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章 在餐厅
  杨森要去的是帝王餐厅,那是全舰唯一有准入限制的餐厅,虽然满船客人都是非富即贵之辈。\\Www、qВ5、cOM/但毕竟权有大小之分,钱有多少之别。试想,一个银河联邦上议员,哪能忍受小小行星长官的呱噪;一位跨星系企业巨鳄的董事长,怎会屑于与土财主之流称兄道弟。为了维护这些超级大人物的好心情,也为了避免某些不开眼的倒霉蛋招来丢官罢职、倾家荡产的祸事。寰宇公司特意在舰上设置了诸如帝王餐厅之类的VIP准入场所。

  由于盖亚联盟掌控着银河联邦的金融,它的理事长显然可以算的上超级大人物。因而,莹这次动用家庭私人账户购买的票据上,自然照惯例被打上了VIP的字样。

  离餐厅越近,杨森的心情越是迫切,这迫切的源头大部分属融合烙印里的主宰思想,毕竟他在舰船虫上喝了亿万年的液态能量,嘴里绝对快淡出个鸟来了。

  忙中出错,刚到餐厅门口,还在美食憧憬中快步前行杨森。就被一个同样急速奔来的身影狠狠的撞了一下,双方猛地停顿了下来,那身影也顺势倒入了他的怀里。一瞬间,杨森几乎怀疑莹回来了,一样的温软和滑腻,让杨森恍然如梦。

  冒失鬼从杨森怀里抬起小脑袋,好奇的上下打量几眼后,噘住嘴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然后飞速向身后瞄了一眼,猛地一拉,将正在惊讶于这个女孩美丽容颜的杨森拽进了帝王餐厅。

  大概是因为杨森和女孩都是餐厅的常客,门口的守卫并没有上前询问,然而随后赶到的几个保镖模样的彪形大汉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当杨森回过神时,这个冒失的小美女,正在对着那些被全副武装的门卫拦下的大汉们猛扮鬼脸。

  因为帝王餐厅内部有非常完善的保卫系统,且服务人员也是精挑细选的武斗高手,所以保镖是不允许进入的,想想也是,在那么高贵雅致的环境下,如果站上一排排格格不入的扑克脸,的确很是影响食欲。

  耸耸肩,杨森转过身,通过三间密闭的扫描房后,终于踏入了帝王餐厅的用餐区。

  “清蒸赫尔赫银鱼、红烧雅克积亚兽蹄筋、干炸贝可鸡、油闷奇海巨虾、爆炒怒河熊舌、卡其雪花牛排、法拉鹅肝酱拌燃文海鲜牡蛎…”

  不顾旁边嘴巴越张越大的服务生,杨森毫无风度的将菜谱顶端最昂贵的部分从头念到了尾,而且念的还是菜名旁边的原料及做法注释,对那些大厨们费尽心机想出的高雅而拗口的菜名连看都没看一眼。“反正餐费已经包含在票价里面了,而且这次还不用在莹面前装什么儒雅风度,一定要吃他个够本!”杨森坏坏的想到。

  菜还没有上来,麻烦先来了,一只白嫩的小手“啪”的一声拍在了杨森的桌子上,杨森顺着这只晶莹的小手向上搜寻,果然看见了一张气鼓鼓的俏丽脸庞,是那个冒失的小美女。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小美女抢先发飙,声音却是甜美异常“撞到我了连个对不起都不说,我的头到现在还在疼呢!不行,我要你要赔我!”

