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四章 手帕会 下
  离莹越来越近,杨森的心跳动的也愈加剧烈起来,怎么向莹解释自己和小丫头的关系呢?这个思考了一周也没有头绪的问题终于无可回避的摆在了面前。www。QΒ5、com\\看着莹略显单薄的背影,想及她眉间那一缕哀色,淡淡的酸楚让杨森突然间好想逃离这里。

  杨森终于离开了向莹走去的众女,但却是被紫儿带开的。

  “怎么?”杨森这才注意到紫儿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

  “森哥哥,我们,我们回学校吧,你看向莹姐姐的眼神让我好害怕,我怕,我怕你会被她抢走…”小丫头颤声颤语,紧紧的搂住杨森,似乎生怕他会一下不见。

  “唉…”杨森长叹一声,本来就无法抉择的他脑子更乱。

  “我们回去吧…我,我好后悔来这里…都怪我…非要想什么向莹姐姐彻底的表明我们的关系…我原以为我比她不差的…可看你刚才的眼神…我突然连一丝的信心都没有了…森哥哥…你不要离开我好吗…”小丫头的断断续续的声音已经含入了哭腔。

  “走吧…”看着楚楚可怜的小丫头,自己也不知道将要如何面对莹的杨森选择了退却。

  然而,讨厌的人出现了。

  “这位小姐,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赖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不太好吧。”一把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

  “完了,”杨森敏锐的感觉系统如实的向他反馈了莹目光投来的信息。

  “紫儿!你们跑到哪边干什么去了,快过来,离那条疯狗远一点!”蓝霓的声音彻底宣告了两人偷溜计划的失败。

  两双眼睛狠狠瞪了眼前多事的费克特一眼,杨森两人无奈的转身。

  “快来!”蓝霓已经跑上来拉他们了,“一不留神就被你们两个溜了,居然跑到那里去亲亲我我,就不能忍到聚会结束吗?真是服了你们了。”

  “十米、八米、六米…”杨森在心中不断盘算着与莹间不断缩短的距离,头低得都可以测试地面的水平度了。

  “莹,你还没见过吧,这是紫儿的男朋友哦!她刚才可是和我们显了半天宝了,那个得意劲…呵呵,毕竟她是第一次交男友嘛,虽然她胆敢隐瞒组织,我们还是大度的原谅她了。”蓝霓的话又引起众女的一阵哄笑。

  “少说两句啊!大姐!”杨森都不敢想像莹现在的脸色,紫儿也默默的低头不做声。

  “就是,莹姐姐,紫儿姐的男友可体贴了,刚才一路都是抱着紫儿姐的,紫儿姐也不羞!嘻嘻,你看刚才两人这么一点空也要到角落去亲亲我我,我认为男友变姐夫的可能性好大哦…”

  “呜…,海伦这个小祖宗,被你害死了,”杨森反复思量是不是用念力砸出个地缝来钻进去。

  “就是,你看紫儿那幸福的样子,连这位先生的名字都不告诉我们,宝贝着呢…。这位先生,你到底叫什么啊,我们都快成一家人了,不能总让我们叫你这位先生吧…”艾月儿也跑出来添乱。

  “杨森,他叫杨森…”莹那幽怨的声音响起,杨森的心好似一下到了冰点。

  “噫?莹姐姐你认识他啊!杨森?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啊!那不是…”艾月儿惊叫起来。

  众女将目光齐齐投向杨森。

  “我…我…”杨森感觉自己在他们眼里瞬间变成了专傍款姐的小白脸。

  “我们…是同学…只是同学…”莹不清楚众人已经知道了她和杨森一起上船的事情,苦涩的补了一句。

  “只是?”蓝霓抓住了语病,联系前因后果,马上感觉出了不对,“这里面有问题吧!莹…紫儿…这是怎么回事?”

