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章 表姐上门
  “那个魔星人是?”只有四人的元旦晚宴上,杨森实在是憋不住了。/Www。qb5、com//

  紫儿的父母相识一笑,“紫儿没告诉你啊。”

  “就不告诉他,谁让他吓我!”

  紫儿换上了漂亮的公主套装,雪白衣装映衬下,小脸更显俏丽。

  “呵呵,还在赌气啊,好,我来说好了,”紫儿的父亲大度的解围,“那孩子叫‘撒德翼’,在我没有接掌‘祥和’时,有一次去魔星系谈生意的途中受到了宇宙海盗的袭击,当时我的救生艇弹离的路线有异他人,且求救系统被撞坏,事后的搜索中没有被发现。在飞船氧气制造系统由于能量耗尽即将关机的时刻,‘撒德翼’父亲‘撒德云路’的商船发现并营救了我…”

  “为了报答他,在成为‘祥和’董事长后,我将公司在南十宇宙区域的所有力量及渠道转交给了‘撒德云路’,如此他的家族才得以发展成为南十宇宙区域最大的黑暗贸易家族。但是,在紫儿渐渐长大后,我发现‘撒德翼’利用百般机会接近紫儿,由于怀着感恩的心,我当时并没有对此表示反对,但紫儿对他却极为抵触,并将‘撒德翼’劣迹斑斑的秘密档案摆到了我的面前,我终于认识到这是‘撒德翼’只是垂涎‘祥和’的产业,而‘撒德云路’竟然也默许了这一切,我从此终止了每年带家人去魔星系的拜会,但‘撒德翼’却时常不请自来,我也不好拉下脸将他赶走。”

  林远洋脸上的无奈和紫儿脸上的气愤使杨森想起一句华族古语――“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对了,小杨,你寒假有什么打算?”不想再讨论令人郁闷的魔星男,紫儿的妈妈岔开了话题。

  “还没什么打算,紫儿想让我陪他去梦幻星,我倒是很想去公司看看。”林远洋是称杨森为“杨”的,但是紫儿妈妈却坚持在前面加个“小”字,没办法,几次抗争都被紫儿镇压的情况下,杨森只好默认了这个称呼。

  “恩,年轻人就是应该多顾及自己的事业,太儿女情长也不太好,这样吧,梦幻星就不要去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杨这个假期就却全力的运作自己的公司,虽然有洪斌在主持,但有些全局的事情你也要好好的学习了解下。”

  “这…”杨森到是无所谓,只是紫儿那…。

  “不行,我要森哥哥陪我!”果然。

  “你也要开始学习对‘祥和’的深层次管理,不要天天想着玩,都已经这么大了,还天天像个小孩子似的要人陪,过几天要来总公司上班!”看来林远洋此议并非一时之举,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出大戏演过,见毫无效果的紫儿哭着跑上了楼,她妈妈急忙追了上去。

  “唉…”林远洋慨叹道,“真是把紫儿惯坏了啊,一句逆耳的也听不进…”

  “呵呵,紫儿就是有些小性子,不过伯父这么做有自己的深意吧。”杨森向林远洋眨眨眼睛。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啊,杨,这可是对你最后的考验哦…”林远洋也眨眨眼睛。

  …

  朝霞洒遍了蓝翎山,静谧的山林中,清脆的鸟叫声声响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啊…”伸着懒腰,杨森走出了凤凰别墅区的最后一道检查关卡。对照了腕式电脑上的方位,在一众荷枪实弹的大兵羡慕的眼神里,飘浮起来的杨森向着单人宇宙跳跃中心飞去。

  “唉…,应该看看紫儿再走的。”杨森当然明白紫儿父亲所谓考验的用意,年轻人的爱情通常如此,来的快去得也快,为了防止女儿只是三分热度图新鲜,用心良苦的林远洋终于想出了这个方法。

  “分别两个月后,结果到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杨森也是很关心的,他总是觉得紫儿对自己的依恋要远大于爱恋,这也是他迟迟不与紫儿确立关系的原因。“恩,两个月,足够紫儿想清楚了吧…”

  …

  “进入许可证、进入邀请函、进入担保人书面担保书、进入…”工作人员反复确认着杨森的相关证件,幸亏紫儿的爸爸早有准备,否则光办这些前往“中恒星”的手续就得个把星期。

  “好了,手续很齐全,这是您的登舱晶片,请您前往012号登舱室进行跳跃,祝您旅途愉快。”接待人员满面笑容,“中恒星”是共和星跳跃中心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之一,眼见着封顶的一亿联盟币中算在了自己的业绩里,换谁都开心。

