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六章 避难“战争”
  “凯德,我们这样…不太好吧…”克罗夫特面露难色。//www、QВ5.coМ\

  “啊?你说什么?”周围都是卖力吼叫的人,克罗夫特的声音淹没其中,几近于无。

  “我是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呵呵,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谁让杨兄做的这么绝,那么令人羡慕…啊,不,那么令人痛恨的事情他都敢做,而且还不早早向我们坦白,你看人家紫林兄,直接就把他从别墅赶出来了。不过紫林兄倒是做的有些过了,男人嘛…就应该…咳咳…我们也不能姑息他…快开始吧!”

  “可我始终觉得我们这样做不太好…”

  “那…随你吧…反正又不是我回家时不小心吹漏了假公济私买欧歌龙的事,我的零用钱又没被扣,好啦,回去了,回去了…”凯德挂上招牌样的笑容,他绝对不愁克罗夫特不就范。

  “这…好吧…”想想大幅缩水的零用资金,克罗夫特只好先把那个不幸的杨兄抛在一边了。

  “那么,开始了啊。”凯德阴阴一笑,按下了随身型强力扩音器的开关。

  一时间,所有杂乱的抗议声浪都被凯德事先录好的广告词淹没下去。

  “同学们,大家都应该知道学院宿舍隔音系统的强力程度,我们的怒火,那个花心大骗子根本就感受不到,不过,早料到有此情况,我们特意从著名的抗议之都――自由泰德购进了这个!”随着第一段录音的结束,站在克罗夫特肩上的凯德迎着已经聚焦过来众人目光举起一只类似枪支的东西。

  “看,”扩音器再次上工,“这就是他们制造的受宇宙联盟特批的宇宙通用合法抗议工具――臭蛋投射器!采用最新生物技术,放进的各种蛋类可以在千分之一秒内完成发酵臭化工作,精心研制的保护离子,可以保证蛋体在无丝毫破损的前提下,将蛋体弹射出数千米的距离。同时这种粒子在接触非气态物体时,会瞬间消散,保证蛋体以极低速度打击到目标。同学们,这种合法安全的抗议方式是被各文明所允许的,让我们尽情发泄吧,让那个花心大骗子在我们的愤怒中颤抖吧!”

  …

  “唉…”杨森轻揉着头,百无聊赖的瘫在沙发上,自从公主事件后,他的生活就被彻底打乱,课堂是不能去了,学习只能通过宿舍的病假视频学习装置才能进行。外出也不行,宿舍外边聚集了上千部悬浮车,自己一有动静,这些“护卫队”会第一时间跟上。更甚者,连楼下都聚满了打着各式横幅标语的学生,据说讨伐声、咒骂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幸亏自己听不到…

  还有,从半小时前,自己宿舍宽大的整体窗就变成了蛋汁的瀑布,这又是哪位高人出了损招啊…不过还好,虽然这是自从学校将自己窗前划为悬浮车禁飞区后自己可以感受到的最直接抗议,不过毕竟是比上次数千车辆窗边环绕的时候强多了。

  “那个公主,头疼啊…”看着趴在窗前拍这手格格笑着看“瀑布”的芙蕾,杨森苦笑起来,对比网上的照片看了又看,终于省起了那个罪魁找上自己的原因,“不就是输了几场比赛嘛…看来书上说的真对,女孩子就是心眼小…”

  托她的福,杨森现在成了举世闻名的人物,他和“祥和”紫儿与“诸葛”公主之间的关系已经在网上衍生出了上千个版本,恐怕这时的他已经成了银河联邦甚至全宇宙联盟老百姓茶余饭后最好的谈资了吧。他要的可是低调…低调啊…

  “哎…立体电视不能开,否则一定会被芙蕾强迫改为宇宙少儿频道…房门不能出,外面埋伏着大批大批的记者…腕式电脑不能用,属于杨森的私人网络节点每天都被数以亿计的黑客攻击着,虽然鲜有成功者,但已经足以使杨森的私人节点无法工作了。”

  “唉,再这样下去非憋出病来不可…如果汉克再就好了,把那些黑客屏蔽掉让我换个相貌用腕式电脑连入虚拟之都去逛逛也好啊…”

  “虚拟…对了!”杨森眼睛一亮,猛的从沙发上飘起,急匆匆的向墙角的速寄投递仪滑去。

  速寄投递是迎合宇宙时代快节奏生活而出现的东西,通过速递公司,人们可以足不出户的拿到任何想要的商品,当然,商品的费用和速递公司的劳务都是要由你自己买单的。

  “叮咚…”一声铃响,从订购到送达整个过程还不过一小时,杨森很满意的从墙壁上的速递取货口将一个塑装箱取出来。

  出于保护个人**,速递投寄系统是完全按随机编号匿名工作的,而每刻发往都市般大小的银河学院的速递包裹不会少于万个,不用担心纸盒里的东西在学院分拣处被偏激者换成炸弹的杨森放心的拿出了里面的东西――“战争”的虚拟头盔。

