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八章 浩瀚宣战
  念力升起,阻断了餐厅里嘈杂声音的传入,世界一下清静了。全//本\小//说\网

  虽然是士官餐厅,但却是最低档次的少尉级士官餐厅。这个级别的士官多为草莽之辈,用餐时大呼小叫,吆五喝六的比比皆是,虽然杨森不胜其烦,但也是无计可施,只好对自己的听力系统下手。

  “唉…怎么会只是个少尉”杨森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少尉级军官和普通士兵的待遇区别不大,在其他高级别军官们躲在温暖的基地作训房中喝着咖啡做指挥型训练时,他们这些少尉就只能带领着普通士兵在滴水成冰的操场上跑圈圈。

  说起每日的重点训练课目――跑圈,杨森就一肚子的火气,真不知道宇宙大舰时代的军训做寒地跑步有什么用,难道是要增强舰船被毁后人员在宇宙中的生存能力?那可是零下几百度啊环境啊,还没空气,什么训练也白搭。

  最要命的是,杨森还得拼命遏制自己使用念力驱寒的**,虽然“战争”系统允许念力存在,但却最大限度的削弱了这种有可能影响运算秩序的特种能力,所以能在“战争”中仍能使用念力的,也只有酷法尔等少数几个念力极为强横的种族而已,这样一来,风头出怕了的杨森是说什么也要控制住自己的使用**了。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混合食物,杨森疲惫的伸了个懒腰,却突然发现餐厅的士官都混乱起来,神色也相当的激动。

  “怎么了?”杨森忙撤去环绕在耳边的念力场。

  “战争!”

  “浩瀚宣战了!”

  “我们要打仗了…喔!”

  巨大的几乎震破耳膜的声浪,让杨森对自己仓促撤去念力的行为后悔不迭…

  …

  “少尉舰长杨森,调任东六战区第三集团军群二二九军一大队七中队听用。”

  杨森兴奋的对腕式电脑上的派遣令看了又看,“***,终于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没有特殊情况,每个人的军事训练必须达到特定的总时限方能结束,杨森正在发愁以后的时间怎么熬,浩瀚帝国就送了这份大礼给他,杨森怎能不高兴。

  …

  “浩瀚将这件事视为奇耻大辱!这次竟然派出了整个第二集团军群,而且还联络了与盗团势力直接接壤的卡客帝国和统底哈拉共同体,三方出兵总量达到三千亿之巨,盗团面临的形势相当严峻啊!”运输舰上,杨森通过腕式电脑与早已走马上任的禾立聊起了目前的局势。

  “只一个集团军群而已吗?我记得盗团有三个集团军群啊,应该比较占优吧。”

  “不能那么算,盗团的编制和浩瀚军队的编制是不同的,浩瀚帝国一个集团军群的规模是两千亿人,这已经和盗团的全部兵力相仿了,如果再加上其他两个参战国家每家五百亿的参战兵力,盗团在兵力上处在相当的劣势。”

  “还有,虽然盗团为了这次的计划筹划良久,准备了足以装备所有战斗人员的舰只,但这些通过各种渠道取得的杂乱舰只,与浩瀚这种超级帝国正规军的舰只配备根本无法同日而语,我认为我们装备的劣势还要更大一些。”

  “再有,就是士兵素质差异了,不错,囚犯组成的军团的确是悍不畏死,而且为了不回去挖矿,也绝对会为盗团奋战到最后一刻,但是,他们战斗的经验实在是太浅薄了,估计绝大多数人最后参加战役的时间都要追朔到入狱前,在那以后他们对‘战争’的认识恐怕也就只剩下矿石和采矿机了吧。而与他们不同,能在浩瀚这种大帝国出身即为士兵的人,都是上届游戏中极为出色的玩家,他们的战斗经验是非常丰富的,这是我们所有劣势中最大的一环。”

  “呵呵,这么严峻啊?看你还是不慌不忙的嘛,”杨森笑了笑,虽然禾立将形势说的相当不利,不过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这个“但是”超多的家伙绝对会把重心放在最后的,弊端说完,下面应该是优势分析了。“是不是盗团的优势也不小?”