  杨森知道和这种被宠坏的小丫头争论到底谁撞谁是非常不智的,于是很有兴趣的看着她,“你要我怎么赔呢?要不,我请你吃饭。”

  “呸!呸!呸!亏你说的出口,谁不知道船上的食宿是免费的。”小丫头明显不上当,接着眼珠转了几下。“不过,我也饿了,就勉为其难的赏脸赔你吃一顿好了。不过,这个可不算赔偿哦,赔偿的事情我们饭后再说。”

  然后,小美女就在接连不断的上菜过程中,重复刚才服务生的脸部动作。

  “天啊?”小美女轻抚着额头,“说老实话,你的船票是不是拣来的。我怎么会鬼迷心窍的和你一起用餐呢?宇神在上,千万不要有熟人在,不然我的光辉形象就全毁了。”说着,小美女开始左顾右看起来。“啊!那边正趴在桌子上全身颤抖的是蓝霓,天!那个滑到桌下的是艾月儿,呜!这个拼命捂着肚子的是海伦。这下被你害死了了啦,下次手帕会上会被她们笑死的,羞死了,羞死了。”

  “喂!我说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请你顾及一下我这个淑女好不好,不要摆出这么不雅的吃像。喂,你听到没啊!我真的会被她们笑死的…你是不是亿万年都没吃过饭了啊…喂…”

  “好饱!”杨森对那一桌已经所剩不多的菜肴依依不舍的猛盯了几眼,满意的打了个饱嗝。“以后回虫族了,是不是考虑让进化副脑进化几个厨师兽出来,然后再派些战斗异形去各星球,按照人类的食谱抓来各种美味的动物,然后…”

  正沉浸在无限YY中的杨森,突然被眼前逐渐放大影像惊醒了,小美女的紧皱的小鼻子都快贴上自己的脸了。“你!吃!完!了!”小丫头紧咬着牙,一字一蹦的说。“是,是啊”杨森莫名其妙的慌张起来。

  “那我们来谈谈赔偿的问题好了”,牙咬的似乎更紧了。“好,好,没问题,那个,你是不是可以先坐回去,你看这里还有不少人。”小美女惊觉过来,赶紧缩回了自己的坐位,当然,是在送给杨森一个大大的白眼之后。

  小丫头坐回去后反而不急了,先是拿出一件小巧的仪器,将杨森从头到脚扫描一番,然后就趴在已经收拾干净的餐桌上,抬起小脑袋,用眼睛代替扫描光线,上一眼下一眼的对杨森看起没完。

  杨森虽然被看的毛毛的,却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愉快,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小丫头。虽然看起来很是任性,但性格并不讨厌,那撒娇般的发脾气,让杨森感到了异样的享受。

  “滴~滴~”是那个放在桌边的小仪器在响,小丫头飞速拿起它,按亮显示屏,对着上面资料嘟嘟囔囔起来。

  “杨森?好土的名字哦;平民?怪不得;…;拣到碳晶石?真是狗屎运!老天不开眼;轩辕首席生?不会吧,轩辕学院已经堕落了么?;…”

  杨森饶有兴致的听着她这十分有趣自言自语,不过当她提到碳晶石时还心中是一震,其他的信息都可以在个人档案里查到,毕竟联邦档案那可怜的保密级别,在稍有些权势的人眼里都如形同虚设一般。但是,碳晶石这个事情因该只有自己知道才对啊。那时的自己只是个绝对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怎么会被人注意到呢?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有些神秘啊。

  “啊!”小丫头突然如被针扎一般从椅子上弹起,再次将脸贴了过来,手也极不老实的上摸一下,下捏一把。“怎么可能呢?莹姐姐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傻小子,不是那么英俊啊,也不很强壮…”

  下面的话语杨森已经没有兴趣去听了,当小丫头念出莹的名字,他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从进入餐厅开始,直到刚才的一刻,自己竟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莹的存在。难道,美食与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会有比莹更大的吸引力么?不,不是的,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是自己对莹浓浓的爱意溶解在如此浩瀚的识海中被淡化了,还是自己从内心里就对最终选择了家族的莹有着不满之情?