  乘坐单人跳跃舱毫无愉快可言,杨森虽然不会产生身体上的不适,可他心理的不适却很强烈,一亿元啊!虽然钱是紫儿父亲出的吧…。

  共和星并非杨森想象中的那般高楼林立,车流,以至于刚刚走出传送中心的杨森对着无垠的绿色深深的叹了口气。

  没有理会众多狂打手势的司机,杨森继续他的飞行代步。

  绕了大半个星球,杨森依然连个建筑的影子都没看到,从草原到雨林,从杜比鸟到蒂夫巨象,要不是刚刚洪斌传来了视讯,杨森真怀疑自己走错到哪颗公园星球了。

  按照洪斌的引导,杨森在原始森林中的一块反常的开阔地落了下来,环顾四周茂密的丛林,杨森依然没有发现丝毫建筑的踪影,“难道…”杨森看向地面。

  事实印证了杨森的猜测,地底传来一阵细微的振动,空地中央微鼓的小草包渐渐升起数米,一条明亮的通道展现在杨森面前。

  “哈哈,董事长,你这次来可是轰动全星啊,安保系统整整跟着你转了大半个中恒,敢在中恒星上空飞着走的人可是不多,作为银河人,你的念力水平足以震掉那些议员老家伙们一片的眼镜啊!连我们公司看到紧急视讯的人也是议论纷纷呢!”通道升降稳定后,洪斌亲自跑出来迎接,不过这开场白…。

  “这个…我不太清楚这件事啊,除了跳跃中心,我就没看到什么建筑,我还以为…”

  “还以为这是哪颗公园星?哈哈,我看你也是把这里当成公园星来逛了,你可不知道地底的星球安保机构被你这离谱的行为弄的成了什么样,好在你的飞行方向并不朝向议会区域,否则我的照会函还没到安保部门,你就被遍布星球表面的中子炮打下来了。哈哈,走,我们进去慢慢说…”

  “不会给公司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吧,”得知自己被全星人当猴戏般看了半天,再厚的脸皮也不禁微红起来。

  “怎么会呢!”拉着杨森向里面走去的洪斌显得很是高兴,“董事长你可不知道这次你可是给公司作了多大的广告啊!配合我的照会,现在中恒星还有谁不知道我们公司?就连身为银河人的董事长都有这副身手,更何况普通的员工。这些议员可都是在各文明举足轻重的人物啊,能在他们心中留下如此印象,对我们公司今后的发展绝对有着不小的助力啊!”

  “哦…这样啊…”杨森猜不透是事实果真如此,还是只是洪斌出言安慰,只好含糊应是。

  一路走走问问,直到进入位于地下五十层的总裁室,杨森才算搞明白了共和星上的状况。

  由于回归自然的天性使然,在联盟议会建立之初,各文明的大佬们就议定,在议会所在的行星上,除了议会工作区外,不许设置任何建筑,并对行星上的生态系统进行人为优化,使之达到公园星的效果。

  这样,供水、供电、休闲、娱乐等等等等的配套设施及场所,被迫统统转入地下,就连供飞船出入的港口都被迫做到了海底。这些原本不属于筹划范围内的企业自然难逃或地鼠或者水耗子的命运。

  不过近百万年间出现的单人传送中心却是个例外,由于会对大气层造成重大影响的空间撕裂只能移到宇宙中进行。因此传送中心通往外太空的跳跃舱导轨就成了必不可少的东西,而时间宝贵的大人物们又极不情愿跳跃到周围行星再进行“转车。”因此拖着巨大空间导轨的单人跳跃传送中心就在百万年前的一次议会表决后,成为了继议会工作区之后,耸立地表的第二组建筑。

  “当时做出租的悬浮车就好了,”杨森摸摸鼻子,有些后悔。

  …

  三天后,杨森终于看完了洪斌给他的公司整体形势报告,“果然不愧是S级的商业天才!”卷宗中呈现的发展计划及实施情况,哪个拿出去都可以作为商业院校范本教材来用,公司现在的形势居然比杨森最乐观的估计还要好上两成。

  “恩,这样下去,离实现对莹的许诺的时间又近了许多呢?”杨森眯着眼睛想到,“是不是抽空去看看莹呢?”

  不过,看了看公司帐上少的可怜的移动资金,杨森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洪斌如此卖力的运作,自己如果就这么拿出一亿去看女友,未免会让他心寒。

  “董事长,嘻…”,如果说杨森这三天有什么不爽的地方,那就是眼前这个笑嘻嘻的女秘书了,也许是受杨森那段现在全星最热门的“逛公园”视频的影响,这个长相还算清甜的女秘书一见到杨森就会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弄得杨森很是无奈。

  “说吧…什么事…”面对这个“屡教不改”的秘书,杨森也只有揉眉头的份。

  “外面有位小姐想见您,是位很漂亮的小姐哦…你女朋友?”杨森的年级实在距这类公司老总差了太多,也难怪秘书会有些没大没小,不过说起来,杨森本来就比她小。

  “紫儿找来了?”这是杨森的第一念头,不过旋即否定掉了,林远洋和他说过,两个月内绝对不会放紫儿出来,而且是紫儿的话老早就冲进来了,哪里会等着什么通报。

  “人在哪?”杨森实在不知道是谁,好像他能称得上认识的女孩还不够一只手数的。

  “就在外间。”

  “哦,那请她进来。”

  “是!”见不是什么千里寻夫的戏码,知道确实有事的秘书也收敛调笑的心情,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片刻,敲门声响起。

  “请进,”杨森调整下坐姿,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哟…,杨老板挺像个样子嘛!”来人见到一本正经状的杨森,不由掩嘴轻笑。

  “咦…,林表姐啊,”杨森看清来人,拿好的架子马上放了下来。

  来人正是紫儿的表姐林音。

  “呵呵,已经叫表姐了啊,什么时候喝你和紫儿的喜酒啊!”

