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章 食和行 下
  “不!”遭到芙蕾明确而响亮的拒绝,杨森明智的放弃劝导的念头,乖乖把她抱上了驾驶模拟舱。\\WwW。QΒ⑤。cOm

  嗡…,轻微的颤动中,单人驾驶模拟舱的上盖缓缓合并,将两人紧紧的压在一起。

  充斥于鼻的处子幽香,扭动于怀的火热身躯,无不刺激着杨森男性荷尔蒙的超量分泌,奈何,这种男性最重要的激素之一,帮不上即将面对的驾照考试的杨森哪怕点点的忙…

  在这个时代,驾车已经成为了绝对傻瓜化的事情,毕竟现今只靠驾驶员自身的能力就在都市高空那错综负责的坐标线路上行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而自动驾驶仪也就成为了车辆必备的东西,但如同众多行星时代保留下来的无现实意义的惯例一样,驾照考试还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被自动驾驶仪弄得无所事事的行星交管部门来说,驾照的考核和发放已经成为了他们现今为数不多的进账项目之一,为了不让只需按下钮即可到达目的地的司机们无视驾照的存在,也为了保障自己的饭碗,银河联邦的交管部门经过了长达几个世纪的艰难交涉,终于拿到了一项重要的权利,这也是杨森之所以出现在驾照考场的原因。

  《行星内车辆驾照与钥匙捆绑法令》这就是那项交管部门保护饭碗的重要权利了,从法令发布之日起,所有大气内交通工具的启动系统被责令与驾照捆绑,也就是说,只有先将驾照插入指定的插卡口,各种大气内交通工具才能被启动。如此想买车的杨森就必须先拿到驾照,否则连试车都将是不可能的。

  驾照考试很简单,只需利用方向盘在模拟的空旷公路上平稳的开行一段时间即可,甚至连转弯都不涉及,有80%的驾驶员在拿到驾照后不会在自己的车中配备已经沦为选装部件的方向盘,已经收到钱的交管部门也乐得大家都省事。

  驾驶相关教程及考试要点杨森已经看了好几天了,况且只是让车平稳开行,对于从来没见过方向盘的人来说都不困难,即使杨森视线被阻,只要扶稳方向盘,通过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他显然是低估了芙蕾的破环力。

  由于方向盘的装饰意味已经超越了他的实际功用,因此方向盘的样式也是越发新潮炫目,模拟驾驶舱中的方向盘虽然相对主流来说已属略显落伍,但那银白优美的形质和闪闪的皓石镶边却已足以吸引芙蕾的注意了。

  “芙蕾,别!”随着杨森的大叫,模拟舱内开始上演一场激烈的方向盘争夺大战,多番战罢,取得最后的胜利的当然是――都市交通管理司。

  …

  “不许在碰方向盘,否则把你扔出去!”杨森一面说重话警告噘着小嘴的芙蕾,一面在模拟仪上划掉了5万信用点,这是支付给在上次争斗中胜利的交管司自动考试系统的战利品――补考费。

  补考开始了,芙蕾果然没有再抢夺杨森的方向盘,只是在怀里不停的飞白眼给杨森看,不过她从哪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杨森已经无暇顾及了,现在的杨森只是死死的握住方向盘,不停的祈祷芙蕾别再次发飙就好了。

  …

  终点在望,补考眼看就将顺利结束,不过…

  在发现杨森对自己新学到的白眼攻势视而不见之后,失望芙蕾开始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寻找起除方向盘外其它令她感兴趣的东西来,不幸的是,她找到了。

  脚踏似紧急状态磁力刹车器,这个可能自从装上模拟舱就从来没有被使用过的东西,以它那幽兰的踏板,成功的留住了芙蕾四处巡曳的目光。

  “吱…”随着拟真的远古时代刹车声效,高速行驶的悬浮车陀螺般飞出了考试路段。

  …

  “老老实实在这站着,不许乱跑!”杨森黑着脸把芙蕾抱出了车外,他可不想做近百年内未通过驾照考试第一人,最后一次补考机会坚决不能再让芙蕾破坏掉。

  知道自己闯了祸,芙蕾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被驱逐的命运,不过她那忽忽闪的大眼睛还是迅速酝满了泪水。

  “唉…”实在不敢直面芙蕾可怜兮兮的眼神,杨森做贼般迅速的关闭了模拟舱门。

  泪眼朦胧的在原地等了好一会,杨森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好动的芙蕾再次开始找寻起好玩的东东来,自动化考试厅虽然相当广阔,但除了一台台的驾驶模拟舱外,却并没有什么其它的看上去好玩的东西存在,看看自己手上的腕式电脑,再看了看众多的模拟舱,从不敢离开杨森的芙蕾突然向旁边跑去…

