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三章 我是谁
  “什么!你说在坐标方位没有发现观光艇!那通讯呢?和艇上的人联系上没有?…,废物!你们的宇宙A级救生认证是怎么来的!走后门吗?…,别跟我强调理由,一小时,只能再给你们一小时,再找不到,就都给我卷铺盖滚!滚!”

  关闭通讯屏,刚才还在大喊大叫里卡夫马上如烂泥般瘫坐在指挥椅上,“完了,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参观星际陨石瀑布的观光艇居然会离奇的失踪一艘,而根据艇上定位仪坐标派出的搜索队竟一无所获。WwW。QΒ5.com”

  “舰长,舰长。”这软糯的声音原是他最爱听的,但今时不同往日,秘书在这个时候打搅他,一定会不是好消息。

  “舰长”秘书的声音果然有些失措。“已经有很多客人在催问为什么还不启程了,我们在陨石海的停留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预定计划,而且下一站是购物天堂香港星,很多太太小姐都已经迫不及待,再拖下去恐怕…。”

  “唉…,你先下去吧,告诉服务处,尽量的安抚好旅客的情绪,尽最大努力,能多拖一刻是一刻吧。”

  挥挥手,秘书知趣的走了。

  “怎么办呢?”舰长里卡夫拼命的揉搓着太阳穴,“继续找?现在已经超出预定驶离时间6个小时了,再拖下去恐怕乘客们不会答应的。虽然这些乘客大多自持身份,应该不会以此为退票的理由,可是,谁又能保证呢?万余人里就算只有几十个要求退票的,那自己下半生的最好归宿也将是在幽暗的晶石矿里了。”

  “启程?也不行啊!搜索船必须靠母船的定位才能搜寻,而那观光艇上的能量储备只能支持两天,一旦能源耗尽,氧气制造系统就会关机,自己走后,最快的救援船飞到这里也需要三天时间,那样的话…。先不说公司因名誉损失会怎么惩罚自己,单单那个失踪少年的身份…,天,他那个来报告失踪的女伴竟是盖亚联盟理事长的孙女。那,那他会是什么人?地球联邦某公子?苏菲帝国某王族?就算只是个盖亚联盟的阔少爷,自己如果就这么扔下他,他的家族怎么会放过自己啊!”

  “舰长,舰长。”依然是那把软糯的声音。

  “我不是叫你下去了吗?”里卡夫猛的跳了起来,瞪着通红的眼睛对去而复返的秘书怒吼起来。

  “我…我…那个”秘书显然被这种场面吓住了。

  “下去!听到没有!”里卡夫快要失去理智了。

  秘书如梦初醒般迅速回身,蕴着泪水,三步并作两步的向舱室门逃去。临出门时,她却明显踌躇了一番,停下脚步,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转过了头,“舰,舰长,刚刚,刚刚雷达通讯处发来急报,说收到了失踪观光艇发出的的紧急求生信号。”

  …

  下了观光艇,又在宇宙病菌超离子消毒室内闷了半个小时,“杨森”终于踏入了这宇宙堡垒般大小的旅游巨舰的内仓。

  面前满脸陪笑,不断道歉的所谓舰长还没有看清楚,一个温软异常的娇躯就已扑进了怀里。

  “森,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我都快担心死了。”怀中的女孩呜咽起来。

  主宰突然感到一阵厌恶,和灵长类生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他很不舒服。又想到这个雌性动物曾经和那个杨森相处过两年多的时光,虽然自己已经融合了杨森的思维记忆,但是难免会在细节方面出现纰漏,而这些很有可能会被她发现,从而质疑自己的身份。想及这些,主宰决定用强大的念力无声无息的破坏掉掉这个雌性生物内部基因,让她在今晚无声无息的死去,一了百了。

  可主意刚刚打定,意念波还未来得及发出,识海中的什么东西就仿佛被触动了一下,紧接着,从未感受过的强烈剧痛开始席卷主宰的大脑。主宰的脸色马上开始苍白起来。

  虚弱来的如此之快,以至于主宰不但念力无法发出,就连身体也开始无力,连那个弱小雌性动物的怀抱也挣脱不开。

  是融合出了问题,需要一个不能被打搅的地方静默,主宰马上分析除了头痛的原因。

  “我看了你的日记”主宰强压剧痛,“我在外空间静静的想了很久,既然你选择了你的家族,我肯定是高攀不上了,我们就此分手吧。”声音冷的吓人,到不是主宰刻意为之,通过紧咬的牙齿,即便是在暖的话语,也会降温几度。

  不出所料,这句话果然使那个叫做莹的雌性生物身体僵硬起来,极度的惊愕中,紧抱着自己双手也慢慢的松开了。

  顾不得再看那已经掩面跑开的背影,赶紧挥手叫来舰长边的服务生,“扶我回房间里,告诉房间管理台,除非我再内部呼叫,否则任何人不得开启房门,记住,任何人!明白了么?快!”