  “…”嘴刁心软大概是林家女孩的通病,杨森汗啊汗啊的也就习惯了。

  …

  “说正事吧,林表姐,你这么大老远跑来不是为了调笑我和紫儿吧。”杨森从见到林音那刻起,就知道这是个无比精明,精于算计的女人,这次找上门来肯定是有事。

  “好啊!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这次来的确是有事求你呢!”说着话,林音放出一组录影的节选。

  “!”杨森发现这组录影竟全是自己上次假扮酷法尔族的情形。

  由于非刻意控制的自然悬浮一天,其所需念力程度是杨森那种迅速环绕半个“中恒星”行为的N倍,这杨森一天内至始而终不刻意控制即可轻松漂浮的录影等于完全揭示了杨森非银河人的秘密,因为就算银河人再在怎么变异,也不可能超越酷法尔人的念力水准,到达其普通族人的一半,就已经是极限了。

  “你监视我?”杨森怎么也想不明白林音为何要监视他。

  “呵呵,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派人监视你,这段录影可是我亲自排到的呢!”林音倒是不慌不忙,“那天我去‘共和星’办事,隔着传送中心的玻璃正好看见你跑进了‘全能宇宙’,等我办完所有的手续离开时,正好看见你穿着酷法尔族的衣服漂浮在门口,说真的,要不是刚刚见过,我还真的认不出你呢,挺帅的,呵呵。”

  “然后就简单了,好奇心大起了的我当然是找了一个角落隐藏起来,再然后嘛,自然是全天跟踪啰…”

  “大意了啊,那天应该用念力在身后撒一遍来着。”杨森不禁大感后悔。

  “说吧,有什么要求,”杨森冷静了下来,林音如果想告发他,就不会找到这里来,杨森并不惧怕什么联邦,只是这件事如果让小丫头知道了,或者传道对他极为熟悉的莹的耳朵里,想解释清楚可就不容易了。

  “不过…林音这样大家大业的人要向自己要求什么呢?”

  “别紧张呀,只是个小问题,我知道你是对紫儿极为在意的,不管你是哪个神秘种族,我都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紫儿的,不过,是在你帮我解决这件事的前提下啊!”

  “说吧,”杨森松了一口气。

  “是这样的,在过两天,就是今年亚赫尔神族母星达莱星系冒险队进入达莱星系的最后时限了,可是我们小队的酷法尔族战士却都由于出外满十年,被召回了母星祭祖,没有他们,我们无法进入达莱星系。”

  “哦?为什么?”

  “还不是联盟的规定,就是为了限制我们这些商业探险队,他们规定非以纯文明战士组成的探险队中,必须拥有至少两个酷法尔族,否则不允许进入,虽然这名义上是为了保障探险队的安全,但实际上由于每年会出来工作的酷法尔族都是相当有限的,由此所限,本来就由于苛刻的考评难以成行的商业探险队数量就更加稀少了。”

  “酷法尔族规定,出外十年的战士必须回乡祭祖一次,我们队的四名酷法尔族战士都是在十年前招募的,由于我的疏忽,直到去年底他们突然提出回酷法尔族,我才省起这件事。由于这次去主要是寻找以前见过的萨拉族战斗孢子,市场的紧迫性不允许我们错过今年唯一的开放时间。可是时间紧迫,我实在找不到酷法尔族战士来顶替他们的位置,后来听说你们公司有一位酷法尔族,所以我元旦那天就赶到了紫儿家,却正好赶上了你和‘撒德翼’的拼斗,看人多,我就没有找你提出这件事,却没想到你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我只好在安排好其他队员的出发事宜后,只身赶了过来。”

  杨森这才明白那次比斗后的寒气从何而来,原来是一直被这位表姐“惦记”着啊!可,就是动用“金帆”这么点事,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吗?又是录影又是威胁的,单凭自己和紫儿的关系,就算是“金帆”有任务,也会把他调来啊。更何况自从高斯战士来了以后,“金帆”一直是较清闲状态啊!难道是为了省钱?不会吧…。

  “关于那位酷法尔族战士的报酬,我按以前酷法尔族队员的双份赋予,而且你借我买龙鳞的那笔钱也一笔勾销,怎么样?”

  惭愧啊!林音不提杨森都忘了,自己还欠着人家100亿联盟币呢。不过,杨森的疑惑也由此越来越深,先是录影威胁,然后是“金帆”的雇佣费用不少反多,再加上免除自己如此巨额债务,如此大费周章的威逼利诱,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请“金帆”这点事吗?

  “等等,两个酷法尔族!”杨森怪叫一声,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

  那边,林音含笑点头…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