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十章 终极进化
  “丝~丝~”刺蛇们瞪着通红的眼睛,恶狠狠盯着眼前的怪物,横行星球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生物。全/本\小/说\网血水染红了大地,尸骸布满了藏原,只不过这次躺在地上的,却是平时趾高气扬的各色虫族。

  “轰!”足以摧毁巨型星舰的能量束闪耀而过,一座不大的山包瞬间消失,不过发炮的强击甲虫却再也看不到自己的杰作了,背上的巨大开口瞬间使它呜呼哀哉。只是到死它也没搞清楚,刚刚还在山包上耀武扬威的怪物,怎么眨眼就到了自己的背上。

  甲虫的身体马上变成了漏斗,无数利刺从那里冲天而起,但它被上的黑影却瞬间弹起数十米高,再以近乎神技般灵巧的躲过刺蛇的齐射后,在疾驰的飞龙没有到位之前,逐着回收的利刺猛地向地面射去。

  “嗤~”地面发出并不相符的声音,尚处于上升期间的利刺全部软了下来,死蛇般垂回地表,发生如此变化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地刺虫埋地后作为唯一弱点随机分布的脑部被击碎破坏。

  “滋!”两道光芒从“怪物”的眼部激射而出,已经铺压而至的数只飞龙全部中的,**从空中掉落下来。

  “丝~丝~”,异形的字典中没有畏惧两字,四周的刺蛇游过众多同伴的尸体,挥舞着巨大的手刀一拥而上,誓要将眼前的怪物斩成碎片。

  “怪物”的影子开始模糊起来,风车一般的旋转之下,周围的刺蛇好似狂风下的麦穗一样,顷刻间便倒伏大半。尖厉的嘶叫、四处乱飞的肢体及溅射而出的墨绿血液让人恍惚来到了修罗之地。

  “轰!”又一阵耀眼光芒,世界终于清静下来。

  看着已经与刺蛇、飞龙一起消失的讨厌怪物,百米之外的强击甲虫得意的晃了晃头,不过,还没等它的得意完全表达完毕,一个慢慢撑起的身影马上就让它的三角眼瞪的溜圆,大惊之下,强击甲虫的肚子重新开始一涨一涨,一轮新的打击正在酝酿。

  “轰!”还在摇摇晃晃的“怪物”本能的一缩,但预料中的剧痛却始终没有到来…

  “竟然是强殖族…怪不得…”已经炸的四分五裂的强击甲虫边,正停着一个微微漂浮且喃喃自语的年青人。

  杨森仔细的打量“怪物”,从身形上看。这绝对是人类,但如果窥其全貌,还敢于坚持这个观点的人就不多了。

  全身的都覆盖着类似刺蛇般的鳞片,手脚顶端长着森森的利爪,背部对称分布着漆黑的骨翅,骨翅的尖端还闪着绿油油的剧毒光芒。如果说这是人类,那么不知有多少人类会被自己的同伴吓死…

  最奇异也是最恐怖的,就是那张美轮美奂的脸,美仑美奂这个形容器具的词汇用在这里简直刚刚好,那美的令杨森也阵阵炫目的脸如面具般僵硬的扣在这样一副身体上,恐怕只要正常的人都会有种悚然的感觉。

  强殖族是宇宙初期的几大种族之一,是当时最强横的种族之一,他们如日中天的时候,就连主宰的萨拉族也要给上他们几分薄面,因为他们身具一种与生俱来的奇异能力――强殖。

  在极端危急的情况下,身体系统发生应激性变异,吸收并同化某一类强大物种的优秀基因,不断优化自身结构及基因属性,最后进化为完全超越这一类物种的最完美战士,这就是强殖。

  最初的宇宙时期是危险了,恒星瞬爆、史前巨兽、没完没了的陨石彗星,不断遭受死亡威胁的强殖族大批大批的向着有行宇能力的种族方向进化,最后竟由最初的星上种族成为了可以少数几个仅凭肉身即可遨游宇宙的宇宙种族。

  然而,进化的另一级就是退化,在宇宙生态越来越趋于稳定之后,强殖族的应激反应渐渐消失,历经数万代,他们慢慢的丧失了宇行能力,重新退回到了行星表面。

  如果说稳定的生态让强殖族开始退化,那么飞速的科技发展则彻底葬送了强殖族的进化能力。时至今日,这个种族也于众多被宇宙淘汰的种族一样,开始慢慢的消逝在星河之中了,除了及少量专研的古宇宙历史学家,甚至连散落在宇宙各处的稀少族人,都已经忘却了祖先的荣光。