  …

  虽然没了芙蕾的打搅,但杨森的考证之旅却并非想象中的那样可以顺利完成。

  慢!杨森从没见过如此低速的悬浮车,这比常人跑起来也快不了多少速度让杨森严重怀疑模拟系统出了问题,然而相关的询问后又被考官智脑告知系统完全没有问题,杨森也只好就这么将就着继续跑下去,毕竟补考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这次如果还不能通过,按规定就只能明年再来考过了。

  十分、二十、半小时后,扬森终于再次看到了终点线。

  “哈…”越过终点,杨森庆祝的呐喊刚刚开腔,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因为屏幕上显示出了三个相当不友好的文字,“不合格!”

  “怎么会!”这次的行驶可是相当的平稳,更没有出现什么冲出跑道的事情发生,怎么可能会不合格呢!愤怒的杨森再次呼叫负责考试的智脑,询问起原因来。

  “考生杨森,第一次考试超出平稳行驶标准最大限度,不予通过;二次补考中冲出跑道,不予通过;三次补考严重超时,不予通过。”智脑冷冰冰的对待了杨森的质问。

  “严重超时?车速慢你说是正常的,这怎么能怪我?”听完解释的杨森更加愤怒,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已经被交管司的主智脑记录,杨森非砸了眼前这台反复无常的考官智脑不可。

  “请考生杨森注意,我只说模拟系统完全没有问题,并不是指你的操作没有问题,你车速慢的原因是由于紧急状态磁力刹车系统一直处于激活状态,按规定,不管是按钮常规制动还是紧急状态磁力刹车制动,都属于考生正常操作范畴,考试中我是不能出言提醒的。”

  “可我没有…”杨森还想争辩,然而目光扫过紧急状态磁力刹车的踏板之后,他还是无奈的打开舱盖,爬了出去。

  可能是长时间没有使用造成了内部润滑实效,踏板一直没有复位,可这也怪不了别人,毕竟这踏板是芙蕾大小姐踩下去的,况且驾驶前检查车况也是考证标准规程的第一条,虽然从来没有人都没按照这鸡肋般的第一条做过…

  看到杨森出来,重新站回舱前的芙蕾迅速将一件正在把玩的小东西藏进身旁的小口袋,虽然看见了,可没心情的杨森却并没有去在意。

  …

  “喂,表姐吗?”痴女猛如虎,想及那些天天堵在门口的娘子军们,犹豫再三的杨森最终还是决定找林音想想办法。

  “啊!杨森啊,你等下”电话那头传来林音不断的低声交代,看来她手头的事情着实不少。

  “说吧,什么事?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啊,也只有有难处时才会想起有这么个表姐来,哼,上次走后也不回个电话告诉一下住宿等方面的情况,还的劳驾我找手下去打探…”电话那头清静了下来,估计林音已经清退了闲杂人等,她的语气也多了一份刚才没有的幽怨。

  “这个…”杨森顿时语塞,“表姐,这个…我…”

  “好啦,我又不是要问罪,快说吧,什么事?我听说你被众多女生堵截的事情了,嘻嘻,是不是看上哪个了,要我帮你介绍啊?”

  “怎么会…表姐你说什么呢?那些女孩可是冲着芙蕾来的,我可是无辜的受害者。”

  “嘻嘻,这样啊?你是不是想搬出来啊,这好办,我马上帮你联系别墅。”

  “不,不是的表姐,”就算搬出来,也难以避免众女生的堵截,而且在芙蕾超级帅哥的身上再加上走读级高层子弟出身光环的话,天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杨森可不敢再冒这个险。

  “我是想…是想…”杨森踌躇着难以开口,“想让你帮忙看能不能找辆不用驾照启动的车。”

  “找车?你要买车避开那些美女们吗?那真可惜啊,呵呵…不过,你怎么不考个驾照啊,驾照启动制度可是宇宙联盟文明的通例,当年银河联邦的交管部门就是据此才要求到了在联邦内捆绑驾照的权利。在宇宙中不靠驾照驱动的车型可不是很多哦。我看你还是去考个驾照吧,很好考的,只需要…”

  “我知道,表姐,我去考了,只是…没考下来…”

  “什么什么!没考下来!哈哈哈哈哈哈…”林音没有一点风度的大笑起来,杨森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林音性格直爽,这个情景他早就有所预料,只是真到了这个时候,这种想找个地方钻进去的感觉还真难受。

