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五章 未名星球
  扎卡高傲的巡视着族里的领地,听族里的老兽说,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它们扎普尔还只是吃虫捉鱼的普通鸟类生物,可是现在呢?有了抓裂岩石的利爪,身形变大数十倍的它们简直就这方圆万里的王者,只要不碰上那些恐怖的刺蛇…想到这里,扎卡打了个寒战,不敢再想下去。wWW、qb⑤。coМ\

  恩…今天吃什么好呢?达西小兽?不好,土腥气太重了。纳地小速龙到是很好吃,只是小了点,抓起来太费力气不说,几只都不够塞牙缝的。草云兽?昨天才吃的啊,算了,再凑合一顿吧。

  “唉,好像尝尝老兽们所说的人肉啊,听说那鲜美的味道…,不过老兽说那些自称人的生物可遇而不可求,也许几十上百年都不能碰上一次,不知我这辈子有没有希望啊…

  调整了一下飞行姿势,收起白日梦的扎卡开始扫视起蕨植从来,那时草云兽最长出没的地方。

  “这只太小,那只太老,”草云兽是草食性动物,而且体形较大,奔跑缓慢,在没有丝毫捕捉难度的情况下,扎卡得以一路挑挑拣拣的飞过来。

  “这只…恩,这只不错,就是它了,”这时,刚刚确定目标的扎卡发现了草云兽不远处的异样。“那些…人!是人!恩,和先辈们用爪子在崖壁上刻下的一模一样…太好了!…太好了!…美味们,我来了!”

  扎卡猛地一个盘旋,狠狠的向下冲去,眼见离美味越来越近,他们却傻傻的一动不动,扎卡心中的喜悦更是难以抑扼,“老兽们还说什么来着?发现人类后要高声示警,族人聚齐后才能强攻。哼!对付这些被吓傻的小不点,还用召集族人?都来了我吃什么…”

  扎卡的思维到此为止,眼前一黑的它再也不会为每天吃什么东西而伤脑筋了…那些已经是菲莱巨蚁们的事情了,这么一只大家伙,够它们享用好多天了,虽然并不怎么可口…

  …

  “滋…”随着杜锋重装机甲上镭射光子炮的发射,那只巨大的鸟形巨兽掉了下来,杨森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继续前进,大家要多多注意四周…”林音驾驶的是一架暗褐色轻型机甲,透过机甲系统传出的声音多了几分坚定和威严。

  随着命令,小队在已隐身探路的嘉魉指引之下,继续靠着长满蕨类植物的稀疏丛林掩护,飞速前行。

  “副队,”杨森飞到只穿着非战斗代步机甲的亚力身边,“刚才大家怎么那么紧张,那只是一只本土生物吧,又不是异形…”

  “就是因为不是异形大家才紧张,遇到异形大家就不会紧张了,九死一生,紧张也没有用,”亚力操作代步机甲作了耸肩的动作,同时减小磁力输出,将机甲的速度稍降了一些。

  “刚才那只是扎普尔鸟类变异兽,可不要小看这些变异兽,他们可是当年亚赫尔神族为了抗衡萨拉虫族变异出来的,战力十分惊人的。”亚力抓紧时机,开始给杨森恶补达莱星系探险常识。

  “是吗?”杨森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的异形部队遭到过什么变异兽的抵抗。

  “达莱星系生物异变出现在虫族主力撤走之后,而且是全星系统一的异变。史学家据此推断,这应该是亚赫尔神族玉石俱焚的最后一招,但在那维持了10个标准行星自转日的惨烈战争中,这一招始终未被采用,直到亚赫尔神族灭亡,萨拉虫族主力瞬移后,这次异变才在全星系蔓延开来。”

  “就像各文明远古行星时代的核子武器一样,这样与敌协亡的方法,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用出来的,然而,亚赫尔神族还是低估了萨拉虫族,不说那些全星系变异时已经瞬移走人的虫族主力,就是残余在星系中的那些异形,也远不是这些变异后的小家伙们可以对付的,在数次争夺地盘的战斗中付出惨重代价后,这些突然获得强大力量的变异兽们终于认识到了自己与那些恐怖异形间的差距,从此夹起尾巴做兽之后,达莱星系又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衡。”

  “不过,”亚力做了个挠头的动作,咣咣的金属撞击声从头部传来,“那些变异兽虽然奈何不了异形,但是对我们探险队的威胁却是巨大的,像刚才那只扎普尔鸟类变异兽,如果它刚才不是俯冲而是尖叫,那等它的种群聚集过来,我们今天能不能走的了都是个问题。”

