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女儿当自强 > 第十章
  风声鹤唳,整个王府笼罩着悲哀的痛和慌,御医来了又去,最后一个三代元老的主御首医诊完脉,摇头三叹。\\wwW、Qb⑤.coМ//

  李霜降抓住他的襟领子,残狠的威迫,“不准摇头!不准告诉本王她没得救!否则本王杀了你这老秃颅。”

  “王爷,奴才真的是无力可回天,众御医束手无策啊。”

  “皇帝的药呢?难道没有良方?她一息尚存!她还活着!她不会舍下……”

  “宫中的奇药只能护住公主的心脉,然而这也只是拖一段时日罢了。王爷,起死回生是传闻,从来没有这奇迹……”

  “胡说!她根本从未断绝气息!不曾死,回生有何困难?”

  “奴才斗胆,请王爷准备护国公主的后事。请节哀,顺变。”

  “不!你再满口诳语,本王立刻震碎你的心脉。”

  “王爷,奴才享年七十六了,死不足惜,可王爷是大唐的守护神,一定要珍重啊。”

  “哈哈哈哈……”

  “王爷?”

  李霜降纵然狂笑,如恶魔附体似的使得众人不敢望上一眼。

  老御医克尽本分地继续说下去,“公主的性命可能维持七日,大罗神仙下凡亦无救。”

  “哈哈哈哈……”

  王爷心智迷乱了吗?老御医退后几步子,禀言,“这七日里,公主应该是昏昧不醒,当她撒手人寰的那一刻应该是像睡眠中断气一般,少了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

  “王爷疯了?”众人交头接耳,恐骇得手足失措。

  春迟优优的哀声,“原本是一桩大好喜事,如今竟成了丧事。”

  “造化弄人啊。”屠公公也不禁老泪。

  ☆☆☆

  ☆☆☆

  ☆☆☆

  皇宫内苑。御书房中尽是叹气声。

  这几日,宫中侍卫足足加派十倍人手,为的即是护驾。

  “霜降不会当真弒君,朕毕竟是他的兄长和好友,我们自小玩到大……”

  “但是皇上这一次的‘玩’却是无法收拾啊。虽然皇上是战魔王爷的堂兄,然而他心爱的女人却是因皇上而间接香消玉殒啊。”

  “护国公主尚未死亡……”

  “但是群医无计!即使是奇迹,恐怕也难以挽回公主的魂魄。”

  “皇后,如果公主断气的那一刻,霜降……唉,朕担心他真的如传说中的可能疯癫……”

  “战魔王爷不应该是脆弱的人,他一向胆识过人。也许心痛神伤,假以时日应该可以重振声威。”

  “朕就怕他过不了这一情关……”他好后悔啊,早知道就别玩得这么猛了。

  “皇上,歇下吧,龙体要紧啊。咱们已经尽了人事,但看天命了。”

  “朕负欠霜降,也枉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十七岁的小女子芳华正妙啊。”

  “或者,厚葬公主,赐封白家最高的恩典,亡羊补牢。”

  “唉……”夜,难眠,心,不安啊。

  ☆☆☆

  ☆☆☆

  ☆☆☆

  白痕昏迷的第六日,李霜降仍守在锦榻旁,这六个日夜他从未合眼,不进米食,一步不离。

  握着白痕始终冰凉的小手,他干了又湿的眼眸溢满狂痛的难舍。

  “明日,即是你昏迷第七天……”亦是老御医所说的死亡大限。

  他吻着她的手心,吻着她的浓睫,吻着她眉心的粉红烙痕。百般的不舍,千般的不愿,他无法忍受失去她的致命剧疼。

  “小痕儿,你感觉得到我吗?听得见我的呼唤吗?你是个倔强的小东西,但是你也是个胆小鬼,黄泉底下你独行一定非常的害怕?那里或许很冷,或许有恶鬼欺凌……”

  既然无法和她成为交颈的恩爱夫妻,那么,他跟随着她到黄泉地底吧。纵然是优冥暗界,他保护她的誓言也务必要落实。

  拿出独门的邪紫五毒,这是毒尊之所以扬名江湖的绝残宝物,只他一人可解,服毒之后三个时辰必死无疑,神鬼难救。

  “小痕儿,我和你同年同月同日同一时辰魂断魄散,有我陪着,不要害怕。”

  浓发披散着的李霜降轻轻浅浅地扬出一抹俊美的笑,接着,他服下邪紫五毒……

  “下一辈子,你仍是我的爱侣.”他抱起榻上的人儿,以唇贴吻着她干燥的雪白檀口。

  只剩下等待了,等待勾魂使者前来拘提他和她的魂魄。

  若是气息断绝,他便可以和她再相聚,这是他殷切的渴望。

  ☆☆☆

  ☆☆☆

  ☆☆☆

  头好沉,好晕,白痕优优转醒,一时之间忘了身在何处?

