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五章 诺娜的身世
  “洪叔,你看…”,杨森很是惴惴不安的问。\\wWw。QΒ5。C0m\

  “这…,现在公司的实际情况你也知道,三年能发展到初具规模就已经很不错了,要强大到可以正面对抗一个上议院文明的金融力量,…是不可能的。”洪斌紧锁着眉头的影象,正显示在别墅巨大的通讯屏上。

  “没有别的办法吗?我是说,非常规的…”

  “办法也不是没有,”洪叔沉吟了一阵,“不过却不可行,那个办法…呵呵,现在想起来还很可笑,那是我在达商商业大学一年级的期末测试中提交的商业论文,题目是‘论保安公司迅速升级与巨大商机’。不过这篇论文却给我换来一个全班最低的分数,弄得我差点重修一年。”

  “真的有办法吗,什么办法?”强烈的期盼下,杨森自动忽略了“不可行”三个字.

  “嗨,不是说了吗?有办法但是不可行。当年我那篇论文被老师打上了‘完全理想化典范’的批语,就是说我的那个方案只能停留在理论上,在现实中是无法实现的。那时还是太年强啊,凡事都想当然化了。”

  “唉!洪叔你都快把握急死了,你快说吧,理想化就理想化,说说总没什么吧。”

  “好吧,既然你非要听,我就说说好了,我论文的这要内容就是利用一个漏洞提升保安公司的等级,然后借此机会迅速的发展这家公司。现代宇宙中保安公司的前身你知道吧?他们就是宇宙大航海时期的保护探险者的佣兵团,虽然时间变幻,如今正规的保安公司已经较当初那些散乱的佣兵团有了质的飞跃,但是,为了缅怀先驱者,保安公司等级评定的制度还一直保留着古老佣兵团的模式,当然,只是在形式上。”

  顿了一顿,洪斌继续道,“在那科技并不发达的年代,对抗宇宙中未知生物的威胁时,武器装备简陋的古佣兵团只能靠武者自身的强大,因而每个佣兵团的等级与拥兵团内佣兵等级有很大关系。久而久之,每团内武者级别也就成了评定佣兵团等级的标准。时过境迁,虽然现今仍以保护及完成雇佣任务为主业的保安公司已经更多的依靠科技及武器的力量,但是公司级别的划分仍然保留了以公司内武者等级区分的方式。”

  “你刚才说实在形式上保留的?”

  “恩,是的,只是在形式上保留。如今这个科技武器如此发达的年代,只靠武者等级来划分怎么可以体现真实实力?实际上当今保安公司等级的晋升采用的是非常合理的任务成功率晋升方式,只是为了纪念先辈,披上了武力晋升的外衣罢了。”

  “那你说的漏洞是?”

  “漏洞正是出在这个晋升制度上,按现今宇宙保安及武者者工会颁布的晋升条例,公司每年完成A级以下任务(含A级)成功率超过75%,且总任务数量高于宇宙保安公司平均任务量两倍,持续100年,则允许公司武力长老会成员中的一人晋升为S级,并不论此人其后是否在世,该公司中S级等级人数值都将保留1000年。而5名S等级武者就是评定为B级公司的最低标准,相应的,10名S等级武者是A级,而成为S级保安公司,要求的S级武者人数是20名。”

  “我的论文就是以直接召集20名S级武者为前提的。”说到这里,洪斌有些汗颜,“惭愧啊,当时只是了解了晋升制度的皮毛,就那么大胆的写了论文。宇宙中凭借自身能力达到S级的武者简直屈指可数,大多数S级人物都是保安公司慢慢晋级出来的,召集20名S级武者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时要不是我论文中关于在这种错误前提下的商业运作写的很成功,很可能会被勒令重修的。”

  “怎么运作呢?”杨森继续忽略“不可能。”

  “方法很多了,比如就这种突然升级带来的轰动效应进行炒作,凭借高等级的保证接到更多的任务,各文明为S级保安公司提供的种种便利等等等等,运作的空间非常大。”

  “聘用20个S级的武者很难吗?”