  “哦…”杨森受教的点点头。

  突然,杨森的念波敏锐的察觉到大地微微的震颤起来,刚想开口提醒,接到嘉魉示警的林音已经高声命令起来。

  “升空!A级升空方案,全体升空!快!是地奔兽群!”说着,林音的机甲猛地向前加速而去。

  一朵朵桔红的火焰升起,既然是最紧急的A级升空方案,只靠磁力反推当然不行,这时只有聚变动力才是最强大而高效的。

  A级方案的上升高度是40公里处的平流层顶端,这个高度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升空点前方那灰蒙蒙的一片“洪流”了,“那就是地奔兽?”杨森运起少许念力,向这望不到边际的变异兽看去。

  放大版的霸王龙,这是地奔兽给学过地球远古历史的杨森的第一印象,地奔兽很像地球远古的恐龙,只是较之打的多也丑陋的多,观察者先注意到的,一定是它血红色的皮肤、根根利刃般的獠牙,然后才是那庞状的身躯及那托在身面森白色的骨刺尾巴。

  不怪林音启动A级升空方案,地奔兽的速度果然惊人,机甲上挂好嘉魉的林音刚刚升空,地奔兽就已经将她刚才站立的地方淹没了。

  “杜锋,杜庞,开盾!掩护!”随着亚力的高声喊喝,杜锋马上降低高度,开启大功率的黑紫色的磁力射线,将还在上升途中的林音与嘉魉护了起来,而杜庞机甲发出的保护射线,也瞬间把杨森众人笼罩起来。

  “这…”杨森刚要开口询问,下面的血色洪流给了他答案。

  “嗷…”一声凄厉的嚎叫声响起,洪流中的大部分地奔兽抬起了头,随着更多嚎叫的响应,血色的洪流上空突然有一阵阵白雾腾空而起,不过方向却全是指向千米高空的杨森众人及还处在上升途中的林音。

  “骨刺!”杨森运在眼睛上的念力还没有消失,迅速的辨认出了白雾的实质。

  就是地奔兽尾部的骨刺,这些尖利的骨质物居然在弹射出千里之后居然依然威力不减,那密密麻麻的砰砰声和不停晃动的保护层让人们可以非常清晰的认识到这点。

  数秒后,林音等人终于赶了上来,杜庞与杜锋的磁力保护系统携手运作起来,虽然仍是响声一片,但然人心惊胆战的晃动却是小了一些。

  “地奔兽是所有变异兽中最强大的,”亚力抓紧一切事件来带杨森这只探险菜鸟,“它们应该就是亚赫尔神族变异计划中的主战兵种,你看这种尾部可以进行自生物裂变推进的骨刺,就是专门设计出来对抗空间飞龙的。不过应该是那十日决战时临时加上的,威力偏小,只要超出一定距离,连重型机甲的磁力防护系统都可以抗衡,更不要说表皮比开了防护的舰船都要坚硬的空间飞龙了。”

  “刚才吓坏我了,”代步机甲上并没有聚变喷射系统,使用代步机甲的亚力和翔与没有机甲的杨森与金帆,都是挂在机械师达达吉斯的战车上升上来的,所以虽然外面砰砰不断,只要亚力声音大些,杨森还是听的见的。

  “骨刺齐射的时候,林音他们才升到20公里处,那可是地奔兽骨刺威力最大的距离,幸亏磁力系统是狂人帝国那帮疯子提供的,我怀疑它的输出功率甚至要超出普通星舰,还好还好!”亚力拍着胸口,大叫侥幸。

  “恩哼…”战车内的达达吉斯大概通过声音采集系统听到了亚力的话,赶紧提醒一下这些堪比星舰的防护系统是谁改造好装在机甲上的。

  “哈哈…”知道已经无碍,坐在战车里的汉克、怒汉与大雷格一起哄笑起来。

  “谢谢大家的承认…”达达吉斯丝毫不以为意,这次连挂在车上的四人都笑了起来。

  …

  骨刺雨已经持续了两分多钟,却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杨森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些发射完骨刺的地奔兽尾部,竟然又有骨刺在迅速的生成着。

  “…没完了啊,也不怕发多了会缺钙!”杨森恶毒的诅咒着。

  终于,五分钟后,看到这些碍眼的东西实在是弄不下来,越来越多的地奔兽选择了放弃,骨刺雨也渐渐的稀疏下来。不过这洪流反倒是停止了前行,开始以上空的杨森众人为核心,打起转来。

  “这…他们什么时候才会离去?”杨森问亚力。

  “不知道…地奔兽群没有固定的地盘,跑到哪算哪,要是真想跟我们耗上,在下面转个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

