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女儿当自强 > 尾声
  战魔王爷和护国公主吉日成婚。/wwW。qb5。c0М\\

  白药仙高坐堂上,他老人家的胡须笑得飞飘;生女若此,他可以说是对得起早逝的爱妻。

  丁盟和马队人员早已喝得酩酊大醉。

  白福则是笑咧着嘴,他太高兴了,自小看到长大的大小姐不仅成为公主,而且匹配最极优的战魔王爷,双喜临门哪。

  典礼司仪喊声,“新郎迎进新娘。”

  李霜降并未遵从规矩的以一长条丝绸红绢和新娘子走人大厅,他直接以手执她之手。

  “慢!”元将军的吼啸声突兀的响起。

  众人惊吓,担忧这婚礼又起波澜。

  “皇上驾到。”屠公公喊声,一队宫中侍卫护守年轻皇帝走人王府大厅。

  众人叩首,跪地。

  李霜降蹙了蹙峻眉,爱搅和的皇帝真喜欢凑爇闹!“你没奏折好批了吗?”

  皇帝笑容可掬,他毫不以为意的挥挥龙袍长袖,“战魔,朕已是护国公主的皇兄,你这妹婿至少尊重朕几分吧。”

  慵懒的一笑,李霜降的眸中的怒芒却是霸狠地激射而出。

  皇帝坐上首位,旁坐另一旁的白药仙手足失措,天子威严他可是不敢目视啊。

  “你是白药仙吧,白痕是朕的义妹,你这喜悦侯也算是朕的长上。”

  白药仙吓出一身冷汗,“臣、臣惶恐。”当初他冤了痕儿,误认为痕儿医死人,以至于痕儿离家去走江湖,合是大幸吧。

  皇上优雅雍华的笑笑,示意婚典开始。众人毋需行君臣大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相拜……”

  “送入洞房!”

  礼成。

  新娘端坐榻上,伴喜嫁娘和奴婢们福身而退。

  白痕早已自掀红绸罩巾,珍珠凤冠也“顺便”卸下。

  一抹飘逸身影迅速地自窗外飞入,她骇极,定睛一瞧,居然是寒庄的少庄主文芨寺。

  她急呼出声,“文公子,怎么成了梁上君子?”

  文芨寺一身雪白的狐衣,他先揖上一礼,“公主殿下,冒犯了。”

  “你是来参加我的婚宴?”或是来追讨她上回偷溜走的那个“交易”?

  “在下是来告诉公主殿下一件秘密……”其实是来吹皱一湖春水。人呀,太过清闲总得找个小事忙忙。

  白痕咽着口水,惶惶问着,“上回黄金五千两的那个约定……嗯我解不了毒,只好以己身做为……呃是不是你要我履行那个为奴为婢,或为侍妾的……的……”

  文芨寺甩开黑蝶扇子,笑扬起弧线,“公主眉心的蝴蝶烙痕非常的美丽。”

  “嗯,过奖了。”

  “这烙痕是霜降的杰作吧。”

  白痕无语。

  “残忍的男人。”黑蝶扇子扇呀扇,文芨寺笑得奇诡,“公主,你对毒尊的真面目好不好奇?”

  这少年英雄怪怪的。

  喝上一盏茶,润润喉,文芨寺缓缓地说:“毒尊的真实身份无人知晓,除了我以外,不过既然你已经是战魔王妃了,在下告诉你应是无妨。”

  “这和我的王妃身份有关系?”

  “关系可大了,因为毒尊即是战魔王爷,公主殿下的新婚夫婿是也。”

  “霜降!他是毒尊?不、不可能。”

  “你还记得上回的约定吗,若你输了便入王府为侍妾?”

  “当然记得……”

  “其实那是一个陷阱,勾引你的计谋,因为霜降对你这辫子姑娘产生兴趣,他决定要你,所以反借你倔强好胜的性子做为诱饵。”

  “他是毒尊?而我入府做他的侍妾并不是巧合?嗯不对,那时是因为我……”

  “你为了一个病弱的女人向药铺子借大参,因为还不了银两而被装入大麻布袋送进王府,被迫成为战魔王爷的侍妾?”

  “难道这一切全是陷阱?而我是误人陷阱犹不自知的羔羊?”

  “聪明。”

  白痕真的是太意外了,那个冷沉陰鸷的毒尊和狂肆邪佞的霜降竟是同一人!

  “文公……”咦,他的人呢?她毫无所觉他的离去。

  这时,进入她的视线的是一身大红新郎衣冠的李霜降,他带笑看着她发怔的小脸儿。

  “王妃!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

  她皱眉,默默无语。

  “吉日吉时,我们进洞房吧。”她应该不是害羞吧,他们早已是恩爱伴侣。

  “别碰我……”

  李霜降一怔,他的新娘子是在向他撒娇使泼吗?

  白痕瞠大怒眸,“你是毒尊!”

  这是肯定句?“你怎么知道?”

  原来是真的!她一直是他的玩弄物!“李霜降,你太可恶了。”

  “唉,我不是故意隐瞒……”

  “你明明知道邪紫五毒根本不可解,你居然还用上那个约定?连那病弱的妇人以及药铺掌柜也是你所指派,全针对我……”

  “乖痕儿!邪紫五毒你不是解了吗?前些日子我的‘殉情’所服食的即是邪紫五毒。”

  “哼!”她开始动手解开大红霞帔,“我不要嫁给你这恶人了!”

  “别闹!”

  “谁跟你闹!我是说真的,而且一定做到。”

  他按住她的忙碌双手,“乖!那是前尘旧事。”

  “可是那是事实!是你这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设计我成为你的卑微小侍妾!”

  “然而我现在已是你的裙下之臣了。”

  “跪下……”

  他挑眉,“跪下?你要我这夫君向你下跪求饶?夫字出头,与天同齐。”

  “不跪?行!我要向皇上禀明,请他下旨……”

  “乖……”

  “不乖不乖!我要退婚!嗯不是,是请皇上下旨替我休夫,除非你向我下跪!”

  “真的要我这夫君王爷向你下跪?”

  “随你。”

  “爱妃……”男子膝下有黄金,他连皇上都不跪了。

  白痕高吊着倔容,“下跪,或是让我休了你?快、决、定!”

  喜房外,春迟和夏荷小声交谈,“你猜,王爷可能向王妃下跪吗?”

  “很难吧,王爷可是世上第一狂傲耶!”

  “可是王爷受不了失去王妃啊……”

  “这……”

  “嘘。”阿祥的脑袋瓜凑上来,“你们听……”

  一片沉寂啊。

  但半晌过后,咚地一声响起——

  “王爷下跪了!”

  ——全文完

  最新全本:、、、、、、、、、、

看过《女儿当自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