  “是的,那时经导师的详细介绍我才知道,别说20个,就是一个都很难聘到。自然晋级S武者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几乎所有的S武者都已经到了一代宗师的地步,这样的人不但极为稀少,而且根本不为财富所动。想请他们加入保安公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那些靠保安公司晋级S级别的,肯定是公司最可信的人,而且他们这个S级的名号等于是挂在公司上的,就算能拉来,也不会被保安及武者者工会承认。”

  “这么复杂啊。”杨森也有些泄气了,“他们真的丝毫不为财富所动吗?”

  “当然!”洪斌的回答斩钉截铁。“凭他们S级武者的身份,在各大文明内哪个不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拿出产S武者最多的文明酷法尔族来说吧,能达到S级别的,也只有他们红袍祭祀以上的区区百余人而已,你听说过为钱财而动的酷法尔族红袍祭祀吗?而其他文明,又有那个能强过酷法尔族?特别是寿命并不漫长的种族,据我所知,你们身为上议院文明的银河联邦就从未出现过一个S级的武者,你试想,如果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联邦会怎样宝贝般的对待?上议院文明尚且如此,那些下议院的普通文明呢?由此你就可以知道想请S级武者的难度了吧。其实我当时制定的那个运作方案真的很好,只要能迅速晋级,我就一定能让保安公司以奇迹般的速度急速发展起来,只是…呵呵,只能这种事也想想而已…”

  “实在不行就把他们都绑来,我就不信…”嘴里嘟嘟囔囔,杨森道谢后与洪斌挥手告别,关闭了视频。

  杨森一回到别墅就给洪斌挂去了通讯,因为他知道三年内就将一个只剩母公司的保安集团发展到可以抗衡银河联邦这样一个上议院文明的整个金融系统是多么的困难,向莹下保票时他故意没有提公司的实际规模,莹也就像当然化了,谁会想到会有混的这么惨的中恒星公司呢?

  “森哥哥,你不要着急,我托爸爸打听一下有没有肯出面的S级武者,还有,我们可以问下‘金帆’,也许酷法尔族红袍祭祀中有人肯呢,只要我们付出可以打动他们的报酬…”虽然胳膊的痛楚还没有完全消散,但紫儿真正从发自内心的体贴,总是让杨森感动莫名。

  “呵呵,傻丫头,酷法尔族的红袍祭祀在族群中已经相当于银河联邦中行星总长的地位了,他们怎么会像‘金帆’那样普通族众一样跑出来打工呢?退一万不,就算有人肯,你想想,作为普通族人的‘金帆’都已经要价每月一亿联盟币,品阶尚在白衣祭祀与蓝衣祭祀之上的红袍祭祀要开价多少?公司现在的资金恐怕根本无以为继。”

  “管他多少,照给就是了,我让爸爸出…”小丫头满脸急切。

  “你听我说,紫儿…”杨森轻扶紫儿的箭头肩头,“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是‘祥和’毕竟是效益为先的企业,这次你们不计利益的投资就已经让我很不好意思了,如果我再拿这笔雇佣的钱,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而且,你没有听到洪叔说吗?这不是钱可以解决的,放心好了,我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真的?”紫儿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将信将疑的看着杨森。

  “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好啦,很晚了,快去睡吧!我这个办法也要进‘战争’和禾立商量一下。”既然上周已经向林远洋说出禾立的事情,回来后杨森也干脆这件事告诉了小丫头,省得她天天为投资人男女的问题疑神疑鬼。现在正好拿出这个神通广大的诈骗犯做下挡箭牌,杨森突然发现自己这种虚实结合的谎话水平越来越高了。

  “哦…”小丫头对禾立的事迹也有耳闻,思虑那家伙说不定真有办法也不一定,随即信了七成。“那我去睡觉了,森哥哥你也要早点睡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刚走几步,却又突然跑回来,在杨森的脸上轻啄一口,这才快步跑上楼去,那逃一般的上楼速度实在太快,连“师师”都差点让她从肩头甩下来。