  “天,这个蓝霓是干侦探的吗?鼻子怎么这么灵,她再这么问下去,自己三人这乱七八糟的关系马上要大白天下,”杨森的汗都要下来了。

  “哟…,各位小姐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啊?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都守着这么个傻小子干什么?”又是那个费克特,不过这讨厌的声音此时在杨森听来却宛如仙乐一般。

  “真及时啊!”看着众女的注意力全部转向,杨森暗暗松了一口气。

  “姐妹们刚才是不是听见什么动物在叫啊,”蓝霓首先发难。

  “恩,听声音好像是皮克猪耶,猪也能进宴会,酒店是怎么搞的?”艾月儿也是毫不客气。

  “月儿姐姐你听错了,明明是道格狗的叫声嘛…”最小的海伦说的最恶毒。

  “你…你们…,喂,你是干什么的…”情知这帮女人惹不起的费克特用手一指杨森。

  费克特敢如此不客气的和杨森说话是有原因的,他手上腕式电脑中装有他爸爸违规为他安装的公民身份识别芯片,虽然不能获得详细的资料,但只查出杨森的平民身份就足够他无所顾忌了。

  林紫儿虽然只是他众多垂涎对象之一,但是让她落入一个平民手里却是他这个贵族优越论的忠实拥蹙所不能忍受的。在断定林紫儿是瞒着家里和这个平民小子约会后,他先是阴阳怪气的打断两人刚才的“缠绵”,现在又追过来挑刺,目的就是将两人的事情弄的尽人皆知,到时这件事传到林紫儿的父亲林远洋那里,两个人的私情就算完了。嘿嘿,弄不好,最后他还有机会…。

  “他是我男朋友!你管得着吗?”紫儿终于抬起了头,只是说话之余,还是小心的用眼角看了莹一下。

  “哦!”费克特对林紫儿的答案很满意,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

  “我当然没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想邀请这位‘平民’先生来一场手帕竞技而已,手帕嘛,就林紫儿小姐的好了。”费克特故意将平民两个字咬得极重。

  手帕竞技,也是手帕会最争抢眼球的事件之一,是指两位男士为了获得某位女士的手帕而进行的竞技活动。由于男士只能以女士的男伴身份参加手帕会,且必须通过“爱之小径”,也就是说手帕会上的每位男士都是有女友的,因而,这种竞技通常只发生在异常要好的两对朋友之间。并且手帕的最终归属要看女士的心意,而非竞技的输赢,所以这种手帕竞技完全是一种非争夺性的娱乐形式而已。

  费克特知道不管怎么弄,手帕绝对没有他的份,但是这却可以让林紫儿与这小子的关系彻底曝光,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切…,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森哥哥要和你竞技,不自量力。”他这种对待杨森的态度明显不是紫儿可以接受的。

  费克特当然不会为这两句话就放弃计划,他高举双手,大声向四周喊道:“各位,大家静一静!”

  四周不明所以的人们都停下了闲聊,将目光投过来。

  看着自己成为关注的焦点,费克特很得意的把头摇了摇。“各位,今天,我,联邦保安总长的儿子费克特,要在这次手帕会上,和‘祥和当铺’董事长千金林紫儿的‘平民’男伴,就林紫儿小姐的手帕展开手帕竞技,希望以此为大家今天的聚会增光添彩。”

  虽然众多宾客被他这段加满了身份前缀的介绍弄的直咧嘴,但是手帕竞技却是人人爱看的,更何况这个唯恐大家不知道他身份的小子刚才还暴料“祥和当铺”的董事长千金的男友是平民,顿起好奇心人们马上围了上来。

  杨森倒是很欢迎这手帕竞技,因为众女的注意力都被这件事吸引了过去,看着众女咬牙切齿的诅咒费克特的样子,杨森真恨不得这小子能这么一直蹦达到聚会结束去。

  由于拒绝为女友出战是对女友不忠贞的表现,众女诅咒一番后马上怂恿杨森出战,反正不管输赢手帕都是杨森的,去应个景,堵堵这个流氓的嘴也好。

  杨森当然是言听计从,只要众女现在不追究莹的事情,让他干什么都无所谓了。

  看到杨森点头,费克特马上笑容满面,“那么,这位…”

  “杨森。”

  “哦,这位杨先生,我们来比试最流行的‘超级战’如何?”

  “在这里吗?”杨森左右看下,果然在大厅的角落里看到一排高档的“战争”游戏仓。

  “好吧,我同意。”杨森虽然在游戏之初输掉多次比赛,但那是由于他从没有用过口头传令的方式指挥过战斗所至,但毕竟他亿万年里用强大念力指挥每一个战斗异形进行战斗的经历不是白混的,虽然那种一窝蜂似的进攻锻炼不出任何无战术,但却磨练出的杨森无与伦比的大局观与细微的战场观察与操作能力,因此,对传令式指挥越来越熟悉的他,在近几天的“超级战”里,已经是鲜有负绩了。

  两台“战争”游戏仓的玻璃幕墙渐渐变成了黑色,里面缓缓飘起的两人已经看不见了,人们将目光转向了大厅中央的立体影像机。那里,杨森与费克特的影像同时出现,背景是“超级战”的游戏等待厅。