  主宰与当时的强殖族大长老很是相熟,这个处于基因优化定级的强殖族头面人物竟有着媲美萨拉族副脑的恐怖战力。杨森因此很是想试验一下强殖族同化战斗异形基因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岂料这个平素极好说话的好好先生却顽固的坚持这本族自然进化的教条,坚决反对人为的应激进化,此事也只好不了了之。

  想及往事,再看看眼前的强殖族,杨森很是满意进化的效果,只是,苦了这个女孩了…

  强殖族进化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产生应激反应,进入可进化状态后,用奇特的能力作用于目标生物,这样该目标的基因信息自然会浮现在强殖族的脑海,身体也将据此产生取优去劣的进化生长,只是这种方法耗时甚巨,也需要目标种族的配合。而第二种,则是在强敌环伺的境况中采用的迅速而直接的获取基因的方式,那方法…

  直接将目标生物残骸植入自己体内,用自身细胞进行包裹吸收,芙蕾应该不知道自己是强殖族这件事,那么她应激开始和基因获取的方式就只剩下一种…想及刺蛇那恐怖型号的手刀斩入身体的情景,连杨森都不由打了个冷战。

  没错,根据日记扉页的照片,杨森一眼认出了眼前的“怪物”,正是开始应激反应后进化而来的强殖族人――芙蕾。

  看着眼前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孩,杨森真不知道是要替她难过还是高兴,以这副样子游荡了两年,恐怕不是一个美丽的女孩所能接受的吧。然而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由于某此巧合,异形伤害使芙蕾发生应激进化,恐怕她早就不存在这个世上了吧…

  这时,一直在愣愣的打量杨森的芙蕾突然猛冲了上来,杨森却丝毫未加闪躲,芙蕾此时的战力虽然并不见得高出酷法尔族主祭祀多少,但毕竟不差太多,如果想阻止她,就只有全力硬撼一途。杨森实在是不忍心再伤害于她,只好作了舍弃身体、逃离意识核心的准备,反正上次积攒的能量一丝未用,重新造个身体简直小意思。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已经近身芙蕾并没有做任何攻击动作,却是猛扑进杨森的怀里,呜呜的痛哭起来。

  “这…”杨森被弄的不知所措,虚张着双臂,抱也不是,推也不是。

  “大概是终于发现了同类吧,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她的心中还是始终将自己当作灵长类的人来看待。”杨森感叹之下,双手环紧,用力的将芙蕾紧搂入怀,感觉到了这方善意的回应,芙蕾的痛哭不由更加猛烈起来。

  搂着如此大美女,或者说,曾经的大美女,看似很爽,然而不要忘记了她背后的毒翅,好在这种腐蚀性超强的毒液是杨森配置出来的,暗运念力及能量于手,还是可以从容分解的,要是换作别人,恐怕这一搂之下,就会直接一命呜呼。

  良久,芙蕾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只是开始慢慢的饮泣,“救…我…救我,”两年没有交谈的对象,芙蕾的发声异常困难,嘶哑的声音让杨森听的无比酸楚。

  急病乱投医,芙蕾的状况岂是一般人可以奈何的,放眼全宇宙,恐怕也只有萨拉族的区区几首脑才有办法。不过她又是幸运的,开口求助的第一个人,就是萨拉族的老大。

  在杨森的诱导下,苦战之后本已疲劳的芙蕾很快进入了梦乡,杨森则开始全力扫描芙蕾的身体,获取基因进化信息。

  “唉…”杨森慨叹一声,芙蕾的身体状况远比他想象的糟糕的多,异形体内防止基因技术复制而加入的干扰基因大量的在她体内聚集,在它们的作用下,几乎每分每秒她的基因都会被强行重置,这种事情放在毫无痛觉情感的异形身上也就罢了,可芙蕾是神经极为敏感的灵长类啊,就算进化时作了钝化处理,可那痛楚依然…

  看着睡梦中身体仍不时抽搐的芙蕾,杨森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帮她恢复。现在杨森面临一个选择,那就是“进”或是“退。”

  强制芙蕾进行退化十分容易,只需清除所有的变异基因,以本源基因为她再造身体即可,虽然清除时所要耗费的能量甚巨,但在这个晶石能源极为丰厚的星球,这到不是问题,只是芙蕾的应激本能已经被激活,基因序列也深深的镌刻进了意识核心,就算恢复了正常的身体,再次的进化也将不可避免,那样…