  沙发上剩下了一个摸着脸,嘿嘿的傻笑不已的人。

  …

  “不行,一分都拿不出来了,”采矿船中央控制室内,禾立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我不舍得,毕竟这关系到我能早日自由,但是一年内可以动用的资金就是这么多了,再多马上就会被联盟主脑的金融监管系统发觉,到时连你都会危险。”

  杨森那里有什么办法,找禾立只不过是看他能否再提供些资金试试聘请的办法而已,不过结果一如预料。

  “不行就直接去绑架了,凭我现在匹敌酷法尔族大祭祀的实力,S级的武者还是不够看的,但问题是怎样让他们答应加入公司。”杨森越想越脑袋疼。

  “招募S级武者吗?这可是…,”卡卡洛夫自言自语道,“可惜,如果诺娜的…”说着,还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冰美人一眼。

  声音虽小,但冰美人却听到了,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般,诺娜瞬间弹了起来,一把抓住卡卡洛夫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你查到了我的档案,”诺娜声音透出丝丝寒气。

  “咳…咳…,你放…开我…喘不过气…来了…”,虽然游戏中的损伤不会造成真实世界人物的死亡,但超真实的感官反馈,还是让人很难受的。

  “诺娜,放开他!你的底是我让他查的,毕竟你的监狱档案中未知项太多,我们不得不防。你的身份我们不会乱说的,现在和将来都不会。”禾立赶紧过来打圆场。

  “哼!”脸色稍好些的诺娜将卡卡洛夫像扔垃圾一样甩在地上。

  卡卡洛夫挣扎着爬了起来,刚要放几句狠话,但看到了诺娜那双要吃人的眼睛,直吓得他缩了缩脖子,嘟囔着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灰溜溜躲到了禾立的身后。

  “这是怎么回事,诺娜的身份有什么问题吗,与S级武者有什么关系吗?”杨森听出其中的蹊跷,且关系到了最重要的S级武士,马上追问起来。

  杨森是三人逃狱计划的重要人员,既然禾立他们已经知道了,也不好只隐瞒他一个,在诺娜默许般走开后,禾立开始为杨森介绍诺娜的身份。

  “诺娜的身份不是查不到,而是被宇宙联盟故意掩盖了,她除姓名及犯罪记录外的所有信息都被抹杀。要不是卡卡洛夫根据诺娜的面部特征翻查存在联盟智脑中无法人为删改的数据库,是根本就查不到的。”

  随着禾立的介绍,卡卡洛夫马上挺胸抬头,做不可一世装,只可惜杨森两人都没工夫看他。

  “不知你是否知道联盟议会下有一支专属的特战部队?”禾立问道。

  “联盟卫士吗?我有耳闻。”杨森的确听说过这支只听从议会常任理事会调遣的由各个文明特种部队里精英中的精英所组成特种事件紧急处理部队。

  “恩,就是他们,而诺娜的父亲,就是上一届联盟卫士的统帅。”

  “哦?”杨森惊奇的看了一眼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的诺娜,她可能正在回想什么痛苦的事情,冰冷的脸上竟微微浮现出一丝悲哀的神色。

  “联盟卫士前统帅的女儿会被联盟关进监狱,很出乎意料吧。”禾立似乎看出了杨森的想法。叹了口气,开始慢慢的讲述起诺娜父亲诺奇统帅的事情来。

  2000年前,丧心病狂的科学狂人格成博士在风源星系的土伦塔星启动了为宇宙联盟严厉禁止的‘即时巨型黑洞’试验,联盟议会常任理事会获悉后,马上要求联盟卫士出动,务必阻止格成博士的疯狂试验。

  由于联盟卫士的主力当时正在掩马星系帮助蒙马人抵御变种希达尔达虫族的袭击,从掩马星系战场利用巨星系跳跃传回的诺奇统帅,只得率领一同传回的百余名亲卫队将领,汇合留守的三千多名战士匆匆的启程赶往风源星系。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联盟议会常任理事会的预计,在单枪匹马的格成博士背后,竟然有神秘的支持者,原以为只有一些变异兽的战场上,居然出现了大批装备精良的黑暗佣兵及雇佣军,虽然即使加上武器装备,他们的战力无法与联盟卫士相去甚远,然而他们的数量却是联盟卫士的数百倍,联盟卫士彻底陷入了血战,情势万分危急。