  “哈哈…哈哈…不行了,肚子好疼,不…哈哈…不笑了…”好一会,林音才算止住了笑声。不过等杨森解释完三次考试失败的原因,顾不了肚子疼的林音笑声再起…

  …

  “恩,由于捆绑制在全宇宙的铺开,这种非驾照驱动的车型是非常稀少的,而能出现在实行驾照捆绑制的银河联邦的恐怕数量也十分有限。等等我查一下啊,实在不行我就从非驾照捆绑制文明直接买一台…啊,还真有,在黑市进口目录中标示了两年前共和星纳萨底斯市场曾经有人在黑市交流大会上进过一台速关文明的迅雷X,而且没有出手的相关记录,那车应该还在他的手里。”

  “真的?”杨森简直欣喜若狂,竟然在共和星就有,这下好了,明天就可以摆脱那些热情过剩的娘子军了。

  “恩,是的,你真是运气差啊,想多和漂亮姑娘们多温存些日子都不行。”林音可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趣杨森的机会。

  “表姐…”

  “呵呵,别怪表姐啊,祥和现在要经手的事情比以前要多了太多,表姐我忙的可是昏天黑地,难得有笑的机会嘛!那个商人叫纳斯卡,店铺在纳萨底斯市场的A区DGG-229座,能找到吗?我叫市场负责人接你一下吧…”

  “纳斯卡?基德纳斯卡?”杨森的眼睛一下瞪的溜圆。

  “是啊,就是这个名字,智脑显示没有与他重名的,怎么,你认识他吗?”

  “是…是啊…在…他那卖过东西”杨森有气无力的话像是吃了死苍蝇一般。

  “啊,那太好了…我一会让市场负责人和他打个招呼,那车记在祥和的帐上就好了…”

  …

  “那就这样吧,你可别忘了刚才答应的话,要来看表姐啊!”

  “嘟…”又谈了好一会,且逼着杨森答应有空就来香港星找自己之后,林音才满意的收了线。

  “基德纳斯卡…基德纳斯卡”虽然这次不用自己掏钱,可一想到要再次面对这个“童叟无欺”的商人,杨森也只有摇头苦笑的份了。

  …

  卡帕拉尔众人正谈论着今天那个驾照考试没有通过的家伙,笑声不断的从他们之中传出。

  “头,你说着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啊,居然那么简单的考试还有人通不过,也太笨了吧。”

  “呵呵,不新鲜啊,九十年前就出了这么一个没通过的,那时我可是和你差不多大呢!”卡帕拉尔摸摸脸颊,笑容满面的说道。

  “他不过就不过吧,偏偏局长据此认为这是人们的交通意识开始淡薄的征兆,要我们连续上路检查一个月,天,一个月啊,这够我在‘战争’中泡多少mm的。真是的,要不是考试人员信息被智脑保密,我非去狠狠揍那小子一顿不可。”

  “去!还泡mm呢,再过些日子游戏的战争阶段就要启动了,到时看只会泡mm的你怎么哭!”

  “哪啊,我就是想抓紧时间进去学习备战嘛,泡mm只是顺便的调剂嘛。可局长他这么一弄…头,您能不能和司长说一说,现在还有哪个文明的交管人员会上路检查的?况且有自动驾驶仪也不会出现什么违规的事情啊,我们在这傻站着不是找人家笑话嘛。”

  “恩”卡帕拉尔点点头,“我们在这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自动驾驶仪犯错的几率几乎和彩票大奖一样,正巧让我们遇到的几率更是少之又少,不过司长既然发话了,总不能说不算就不算,先执行几天我再和他说一下吧…咦!”

  卡帕拉尔轻咦一声,对着远方的一部黑色跑车按动了执法牵引器的按钮。

  由于大气层内交通工具一直是各文明贸易的主力之一,每个文明境内几乎都充斥着大量其他文明的车型。按照宇宙贸易公约,各种大气内交通工具出厂时都是必须安装统一的牵引接收装置的。而这种可以对全宇宙各文明车辆进行管制的执法牵引器就正是这些接收装置的发令端。不过这配备给警务部门追捕逃犯的工具,被交管部门用到的次数可是屈指可数,然而这辆黑色跑车就有幸遇到了这种事情。

  “您好!请出示驾照!”共和星是个特殊的行星,老辣的卡帕拉尔不敢小看任何人,况且这辆迅雷X的售价绝对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驾照?交管?”杨森满脸的郁闷的看着围上来的一大票人,现在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上路检查的交管人员呢?这下估计要倒霉了!罚款是小事,只是这个无证驾驶的罪名…天,上一个由于无证驾驶被处罚的不会在是几十万年前银河联盟实行捆绑制前的时候吧,那我可真的要出名了!