  “杨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吧。”费克特阴阴的笑道。

  “当然可以,请。”

  …

  进入游戏中,费克特首先作了个异常夸张的挺胸耸肩动作,让肩上的代表少将的一颗银星更加凸显出来,这也正是费克特选择“超级战”为手帕竞技项目最主要原因。在“超级战”初开的六小时BUG时间里,他异常幸运的打出了一场“卓越”,虽然由于对手并不强,积分有限,但还是让他得到了一个一星少将的军衔。

  “现在场外的那些人一定都在惊呼吧,”费克特得意极了,设置战斗模式时他已经把就把等级显示设为了‘可见’状态,不知道一会那个平民小子看到自己舰队上飘扬的那颗白银战星,会不会吓的哭出来呢?哈哈哈哈!

  然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虽然场外果真惊呼声一片,但那惊呼,却不是为他发出的…

  …

  黄金星,三颗黄金星!费克特喃喃着结束了这场毫无悬念的比赛,杨森的舰队中的每一只舰都像有人为操作般,丝毫看不出电脑自行运算的生硬痕迹,再加上费克特在开场时受了一点“小”刺激,这场比赛结束的异常快速。

  …

  看着游戏仓的仓门渐渐升起,杨森突然后悔起来,游戏结束的太快了,自己出去岂不又要被审问了,这个费克特也太面了吧,好歹也是个少将,水平这么差。

  抱怨归抱怨,仓门已经打开,杨森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来,迎接他的是观众热烈的掌声,幸亏在BUG六小时里有上百人晋升为三星中将,否则要是人们知道杨森就是现在的战榜第一,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呢!

  直到目视杨森接过紫儿红着脸递上的手帕,人们才不舍的散回各自的小***,当然,谈论的话题都已由杂七杂八换成了这个神奇的“平民”中将。而轻搂着紫儿的杨森,却尽力的在人群中寻找莹的影子,然而,他失望了。

  虽然莹的离去使审问无法再次进行,然而杨森的心里却因此空荡了许多。舞会开始,在轻曼悠扬的乐曲中与紫儿跳完一支华尔兹后,无法再忍受的杨森终于撒开了念力的大网…。

  将紫儿送回众女身边,杨森告诉她自己要离开一下。

  “去见莹姐姐吗?我知道她没有走…”紫儿在杨森的耳边轻轻的问,女人的直觉有时也不输念力。

  “我…”

  “什么也别说,”紫儿用手指点住杨森的嘴,“只要答应我,不管怎样,都别离开我…”

  杨森重重的点了下头。

  …

  酒店侧面的花园中,高耸的月夜玫瑰树下,一个微颤着的身影正透过窗口呆呆的看着酒店里翩翩起舞的人。

  轻轻的舒开双臂,杨森无言的将这毫无觉察的莹揽入怀里。

  “是我,”杨森的声音平复了莹的挣扎,莹猛地翻过身来,紧紧抓住了杨森,将头深深的扎进他的怀里。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莹的泪水渐渐打湿了杨森的前襟。

  …

  许久之后,莹轻轻挣开了杨森的怀抱。

  “谢谢你,杨先生,我好多了,你回去陪陪紫儿吧,我也要回家去了。”她竭力的想装出冷淡的语气,奈何却根本不像。

  “莹,这不是你的心里话…”杨森淡淡的一句话,轻易的撕开了莹好不容易织起的伪装。

  刚刚稳定了心绪的莹再次崩溃了,重新次扑入杨森怀中的她终于大哭出声。

  “心里话…呜呜…什么心里话…好…我告诉你…呜呜…我恨你!…我恨林紫儿!…我恨你们所有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我是选择了家族…这是我的错吗?…盖亚四大家族间无时无刻不在互相倾轧,一旦给其他三家联合的借口,我们整个家族都会受到灭顶之灾。”

  “这样严重吗?”说杨森对莹舍弃他选择家族利益这件事毫不在意是骗人,虽然并不会因此恨莹,但是心中的小疙瘩还是存在的。

  “呜呜…你以为,这么多代的和亲里,只有我有了喜欢的人吗?…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代有情者被迫分离…代代有情者的怨念已经深深的扎进了四大家族的血脉,只要出现任何一个首先破坏这种制度的人…她和她的家族都会被这已经积攒了数万年的无边嫉火烧的灰飞烟灭。”

  “…哪个家族会让这样的子孙出现,我那些堂伯父们,都紧紧的盯着我,生怕因为我会连累他们失去财富和性命,如果我不离开你,他们是决不会放过你的。家族这些所谓亲友给我施加的压力,要远大于外界好多倍。”

  “虽然这些没有丝毫人情的“亲友”死不足惜…但最疼我的爷爷奶奶呢…我的爸爸妈妈呢…难道你要让我抛下他们不管,去和你私奔吗?”