  消息传回,联盟上议院马上紧急召开全体会议,然而,会上各文明却在是否派出正式军队前往镇压的问题上相互扯起皮来。因为有迹象表明,格成博士的‘即时巨型黑洞’试验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虽然不知道具体的进展程度,但众文明都惧怕万一对方鱼死网破,派去的军队会一去不返,反正边远的风源星系没有什么与上议院各文明相干系的利益,就算它在“即时巨型黑洞”中消失了也不对上议院各文明造成多大影响,所以大家都是能拖一刻是一刻。

  最后,上议院通过了派掩马星系的联盟卫士主力回援土伦塔星的决议,然而,在同属上议院文明的蒙马人及其交好文明的强烈抗议下,实际第一批回援的人数竟只有区区两千人。

  …

  鲜血染红着陆场到试验场的每一寸土地,经过三天三夜的浴血厮杀,诺奇统帅终于带领所剩不多的战士攻入了格成博士的试验场,由于土伦塔星的制宇权在联盟卫士舰队的手中,情知逃脱无望的格成博士疯狂的启动了尚不成熟的‘即时巨型黑洞’产生装置。

  …听着自动分析电脑报出的三十分钟后聚能完毕的警告,看着眼前通往黑洞产生仪器路途上密密麻麻的变易兽,诺奇统帅回身深深的看了一眼跟随他一路血战至今的战士们。虽然风源星系没有上议院所谓的利益,但这里却有风源这个弱小文明的兆亿生灵。

  “统帅!下命令吧!”明了这一眼含义的战士齐声大吼。

  见到此情此景,诺奇没有再做任何的动员,只是再次深深的凝望了一眼眼前的战士们,猛地砸碎了粘满凝固血液的腕式电脑,从后盖处抓出一支蕴满碧绿的液体注射管,在身旁的将领们扑上来阻拦前,狠狠的将前端的尖刺扎入了自己的心脏。

  “统帅!”四周一片惊呼。

  超级中枢神经兴奋剂,这个名字并不起眼的小东西,却有着无穷的威力,几乎任何生物注射过它后,都会在一小时内产生高于平时数十倍的战力输出,这也是区区几千人的联盟卫士会冲破重重的阻碍,杀到试验场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刺激性葯剂的巨大的威力常常是伴有巨大副作用,超级中枢神经兴奋剂也是如此,由于一小时的持续兴奋及战力输出,葯力消失后,注射者的生理及心理系统都会瞬间崩溃,脑部结构因此被彻底搅乱的注射者,即使活下来,也会变成毫无知觉的植物人,而且无法挽救。

  没想到敬爱的统帅竟也带有这种只有士兵才会配备的终极葯物,还对自己进行了注射,士兵们一下乱成了一片。

  “杀!”统帅的一声怒吼震醒了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士兵。

  “杀!杀!杀!”一声声的怒吼声中,士兵们也一个个抓起了注射筒。没想到,剩余的将领们竟也是人手一支…。

  钢铁般的洪流,不可阻挡的向“即时巨型黑洞”产生装置掩杀过去…

  …

  二十分钟后,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爆炸声,“即时巨型黑洞”产生装置消失不见。

  剧烈的爆炸也摧毁了试验场的能源装置,试验场上空笼罩的巨大防空阵列瞬间消失,当终于可以直接飞入试验场的联盟卫士舰队赶到时,地面上依然生存的只剩下了诺奇统帅和二十四位亲卫将领,他们,全都是联盟卫士中战力最强的高斯鬼族…。

  …

  三天后,联盟议会通过决议,授予包括前联盟卫士统帅在内的二十五名前联盟卫士成员,联盟英雄勋章。当然,在正式的事件公报中,联盟议会自然而然的变成了积极派兵,努力救援的高大形象,怪只怪格成博士太疯狂,他背后的神秘操纵者太邪恶,所以才…。