  …

  “嘟…”随着熟悉的接入声想起,杨森的身影出现在了战争游戏的虚拟大厅中,当然,他戴了系统允许的全覆盖战斗头盔。

  银河大学校内网络的安全级别仅次于联邦政府网络,而能攻破这一级别网络的电子星帝王级骇客们,不会无聊到关心一个花边新闻主角的程度,杨森得以安然的通过校园网进入虚拟空间。

  银大允许学生通过自己主干网进入的虚拟空间十分有限,只有少数学术空间和宇宙图书馆而已,虚拟之都这类的娱乐游戏类空间是不被允许接入的,不过由于“战争”的全民性,这个特殊空间有幸成了漏网之鱼。

  走到玻璃幕墙前左右照了照自己的形象,确认了自己的容貌已经被头盔遮盖的严严实实以后,杨森才放心的向着大厅中的游戏进入传送口走了过去。

  “挖矿就挖矿吧,起码有人可以聊天…还有,监狱里边应该是不会看到花边新闻的吧…”

  …

  “这里…”看着窗外迥异的小镇风光,杨森有些摸不到头脑了。“难道浩瀚帝国突发善心,在雹云矿区的前沿采矿点搞了绿化和安居工程?”

  “嘀~嘀~”急促的通讯声接连不断的响起,杨森赶忙打开游戏中专用的腕式电脑,通过禾立发来的一条条的通讯留言,杨森弄清了状况。

  原来,就在杨森被公主陷害,狼狈逃回宿舍的那天,游戏世界发生了重新运行以来最重大的事件。战争世界中最大的海盗组织凯撒盗团倾巢出动,数万舰船以静航方式偷偷潜过浩瀚帝国边境,突袭了其非法劳工聚集的雹云宇宙矿区,奇怪的是他们攻陷各星后首先做的并非掠夺珍贵的矿石,而是先将其上的所有矿工洗劫一空,而后才装载适量的矿石扬长而去。这样,一天之内,浩瀚帝国就损失了80%的非法矿工。

  杨森虽然不在线,但根据当时数据资料,“和平”的情景延续系统判定他同样被海盗带离,同一个中队的何立众人一齐被分配到了某一个临时的安置点上。

  “杨!是你吗?你终于上来了啊!”留言刚刚听完,通讯中就传来了卡卡洛夫兴奋的干嚎声。

  …

  一家不大的小酒馆中,杨森正在听卡卡洛夫口沫横飞的叙述当时的情景和他们的近况。

  “还能干什么?召集这么多囚犯来难道是做传道的教士吗?当然是用来打仗的,有了这批生力军的加入,凯撒盗团的战斗人员一下扩充到了原来的7倍,已经足以与小型国家集团相抗衡了。”

  “是啊,这次凯撒盗团的行动可是开了‘战争’的先河,历代的‘战争’中,海盗集团都是标准的配角,最后不是被各帝国招安就是消灭,看来这次凯撒是要挣脱这宿命的钳制啊!”相比卡卡洛夫,禾立想的更加深远。“凯撒这次的谋略很高明!趁着游戏的战争阶段尚未到来,各帝国尚未进入一级武备的档口,越过边境最广阔的浩瀚帝国边境,劫走了它几乎所有的非法矿工。这支本就是由各文明囚犯组成的庞大队伍,稍加训练就能成为强悍的兵源,而且他的构成异常复杂,各类型的人才都不会缺,这对凯撒的发展相当有利啊!”

  “非法矿工们还不会逃跑和开小差,即便是战死,估计也比枯燥的挖矿来的精彩的多…而且,为了继续维持这来之不易的精彩游戏生活,他们一定会为了凯撒拼死战斗到底。哼,好如意的算盘!”诺娜的脸上还是寒霜一片,不过杨森刚刚进来的时她还是很难得的微笑了一下。

  “不说这些了,公司发展的怎么样了?”比起游戏,禾立还是更加关心现实。

  “呃…公司…”杨森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过问过公司的事情了,“还…还不错,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了…”

  “天啊!杨!还步入正轨?这句话你几个月前就说过了吧…莫非你这么多天来连公司的业绩也没过问过吗?天…那可是我们越狱的希望啊!”由于事先已经做了屏蔽,卡卡洛夫毫无顾忌的嚎叫起来。

  “啊…这个…呵呵,总之就是发展的很好就是了,卡卡洛夫不是可以通过骇客技术联通外部网络吗,你们没有查询一下吗?”

  “那样不是明白告诉联盟主脑我们有异动吗?从“和平”内联系外网的动作太大了,一旦被“和平”与联盟主脑联手追查,我们的一切计划必将会显露无疑。如果通过网络可以联系他人的方式可行,我们早就找到合适的经济类型人选了,还用求你开公司吗…”何立直摇头。

  “可那些资金…”

  “那些资金是通过宇宙最庞大的洗钱组织运作的,所有流程都是他们控制,我们要做的只是给我专用的秘密资金接口传送出一小段接收资金的账户名而已,总共不过几十个字符,这已经是卡卡洛夫能力的极限了…话说回来,这么一个大公司难道都引不起你的兴趣吗?幸亏那边是那个洪斌在运作,否则我还真是不放心啊!”

