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六章 救治
  “又请假!杨兄你还真是不怕死啊!”克罗夫特迅速的端起眼前的酥点盘,“师师”带着一排异形小兽细哩呼噜的从下面冲过。全//本//小//说//网

  “麻烦你了,我的确是有事,你就说我感冒了。”杨森“抢救”了另一盘。

  “感冒!”克罗夫特一拍脑门,“这都什么年代了,感冒这种小病,一支抗体打下去马上就好了,还用请假?”

  “你就说我对抗体过敏么…”杨森的手被紫儿按住,只能与坐在较远处的二人组一起,无奈的注视着大蛋糕飞速陷落在几个小家伙嘴里。

  “别的教授还好说,威廉教授那里肯定说不过去,虽然威廉教授是几个教授中最没有架子的,但旷课这种事却是他所深恶痛绝的。而且,就算这次威廉教授还是有意放过你,那些被扣了学分的也不会善罢甘休,上次唯独你没有受任何惩罚,他们嫉妒的眼睛都快蓝了。”

  “那也没办法,大不了就和威廉教授超级战吧。”手帕会上的胜利让杨森信心爆棚,战意满满。

  “得啦,知道你昨晚胜了个少将,你一早上都说了十几遍了,可那也只是个一星少将而已啊,还是BUG六小时中获得的头衔。威廉教授的四星中将可是在‘战争’中累计出来的,而且听说他上代游戏中的出身很普通,完全是自己一拳一脚拼出来的,那实力,好可怕的啊…”克罗夫特及其“善意”的提醒杨森。

  “这…”杨森果受打击。

  “对了,杨兄,说起昨天的手帕会来…”随着凯德的话音落下,二人组一起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看了立体视频…真漂亮啊!杨兄真是有福气!”克罗夫特挑起大拇指。

  “就是,昨天妹妹视讯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你呢…啧啧,没想到你竟能降服那小魔女,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什么和什么啊?”杨森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你昨晚的女伴啊,叫什么来着,哦,对!林紫儿!昨天我们刚要上楼睡觉,凯德的妹妹就挂了视讯过来,说什么紫儿带了男伴去手帕会,我看当时凯德这嘴张开后就没合上。”

  “夸张,”凯德很不满克罗夫特造谣,“关闭视讯半小时后我嘴就合上了。”

  “呵呵…,”凯德的软笑话让杨森他们笑了起来,小丫头却没有笑,因为她已经猜出凯德昨天绝对没说自己什么好话来的。

  “当时我就奇怪啊…怎么这个叫林紫儿的找男伴了凯德会受这么大的刺激,莫非是他的暗恋不成。一问才知道…”克罗夫特故作拉长声音,空出时间拍回了凯德来堵他嘴的爪子。

  “凯德说这个林紫儿虽然美若天仙,但却狡猾如狐,还极爱恶作剧,聪明如自己这样的人都在他手下吃亏不断,几经努力连一局都没扳回来,最后凯德只好每回都在背后诅咒N次她永远嫁不出去才在心理上找到些许的平衡。也许是这个林紫儿太精明了吧,很难看上别人,或者别人不敢看上她,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到昨晚之前,凯德的诅咒一直应验,他也因此沾沾自喜不已,这也是之所以昨晚他妹妹连夜通知他和他得知此事是会那样失态的原因。”

  “嘿嘿…,我万万没想到降服那个小魔女的会是杨兄你,高人啊,我对杨兄的敬仰简直若滔滔江水,如黄河泛滥…嘿嘿…杨兄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紫儿那个小魔女啊,要不然我会死得很惨的…”凯德见到克罗夫特揭了自己的老底,只好央求杨森不要告密。

  “你不是不知道和紫儿在一起的是谁吗?”杨森奇道。

  “昨晚妹妹说是银河大学的叫杨森我们就怀疑是杨兄,今早看了娱乐早刊才最终确定。”说着,凯德按动按钮,一束立体视频从腕式电脑中打了出来,上面出现的,正是杨森接过紫儿手帕的一刻,题目是“平民中将与天之骄女。”