  只剩下“进”了,杨森迅速的否决了退化的方式,可是她的进化方向是战斗异形啊,这样要达到停止应激反应的终极形态,必须…

  杨森思索良久,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轻轻放下熟睡的芙蕾,拜伏于地的他换上一副前所未有的肃穆表情,默默的开始向宇宙本源进行祷告。

  祷告持续了十分钟之久,杨森终于睁开了眼,重新抱起芙蕾,念力全开的杨森开始全面的扫描附近的地层结构。“有了!”杨森拔地而起,带着芙蕾飞出数千米后,又直直的向地面猛扎过去。

  尘土伴着巨响飞扬起来,地面瞬间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

  一直推进到地下九十千米处,杨森才停了下来,此时已经很接近软流圈了,念力的扫描之下,周围出现大量的碳晶石反应,这里正是一片大规模矿脉的核心。

  强大的念力延伸开来,矿区中众多的晶石开始向这杨森的方向汇集,致密而有序的一阵排列之后,一个巨无比大的晶石球将杨森包裹在了里面。

  估算了一下晶石能量的总强度,杨森满意的点点头,额头随即闪亮起来,一颗晶莹的圆润珠体渐渐从中浮现出来,这,就是萨拉族战斗异形最完整的基因序列。

  这种最完美的序列已经超出了生物武器、战斗机器的范畴,而是完完全全的全新生物,这种最本源的造物行为,对杨森来说仍是相当忌讳的,所以从不祷告的他才破天荒的向着真正的造物主,宇宙的本源祷告一番。

  是的,杨森所说的“进”,就是要让芙蕾补全所有的战斗异形基因,由于不想从根本上违背宇宙法则,杨森造就各类异形所用的相同主基因并不完整,这样他们就只属于生物类武器,而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新物种。但是如果想让已经身具干扰基因的芙蕾恢复过来,就只有提供给她完整的异形基因,让她彻底的完成异形方向的最终极进化,才会让她摆脱只对缺陷基因起作用的干扰基因的困扰,并且完全停止她的应激反应。

  一阵更加耀眼的光华开始闪动,杨森迅速的脱离了晶石球,四周漂浮的晶石马上补满杨森脱出的洞口,在球内光芒的作用下,晶石开始融化重组,整个晶石球彻底严丝合缝,成为了一个整体。

  看着熠熠放光的球体,杨森的眼中也有着些许的期待,自从彻底的完成这段基因序列,它就被深深的隐藏在了自己的识海,“天之力不可轻予”他至今还记得“龙”告诫他的这句话。就连早早就具备了造物能力的龙,也不敢轻启神力,更何况是他。违背宇宙法则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仅此一次!”杨森在心中默念到。

  …

  光芒越来越强,能量潮暴虐的席卷着地下所有的空隙,大量的能量从地表的洞口倾泻而出,赤道升起的巨大光柱照亮了半个星球。

  “该死!星球上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电磁风暴!”汉克狠狠的敲了一下键盘,卫星的反射线护照都是在外太空才会开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遇如此强大的电磁风暴,下场只有一个…

  “等稳定后再发射一个吧,”林音的声音有些微颤,她努力的使自己的视线从已是一片雪花的屏幕上移开,轻轻的离开了驾驶舱。

  “杨森,你到底怎么样了…”来到走廊,林音的情感再也压抑不住,自从杨森走后,异常的情况就接连不断,难道是他…

  不,不会的,林音拼命的摇了摇头,将这些可怕的想法一一驱逐。

  “你一定会成功的,我们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林音轻轻的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脸庞似乎有东西滑落下来。

  …

  风暴中心的杨森还算轻松,凭借超级迅速娴熟的能量转化能力,他只耗费了不大的念能,就凭借这里游离态的众多能量离子,很容易的搭建起了强大的能量护罩,继续躲在里面看进展。

  三个小时过去了,汹涌的能量终于露出疲态,风暴也渐渐小了下去,原本厚实而致密晶石球现在只剩下薄薄的一层,透过并不透明的外壳,似乎已经看到了其中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太丑或者太怪,一定要在她苏醒之前借助矿脉所有残存的能量,迅速的抽离出她的意识核心,重塑出一个身体出来,反正终极进化已经完成,没有应激反应的出现,再造的身体形态应该可以持续的维持下去,只是可惜了这副终极进化的身体了…一定要快,进化前就已经要超我目前的战力了,如果她清醒后…恐怕…”杨森暗暗的想到。

  “卡!”一声脆响惊醒了还在胡思乱想的杨森,不堪球内生物持续吸收的晶石球终于破裂,露出了蜷缩在未破裂的底部半圆中的那白花花一片。

  “咕咙…”刚才还在为芙蕾终极形态担心不已的杨森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液。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