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二十三章 手帕会 上
  共和星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今夜***通明,所有的虚拟影像发生器都在全力运作,酒店周边被装点的美仑美奂,宛如夜幕中的一颗璀璨明珠。\wWw.QΒ⑤。com\

  酒店门前,各式各样的极品悬浮轿车不断的飘落下来,从上面走下的穿着高档衣装的男男女女也陆陆续续的走进酒店大堂。

  在银河联邦的上流社会中,手帕会是女士间的一种特殊交往方式,这种以年龄段划分的聚会,使上流人物的太太小姐们极大的增进彼此间的友谊,而这些“友谊”也推动了上流社会不同家族之间的联合与合作,是受到几乎所有上流人物欢迎的聚会形式。

  虽然是女士间的聚会,但是男伴却是其中用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因此才会出现眼前这种不时出现的双双对对的情形。

  又一辆红色的“绮丽”降落下来,见多识广的服务生们马上认出了这是“绮丽”车中规格最高的款型,马上就有两个人三步两步的紧跑上来,替车内的尊贵乘客拉开了车门。

  还算般配一男一女,男的应该勉强可称英俊,一身马蒂尼亚西装看起来也是蛮有扮相,可一看他身边那貌若天仙、清纯靓丽且身着全宇限量百件的玛丽公主装的女伴,即知这个“还算般配”的形容已经算是给了面子。

  这两人,正是笑语嫣然的紫儿和不断感慨着时间飞快的杨森。

  “森哥哥,快些哦,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那日回家之旅后,小丫头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对杨森越发的痴缠起来,这不,现在她正用还没完全发育好的饱满胸部来回摧残着杨森手臂。

  “紫儿,这里这么多人,你看是不是…”杨森的手臂轻微晃动了一下,结果不但挣脱未果,那手臂上传来的坚挺与软糯交织的奇异感觉反而越发清晰起来。吓的他赶紧住手,乖乖的被紫儿向酒店门内拖去。

  虽然这次聚会只是召集了共和星上流社会中18周岁以上的未婚年轻女性,但是由于首都星上的高权巨款太多太多,这次有资格参加聚会的人数总体算来还是相当可观的。

  不过杨森很是纳闷她们不散到里面偌大宴会厅去,都扎在在大堂这里干什么?而且,眼前左手边这个大坑是怎么回事,虽然下面铺垫了缓冲棉之类的东西,但是如果不小心掉下去还是不会太舒服吧,酒店这么弄不怕被顾客投诉吗?

  不得其解间,紫儿已经将他带上了紧贴着大坑的红毯小路。

  一时间,所有的宾客都将目光聚集到了这里。手帕会上的男伴分为两种,一种是女士真正意义上的男友或丈夫,另一种就是一些倒霉的追求者了。按照规定,所有聚会人员入场时,如果是男女同来,必须一起经过“爱之小径”,用以检验两人间的爱情。

  如果男士的到了女士真正的爱慕,当然毫无问题,可以安然通过。可如果你是靠死缠烂打才接近那位女士,那你经过爱心之径就要小心了,她很有可能会将你一把推下去,而随之而来,就是四周“观众”的哄笑和漫天的驼驼鸟蛋。

  由于丢失脸面是上流社会中的大忌,因而在手帕会的爱之考验坑里转一圈无异于给自己在上流社会的形象抹上了最黑暗的一笔。多少年来,几乎所有接到苦追对象“手帕会”邀请的男士都要在是否应邀参加的事情上经过异常痛苦的抉择。这种不知何代发明的成功为女士们避免了众多苍蝇的手段,也因此被大受追捧的保沿袭至今。

  虽然让对方在手帕会上丢脸会使双方家族结下极大的冤仇,但是各次手帕会还是每每有倒霉人士“不幸”落坑,所以在宴会开始前,人们都是照惯例聚集在“爱之小径”边上,攥着蛋液中含有淡淡微臭味的驼驼鸟蛋,笑眯眯的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这次进来的男女不论在相貌和服饰上都有一定的差距,见到可能出现状况的人们马上停止交谈,精神百倍的准备看热闹。人群中,上次再寰宇公司旅游船的帝王餐厅里见过紫儿两人的蓝霓、艾月儿、海伦,更是迅速的把当时的所见所闻告知周围的姐妹,众人在嬉笑中举起了驼驼鸟蛋,准备替紫儿“报仇雪恨。”