  …

  一张装饰豪华的鹅绒床上,水雾般缭绕了两天之久的银华逐渐散去,一张还算得上英俊的刚毅的脸庞露了出来,轻呼一口气,那人敏捷的跳站起来,但双目中却满是迷茫之色。

  “我是谁?”淡淡的问句透露出无尽的疑惑,那人久久的伫立床边,皱起眉头,苦苦的思索起来。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狂笑的声音越发高昂,腔调也满含喜悦。

  “我是萨拉族的领袖脑虫主宰,宇宙中最恐怖的力量。”声音微顿了一下,“我也是轩辕学院的首席生杨森,银河联邦的小小公民。”

  “没想到啊,多年的心结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解开。”那人向后一纵,成大字型弹回软绵绵大床,上下弹跳几下后,又狠狠的伸了个懒腰。“现在真是好轻松啊,称得上神清气爽!”

  原来,由于主宰亿万年未动用过意识融合,对杨森记忆思维的深层融合时,其中所包含的意识烙印竟并未得到彻底的清除。即便如此,杨森那米粟般的弱小烙印也本应永久的沉睡在主宰那宛如浩瀚星河的识海中,但是,当主宰清除莹的决定在识海回荡时,对荧强烈的爱和保护的**使杨森的意识烙印苏醒了。

  能量是没有思想的,所以,越来越多原属主宰的识海能量为杨森的意识烙印所聚集,并开始一次次的冲击主宰的意识烙印,苏醒后的杨森只有一个念头,主宰死,莹活。在这个无比强烈而单纯的意识感召下,当主宰开始静默时,杨森所聚集的意识能量已足以与他分庭抗衡。

  主宰的意识核心的确已经达到了不为任何外力伤害的地步,但是,核心内部争斗呢?在这势均力敌的两股力量强烈的冲击下,主宰与杨森的意识烙印都开始消散起来。慢慢的,当二者都无力再控制意识能量时,本属同源的能量终于停止了相互的撞击。这时,主宰强大的恢复能力显示出来,所有消散的烙印都被重新聚集并组合强化起来,只是,这本能般的恢复能力,不可能分辨出,这些消散的烙印中,哪些是主宰的,哪些是杨森的,于是…

  伸完懒腰的的那个人,嘴角扯起愉快的笑容,看来老子他老人家还是没有抛弃我啊,砸给我一句“福兮祸之所伏”之后,居然还买一赠一,又送了一句“祸兮福之所倚。”呵呵,赚到了啊!

  叹一口气,那人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的确是赚到了啊,作为主宰,接受了杨森意识中以人类主体的世界观,我对所有事物、生物的好恶都发生的重大的变化,终于在这亿万年后,解开了由于龙逝去而对所有宇宙种族极端仇视的心结。由于不想违背龙的意愿而痛下杀手,这沉重的心理负担已经背负了亿万年之久,就在这身心俱疲之际,它终于肯淡去,我感到,久违了的轻松与愉快又重新围绕在了我的身边。”

  “而作为杨森,从此与主宰意识烙印融合的我,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力量和实力,我终于可以保护我的莹,终于可以有资格再次拥有她,再世为人我,真是很满足。”

  那人再次站立起来,对着电子幕墙幻化出的镜子整理起仪表来,那么,以后的“我”叫什么好,主宰,杨森,主宰杨森?恩,在银河这段时间还是先叫杨森吧。

  杨森打定主意,按下床头的服务呼叫器,“开门!”他说到。

  刚出门口,就看那个送他回来的那个服务生走了上来。“先生,您出来了啊。一连两天您都没有外出,让我们很是担心,舰长已经来探望您很多次了,但顾及您事先的嘱咐,才没有冒昧的打搅。只是让我守在门口,以策安全。”

  “恩,这两天微微有些不舒服,劳舰长挂心了,代我向他致谢。”杨森随口对付了几句,快步的向莹房间走去,现在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莹了,“真是的,那个‘我’怎么这么不解风情,莹可是第一次在我怀里哭呢,急于脱身也不能说那么重的话啊,莹一定伤心死了。不过,也怪另一个我,折腾的太狠了,那时多少留些力气,能推开莹就好了。唉!这个真是一笔糊涂帐啊,算了,见到莹好好陪个罪吧。”

  敲了好久的门,里面却没有丝毫没有动静。“是出去了,还是在生气?”杨森暗暗着急。

  “先生”服务生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先生,您的女伴已经离开了本舰了。”

  “什么?”杨森诧异非常,“到最近的停靠港香港星不是也要航行3天么?”

  “是这样的,先生。您的女伴是被本家族舰队接走的,据说是在您失踪后,她紧急联系了当时在附近演习的家族舰队赶来搜索您。就在您刚刚进入房间时,舰队就到了。可,可能是因为您和她发脾气了吧,她红着眼圈回了家族的舰队。她走之前来您的房间前站了好一会,但最终没有进去。”服务生的脸上满是羡慕,其间,还穿插有少许的嫉妒。

  没有心情去注意服务生的表情,深深的愧疚和悔意已经淹没了杨森,他真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而在识海的最核心处,一个“他”正不停的给另一个“他”陪笑,道歉。并许下不平定条约无数…

  “反正以后是要在银河大学相见的,到时好好哄哄莹就是了,毕竟凭自己现在的实力,是绝对有信心得重新得到她的。实在不行老子发动虫族舰队灭了地球联邦和苏菲帝国,看谁还敢和我争!”许完愿、发完狠的杨森,顿觉心里舒服多了。而识海里的两个“他”,也缔约完毕,勾肩搭背的给杨森下达了下一步的行动指令――饿了!快去吃饭。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