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七章 第一次任务
  从单人跳跃舱里出来,杨森简直一身轻松,挟诺奇统帅女婿及救命恩人的双重身份,不甘就此养老的“年轻”战士们纷纷欣然应允了加入杨森公司的邀请,连诺奇统帅也答应在公司挂个名字。\wWW、Qb5.c0m/而最让杨森高兴的是诺奇统帅的声音带有中年人特有的浑厚,终于让他打消了叫这个“年轻”人伯父的别扭感。

  “森哥哥!”紫儿在门外着挥手,透过巨型玻璃穹顶,杨森发现传送中心外此时已是深沉的夜幕了,看着苦候至今的小丫头,杨森不由心中暖暖的。

  “森哥哥,医治的怎么样了啊?”

  “那还用说,我亲自出马,当然一切顺利…”

  “嘻嘻,就会吹牛,不是被人家当庸医赶回来了吧!”

  “怎么会,我…”

  …

  半真半假的解释完这次的高斯之旅,银大的别墅区已经遥遥在望了。

  刚刚进门,早已久候的“师师”就给杨森来了个特大号的见面礼,天天睡觉都要搂着的碳晶石突然少了30块,再加上杨森“失踪”一天,以“师师”的智商足以认定小偷的身份了。

  当紫儿娇笑着抱开小家伙时,杨森已经如落汤鸡般狼狈了,虽说雌性噬星的口水不但没有异味,反而有着难以言喻的清香,但一个大男人满身香气算怎么回事,知道香味洗不掉的杨森悲哀的意识到,自己这身马蒂尼亚恐怕是要寿终正寝了。

  “森哥哥晚安!”紫儿抱着小家伙,匆匆避祸而去,无处撒气的杨森只好自认倒霉。

  “上‘战争’吧,诺娜他们一定等急了…”

  …

  “郁闷,”杨森一脸不爽的从游戏舱中走出来,原本以为诺娜激动之下会给自己一个拥吻什么的,哪知道诺娜激动是激动了,可除了说谢谢外竟然没有一点别的表示。杨森几度提及自己治疗时的辛苦,希望对诺娜有所打动,可谁知这却引起了诺娜对救治过程的强烈兴趣,自己马上由恩人变成词典。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吧,杨森的上下眼皮已经处在激烈的战斗中了,不过还不能睡,这个消息还要告诉洪叔,毕竟公司的相关运作刻不容缓。

  …

  “董事长…这…这太神奇了吧,20个s级的武者啊,只用了一天时间,天!”洪斌感觉到自己以前是有些小看这个年纪轻轻的小老板了。

  “呵呵,只是正好赶上高斯族这码事,运气好罢了。我回来的时候他们中已经有二十三人向保安及武者者工会提出了身份挂入我们公司的申请,不知我们的公司何时可以升级?”

  “已经申请了?那应该会马上升级,保安及武者者工会的升级核算系统早就是智脑在管理了,应该在申请提交的瞬间就会处理完毕。我看看…哈哈,果然,我们公司的级别已经是s级了!宇宙中第十个s级保安公司就此诞生了!”

  “哦?那太好了!”杨森没想到升级的过程会这么神速。

  “那么,我马上就开始运作,”洪斌兴奋的搓着手,“请董事长放心,三年内我一定会让公司的整体实力超越银河联邦的整个金融体系。您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看起来洪斌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恩…”杨森记得好像还是有些什么事情要说明一下的,但疲倦的大脑显然拒绝了他加班的建议,想了半天也没记起什么的杨森只好说了句没事了,关掉视频睡觉。

  …

  这时,位于西三宇宙区域的诸葛王朝的皇宫中,一场争论正在上演。

  提到诸葛王朝,就不得不说铁勒希拉帝国。

  铁勒希拉帝国是联盟史中期最著名的文明之一,整个帝国如古代游牧民族般以舰队形式游荡在宇宙中,全民皆兵、不断战斗和全军事模式经济体系使他们拥有了联盟中最强悍的军力,虽然名义上加入了宇宙联盟,但它们却从不遵守联盟的所有要求他们停战的决议,用帝国最著名君主达尔王的一句话来说,这种以战养战的生活模式一旦停止,就等于宣告了帝国的灭亡。