  “我们看到视频就匆匆跑来‘兴师问罪’了,没想到进门就看到了满桌的食物,这个,嘿嘿,只好诸事后沿…”怎么看克罗夫特也不像个公爵家里出来的。

  “杨兄,千千万万不能和小魔女说啊…”凯德开始做痛哭流涕状。

  “我一定不说,”杨森强忍着笑,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小丫头,那边已经面沉似水,阴气森森了。

  “那就好,那就好”凯德直做擦汗状,“我以前可是被她欺负苦了…咦…紫林同学怎么脸色这么不好,莫不是也病了吧,今天我们可是政经学的中测,病了也得去啊!”

  “谢谢关心,我没事…~”小丫头咬着牙,一字一顿。

  “唉…,不幸的人…”杨森已经在心里向凯德遇默哀了。

  “对了,杨兄你还没说是怎么认识那只小恶魔的呢…”某人依然不知死活的追问。

  “哈哈…这个嘛,说来话就长了,我可是…哎哟…下次,下次再说,快到上课的时间了,你们快走吧。”杨森的炫耀计划因臂部的强烈疼痛而夭折。

  …

  “森哥哥,这是你要的30块碳晶石,那多出5块是后备的,以防不时之需…单人跳跃的钱已经给你打进个人账户了…那个游方老人交给你的办法真的可行吗?…高斯鬼族虽然并不是蛮不讲理的种族,可一旦治疗不慎危及那些人的生命,那…”

  现在的小丫头越来越爱絮絮叨叨的嘱咐了,杨森也越来越喜欢这种被时刻关心的温馨感觉,心有灵犀间,两人相视微笑。

  “对了,凯德的妹妹是…”

  “哼,还不是海伦那个多嘴的小妮子!”

  “哦…怪不得,呵呵,你当时一定把凯德欺负的非常苦吧,那么恶毒的诅咒都…啊呀!”没办法,有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

  高斯鬼族,虽然种族名称里有鬼一词,但这却是得自他们那亦如幽灵般的隐形能力,而不带有任何何恐怖的意味。相反,战力强大的他们,却丝毫没有其它远古种族的凌人傲气,所以在从宇宙大航海至今的种种需要武力的场合里,生性平和却英勇善战的高斯族战士都是最受欢迎的第一选择。

  走在宽阔的大街上,杨森感到很意外,根据以前时常派往各主要星系的探索兽反馈,这些远古种族除了必要的星际交通及战争需要的科技外,几乎排斥一切的民用科技,就像酷法尔族,他们就认为奢侈的民用品带来的安逸生活会削弱族人的战斗能力,因此,在酷法尔族聚居的星球上,几乎还保持着最古老村庄式生活方式,简陋的茅草屋旁,常腾起一艘艘宇宙飞船,那场景委实怪异无比。

  但在高斯鬼族的母星特达星球却完全不是这样,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高空井然有序的密集车流,满眼花花绿绿的广告,再加上震耳欲聋的强劲音乐,这一派大都会的气息让做好走村串乡准备的杨森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惯性思维害死人啊,”感叹一句,杨森踏下路旁站牌底部的召唤按钮,不一会,一辆的士降落下来,问明地址后,司机一脸惊奇的发动了悬浮车。

  “客人要去荣誉别墅区?”启动自导航程序后的司机简直比乘客还要清闲,所以的士司机一般都要健谈才行。

  “是的,”杨森回想一遍诺娜的交代,确认到。

  “哇,能进入到荣誉别墅区的外文明人可是不多呢,不知您去哪一家?”

  “怎么?你居然每家都知道吗?”

  “呵呵,当然,能入住荣誉别墅区可都是对我们高斯文明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公民,放眼看去,这百余家合在一起简直就是我们高斯文明的最高荣誉榜了,我们上小学时就已经对他们的英雄事迹耳熟能详,怎么会忘?”