  “呵呵,这个…,这个,呵呵,这些天有些杂事要处理嘛…”杨森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卡卡洛夫很难接触外部网络的话,那自己的花边新闻估计他们是不会知道了。

  “对了,你这个头盔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战斗造型吗?把脸遮这么严干什么,是不是在外面作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何立可是一只老狐狸。

  “对啊!对啊!快说,怎么回事?”对秘密有着强烈职业好奇的卡卡洛夫马上停止嚎叫。

  …

  “切!他们说紧急集合就集合啊!就快问出杨的遮面之秘了…扫兴…”抱怨着,卡卡洛夫与众人一起向这个小镇的中心广场涌去。

  …

  “各位同仁,”出现在广场投影仪上的是一个年迈苍苍的老者,其后的投影一字排开,老少男女皆备,想来就是盗团的高层了,“老朽不才,正是凯撒盗团长老团的大长老,诸位都是聪明人,我们把大家请来的原因想必大家心里应该都是有数的。”

  “对!就是想请大家加入我们,摆脱现实生活中身陷牢笼的身份给你们在这个第二世界带来的限制,一起在这个第二世界随心所欲,快意恩仇。我们海盗从不婆婆妈妈。大家一句话,愿意留下的,我们欢迎,不愿意的,我们将提供舰船,任你们回浩瀚帝国。”

  “我们愿意留下!”

  “我们愿意…”结果自不用猜了。

  “不过,有一点希望大家注意!虽然现在你们已经脱离了狱警控制的矿区,但你们每时每刻都在‘和平’的监视之下是无法避免的。所以,希望大家自重,用心来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自由,由于违规谈论自己现实身份和试图联系外界而被‘和平’清除出‘战争’游戏的话,我们就真的爱莫能助了。”

  …

  正主讲完,盗团其他首脑或鼓动或是威胁的讲话已经引不起何立等人的兴趣,他们开始自顾自的聊起天来。只有杨森,还在紧紧盯着虚拟投影不放,不过那目光的焦点…

  是莹!那个侧立在大长老身旁,神态嫣然的漂亮的女孩,是莹!

  眼神注视到莹身上的一瞬间,或感动,或甜蜜,或哀愁,或喜悦,百味杂陈的感觉一齐涌上了杨森的心头,对任何的生命形态来说,初恋永远是最美好的,那些充满喜悦充满感伤充满的经历,那些让人哭让人笑让人无法忘怀一切一切突然在杨森的胸怀激荡开来。

  …

  摘下头盔,杨森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自从上次手帕会与莹约定了自己靠财富积累压倒莹家族的计划后,放下的心和紫儿、林音、芙蕾等众多美女的连翻轰炸,仿佛让自己对莹的感觉越来越淡。然而直到今天再次见到莹,他才知道,以前的那些,全是错觉而已…

  杨森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想见到莹,哪怕就是只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

  “怎么办?”杨森打开一听无咖啡因可乐,咕咕的大灌了几口。“现在就去她的别墅?显然不行,门外的那些记者根本就甩不掉。腕式电脑的个人终端又不能用…用宿舍的通讯器?也不好,即便通话内容不会被人知晓,但通话目的地还是会被查到,自己这种敏感的时刻,再主动联系另一个女人的话,那些小报记者…”

  “可我真的好想见她啊!”杨森抓耳挠腮的在厅里走了几个来回,叹了口气,命令“红胡子”将已经趴在窗前睡着的芙蕾抱回床上,自己则坐回沙发,重新戴上了游戏头盔。

  ――――――

  时间过的真快,仿佛转眼间,世界杯距现在已经过去五个月了,而这本《虫族》,也停了五个月…

  最初停书,是由于晚上要熬夜看世界杯,白天要上班要补觉,实在是挤不出时间来。

  后来,世界杯结束了,自己也懒惰下来了,再加上工作的变动,书也只好这样继续停下去。

  我是个很懒的人,工作任务一重,动笔的**就被削减到最低,所以,从新开写的事情也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

  其间,我曾下定决心恢复《虫族》并以此为由买了笔记本。其间,我曾承诺给两位大神作家和一位书友,我要恢复《虫族》。然而,几次动笔的热情都没能维持到这一章的结束。

  前几天,忙中偷闲的我五个月来第一次登陆了,当我进入作家专区,一个数字如耳光般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脸上。

  一万两千一百六十八,这是到现在还在收藏着这本《虫族》的书友人数,这个数字超过我的想象太多太多…我的眼睛湿润了,虽然我是男儿。

  …

  不说了,明晚估计还能赶出一章,星期一以后就不好说了,要看每天单位的事情多不多。

  我会继续,为了这五个月中和这五个月后仍在支持我的朋友…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