  在联盟指挥混乱的三次讨伐以惨重的损失告终后,铁勒希拉帝国在宇宙中简直如日中天,各个被劫掠的文明苦不堪言,但又无可奈何。

  然而,当铁勒希拉帝国途径宇宙西十六区时,他们终于遇到了最强大对手。在漫不经心的先头舰队被全灭后,举国震惊的帝国重新将战争机器高速运转起来。然而,这次有备而发的精锐舰队再次全军覆没。其后,铁勒希拉帝国与那支不明种族的敌人在空旷无人的宇宙西十六区激战了数十年,那神秘敌人的军力虽然远逊于铁勒希拉帝国,但他各式各样的战术却是层出不穷,强大的铁勒希拉帝国居然在绵延数十年的战争中没有讨到一丝便宜。

  终于,在帝国情报部门的不懈努力下,神秘敌人终于显形,竟然是西三宇宙区域的诸葛王朝,谁也没想到这个平素在上议院中从不显山露水的联盟元老级文明竟然蕴含了如此巨大的能量。

  得知消息的铁勒希拉帝国马上整体转向西三宇宙区,誓要将这个是他们颜面扫地的文明从宇宙中抹去,不幸的是,在他们前进中的第六集结点,萨拉虫族跳跃了出来。

  由于以前被诸葛王朝的騒扰打出了条件反射,各舰炮手们发现没有识别码跳跃目标的第一反应就是开炮,无从考证是哪位炮手最先开炮,不然作为第一个主动挑衅萨拉虫族的生物,他的名字一定会与从此灭亡的铁勒希拉帝国一起,被永载史册。

  虽然铁勒希拉帝国最后并非被诸葛王朝所消灭。但以并不强大的军力拖住铁勒希拉帝国数十年的事实却为诸葛王朝带来了所有文明的敬仰。其境内最大的军事学院诸葛学堂也成了为各文明军事人才所向往的胜地…

  “爷爷,你怎么能下这种命令呢!为什么我不能与他再战?”跺着脚撒娇的赫然是顶着“战争”中五星上将军衔的少女。

  “呵呵,这也是为了你好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是找个婆家的时候了,跑上门去打打杀杀这种事…哟…哟,我的胡子。”

  “看您还敢不敢瞎说!”少女松手,狠狠白了为老不尊的爷爷一眼。“那种全靠运气取胜的人,我去教训教训他有什么不好?”

  “运气也是战争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嘛,而且我调看了他这几天的作战录像,打得相当精彩,如此迅速的成长速度,简直前所未有,我很看好他啊。”

  “这就更应该让他和我交手啊,为什么不让我去!”少女满脸不愤。

  “别以为爷爷不知道你想去干什么,是想和他做线下的‘生死战’吧,我当然不会允许,他现在和你的实力相差悬殊,高强度的‘生死战’下来,一定会被你在心理上打出阴影,以后再难寸进,这就是你所谓的报复吧!”

  “哼,那只是您的猜测罢了…”少女被说中心事,声音不由小了很多。

  “好啦,这么点点的小仇恨就可以蒙蔽你的心,你还有什么狡辩的!下去好好想想吧,小时候爷爷都是怎么教你的!”

  看到爷爷发火了,少女再不敢多说什么,施礼后慢慢的向后退去,眼中开始蕴出朦朦的水雾。

  “等等…明天还是去吧,就当让你散散心了,也允许你和他切磋一两局,但绝对不许进行‘生死战’。”当爷爷的,终究还是疼爱孙女。

  …

  “老头子,你怎么突然对霏霏这么凶?连我刚才在屏风后面都被吓了一跳。”诸葛霏霏退下后,她的奶奶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霏霏的父母要天天忙‘宇宙游戏公司’的事情,霏霏的成长我们就要负起更多的责任。刚才她那个样子你没看到么?睚眦必报,居然要跑去将人家打出心理阴影,这成何体统。”

  “那不是因为她连输了三场比赛么,大概是觉得对不起你交给她的上将id,所以才会有这么偏激的想法。”