  “里面怎么只有百余家人?这别墅区应该有很多年历史了吧。”

  “呵呵,在那些荣誉者谢世后,其子孙是必须搬出小区的,想要再进入,必须做出与他们先辈相若的成绩来才行,所以那里才总保持着如此少的人数。原来比这还要少的,但是两千年前那次…”司机的声音有些黯然,杨森猜想他是想到了联盟卫士的事情,也就不再追问。

  悬浮车出了都市群,又全速行驶十几分钟,几经快绕行星球大半圈后,终于来到了位于众多低矮平缓的苍翠山岭间的荣誉别墅区。

  “客人,请问你要去哪一家呢?”由于要选择降落点,司机旧话重提。

  “是诺奇,诺奇统帅家。”杨森一时不知该怎样称呼诺娜的父亲,只好依然称其为统帅。

  司机看向杨森的眼神马上不同了,“请您输入一下进入确认码,并采集基因信息。”他的声音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确认码么?”杨森将诺娜提供的确认码输入到车载身份确认系统,同时手指一麻,基因信息采集也一起完成。

  “确认码通过,乘客基因信息比对搜索完毕,无犯罪记录,危害级别为零,允许进入。车辆确认,属莲华的士公司,司机身份确认,属该公司正式在职员工,允许进入,但司机不得下车,且必须在半分钟内升空。”随着别墅区保安系统传回的确认信息,的士缓缓的落入一座大庄园的停车坪。

  下车的杨森刚想付钱,的士却漂浮了起来,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客人,见到诺奇统帅的家人,请一定代我问好,并请告诉他们,诺奇统帅永远是我们高斯人的骄傲。”

  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影,杨森突然发觉自己现在的感慨真是越来越多。

  …

  再次用另一组密码打开别墅的正门,杨森缓步进入了这座静悄悄古楼,宽阔的大厅一尘不染,精致的蓝银器物也锃亮如新,但杨森却知道这并不代表这里的主人勤于打扫,这些,应该都是家务机器人的功劳吧。

  诺娜说过,自从他爸爸第一次从时光锁定中醒来后,他的妈妈也对自己进行了时光锁定,因为小他爸爸1000多岁的妈妈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年龄超过丈夫,不愿意在丈夫下次醒来时,看到的是自己已经衰老的面容。为此,她妈妈不惜放弃了自己的生活。

  反正已经知道了丈夫下次苏醒的时间,她的妈妈也将自己苏醒的时间暗示到同一刻,然后躺在丈夫的身边,启动时光锁定,就那么陪着他。

  在他爸爸第二次苏醒后,强烈的反对妻子的这种做法,她妈妈以死想逼,但诺奇统帅却毫不让步,誓言如果她妈妈再这样做他就放弃对自己的锁定。知道丈夫脾气的妻子假意应允,在丈夫锁定后依然执拗的对自己进行了锁定。

  目睹此景的诺娜不知道下次父亲苏醒后会发生什么状况,忧心忡忡着赶回实验室的她轻易的被联盟密探盯了梢,从而导致了被捕。

  按照诺娜的提示,杨森命令接收了密码指令的电脑管家启动对诺娜母亲的“唤醒程序。”

  时光锁定的解锁只能由施术人进行,但对自身进行的锁定却略有不同,因为被锁定者本身就是施术者,因此对他们自身的唤醒可以通过自身暗示的方式进行。比如诺娜父亲的第一次苏醒就是在锁定前对自己暗示了诺纳生日那天醒来,然后按照锁定后身体中唯一工作的的唤醒机理组织来计算时间,控制醒来。

  第二种也就是杨森现在采用的唤醒诺娜母亲的方法,是施术者事先将解锁电波输入特殊晶石,在唤醒时击入能量,释放电波,将锁定的目标解锁,用这种方法可以随时唤醒自身锁定的人。