  “队长…”亚力转头向林音询问。

  “我们走走看,”林音的声音有些迟疑,这些地奔兽的确让人头疼。“希望他们不要跟来吧。”

  给重装机甲重新填充了能量,待防护系统重新冷却后,众人开动磁力系统,开始缓慢的向前移动,不幸的是,下面的洪流也和他们一起动了。

  “唉…今天的行动取消吧,穿代步机甲的队员和酷法尔族战士马上进入战车,我们向极地运动,注意控制速度,不可超过红值…幸亏今天出来的还不远…注意警戒,我们现在没了蕨类森林的掩护,很容易被盯上的…走吧。”

  虽然极地的寒冷要远逊于宇宙空间,但那特有的蕴有大量水分的寒冷方式却为萨拉族战斗异形及变异兽们共同厌恶,所以那里成为了各探险队大型舰船最理想的着陆场所。探险船不可在极地以外着陆,小队要沿蕨类森林前进,在行星上的前进速度不可超越空间飞龙最敏感的红值…,这些可都是无数代探险队用血泪换来的经验。

  …

  “队长,生物雷达显示,有众多的扎普尔鸟类变异兽向我们急速靠近中!数量…难以统计,到达时间约三分钟。”刚飞出几百公里,战车内的达达吉斯就传来了坏消息。

  “空中飞行果然极不安全,”林音偷偷叹了口气,旋即用更加坚定的语气开始下达命令。

  “马歇尔、蓝顿、切科费拉、纽约尔出列,以东南西北四方位围绕战车为中心散开;杜庞站上战车顶端,、杜锋去战车底部,你们负责对四周所有人进行火力支援;亚力、翔、嘉魉马上在代步机甲上加挂防护装置,武器全部加挂‘蜂巢’散射离子发生器,负责战车上部;杨帆、金帆负责策应,用念力打击一切冲破火力网的目标;达达吉斯,开启战车所有防卫火力,汉克,时刻优化战车火控系统,不允许出现任何计算失误。”说完,林音开动装甲,向着战车底部飞去,看来那里就是她给自己分配的防守方位了。

  一时间,战车周围静的可怕,除了加挂装甲及武器蓄能的嗡嗡声外,再没有一丝声音,除了空战时没有一点用处的怒汉与大雷格急迫的抓耳挠腮外,其余众人处在了紧张备战的状态中。

  “来了,”林音高声喊喝,提醒大家注意。如果说刚才的骨刺像白雾。那这次来的就是乌云了,这黑压压的乌云,正恶狠狠的从四面八方向杨森众人压了过来。

  “开火,”当扎普尔鸟类变异兽进入武器的有效射程,林音下令了。

  鸟类尖锐的惨叫声瞬间响成了一片,众人所在之处马上变成了第二颗太阳,战车上的超级密集阵防卫系统、重型机甲上的“繁星”散射离子发生器、轻型机甲的“霞光”散射离子发生器、代步装甲上加挂的“蜂巢”散射离子发生器一同发言,虽然都不是主战武器,但这种威力较小却火力密集的散射武器却正适合此时的境况,四周如瀑布般挂下的鸟尸就是最好的证明。

  众人中,最忙的却是杨森。在密集的火力也有空隙,不过那些九死一生才冲出火力网的扎普尔还来不及高兴,马上就会被一阵强大的念波扫过,然后就会乖乖的变成尸体,掉落下去。估计林音此时也不会有空发动她那恐怖的念力探测,杨森异常难得的爽了一把。

  “啊!啊!”强大的压迫感下,众人纷纷按照探险者守则上的教导,靠高声怒吼来宣泄激动的情绪,平复紧张的心情,

  虽然听不到众人的怒吼,但是鸟兽的尸体砸在脑袋上还是感觉的到的,一直在下面环绕奔跑的地奔兽也开始仰首嚎叫起来,然后…白雾再起。

  混乱,简直一片混乱,不分敌我的满天骨刺,开启各自防护系统,负荷开火的探险队战士,晕头转向却悍不畏死、上下攻击的疯狂的鸟兽,还有那个不停拣漏的杨森,一派超级混战的景象在这未名星球的角落如火如荼的上演起来。

  最先谢幕的显然会是人类,虽然由于杨森的原因,在如此惨烈的战斗中竟莫名其妙没有一人减员,甚至连个受伤的都没有,然而,支撑武器开火的能量毕竟还是有限的…

  “队长,战车能量即将告罄,如此强度的攻击最多还能再坚持十分钟,…”一直密切关注着能量存量的达达吉斯终于开口了。

  众人的武器能量都是靠能量输送带由战车输送的,也就是说,十分钟后,众人的武器将一起哑火…

  “扫描扎普尔鸟类变异兽群,评估十分钟后消灭干净的可能性…”虽然暗自着急,但林音的手下却没有一丝停顿,“霞光”依然满负荷运转着。

  “可能性1.2%,几乎不可能,”达达吉斯的声音有些沉重。

  …

  “通知戈登,让他马上驾驶银河世纪过来!”片刻的思索,林音下定了决心。

  “银河世纪如此巨大的舰船一旦离开极地,就必然会惊动异常敏感空间飞龙,那样我们…”

  “顾不了那么多了,”林音斩钉截铁,“马上呼叫!”