  “恩,”禾立也笑了,杨森着急的样子估计是看不到了,这小子,对自己大喘气的说话方式越来越了解了。

  “浩瀚帝国的版图实在是太大了,‘战争’其它八个最大国家中,直接与他接壤的就有四个之多,虽然他集团军群的数目达到了令人恐怖的十二个,然而其中的八个要常年驻守在与四国接壤的边境,再除去另外两个平时打散编制驻守其余广大边界线的集团军群,也就只剩共同承担卫戍内部国土及担当战争总预备队任务的第一、第二两个集团军群了。”

  “而这次出兵等于浩瀚拉了一半的战争预备队出来,鬼才信其它的那些国家会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观战,不趁机捞点便宜呢。虽然在初期就爆发超级大国战争的先例不多,但也并非没有,浩瀚帝国显然也知道这点,所以只要我们能撑过最凶猛的战争初期,浩瀚就算不退兵,也会被其它国家的进攻逼迫回去。不然你以为凯撒盗团哪来的这么大胆子,敢直面浩瀚的报复。”

  “各国不是都有战时征兵制吗?以浩瀚的国土及人口来算,就是再组建起十二个集团军群应该也可以吧…”趁着禾立滔滔不绝之时,杨森调看了浩瀚帝国的概况资料。

  “战时征兵制是有很大弊端的,每组建一个集团军群,就意味着浩瀚帝国内部少了两千亿人的生产力量和增加了两千亿人的军事消耗,这种损失在关系帝国安危的紧要关头虽然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毕竟只是游戏开始的初期,建设和发展才是各国的当务之急,凯撒这次的突袭,已经使浩瀚的矿业系统损失惨重了,如果再因为战争的事情组建新的集团军群,浩瀚与其它八大国间微妙的势力平衡必然被打破,国家实力开始走下坡路是浩瀚绝不愿意看到的。”

  “那他们还出兵干什么?”

  “呵呵,怎么说浩瀚也是九大国之一,凯撒盗团如此扫他面子,不找回一些来以后怎么混。更重要的是,这些非法矿工被救走,给浩瀚的矿业造成的缺口过大,如果全部招募正式矿工补填,会给它的财政造成不小的压力。而这些被救走的矿工一旦阵亡,将会自动回到浩瀚的矿区,所以对凯撒盗团的战争打得越好、消灭的人数越多,浩瀚矿区恢复生产的速度越快,损失越小。”

  “可战争的开销比起雇佣矿工要大的多吧?”

  “是的,从短期来看,战争的确比雇佣矿工开销大,但你别忘了这是一个及其漫长的游戏,战争可以几年,甚至几个月就打完,然而矿工的工资可不是支付个几年就可以停发的。况且非法矿工从事劳作的矿区环境通常都相当恶劣,只为了玩游戏的人是不会愿意长期待在那里的。”

  “哦…”杨森回想起自己的原来的中队作业区,那绝对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可为什么犯人们要在那里劳作呢?要天天守在那种地方的话,还不如干脆不玩呢。”

  …

  “那时因为…”禾立沉稳的声音出奇的跳跃了一下,“那是因为对自由的渴望啊…能自由的奔跑,哪怕是在坑洼的砾石上;能放声的歌唱,哪怕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到;能呼朋引伴,三五成群的在酒馆中喝酒畅谈,哪怕谈论的内容不敢涉及丝毫自己的信息…能在矿区小镇中随意的走走,哪怕那小镇荒凉而破败…这就是你们外人无法体会到的…自由的幸福啊!”

  禾立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杨森这才省起,禾立在现实中还是身处监牢的。

  “惭愧!”杨森暗骂自己几句,自己竟然从没认真考虑过营救禾立等人的计划,总以为他们对于越狱并非那么的急迫,谁知,他们原来是将这一切,深深的压在了心底。

  没有卡卡洛夫做屏蔽,杨森不敢提及越狱的字眼,只好向禾立深深注视了一眼,坚定的点了点头,禾立也迅速收敛了心情,同样点头示意他明白…

  …

  “凯撒盗团还有一个优势,”禾立的声音恢复了沉稳,“由于游戏初开,在社会各界中,高等层次的人员多为NPC。军队中则尤是如此,那里的高级将领几乎全是由NPC担任,只有上届‘战争’游戏‘超级战’中获得三星中将以上军衔的玩家会分得一些高级将领的职位,其余玩家则只能暂居低级军官或士兵一级,虽然随着游戏的进展,大量的玩家会顶替NPC的位置,但起码在这个游戏初期不会发生多大的改变。”

  “反观凯撒,因为补充的矿工兵员是原盗团员兵力的七倍之多,因而我们的绝大部分高级军官都是由玩家担任的,虽然NPC的智商丝毫不弱于玩家,但在战争这种错综复杂、非理性因素遍布的环境里,它们的分析及变通能力肯定不会及的上玩家,交战起来我们应该可以占到很大便宜。”

