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十一章 开学
  “你们好,我的名字是克罗夫特,这是凯德,我们是隔壁2382楼的新生,今后的四年里,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要请你们多照顾了。\\WWW。qb5、coM”

  克罗夫特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相貌英俊,神色刚毅,一双紫色的眼睛闪动着睿智光芒的同时也宣告了他非银河文明的身份。凯德看上去很是和气,微胖的脸庞总是挂着笑容,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属于那种很带人缘的类型。

  “我是斯诺帝国来的留学生,凯德是你们银河联邦人。”克罗夫特补充到。

  “你好,这是杨森,银河联邦人。你们可以叫我紫林,恩,我现在可以算是天衡星系人。”幻象面具果然神奇,连小丫头的声音都转化成充满磁性的男音了,抑扬顿挫,很是好听。

  不过,显然两位拜访者没有欣赏声音的意思,一句天恒星系让他们面色齐变,“S护照!”凯德惊讶出声。宇宙联盟制定S级护照的初始目的,是为了让持有人员能够方便的出入重兵把守的联盟总部。所以,所有护照上的人员都被设定为总部所在地天衡星的居民。久而久之,在S护照更多的被人们作为身份象征的同时。天衡星人,也渐渐的成为了S护照持有者的代名词。

  “不好意思,由于我来银大有些特殊的任务,所以身份不便透露,请两位原谅。”小丫头开始装神秘了。

  “没关系,我们知道怎么做的。”拜访两人组齐声回应。

  “那个…杨兄不会也…”凯德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我是贫民”杨森微笑着答道。

  “扑通!”刚刚在S护照前还镇定自若的两人,马上扑倒在地,“不,不会吧”,这次连克罗夫特都忍不住了,“贫民怎么会住在这里!”凯德惊诧异常,但随即想起自己的问法很不礼貌。“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过于惊奇,并没有看不起贫民的样子,请你原谅。”

  很不错的一个人,杨森微笑着想。“没关系,S护照和贫民分在一个别墅楼,是我也会惊奇,当我刚知道她的身份的时候,嘴张的比你们还大。”这句倒是绝对的实话!

  “呵呵,是啊,反差太大了,一时受不了刺激。”凯德嘿嘿陪笑,“哦,我想起来了,杨兄应该是一类学院首席生吧,不知杨兄是哪里毕业的?”

  “地球轩辕”

  “啊,天啊!第一学院首席啊,那岂不是我们这一届的老大,杨兄我太崇拜你了!”凯德夸张的大叫起来,并将轩辕首席的意义解释给克罗夫特,克罗夫特也马上崇拜仰慕夸张之极的大叫一番。

  杨森知道他们如此夸张的做法是不想让刚才失态的言语给自己留下的不好印象,两个非富即贵的公子哥对贫民的如此作为,让杨森马上将他们划为可交一类。

  “好啦,你们两个不要再肉麻啦!森…同学怎么会那么斤斤计较呢?对了,克罗夫特同学,今年斯诺帝国的留学生应该只有一个吧?”小丫头适时转换了话题。

  “叫我克罗夫特就好了,是的,今年斯诺帝国来的只有我。”

  “哦?”小丫头似乎来了兴趣,“那你的姓氏莫非是莱恩?”

  “呵呵,既然你有S护照,估计瞒也瞒不住你,没错,我的姓就是莱恩,我父亲是卡齐纳-莱恩公爵。”

  …

  经小丫头的小声解释,杨森才弄清了克罗夫特的来头。斯诺帝国被誉为宇宙联盟中最好战的文明,每年宇宙联盟通过的勒令退兵决议中,有将近一成是下达给斯诺帝国的,而克罗夫特的父亲卡齐纳公爵,正是斯诺帝国主战派的头目,人称战争公爵。

  “其实父亲很温和的人,他并不喜欢战争。但是永不停息的战斗是斯诺帝国皇室的祖训,不可更改。不过在父亲的极力主张下,现在帝国发动的战争,完全是以练兵为主,虽然场次众多,但是规模并不大,去年全年战争的总规模还没有徳通帝国和汉诺奇联邦的那次贸易冲突来的大。”大概是唯恐两位邻居对自己国家有什么看法,克罗夫特赶紧解释。