  终于将连日记中都不敢写的辛秘和盘托出,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的莹软软向下滑去,杨森赶紧搂紧她,莹的哭声随之小了下去,慢慢的变成了抽泣。

  “原来莹一直是爱我的啊…”杨森的心中突然涌起万分的骄傲之情。

  …

  酒店中响起了“浪漫今宵”的旋律,这华尔兹的最后一曲宣告着舞会即将结束,好似睡着的莹再次轻轻挣开杨森的怀抱。

  “紫儿是个好女孩,虽然有点任性,但却纯真可爱,而且…”莹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痛苦,“而且我知道林叔叔是个很开放的人,没有什么门户之见,也绝不会将紫儿作为什么和亲的工具…好好的珍惜她…我祝福你们…”

  杨森紧走一步,从后面重新抱住了即将离去的莹,听了莹的哭诉,杨森才知道莹的选择让她多么的痛苦,不由为自己由于心中的小疙瘩而迟迟没有去找她而后悔万分。

  “你还要怎么样…不要再让我哭了…”莹再一次转身,含泪的双眸中,满是杨森的面容,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像要把杨森的影像永远的镌入心里一般。

  “莹,你听我说…”杨森轻轻拭去莹的泪水,“我们还有机会,我已经拥有了一家在中恒星注册的公司。”

  “真的!”莹自然知道“中恒星注册”所代表的含义。

  “是的,相信我,凭借这家公司聚集的财力,我一定会再三年内压倒盖亚联盟的那三大世家,然后风风光光的娶你过门。”

  “森,我是不是在做梦…”无法接受的巨大喜悦让莹的精神恍惚起来。

  “是真的,你没有做梦!”杨森用自己大力的拥抱使莹清醒起来。

  “等我三年,到大学毕业时,我一定会娶到你!”杨森的话语透出无比的坚定。

  “恩!”莹重重的点头。

  …

  银白色的悬浮车静静的飘到了两人面前,“紫儿怎么办?你开公司的钱应该全都是她或者林叔叔出的吧,这样对她不公平的…”离别之际,刚刚从喜悦中微微转醒莹突然想到了紫儿,善良的她马上不安起来。

  “联邦宪法好像不禁止一夫多妻,”杨森似乎答非所问。

  莹的脸蛋马上红了起来,“那,你…你和她说过这件事了吗?”

  “恩!她已经知道了。”

  “呼…”长出一口气的莹完全没有注意到杨森话中的歧义。

  “你放心,我虽然不会放弃你,但同样也不会对不起她的…”杨森向莹下了保票。

  “恩,我等你…”,彻底的放下了心的莹轻轻亲了杨森一下,轻快的跑上了悬浮车。

  目送着悬浮车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杨森慢步的走到一颗园艺树旁,“你的确是知道了,对吗?紫儿!”

  人影一晃,噘着嘴的紫儿从树后走了出来,“哼!就知道你是个大色狼!”

  “呵呵,这才对嘛,这样才像紫儿啊,看看你这几天的表现,都快变成花痴了…”

  “我不是怕你被莹姐姐抢走吗?你以为天天送嫩豆腐给你这只大色狼吃很开心吗?哼,现在莹姐姐的事情解决了,你也向莹姐姐保证了不会对不起我,本小姐终于可以恢复过来了,呜…这个星期装淑女装的都快把我憋死了,连掐你时都只能用小小的劲…”

  “哈哈…”莹的回归和小丫头的恢复让杨森无比的兴奋,不由的起了逗弄之心,“你真的恢复了吗?怎么没见你对‘一夫多妻’的事情发表什么看法呢?不是还没恢复完全吧。”

  “这个呀~”小丫头一步三摇的贴近杨森,“谁叫我命苦呢?非要看上你这么个大色狼,就是有看法又能如何呢,你会改悔么?…至于本小姐有没有恢复完全嘛…”

  “啊…!”杨森的惨叫响彻云霄,看来小丫头是真的恢复了。^_^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