  “恩,我知道她有这方面的考虑,所以刚才没真的发火,这么训斥她一下也是为了她好。霏霏的优秀超乎我的想象,你知道么?自她18岁生日那天通过游戏主脑‘和平’接过我的账号,那屈指可数的几次战败,全是我及他三爷爷、六爷爷几个人换id打的,如果抛除我们的因素,可以说她在游戏维护前的三年里,一场都没有输过。”

  “而毕竟与我们练习过无数的场次,聪明如许的她,又怎会看不出这些,她的骄傲也因此与日俱增,所以当这次得知她连输三次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高兴。没有挫折,人将很难成长,虽然遇到随机萨拉族与战术无关,但毕竟她是输了,还是连续三局,这对她的收敛及反思都有好处,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握好这个机会,做好引导和帮助。”

  “恩,还是老头子你想的多…”

  …

  “嘟…,”跨星系视讯接通了,洪斌那张略显疲惫的脸显现出来,“洪叔,我昨天忘了说,高斯战士由于刚刚苏醒,要与守候了2000多年的家人团聚一段时间,因此我们现在还不能接高难度的任务,会无法完成的…”杨森早晨起床后终于想起了昨晚忘记了什么。

  “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不早说,我已经接下了一个重要的护送任务,对外宣称这是我们成为s级保安公司的第一项任务,宣传攻势已经展开,无论如何也不能半途而废啊!”洪斌急了。

  “这…我昨天一时没有想起来,那要不要请高斯族的战士早些过来…”

  “不行,以后还要多多仰仗他们,如此言而无信会造成我们之间的不信任,好在这次任务虽然重要但是风险不大,我先暂时停下其他业务,由‘金帆’带上新招募的全部高手,完成应该是没有问题,不过…”

  “怎么?”

  “那样的话,作为任务负责人的‘金帆’今天就要去保安及武者者工会进行任务备案,可他今天还有去你们那里的保护任务啊…只好毁约派出其他武士了,不知对方是否同意。”

  “我们这里?”

  “是啊,是陪同任务发布人在联邦首都共和星游览一天,任务上就是这么写的,对方指明要求s级保安公司且必须派出酷法尔族战士完成,我今天凌晨浏览工会数据库时刚好见任务刷新,马上接了下来,今早已经收到了对方的同意函。严格来说,这才是我们s级后的第一任务,只是事件太小,没有炒作的价值,所以才选了了在其后接下的任务进行宣传,没想到这实质意义上的第一任务就要违约进行,这…”

  “需要酷法尔族吗?我这里正好认识一个酷法尔的同学,反正只要是酷法尔实力就不容小觑,我就让他顶替一下好了。”情知自己闯了祸的杨森赶紧补救。

  “真的吗?那太好了,”洪斌没想到杨森还有这一手,这下问题算是解决了。“我马上通过快递公司将任务确认书及公司徽章传送到您的手里,一切就麻烦您了。对了,这次的客户可以发布s级任务,且为这点小事就支付了无比高昂的费用,可以看出身份保密的被保护人绝对是重要人物,一定请您的同学态度尊敬一些,您也知道酷法尔族是很高傲的,请他千万不要冲撞了被保护人。”

  “好的,包在我身上了,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我一定圆满的解决掉它。”

  …

  “杨兄,威廉教授让你今天去办公室找他!”克罗夫特带来的噩耗险些将刚刚出现在楼梯上的杨森震落下来。

  “完了,居然忘了昨天就请过假的”杨森哪里认识什么酷法尔的同学,他是准备亲自假扮一下的,可威廉教授那里…。

  …

  “杨森同学,昨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今天我还给你一天的假期,不过你要利用这个假期替我办一件事。”

  “什么!”正不知如何开口的杨森马上被威廉教授的话弄愣了。

  “是这样的,近些天来课堂上时有缺课的学生,他们应该都是沉迷在‘战争’中,由于智脑会自动截断有课学生房间内的网络,我们纪律委员会的老师们估计他们一定都去了外面的‘战争’专业网吧。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去娱乐都市中最高档的‘战争’游戏服务网吧‘星空要塞’,去统计一下那里学生的信息,那里是消费最高‘战争’服务场所,我们纪律委员会准备对那里进行一次清查,先拿那些有点背景的子弟开导,以提升震慑力。这是与学院数据库相连的芯片,放在腕式电脑里,它可以根据面部信息自动识别并记录我校人员。”