  “这个,驾照嘛…我看看放在哪里了?”杨森一边像模像样的寻找,一边飞速的思考着对策,“决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被曝光…会被笑死的…不行就给这帮人洗脑吧…”

  看着眼前这个四处翻找的年轻人,卡帕拉尔不由微笑起来,迅雷X是儿时即让他万分着迷的车型,那时的他从早到晚就只想着将来买迅雷X的事情,甚至自己最后选择了交管这行都与这款车有着密切的关系,现在在他的车库中就停放着两辆不同款式的迅雷X,然而第三款迅雷X是迅雷中最昂贵也最稀少的一款,那时在银河联邦甚至根本就没有出售。再加上连续购买这种观赏多于实用的车也让老婆颇有微词,人近中年,锐气渐消的卡帕拉尔最终还是放弃了收藏全套三款迅雷X的念头。

  刚才的拦车只是他对迅雷X第三款的条件反射而已,而后来对于此车特质的了解和对车主表情的解读让他迅速怀疑上了杨森驾照问题,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这种叛逆的年轻人他见过几个,天生喜欢和条条框框对着干的人中总会有几个对驾照捆绑极为不满的,因此购买非驾照捆绑制文明的车辆上路狂飙是他们最喜欢的事情。海狮、笨象、渡渡鸟,这几款比较大众的车型早些年他都通过智脑反馈的信息查到过,不过查到迅雷X,特别是在路上亲手抓到的,却还是第一次。

  “恩,按规定无照驾驶者的车辆是要没收的,回家好好和老婆商量一下,如果查扣品拍卖是这个车主不想买回,我就买下它,哈哈,这可是多年的夙愿啊!恩,再去找找管理罚没品的亚察苏,来个内部拍卖。那还不是要多便宜有多便宜。”想及此处,卡帕拉尔的笑容更胜,眼睛都快眯的看不见了。

  “没驾照?”周围的人看到这个架式也来了精神,竟然逮到了无证驾驶的,这对他们这些年轻一辈来说还真是新鲜事。

  “别找了,没有就痛快说嘛!无证驾驶的处罚不是很重的,没收车辆加罚款一百五十万信用点而已,哈哈,你可别像上次那个小孩那样哭鼻子啊,那虽然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可我还是记忆犹新啊!”

  “轰…”哄堂大笑声中,杨森倒是不着急了,看来无证驾驶的人还是有的,那自己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来吧,我来制止你的表演。”刚才出言的讥讽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拿起一台仪器扫了一下车体。

  “滴~答~”确认驾照存在的清脆的铃声响起,众人的脸色瞬间垮塌下来。

  虽然拥有驾照还是开行非驾照捆绑型车辆的人凤毛麟角,然而由于非驾照捆绑文明的强烈坚持和抗议,在很多文明的法典中,有驾照开行非捆绑车辆被列为了合法项,银河联邦就是其一。

  卡帕拉尔赶紧上前几步,拉开一脸不信的中年人,一个劲的给杨森赔起不是来,好在莫名其妙的杨森也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三两句话美营养的话过后,迅雷X绝尘而去。

  “有驾照乱翻什么!故意玩人呢?”看着远去的车影,中年人愤恨的咒骂起来。

  “好啦!你下次也注意点,没确定他确实违法之前,不要随便冷嘲热讽,这次要是他叫起真来,有你受的。”卡帕拉尔随口训斥着中年人,眼睛却是紧紧盯着远去的迅雷X,“真是可惜啊…”

  …

  卡帕拉尔在极度惋惜中,杨森却在极度纳闷中,虽然不知道那台仪器的具体功用,但杨森还是可以从众人的表情和事件的进展中看的出来。可车上怎么会有驾照呢,难道纳斯卡的驾照忘在车上了?不可能啊,这辆车一直在全封闭货舱中,是今天才打开组装的啊!

  “不是纳斯卡,那会是…”杨森的眼睛不由的移向了车上的另一位乘客――芙蕾。

  “呵呵,玩笑了,怎么可能是芙蕾呢?我也真是的…呵呵…呃…”

  发觉杨森探询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芙蕾以为自己趁杨森在那个奇怪舱室中时,跑道旁边那个同样的舱室中玩杨森不让玩的圆盘盘的事情被发现了,马上换上一副认错的乖巧样子,并从口袋中里掏出屏幕不动后从旁边小口吐出的漂亮卡片。算是彻底坦白…

  驾照!…杨森是见过紫儿那张的…林音为芙蕾炮制的银河联邦公民身份,储存了不小数目的腕式电脑加上那简单到了极致的考试内容,杨森马上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只是这连芙蕾都能拿到的驾照,自己却…唉…总不能见谁都解释拿不到驾照是因为芙蕾捣乱吧…算了,反正自己认识的也就那几个人,他们…他们爱笑就笑吧!…杨森打定主意,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决然表情。

  只是这酷酷的表情,吓哭了正在担心责罚的芙蕾…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