  一时间,各式各样的荣誉接踵而来,这个文明那个文明的嘉奖、授予接连不断,不过其中最有分量的,还说要数宇宙保安及武者者工会授予二十五人S级武者称号的手笔。不过,由于诺奇统帅原本即属S级武者,工会又特别授予他前所未有的SSS级武者称号。

  然而,获得了这些荣誉的二十五位主角,此时却只能静静的躺在高斯鬼族最大的圣殿中,当然,是毫无知觉的躺着。

  也许,正是应为这样,那些有实际或者没有实际意义的称号或奖励,才会被各文明送的如此大方吧…

  …

  “我当初知道的也是正式版本,”禾立继续到,“这次卡卡洛夫追查诺娜身份时,找到了2000年前那次上议院紧急会议的记录文件,我这才推测出了当时真实的情况。”

  “哦…,”杨森没想到这里面竟还有如此的曲折,“那诺娜这是…”

  “我想,诺娜那么疯狂的研究生物学,大概是想救醒沉睡中的父亲吧,毕竟高斯鬼族的平均寿命是一万年,已经躺了2000多年的诺奇统帅至少还有5000年要在床上度过,这是任何一个儿女都不愿意看到的吧!”

  “而诺娜所谓的‘罪行’,恐怕也是有人故意陷害,毕竟当年的背后那只黑手到现在还没有揪出来,而且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判断,那很可能是上议院的一支强势文明,否则单凭那在上议院并没有多大影响蒙马人,根本不可能拖住联盟卫士那么长时间,说不定,蒙马人那里出现的希达尔达虫族集体变异,也是有心人刻意为之的调虎离山计。”

  “不!我并非是被冤枉的。”一旁的诺娜突然开口了,原来她一直在关注着这里的谈话,“我的初衷的确是要拯救父亲,但是,这谈何容易,而在我得知了当年的事件真相后,在苦心研究拯救办法的同时,我的确在积攒S级的生化武器和S级的生物武器,我要让宇宙联盟为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虽然诺娜亲口承认了她在研制恐怖的生化及生物武器,但这次禾立与卡卡洛夫却对此表示了理解。毕竟如果角色对换的话,自己说不定会比诺娜做的更加过激。

  “听你的语气,你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禾立奇怪的问,“可你不可能像卡卡洛夫那样侵入智脑,联盟议会也肯定不会对家属告知实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是我父亲说的,”诺娜的一句话,马上惊的禾立跳了几跳。

  “我们高斯鬼族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神秘技能,时光锁定就是其中之一,父亲他们从注射超级中枢神经兴奋剂到登上飞船,一共用了30分钟,上船后他们马上对自己进行了深度的时光锁定,由于是对自身进行锁定,锁定的时间可以近乎无限,锁定中的身体也会进入时光凝滞的状态。所以,超级中枢神经兴奋剂作用在他们二十五人身体上的实际时间,都没有到达副作用发作的一小时时限。这也是因为这样,才给了我一丝重新救回他们的希望,要是等到副作用开始发作,脑部被毁,那,那可就真的…可我就是太笨了,居然这么多年都,都…”诺娜终于开始哽咽,万年不变的冰霜面容,也终于浮现出了微微的柔色。

  “这么说,你父亲醒来过?”

  “恩,”诺娜含泪点了点头,“那是我1000岁生日那天,爸爸醒来了10分钟,我出生时爸爸正在掩马星系,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我,他大略的介绍了当时的情况,又安慰了我和妈妈好多句,才再次启动了锁定。他说,他会每隔一千年苏醒一次,每次三分钟,我被捕那天,正是刚刚从高斯星系见过第二次苏醒的爸爸回来,如果不是因此精神恍惚,那些联盟密探怎么会那么容易跟上我。”

  三人终于搞清楚了整件事的脉络,不由得都为诺奇统帅的英勇及诺娜的不幸感慨不已。

  …

  “对啊,哈哈,”杨森猛地一拍手,大笑起来,笑了良久,才向早已对他怒目而视的三人摆摆手。

  “诺娜…,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救回你的父亲呢?”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