  …

  关闭了通讯,杨森靠在座椅上沉思起来,“看来营救禾立等人的事情要尽早提上日程了,也不怪禾立刚才失态,自己的近些天的表现实在是显得太不牢靠了一些,他心中怎能不愈加焦虑。”

  “只不过这件事要急也急不来,从关押他们的那种级别的监狱劫人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唉…,要是能动用异形就好了,只不过如果真是那样,救出他们以后怎么解释啊…”

  “话说回来,禾立刚才的分析真是入木三分啊,让我一下就对当前的形式有了清醒的认识,拨云见日之后越发感到战争的博杂和神奇啊。可惜了,以前和那些文明的战争,就是指挥异形军团冲上去了事,现在想来,还真是无趣之极!”

  “啧…,人才就是人才,唉…现在想起来,拿他和卡卡洛夫跟紫儿的爸爸换了三个月的哈根达斯星冰淇淋的这比生意,做得还真是有够赔啊!”

  伴着杨森东一榔头西一锤的胡思乱想,巨大的运兵船渐渐的接近了此行的终点,东六战区第三集团军群二二九军驻地。

  …

  银河大学最高档的咖啡沙龙中,凯德正如坐针毡的的左顾右盼着,像是在急切盼望着什么救命稻草的光临,而他的对面,正坐着一个带着大大太阳镜的小姐,从她的脸形及眼镜无法遮盖的部分来看,应该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

  “克罗夫特同学,不知你在看什么?凯德吗?他是不会来这里的,我已经命人在沙龙四周布满了干扰粒子发生器,您刚才借着打翻被子按动的紧急通讯信号根本就没可能发送出去的,噢…那可怜的杯子。”

  克罗夫特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快湿透了,他也是见过无数大场面的人,可与今天对面女孩给他的压抑感比起来,以前的那些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般。

  “公…公主”克罗夫特的嗓子从没像今天这样干渴过,即便是他刚刚喝下了数杯咖啡之后,“我真的不能说…”

  “为什么呢?为了不出卖朋友的所谓义气吗?可这不是出卖啊,我只是想去找那个负心人要个说法而已,又不是要把他怎么样?而且只是在游戏中,难道这也不行吗?”

  “不,当然可以,可是…”

  “55555555555…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不但他躲起来不见我,你们这些他的朋友也这样,甚至连他在游戏中的身份都不肯告诉我,我…我不顾家人的反对,跨越那么多的星系跑到银河来,你们竟然还这样帮他欺负我…你们难道没有一点同情心吗?我…我不要活了…”女孩突然低头饮泣起来。

  “这…别…我,我说就是了…”沙龙中已经有不少人向这边张望过来,克罗夫特本就被折磨的六神无主的心脏更加不堪,“他的身份原来是浩瀚帝国雹云矿区…”

  …

  “杨兄,你不要怪我啊,我可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自己惹下的孽缘,你自己扛吧,哥们是扛不住了,不行了,出汗出得身体都虚了,要马上回去喝参汤去…”克罗夫特艰难的钻进自己的车里,开动了自动驾驶仪。

  这个诸葛公主,为了知道杨森的游戏身份,威逼利诱,什么都用上了,再加上最后的悲情打动,我算是实在是顶不住了,其实早就不该替杨兄顶这个,痴情到如此地步的女子,杨兄怎么能负了人家呢?就算被在游戏中找上门也活该,没准到时破镜重圆,自己还能算上一功呢…

  …

  “唉,早知道悲情牌这么有效,那些威胁利诱什么的就不用做了,这个克罗夫特还挺义气的嘛,”同样已经坐上轿车的诸葛公主早没了悲凄的神情,“杨森!这下看你往哪跑…就知道你天天躲在屋子里只有玩‘战争’这一条路可走,可是‘和平’说什么也不告诉我你游戏中的身份,不过这下还是被我知道了吧,浩瀚非法矿的中队长…恩…现在应该是在‘凯撒’军中喽,而且应该还是高级军官…好!你等着我的!哼!非要看看你除了作弊了还有什么能耐可以施展!”

  …

  “冷!”正在军官宿舍百无聊赖的等待着最终分配结果的杨森突然感到一阵阵冷风吹来,满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冷?这个星球应该属于暖性气候吧!难不成是因为我不适应寒暖星环境的交替,感冒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