  “呃…原来是让去做间谍啊,不过那种高档的网吧,因该全部采用了战争游戏舱吧,一旦游戏启动,舱室的玻璃可是会自动暗色屏蔽的啊。而且,就算是连普通的游戏头盔也是将面部半封闭的啊,这扫描面部的芯片有用吗?”不过杨森并没有将心里的嘀咕说出来,这么好的理由,正好回来时消差用。

  …

  看着传送中心那熟悉的建筑,杨森感叹着自己与它的缘分。好在这次只是接人,不用再甩出大把的信用点给那些笑眯眯的工作人员。

  看看时间尚早,杨森转入了传送中心隔壁的“全能宇宙。”这家宇宙知名的综合超市果然名不虚传,从服装到鞋袜,从饰品到挂件,全套的酷法尔族行头都可以买到,导购员还用专柜旁边的自动发型仪免费为购买了全套行头的杨森做了酷法尔族特有的火焰头并为他小心的贴上了假刺青。

  虚拟成像镜中的自己,杨森险些没有认出来,在感叹了n次如果托生到酷法尔族多好后,杨森决定今晚就穿着这身衣服回去,那样一定可以看到紫儿满眼金星星的样子。

  迅速跑出超市,杨森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轻轻的漂浮起来,再次出去时,马上引起惊叫一片。

  酷法尔族并不是像潘德猫熊一样稀有的种族,酷法尔族那套行头现在也是在宇宙中遍地开花,为各文明的年轻人所纷纷穿着效仿,这些明显属于雌性的惊叫声当然不是为了这个。

  “太帅了!”这几乎是所有人见到杨森的第一印象,高耸的紫色火焰头,将杨森原来并不明显的脸型棱线完美的凸现出来,自右向左的淡淡刺青,将杨森微微的柔弱之气一扫而空,在幻着神秘色彩的耳环吊坠映衬下,在画满未知符号衣装鞋袜的包裹下,配合凌空飞行目光俯视所自然显现的淡淡傲气,原本只能勉强算上英俊的杨森马上脱胎换骨,一脚踏入酷男帅哥的行列。

  漂浮在传送中心门口,顶着众多痴女怨男指指点点多时的杨森,终于把被保护人盼来了。

  是个女的?任务书中的芯片相互认可后,杨森对这个陪同一天的人仔细打量了一番,虽然戴着特大号的太阳镜,但从那赛雪的肌肤和柔美的脸部曲线判断,这绝对是美女一名。

  在杨森仔细观察的时候,他面前的诸葛霏霏正在气恼不已,“为什么不让我带宫中的侍卫!难道还真的怕我让他们海扁一顿那个杨森吗?找保安公司也就罢了,还点名要酷法尔族,哼!一定是算准了他们不屑于主动攻击弱小的生物。呜…,爷爷真是一只亚查狐!”

  “咦…眼前这个酷法尔族蛮帅的嘛,恩,悬浮降低到一分米高度,还真是罕见的有礼貌啊!不知这个有些特异的酷法尔族肯不肯帮我扁那个杨森呢?…呸呸呸,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这可不是我心胸狭窄啊…全怪那个讨厌的杨森,就靠那么点小小的运气…哼…。”

  “你好,我叫诸葛霏霏,是这次任务的被保护人,很高兴认识你。”不是针对杨森的话,诸葛霏霏良好的家教马上显现出来。

  “你好,叫我杨…恩…杨帆。”杨森思虑再三,还是改了个名字。而且言多必是,他也力求话语简练。

  好在酷法尔族都是酷酷的样子,诸葛霏霏也就不疑有它,并且由于酷法尔族与银河联邦的姓名规则并不相同,诸葛霏霏也就没有恨屋及乌的对这个“杨帆”表现什么愤慨情绪。两人一起坐上杨森从克罗夫特那里借来的奇亚科丽,离开了传送中心。

  “娱乐都市?”杨森面无表情的启动自动导航程序,心里不由的乐开了花,“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自己刚要建议这次游览的地点选在娱乐都市,这个被保护人就自己提出来了,太好了,一会再三转两转的把她带到‘星空要塞’,两个任务一起完成,那岂不…”