  然而,两人走过“爱之小径”时,居然什么状况都没有发生,那女士的居然还将男士的胳膊向自己的怀里猛拽了几下,脸也贴了上去,一副幸福无比的样子。

  叹息,不停嘟囔着鲜花与牛粪理论的人们,嫉妒万分的放下了手中的鸟蛋,其间还夹杂数声眼镜跌碎的声音,那自然是眼睛瞪得溜圆的蓝霓三人及周围知情的姐妹们。

  看到众人的眼神终于从自己的身上移开,杨森轻轻的吁出一口气,千哄万哄的想将几乎贴在自己身上的紫儿微微劝开一点,向她询问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众人期待已久的状况发生了。

  哄堂大笑中,人们不断的出手,数以百计的鸟蛋源源不断的飞向大坑内,见此情景,紫儿终于放开了杨森,拿出也不知从哪里弄到的驼驼鸟蛋,异常开心的往坑内的年轻人不停掷去。

  看到这个满身蛋液的倒霉蛋顶着漫天“炮火”顺着扶梯艰难的爬上来,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杨森将憋了许久的疑问向紫儿道出。

  …

  汗…,杨森几乎可以肯定,当初在船上小丫头邀自己参加手帕会时,想得绝对是让自己在坑里转上一圈,还好还好,现在…

  忆曾思今,杨森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重新粘粘回自己的小丫头,自从几个月前的餐厅相识,紫儿竟在不觉间对自己产生了如此的强烈的感情,是从香港星的购物之旅,自己认出噬星带给她带来的震撼。还是共和星上,那实际毫无危险可言的“舍身救美。”再或者是这几个月的“同居”生活积累的点点滴滴。不知道,也许兼而有之吧,感情这东西,谁又能说得明白呢?

  “紫儿,我们这样是不是表现的太亲密了,”这周以来,紫儿对自己越来越亲密,虽然自己吃小豆腐的机会增加了,可这种痒痒的感觉却是让人更加难熬。

  “不嘛、不嘛,你是我的男伴啊,我又没有把你推下‘爱之小径’去,那就等于向所有人承认你是我的男友了啊,我们亲密些有什么关系嘛。”

  “男…男友…”

  “怎么,不满意…”紫儿搬出小手绝招。

  “嘶…啊!满意满意。”

  “嘻嘻,这才对嘛,森哥哥,我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们,快来。”说着话,紫儿拉着杨森向蓝霓那帮姐妹的方向走去。

  “紫,紫儿,这…这位是…”秀丽小巧的艾月儿结结巴巴的问到,显然她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月儿什么时候变笨了,你没看见吗?我们一起走过了‘爱之小径’耶,他当然是我的男友啊!”

  “男友!”虽然早有预判,可紫儿如此干脆的承认还是让这些深知她背景的姐妹们大惊不已,尤其是见过杨森在游船上超级吃像的蓝霓三人。

  “不知这位先生在哪里高就,贵家族是…”一幅大姐头摸样的蓝霓实在忍不住了,顾不得如此直接的询问会不会引起紫儿的不满,势要搞个明白先。

  “我?我只是银大的一个普通学生罢了,家族没有,我是平民。”鉴于上次“贫民”的说法给厚脸二人组带来的震撼过大,杨森决定给自己提升一格。再说是否拥有一份固定资产本来就是贫民与平民的区别,现在已经有了一家公司的自己,说是平民也不算撒谎吧。

  “扑通…扑通…”一片重物倒地的声音将正在为自己的机智变通满意不已的杨森拉回了现实,他忘记了,虽然平民是比贫民高上了一等,但他现在是紫儿口中的男友,以紫儿的身份…如此大的落差岂是人人都能承受的来。

  “嘻嘻…”紫儿对此倒是毫不在意,“你们都躺在地上干什么?紫天鹅绒的地毯虽然柔软,但是却被踏的很脏哦…”

  不过此时的杨森却没了欣赏众多卧美人的心情,因为,他看到了刚刚踏入门口的莹。

  一样的雍容高雅,一样的绝美面庞,微微的不同,只有她那眉间蕴含的一丝哀色吧,当然,这哀色,大概也只有杨森才看得出。

  莹的美丽是令人震撼的,整个大厅瞬时鸦雀无声,或赞叹,或嫉妒,或爱慕,或婬邪,林林种种的眼光交织其间。

  “还好,没有所谓的‘男伴’陪同她一起来。”杨森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一个男子突然走上前去,拦住了正准备绕过“爱之小径”的莹,顶着四周几可杀人的目光,这个衣着轻浮夸张的男子不停的向莹说着什么。