  “呵呵,我们不会有什么偏见的,作为联盟中军力最强的几个文明之一,不打些仗的话才叫奇怪呢?”杨森是真的不太在意这些,“不过,你为什么要来银河联邦学习呢?斯诺帝国的斯诺大学应该在联盟里排到第五才对,比银河大学要高啊。”

  “是这样的,银河联邦的主流文明地球文明只用了70余万年就从初级宇航发展到一统巨星系,并在其后凭借对晶石贸易极为出色的运作,迅速的积累科技军事实力,仅仅入盟2万年时间就进入宇宙联盟上议院,这个成绩使父亲对银河联邦的文明很是向往,他一直有着亲自来银河联邦取经的愿望,但最终未能成行。所以,他要我帮他实现这个愿望,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了。”

  “呵呵,你太夸奖了,”克罗夫特的一席话让身为银河人的小丫头很是面上有光,“那么你报了什么专业呢?”

  “是‘军事指挥’,听爸爸说,地球文明初期的发展并不发达,他能一次次的战胜银河系中比它强大、发达的文明,最终成为银河系中的主流文明,是与地球人类在战争中采用的那些诡异多变的战略战术分不开的。而在后来晶石贸易中,银河联邦将这种军事理论完美的运用在了商业中,这也是银河联邦从众多晶石贸易文明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所以,他要求我务必将银河联邦的军事理论学习回去。”

  “我也是‘军事指挥’,”杨森笑笑。

  “真的吗?”克罗夫特很是兴奋,“那我以后有搞不懂的问题就要麻烦你了啊!哈哈,有银河联邦的大才子帮我,天助我也,不必担心回去被爸爸骂了。”

  “哪里,那个所谓首席只是一时运气好罢了。”杨森也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酷酷的克罗夫特马屁功夫比笑眯眯的凯德还好。

  想到凯德,这才想起刚刚只顾招呼克罗夫特,竟微微有些冷落他了。

  “凯德,你不是也有大来头吧。”杨森问。

  “他呀!”接话的却是小丫头,“色法尔经济体的大少爷嘛,他家掌控着联邦70%的晶石开采,富得流油啊!不要被他那副笑眯眯傻乎乎的外表骗到啊,他可是精明狡猾的很呢。从16岁时就开始,色法尔的谈判就是他在负责了,多少人都被他的年龄和外表给骗了,在谈判桌上输的很惨啊!”

  话音刚落,发现大家都是一副惊奇的神色,知道说漏嘴的小丫头赶紧补救。“我和他妹妹凯琳关系非常好,所以才知道的。”可是马上发现自己又说错了,因为除了杨森以外的两人,表情已经从惊奇转为了暧昧。

  “哈哈,”凯德大笑起来,“原来妹妹还有这么大的事情瞒着我啊,这下终于逮到她的小辫子了,不行,回去要好好问问。哈哈!”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小丫头赶紧解释,可是这种事情,越解释才越乱。

  一片暧昧的笑声和纷乱中,电脑管家提示,该用晚餐了。

  实在拗不过紫儿的热情,拜访两人组留下来一起享用了电脑管家烹制的精美菜肴后,才在浓重的夜色中告辞而去。

  …

  小丫头关闭了面具,看着那娇媚的绝美面容,想起现在孤男寡女共一室的情景,杨森马上手足无措起来。

  “那,那个,他们都走了,天也不早了,我们也睡觉吧。啊!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和你,我们两个…,不,还是不对。我的意思是,我,你,我们分别睡觉吧。”“呼…”杨森感觉着句话说的比瞬移一亿次还累。

  “噗嗤!”小丫头笑了起来,“森哥哥总是这么笨哦。好啦,我们上楼吧,楼上转左第一间是你的房间,转右第一间就是我的哦。”

  “好!好!”杨森忙不迭的跑上了楼,飞速的与小丫头互道晚安,一头栽进了自己的房间。

  片刻。

  “天啊!小丫头你怎么在我的房间堆满了布娃娃,我是男生啊…”杨森的惨叫和紫儿的娇笑同时响起。

  …

  早晨的银河学院一派忙碌景象,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为了不给捏着学分的老师们留下什么不堪的印象,新生个个都起得极早。

  军事学院外,在人们啧啧的赞叹声中,一辆崭新的奇亚科丽缓缓停稳,车门打开,走下了两个年轻人。

  “克罗夫特,我们摆的场面有些大了吧,奇亚科丽全银河也不超过一百辆。”

  “呜…杨兄,我也不想啊,本来想把它雪藏在车库里,泡mm当惊喜拿出来的,谁让我们昨天睡得那么晚呢?还喝了酒,坐大巴肯定要迟到的,如果被我爸爸知道我第一天就迟到,我会死得很惨的!”