  “到那里的‘星空要塞’,”杨森还没想完,诸葛霏霏的命令又到。

  “这个…她莫不是会读心术?没感应啊…”事情巧合到了杨森都不敢相信的地步,弄得他自己都犯起嘀咕来。

  …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星空要塞”就很好的贯彻了这一思想,虽然是最高档的“战争”服务网吧,但它的规模却小的可怜,在餐室、茶客厅齐备,内饰奢华的多功能大厅中,只摆着寥寥数十台超豪华级“战争”游戏舱。

  看看那服务舱高得吓人的使用价格,杨森咂舌不已,这里就是那传说中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店铺吧。

  …

  这个女孩不会就是跑来参观这里的吧,这也叫s级任务,已经在吃过‘星空要塞’吃过了简单的午饭,这女孩却还是没有丝毫离开的样子。

  半天内,识别芯片已经带动杨森的腕式电脑震动了数十次了,看来芯片中的扫描射线足以穿透这暗色的玻璃啊,这些学生也是的,能来这里的,那家在共和星没有别墅,不老实窝在家里玩,非要跑道这里来,网吧的氛围就这么吸引人吗?这下学分没了吧!

  …

  诸葛霏霏已经出离愤怒了,自己早早的就让那个叫威廉的银大教授安排好了这一切,没想到那个杨森居然敢不出现,这巴掌大的网吧自己已经转了无数遍了,连尚在游戏舱内的人员信息也询问过了,根本就没有杨森这个人。

  “该死!都已经是下午了。”诸葛霏霏实在忍无可忍,腕式电脑拨出了威廉教授的信息码。

  “啊!小姐是您啊,您好!”显示器上的威廉教授毕恭毕敬。

  “我好什么?”诸葛霏霏没好气的说,“那个杨森根本就没来!”

  “啊?怎么可能?您等等,我拨一下他的通讯。”

  “嘟嘟…嘟嘟…”连续的通讯呼叫让已经溜到门边的杨森彻底显形。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和威廉教授在搞什么鬼,但从这架式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听到通讯内容的杨森马上想溜之大吉,怎奈到底是晚了一步。

  诸葛霏霏眼睛放出的寒光几乎穿透了墨镜,杨森硬着头皮接通了视频。

  “咦,你是…”威廉显然没想到接视频的是火焰头的酷法尔族。

  “教授,是我,我是杨森,”杨森突然感到一股火辣辣的眼神直刺过来,看来情况很不妙啊。

  “哦…你换了头型啊,恩,这么一弄竟然帅了不少,你现在在哪?”

  “就在‘星空要塞’。”

  “啊,那太好了,我担心是我发错了照片呢,那一定是她没把你认出来,你在那等着,一会有人来找你。”事到如今,威廉只好不再顾及什么计策不计策了。

  “您说的是这位小姐吗?”杨森将镜头对准了正气鼓鼓的诸葛霏霏。

  “啊,原来你们已经见面了啊,那太好了,你们聊,你们聊,杨森,这是我老朋友的女儿,不可怠慢了啊!”说着,威廉收了线。

  “唉…,‘王者’亲自派人找上门来考察,杨森这小子真是幸运,可为什么非要来共和星呢,在网上作战不也一样吗?还神神秘秘的不让我直接告知杨森这件事,设了这么麻烦的一个局。何必呢…,想不通…不想了,嘿嘿,出手就给了我永久进入‘王者酒吧’的权力,可见王者对杨森是多么重视啊。不过那次只见到的了带着面具的王者,这多少让人有些遗憾啊…”

  …

  要进行“生死战!”不是吧,我们哪来的这么大仇,总听“游戏通”凯德“教诲”的杨森当然知道“生死战”是什么意思。

  由于“超级战”无与伦比的真实性,作战期间任务所受的刺激还是具有相当强度的,而正常游戏时,一旦游戏主脑“和平”检测到某人的抗刺激能力接近下限,就会马上将此人断网,防止发生心理损伤。

  而由于局域网中没有“和平”主脑的监管,战斗可以无限进行下去,对人脑部的刺激也会逐步加大,最后很容易让不断输掉的一方产生心理阴影,这虽然对普通人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这种阴影对心理素质要求极严的高手来讲,还是相当致命的。