  …

  一阵急促的脚步从楼上传来,正在欣赏墙上古画的杨森马上窜回椅子,急忙忙的摆了个正襟的样子,第一印象重要啊。

  “娜娜,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出了什么事么?”随着声音,一个年轻的“少女”出现在大厅内。

  “这个…难道诺娜有姐姐么?这…也太年轻了吧。”杨森虽然嘀嘀咕咕,但已经从来人的话语中听出她是诺娜的母亲,忙叫了声伯母。

  “你是…,”诺娜的母亲显然也很吃惊。

  “我是诺娜的朋友,”杨森解释到。

  “朋友?啊…看我这个当妈的,我都忘了,诺娜都已经到了找男朋友的年纪了。诺娜呢?”诺娜的父亲母亲都在锁定中的重地,诺娜怎可能让生人进入,也难怪诺娜的母亲猜错杨森的身份。

  “我不是…诺娜她…”杨森刚想否认,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只好硬生生的将话咽了回去。

  时间前推到昨晚。

  “真的”杨森的话不由让诺娜惊喜交加。

  “当然”杨森猛作专家状。

  诺娜当然不会轻信,一连串的生物学问题脱口而出,急迫的考验这位“专家”的真假。

  杨森可是一手制造出萨拉族战斗异形的人,这点小问题岂不手到擒来,随着一个个问题的快速解答,一种种听都没听过但是却极具道理的方法被提出,诺纳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专家”的确货真价实。

  “哈哈…”最先欢呼跳跃的却是卡卡洛夫,“二十五个S级的武者啊,还都是高斯鬼族,救我们脱困岂不就像过家家一样容易,哇哈哈,我卡卡洛夫终于要出头了。”

  “恩…不过也不是特别容易…毕竟他们的S头衔都是后来追认的,但小心行事的话,救我们出困还是有很大把握的。”禾立也是面露喜色。

  “就是,怎么也是在那样残酷的战斗中存活下来的,没有S也有A+的实力了。”略有神经质的卡卡洛夫又蹦又跳,好像几经出狱了一般。

  “不行!不可能的!”诺娜的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为什么?”两人齐声怪叫。

  “我父亲是很有原则的人,还是前联盟卫士的人员,让他劫狱,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可联盟那样对他…”

  “那也不能构成让他劫狱的理由!而那些队员没有他的命令,也是绝不会来劫狱,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可你也在监狱里面啊,他怎么也会来救你吧…”情知借此脱困无望,卡卡洛夫声音小了很多。

  诺娜没好气的白了卡卡洛夫一眼,正色的向杨森道。“千万不能将我入狱的事情告诉我父亲,研制生物与生化武器的事情如果被他知道,我怕他会连我这个女儿会都不认了…求你了…”

  “好吧”看到她既喜且忧的样子,杨森头脑一热。

  …

  “冲动是魔鬼啊,当时怎么就没考虑这样无法解释诺娜没有来的事情,救父亲这么大的事情,做女儿无论如何也会赶来吧。”杨森脑筋飞速转动起来,一个谎言瞬间成型。

  “是这样的,伯母,诺娜现在还赶不回来。”没办法,剧情需要,杨森只有硬着头皮承认诺娜母亲的误判。“我是诺娜的男朋友,我叫杨森,是银河联邦的人,我和诺娜是在生物学的网站上认识的,其后我一直在网上辅助诺娜的生物研究。诺娜本人已经在三年前就已经去了宇宙边缘的芬格文明遗迹,在一个月前,她突然联系我,说她对芬格文明医学遗产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已经可以完全救回他的父亲。”

  “芬格文明的所在地我想您也知道,受那里无比剧烈的磁风暴影响,单人超星系跳跃根本无法进行,再加上那个宇宙区的文明早已绝迹或迁移,要想航行到最近的跳跃点,至少也要三年时间。已经等不及的诺娜将获得的资料传送给我,要求我据此救治伯父,”顿了一下,杨森加上一句。“我的生物学水平还在诺娜之上,而且她也只信任我,所以她才将这件事委托给我。”