  杨森顿感索然无味,精神恍惚下,小丫头后来的话语根本就没有听进半句,只是机械般的随着她的话不断的点头。

  等杨森多少回过些神来,小丫头已经拍着手,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座位上。“好了,既然这些条件你都答应了,我就原谅你这次好了。”

  “我答应了什么?”看着笑的象狐狸一样的小丫头,杨森感觉很不妙。

  “不是吧,这么快就想抵赖啊!好在我早有准备。”小丫头在自己胸前的金属小挂坠上轻轻一按,一束光线打了出来,反射在桌子上,形成了一组立体图像,那正是刚才的情景再现。

  “作为赔偿,你必须陪我逛香港星――杨森点头;在银河大学期间,我找你时,你必须随叫随到――杨森点头;必须和我一起参加下次的手帕会――杨森点头;…;最后,明显看出杨森精神恍惚的小丫头抛出杀手锏:你喜不喜欢我――杨森点头。”杨森彻底无语…

  杨森委靡不振的走出餐厅,耳边还回响着小恶魔的话语。“别想破坏这部影象机哦,这段视频在录制同时已经同步传送到了遍布全银河的上百个秘密储存节点,破坏我手里这部是没有用的。还有,别想赖帐哦,这段包含身份认证的视频已经被提交联邦电子影音合同委员会,而且订立的是私人间最高承诺合同,违约金是200亿信用点哦。况且,就算你能拿出这么多钱,别忘了视频最后那段哦,你竟然承认喜欢我耶,如果这段视频‘不小心’被莹姐姐看到了,那么…嘻嘻。”

  “恶魔!她才是全宇宙最邪恶的!”杨森愤愤不已,虽然已经和莹闹僵,但那毕竟是在“和亲”这个客观因素的压迫下,两个的感情并为受到实质的损害,如果自己稍稍的利用现在所拥有的力量,肯定会最终抱得美人归。但是,如果被这只似乎与莹熟识的小恶魔利用影音资料添油加醋一番,那可是真正危险了。而自从烙印融合后,那动不动就杀人灭口的偏激作风也随之而去。没办法,只得打碎牙往肚里吞,乖乖就范。

  梦游般走向自己的房间,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个管家”,这是杨森对那个老人的第一印象,待仔细打量一番后,得出的结论依然是“那是个管家。”是的,一身得体考究的燕尾服,精致华丽的蝴蝶结,光可鉴人的黑色皮鞋,再加上梳理的一丝不苟的满头银发和谦逊文雅的笑容,一切的一切,都完全符合杨森心中关于管家的定义。“还是个超级大户家的管家,”瞥了眼燕尾服上的碳晶纽扣,杨森追加了一个结论。

  “杨森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小姐给您添麻烦了。”老管家轻轻向杨森鞠了一躬。“小姐?”杨森不由打个冷战,“岂止是麻烦啊!简直是超级麻烦!”得知这是小恶魔的家人,杨森连忙大倒苦水。

  “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管家用不温不火的话语打断了口沫横飞的杨森,“完了,那影象肯定他也看到了。”杨森顿感天昏地转。

  “请您一定要原谅小姐,她实在是被从小宠坏了,偶尔使使小性子的确是很让人头疼。您放心,其实小姐的心地很好的,绝对不会真的做出伤害您的举动。”摆摆手,制止扬森的抗辩。“也是我们这些做长辈对她关心不够,她父母平时忙于自己的事务,很少真正的在生活和成长中关心她。只好用一味的宠爱来补偿,才让她变成了这样…”

  叹了口气,老管家拿出一张转账卡,让杨森签了字。“这是2000万信用点,已经转入了您的名下,作为我们的对您的一点补偿和您陪小姐游览香港星的花销,请您千万不要拒绝。另外,我已经安排了武斗高手暗中保护你们的安全,请放心的游玩。”

  老管家再次深深的向杨森鞠了一躬,“请您务必带我们照顾好小姐,让她多开心一些,多快乐一点,我在这里带她的父母谢谢您了。”

  看着老管家渐渐远去的背影,杨森突然感觉小丫头有些可怜,对她的恨意不禁消散许多。

  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杨森一会想起莹,一会又想起了小丫头,然后惊奇自己竟然在“想小丫头!”再以后就是指责这是灵长类雄性动物见不得美丽雌性的通病,再再以后推卸为这是受到了萨拉族主宰这只单身虫长久堆积的雄性激素影响,再再再以后才沉沉的睡去。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