  这种高手间以游戏生涯为代价的局域网不间断连续的战斗,就是“生死战。”

  “我…谁让你这么耍我!”诸葛霏霏也觉得这么说出来太唐突了,原计划是靠着巧妙的布局引起与杨森的冲突,然后再顺理成章的提出这件事的。可爷爷下了死命令,只好将计划取消,再说配合的侍卫也一个没能带出来。

  “我真的是保安公司的啊!怎么会是耍你,不然我们的任务书怎么会对的上,你在看看我的徽章,绝对没有错的。”杨森急忙解释。

  “这么说,你是酷法尔族了?”诸葛霏霏敏锐的找到了漏洞。

  “这个…”关系到公司的s级任务能否完成,杨森只好信口雌黄,“其实我真的是酷法尔族,为了不经常被人围观才打扮成了地球人的样子,这个事情连威廉老师都不知道。”

  “哦?”早已将杨森资料查的底掉的诸葛霏霏强忍着笑,“其实我是听威廉教…伯伯说你‘战争’水平很高,特意趁来共和星游览的时候顺便跑来请教一下,刚才的‘生死战’只是玩笑而已,我们就打三局如何?”

  “真的是‘顺便’吗?”杨森看着诸葛霏霏的奇异笑容,感觉心里毛毛的。“好吧,我答应了。”

  “太感谢了,一会千万要让着我啊!”笑脸盈盈的诸葛霏霏心中暗自盘算着,“先狠狠的教训你三局,然后再揭穿你的真面目,告你们公司毁约,让公司把你开除!哼!还说什么叫‘杨帆’!竟然把我当猴子耍!”

  …

  战斗开始,杨森照惯例随机进入…

  第一局,诸葛霏霏看到了遮天蔽日的空间飞虫…

  第二局,强击甲虫发出的巨大光子束直接命中诸葛霏霏的旗舰…

  第三局,开着防护红雾的萨拉舰队径直撞了上来,硬生生的撞毁了诸葛霏霏的所有舰船。

  …

  “居然又是三局,这一个月内六次萨拉族的几率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不过,真的好爽啊!不愧是我的种族,騒扰、牵制、迂回什么都不用,直接杀过去就好了。虽然上次对战五星上将也是随机到萨拉族,可是那时却没有掌握什么指挥要领,三局都是飞龙,打得异常无趣,这次嘛…嘿嘿…”好不容易从美妙的回想中清醒过来,杨森突然发现诸葛霏霏已经跑出了“星空要塞。”

  “等等,”杨森将腕式电脑在付费口上空一划,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

  诸葛霏霏乘坐的出租车明显是向单人空间跳跃中心前进的,杨森也就没有逼得太紧,只是一路跟随。

  “请等一下!”在跳跃舱前,杨森终于拦着了就要入舱的诸葛霏霏。

  “不用说对不起,我不会原谅你的!”诸葛霏霏情绪激动,太阳镜下的脸蛋上还可以看出淡淡的泪痕。

  “不是…”

  “我说过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不要听…”诸葛霏霏干脆堵上了耳朵。

  没办法,杨森只好和她这样耗着,好半天,情绪渐渐平复的诸葛霏霏才把手放下来,“好吧…看在你一路追过来的份上…就允许你道个歉…但我不会原谅你…”

  “这…我追上来是想让你将任务书确认一下,毕竟今天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你不确认就走了我没办法和公司交代的…”杨森被诸葛霏霏的话弄成了丈二和尚,实在摸不到头脑的他只好将来意重新说明。

  “你!你!”诸葛霏霏只觉天旋地转般,百般滋味一齐涌上心头。麻木的在任务书上签下确认后,诸葛霏霏毫无知觉的走进了舱室。

  “女孩子就是怪…”杨森注视着跳跃舱消失的地方,不解的挠着后脑勺。

  “不过不管怎么说,任务书已经确认,这就不用担心这个假酷法尔族的身份再被揭穿了。好!收工,回去看紫儿眼睛里的小星星!”

  跳跃舱中,诸葛霏霏第一次没有注意到跳跃带来的强烈不适,她只是木然的望着前方,嘴中不停的喃喃:“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