  “你是说…你可以救诺娜的爸爸!”一通瞎话让诺娜的母亲激动不已,惊喜的面容和昨天的诺娜那么相像。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快来!”没等杨森说完,诺娜的母亲就一把拉起他,一股大力传来,未做抵抗的杨森被轻巧的拉起,直向楼上走去。

  怪不得昨天卡卡洛夫那么简单就被诺娜举起来,要知道,“战争”中的力量输出可是根据现实中人物的能力值折算的。

  …

  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诺娜父亲,杨森一脸郁闷,看相貌比自己都大不了多少,刚才叫个少女样的伯母就觉得很亏了,一会还要叫这个“青年”做伯父,年轻就年轻吧,还那么英俊,真是…

  “你看我,都高兴糊涂了,是不是需要什么器械,我马上同时别墅区的医疗部门准备。”一直沉浸在激动中的诺娜母亲这才发现杨森几乎两手空空。

  “不用了,这是芬格文明的古老秘术,不需要什么仪器,要带的东西我都拿来了,”杨森拍拍随身带着的小包。“一会治疗时还请伯母回避一下,这个密法施展时一定空间内只能有施法者和受法者两人,否则会无效的。”

  “这…”诺娜母亲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伯母。芬格文明可是远古时代医术最神奇的种族,这种驱除兴奋剂及恢复身体机能的医术,即使治不好病,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丝毫的损害。而且,诺娜不是常跟你说,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把握,她也会为父亲坚持到底吗?这个医术的成功率可是远远高于这万分之一啊。”

  扬森的话打消了诺娜母亲对医术本身的担心,而那句诺娜经常在她耳边信誓旦旦的话,也让她彻底的释去了对杨森身份的怀疑,几经心理挣扎后,她终于一步三回头的走出门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响起,杨森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编这这一大套谎话直累得他筋疲力尽,好在终于瞒过去了,也亏了宇宙中还存在芬格文明这个早已消逝的以医术闻名的种族,而且他们遗迹的位置还真是好啊。

  凝起念力,杨森仔细审视了一编,很快弄清楚了时间锁定的原理,手一伸,轻易的贯穿了诺娜父亲在体表形成的空间断层,轻轻的贴在这位前元帅脑门上。另一只手迅速的从包中拿出一块碳晶石。

  杨森哪里会什么医术,虽然让他慢慢的驱除诺娜父亲身体内的兴奋剂与恢复身体机能也是完全可行的,但是他哪有那么大的功夫,就这一天的假还要当心威廉教授发飙呢,请多了那还了得。所以他干脆采取最迅速,最彻底的办法,为诺娜的父亲直接克隆一个新身体出来。

  根据他的造物能力,只要具有生物样本及能量,他可以瞬间克隆出任何宇宙生物出来。想想也是,连战斗异形这种从来没有的物种都可以凭空造出来,照本宣科的克隆当然更不在话下。

  由于兴奋剂在后期才由透支身体机能转化为透支精神力量,诺娜父亲脑部细胞的过劳现象并不十分严重,损伤很是轻微,杨森迅速扫描过诺娜父亲的基因信息,抽取了所有的脑部细胞,在滤除其中的兴奋剂残留的同时对细胞进行了修复强化。一阵银光闪动,新身体的生成及旧身体销毁同步完成。

  “好啦!”顺手将剩余的晶石能量吸入自己身体,杨森拍拍手。虽然高斯鬼族的身体较为强横,但一块晶石的能量还是造两个都绰绰有余,不过既然都拿出30块出来了,不照惯例假公济私一下太对不起自己了吧。

  “啧啧,我做的真是完美,新身体连时光锁定都没受打搅的依然进行着,厉害…”杨森自我赞赏了好半晌,才省起门外还有人在焦急的等待着。

  “伯母,进来吧,伯父已经没有事情了。”唉…,杨森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英俊“青年”,这声“伯父”,叫得还真有点不甘心啊!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