭后,虽然众多的军事集团想恢复这一神奇战术,可每次演练都是以散乱的舰队阵型及无数的误伤自爆收场,久而久之,这套被称为死亡之舞的神奇战术最终与红胡子海盗团一起成为了远古的传说。

  而现在这传说中的死亡舞蹈,竟被‘诺亚’盗团完美的展示出来,怎不令有幸目睹的人们瞠目结舌…

  一个小时过去了,‘诺亚’盗团已经从西九区退到了西十区,死神之舞的步伐也跳到了近乎杂乱无章的程度,性能优良的舰船甚至已经与稍差舰船拉开了到一个攻击轮次的程度,然而,那众多死神镰刀般的火炮却依然闪着一道道稳定而优美的弧线,不断有敌方的舰船被永久的留在了这片虚空,而‘诺亚’的战损数字却依然死死的卡在“零”的数字上面。

  “叶帅,怎么办?”元帅衔的中年人早已没了优雅的风度,高脚酒杯也不知被甩倒哪里去了,气急败坏的样子一点也不比被某诺亚舰长击毙的那个副官司卡加强。

  “还能怎么办?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被称为叶帅的老者看上去依然沉稳,只是额头浮现的点点汗光出卖了他焦急的内心状态。

  “我已经命令战列舰上前了,可是一旦它们满负荷蓄能,速度必然会下降,根本就打不到那些被海盗小舰拖曳行走的攻击舰艇。而不蓄能的话炮火又根本无法达到敌阵啊!舰船损失的数据还在不断上升,我都要吐血了…”

  “是啊,我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将死神之舞跳到如此程度,这种战损甚至超出了大航海时代红胡子海盗团,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叶老,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啊!这样追下去我们的损失还会不断增大啊,现在我这里已经出现巡洋舰与战列舰的损失了,这样下去…我们能不能…”

  “不行,根据原定的计划,就算战损超过百分之十,我们也不能退却,好在敌方只有这点舰船,我们的损失与总兵力比起来尚在九牛一毛的程度,只是对方一直零损失这一点实在是太打击士气…命令全舰群减速,让全护盾的重型战列舰顶在前面一点一点的向前蹭,既然已经折了面子,就不怕多折一些,看着吧,这些海盗的笑脸持续不了多久了…”

  …

  “万岁!万岁!”看到浩瀚舰群摆出了无赖般的乌龟阵型,‘诺亚’将士一片欢腾,死神之舞刚刚跳起,‘诺亚’的舰群就被旗舰的主智脑接管,这些无所事事而又提心吊胆的将士成了这场战役最“忠实”的观众,亲眼目睹了这样一种失传已久的传奇战法,亲身经历了如此一场伟大的战役,怎能不然人心潮澎湃!

  “呼…”红胡子轻轻推开了与智脑的连接头盔,如今战舰的性能果然远远胜过大航海时期的舰船,各舰临界点的清晰程度像用听诊器贴近听晨钟暮鼓那般清晰,再加上各舰优异的性能和炮火的威力,这次竟然取得了连他都没料到的己方无战损的成绩。

  “不过…”得胜的红胡子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从舰型上来,眼前的对手应该只是卡客帝国与统底哈拉共同体的舰队,那么…浩瀚帝国的舰队呢?”

  “莫非是…”红胡子猛地从指挥台上跳起,“全舰队返航,同时联络联盟指挥部,浩瀚帝国的目标是苏尔回廊!”

  …

  “嘟~嘟~嘟~”急促的警报声在苏尔回廊防卫军各炮台响起,根据超远距侦察卫星传来的信号,一支庞大到恐怖的舰队正向苏尔回廊急速驶来。

  “司令,你怎么看?”接替由于泄密事件被枪决的副司令的是盗团精选而出的人物,这个人在现实中曾是某文明军事部战略司次长,由于贪污入狱的他虽然不能直接向盗团表明身份,但多年的战争经验还是让盗团主脑给了他一个极高的评测分数,因而这次盗团才对他委以重任。

  “很诡异…”防卫司令是上届游戏中的四星中将,敏锐的嗅觉让他对侦查卫星传来的数据大感不妥。

  “是啊”副司令接口道,“这样庞大的舰队,竟然没有一艘航宇母舰…”

  “等等,不只是没有航宇母舰,以一个浩瀚的集团军群来说,他们单位面积战列舰的数目似乎…”

  两人对视一眼,果断的下达了命令。“开启所有待命卫星,不计损失,一定要将所有浩瀚舰队的舰种数目及规模统计出来。”

  …

  “这…”主动搜索让回廊方面损失了近乎所有的侦察卫星,不过传来的数据却让两位司令更加困惑。

  “不仅战列舰数目超过普通集团军群的一倍,维修舰竟然也是倍数,而且还是不配备一艘航宇母舰的集团军群,这…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

  显然困惑这种东西对延缓浩瀚军舰的前进速度没有任何作用,不到半个标准行星自转时,浩瀚那大海一般广阔的舰群就已经停在了苏尔回廊炮台最大射程之外。

  “战列舰在阵前?”两位司令更加摸不到头脑,“干什么?用战列舰与和炮台对轰吗?笑话!就算是浩瀚帝国的‘光荣级’重型战列舰,也要火控系统超负荷充能才能堪堪达到与炮台一致的射程,而一轮齐射是无法击毁炮台的,那时数十秒内没有能量护罩的战列舰岂不成了大靶子!”

  就在两位司令百思莫解的时候,浩瀚舰队突然发生了变化,战列舰后部的驱逐、巡洋、突击等舰纷纷抛出引力锁,一时间各种颜色的引力射线布满了前方的战列舰。而战列舰也在此时缓缓的开动起来。

  “他们来真的!各炮位注意,就战斗状态,敌舰群一旦进入射程,立即开火!”敌军来袭,两位司令已经顾不得继续研讨,作战命令迅速下达到了各炮位。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所有人都连大气也不敢哈一口,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敌方舰船(炮台)。

  “轰!!”仿佛一千万颗恒星同时闪耀,苏尔回廊瞬间变成了光的海洋,浩瀚的战列舰果然是超负荷充能发射,双方同时开炮了。

  然而,后来事态的发展就远远出乎了两位防卫司令的预料,战列舰发射刚刚结束,其后的大小舰船突然一起超负荷加速,拖曳着战列舰迅速向后方划离。

  当无需充能的炮台即刻进入第二次发射状态时,众多的战列舰已经完全脱离了它的射程…

  战列舰不愧是宇海中火力最强与装甲最厚的舰种,即便没有了能量罩的防护,仅借凭反能量物理装甲的作用,参与此次攻击的战列舰虽然几乎全部受损,但却没有一艘被完全击毁的。

  由于应激式的反能量装甲只能使用一次,理论上来说,没有能量护罩且反能量装甲被毁的战列舰已经可以被判定为无力再次攻击的废舰了,然而,不要忘了跟在浩瀚攻击舰队最后面那无数的维修舰…

  第一波次的攻击舰队被拖至阵后维修反能量装甲去了,而第二波次的战列舰却已踏着与它们同样的步伐缓缓的向着炮台驶来…

  “死神之舞!”两位资深军事专家型的司令官同时绝望的惊呼到…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