  “是!”达达吉斯忠实的执行了命令,这也是现在唯一的选择了。

  两分钟后,在战车东部的鸟兽群中,空间突然发生一阵扭曲,马上有大量扎普尔被吸入了空间裂缝,南部天空突兀的干净起来,在那里,一艘银色的舰船浮现出来。

  反正铁定是要惊动空间飞龙了,林音干脆命令戈登进行了更加显眼的短途跳跃。

  “快!大家护卫战车,依次进舰,”随着林音的命令,众人开始快速的向银河世纪汇合而去。

  先是空间裂缝的扫荡,再然后是巨舰舰载武器的散射,东部的扎普尔群在极大面积上出现了真空。等周围方向以及东部后方的扎普尔反映过来,那些杀死它们无数族人的可恶人类已经全部钻进了那巨舰之中。

  “嘎…嘎…”漫天的哀号声中,悲愤交加的扎普尔鸟类变异兽迅速的将巨舰包围起来,这时,又一次跳跃开始了…

  再次损失了众多的族人后,遍寻人类踪影不见的扎普尔鸟类变异兽开始将怒火宣泄到刚才频频捣乱的地奔兽头上,只是双雄的决斗刚刚展开不久,恐怖的飞龙群到了。

  成群地奔兽的骨刺如白雾,集群扎普尔的组合像乌云,漫天空间飞龙的出现…是日食…

  知道即使跳跃到外太空,在空间飞龙的面前也没有丝毫的意义,林音赌博般的将探险船跳回了寒冷的极点,这次…她赌对了。

  虽然可以感应到刚才那舰船的跃出点,没有了当年主宰的指令,此时已经完全率性而为的飞龙,没有一条愿意追踪到讨厌的极点去抓这漏网之鱼。这里这么多好玩的生物了,那个跑掉就跑掉吧…智力不高的飞龙集体偷懒之下,林音众人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

  …

  距林音众人所在未名星球千万光年之外,那艘曾紧跟在银河世纪号后面的狰狞舰船正在静静的漂浮着。

  “蠢货!怎么会跟丢的!”舰长室黑色的刚晶石座椅上,一个将自己深隐在阴影中的人,愤怒的将手中的酒杯砸向了跪在地上的手下。

  “船…船长,这…这不怪我们啊!您也知道我们的探测器是从亚赫尔神族的遗迹里找到的,那么古老的东西,从启用那天起,就总是不时出现些问题的…”被酒水洒了一头脸的手下连大气都不敢出,慌忙的解释到。

  “这么说…你很委屈喽?”阴影中传出的声音异常冰冷。

  “不…没有…船长…全,全是我的错…”深谙船长喜怒无常的禀性,手下再不敢作任何辩解。

  “这个态度才对嘛…恩…这次的确不是你的错,放心,我不会责罚你的…去传令将舰船开往奇科行星附近的‘十字路口’,只要来了这一区,不管她们去了哪颗星球,回程时一定会经过‘十字路口’,我们守株待兔好了…”

  “对了,回去告诉拉达,开船时小心些,奇科行星可是虫族异形的大本营。敢将船开过生死线,我活扒了他!”

  “是,是。我一定转达您的命令,船长您放心,这些拉达肯定省得的…”手下一边称是,一边小心的站起来,慢慢的退了出去。

  待手下的脚步声远去,那船长才从阴影中缓缓站起身来,一张阴狠的面庞出现在本就昏暗的灯光中,室温似乎又陡然降下一些。

  “林音吗?”那船长来回抚摩着桌上简报中林音的照片,“临时雇用酷法尔族的费用应该相当高昂吧,如果不是有明确的目标,这种额外的投入绝对不会是商业探险公司愿意承受的…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你已经在上次探险时确定了一处放置记忆晶石的地点呢?不要让我失望哦…不过,就算没有晶石…我也会从你身上得到报酬的,不是吗?傑傑傑傑傑…”

  那船长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照片上林音的胸部…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