  杨森无语,按说自己倒是不应该起晚的,可是昨晚一想到自己与异性以如此暧昧的方式同处,就不争气的怎么也睡不着。不管是作为主宰还是作为杨森,这种经历都是第一次,怦怦心跳不止的他,到今早时分才勉强睡去。

  “不知道凯德他们能赶上不能?经济学院可是要比我们远的多啊!”杨森有些担心小丫头。

  “应该没问题吧,凯德那辆可是速度最快的迈巴跑车,而且他们两个都是学‘经济高管’,不用分别送,肯定能赶上的。不过经济学院那里可是大款多多,他那辆比我的奇亚科丽还要贵的迈巴扎进那些名车堆里,一定没有我这么鹤立鸡群般拉风。嘿嘿!”嘿嘿直笑的克罗夫特按下自动泊车键,与杨森一起向院内走去。

  “不过杨兄,现在银河联邦好像不很重视军事培养啊,你毕业后在联邦军队估计也很难有长足发展的机会。那个,嘿嘿,毕业来我们斯诺帝国怎么样?我向你保证,最低也能挂上少将的军衔,真的。”

  “呵呵,你这是在挖银河联邦的墙角啊!拉人才也是你父亲交待下来的任务吧?我哪里有那么大价值,直接就许给我一个少将。”昨天宴席上克罗夫特介绍了斯诺帝**队的建制。少将军衔已经可以统领一个万艘精锐战舰的舰队了,看来战争公爵为了招揽人才还真是肯下本啊。

  听杨森的话好像有些意动,克罗夫特更加卖力起来,“杨兄千万不要这么谦虚嘛,凭你联邦首席的实力,少将尚不足以对待,只是这个是爸爸给我的最高承诺上限,等我向他说明情况,估计他还会主动将请你的条件开到中将呢。”

  “哈哈,有些夸张吧,我只是联邦中等教育的一个首席生罢了,做不得数的。”

  “不能这么说,轩辕的首席生那绝对…”

  …

  支着下巴,杨森万般无聊的盯着面前的显示屏,上面那个接待他报道的校长老头正在在训话。

  银河大学依然沿用着古老的教师直接授课模式,并没有如其他院所一样,使用让人进入半睡眠状态的深度教导仪来辅助学习。用校史上一位非常著名的校长的话来讲,我们银大的学生都是联邦精英中的精英,他们学习根本就不用那些让人整天昏昏沉沉的玩意。

  像杨森这个专业,全体5000学生就是聚集在一个超大型教室一起听课,当然,虽然拒绝了高科技的深度教导仪,但学生面前的显示仪器和交流提问类辅助设备还是必不可少的,否则这超大面积的教室也会使教学无法进行。

  见惯了单人单间深度教导仪学习的学生们,对这种超级大教室的多人教学模式感到很新奇。在校长开始训话之前,整个课堂完全是嗡嗡声一片。

  “这老头已经罗罗嗦嗦的说了两个多小时了!”如果学生有关闭自己面前的显示屏的权限,恐怕杨森面前的显示屏早就是漆黑一片了。

  “奇怪?”杨森看了一眼旁边的克罗夫特,“这小子怎么这么有精神?”

  此时说话会被自动纪律仪扣去学分,好在上届的师哥师姐们早已给未来的学弟学妹准备了大礼,几乎每个人的手写仪下都压了怎样用手写仪逃避监控聊天的“教程。”杨森拿起电子笔,在手写屏上写下“怎么这么高兴?被训傻了。”附上名字,按纸条上的方法,传给了克罗夫特。

  “嘿嘿,杨兄,不要傻傻的听那老头废话啊,我发现纪律仪只是禁止课上交谈,四处张望它是不会管的,我正在看美女,一起来啊,我已经发现好几个极品了。”克罗夫特回的也很快。

  “这小子!”杨森嘟囔一句,无聊的重新趴回桌上。

  看着屏幕中口沫横飞的老头,听着他才介绍到一半的校史,早已领教过的杨森知道,这开学第一天的所有课程,恐怕都只能在这无良老头的唠叨中度过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