  “难道他想邀莹一起走‘爱之小径’?”已经明白走过“爱之小径”所代表意义的杨森不由怒火中烧。

  莹似乎很得体的应对着,一丝笑容从未离开过脸上,最后大概是觉得这个男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纠缠的太久,略有不虞她伸手轻轻指了下小径边上的考验之坑,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什么,那男子才悻悻的离去。

  “这个‘费克特’简直太不自重了,仗着自己的父亲是联邦保安总长和一张自以为英俊的脸蛋,不但对平民女子坏事做尽,还天天对我们这些上层的漂亮姐妹们死缠烂打,简直该死。”已经恢复过来的蓝霓咬牙切齿的说到。

  “哦…,这小子叫‘费克特’啊,恩,还真的蛮英俊嘛,就是不知道用念力在上面画张图后会怎么样?”对他已极度不满的杨森恶狠狠的想到。

  绕过“爱之小径”的莹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铺着红毯的小径,竟出奇的并没有向这边交好的姐妹们走来,而是低着头,直接走进了宴会厅。

  “莹姐姐好像不太高兴啊!”最小的海伦说到。

  “被费克特缠了那么久,换谁也不会痛快的!”艾月儿也相当看不起费克特。

  “不对吧,被费克特了个垃圾缠也不是一天了,刚刚打发走他时莹还是很高兴的啊。怎么回头看了‘爱之小径’一眼,情绪就一下低落了呢?而且这些天的莹总是怪怪的,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啊。”蓝霓不愧是大姐,观察到了很多细致入微的方面。

  “这么说起来,我在后来翻看那次我家公司银河双月游的乘客名单时,竟然发现了莹姐姐的名字,她的票是和一个叫做杨森的男子一起买的,明明和我们在一个船上却在整个旅途特意避开我们,这里面…。”艾月儿若有所悟的说到。

  “难道…莹姐姐有男朋友了?”海伦总结性发言。

  “恩,很有可能,如此一来,莹这些天的奇怪之处就有所解释了,只是他为什么不把男友带来呢?杨森…这个名字很生啊,嘻嘻,不管了,一会拷问她一下就知道了。”

  杨森狂汗,这个叫做艾月儿的原来是寰宇旅游集团董事长的千金,自己和莹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被她们翻了出来。幸亏刚才见面时还没来得及报自己的名字,否则…。

  “先不说莹了,”蓝霓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向紫儿。“我们先解决一下这个小丫头,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事先向组织汇报,弄得我们刚才那么狼狈,决不能轻饶。”

  “就是就是。”

  “不放过她。”

  “姐妹们动手啊,痒痒她…”

  …

  一阵鸡飞狗跳的打闹之后,气喘吁吁的众女又把目光投向了杨森。

  “这位先生,刚才竟然忘了请教您的名字了,我们真是失礼了,不知您…”

  “来了!”杨森心中一颤,看着帮娘子军的架式,杨森两个字如果一出口,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嘻嘻,想知道自己去查啊,敢痒我,就不告诉你们!”紫儿上来为正左右为难的杨森解了围。

  “哟…,这就护上了,只是问个名字而已啊,还怕我们抢了他去不成。”众女一阵娇笑。

  “哼!不行吗?”紫儿又将杨森的手臂揽在怀里,狠狠的紧了几下,皱起可爱的小鼻子向众女猛鬼脸,“羡慕吧?馋死你们这帮小光棍。”

  又一片娇笑声中,众人开始一起向宴会厅走去,紫儿却赖在杨森怀里不肯出来,杨森只好半抱着她向前走。

  “呵呵,这位哥哥好体贴啊,紫儿姐姐真幸福,只是不知莹姐姐那位是怎么样的?”小海伦边走边感慨。

  “莹的眼光你们还不知道吗?我们快去‘拷问’她吧,一定会有惊喜等着我们的!”蓝霓似乎对莹颇具信心。

  “森哥哥”紫儿伏在杨森的耳边悄悄的说到。“的确会有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惊喜’等着她们,你说对吗?”

  此时的杨森,除了苦笑,还能做什么?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