  “啊!”她记起,她留下一纸遗书就投身入水池中,难道她死了?这儿……

  “嗯?是王府的内室?”她仍活着?怎、怎么可能!

  怀中的重量使她茫然,低首一看,差点魂魄俱失。

  是霜降!他怎么软瘫在她的怀中……

  “霜降……醒醒呀。”是他守着她,守累了,倦了,所以睡着了?

  然而他一动也不动!白痕不禁喘息着,“别吓我呀!你醒醒!醒过来,看看我,和我说说话好不!”

  颤抖的手无力得提不起劲,她费了一番艰难才将怀中的他的俊容捧起。

  “紫色的面颊、紫色的唇……”他中了毒!

  白痕睁着泪眸,不敢相信地瞪着他,他应该还没……还没……

  一阵急促的步子踏响,春迟、夏荷和总管因为听见叫喊而大着胆子跑进内室。

  三个人一时愣呆住。“白姑娘……你活、活过来了!”是大喜啊。

  白痕摇晃了下,春迟连忙上前扶住她,这才惊然发现她怀中昏僵的人竟然是王爷!

  “王爷他……死了吗!”

  “不……”他不能!白痕伸手,探着李霜降的人中——

  幸好!命在旦夕,一息犹存。

  “赶紧叫大夫……”

  夏荷忙不迭的应声,“御医们仍在西厢房,奴才这就去传唤。”

  ☆☆☆

  ☆☆☆

  ☆☆☆

  老御医啧啧称奇,“公主的命大,福厚啊!”

  “公主?”白痕怔忡。

  “或许是先前为了镇住您的心脉所下的药方子遇着剧毒,毒性的特异冲撞您昏昧渐杳的气,所以反而救您重回人间。”

  “剧毒?”她虽不明白,但她一心全系在李霜降身上,“王爷受何毒?”

  “这……奴才不敢妄言。王爷体内的毒可能是西域或江湖人士的偏方子。”

  “可解?”酸涩的气血似乎正逆流,她几乎要昏软。

  “奴才无能。”

  “不能……解?”

  “王爷的筋脉已遭毒性侵入,可能挨不了一炷香的时候。”

  众人沉默。

  春迟担心的求着,“白姑娘你的身子虚得很。先喝盅白粥吧。寻常的健壮汉子也受不了六日六夜的空腹啊。”

  白痕一如雕像般的僵坐着,许久,她轻细的声嗓响起,“请准备灸针。”

  大伙茫然。

  老御医却是叹气不已,“准备灸针吧,虽然希望渺小。”

  春迟低叫,“姑娘的体力快要支撑不了,应该躺着休息。”可别死里逃生之后又遭遇什么不测。

  白痕噙泪,楚楚的哀笑。

  “如果最重、最不可用的一招都无法解去他的毒,我活着有何意义?只是永远的伤痛。”

  待下人备妥灸针后,众人屏息以待但愿奇迹能出现,王爷能醒来。

  白痕颤抖的拿着灸针,她要将针刺人李霜降的命门。

  然而这一针若是无法引流出他体内的黑毒血,李霜降便是魂归九重天,此恨绵绵无绝期。

  她好怕,深恐从此天人永隔。

  “霜降……”给我勇气,她祈祷上苍。

  一阵天旋地转的晕昏感袭来,白痕手中的灸针不小心的失去准位,竟然直直刺入李霜降的头顶心。

  “老天!”天老爷啊!总管倚靠着廊柱才得以站立。

  御医们全傻了眼,老御医掩面,不忍再看,头顶心刺人灸针,侥天之不幸啊。

  “命定的……王爷归天是命定的……”他老已是三代天子的御医首席,未曾听闻头顶心插进异物能够存活的特例。

  白痕将灸针怞出,针上的黑毒血使得原本已经心碎欲死的她愕惊住。

  “竟然……这是什么奇毒?毒聚头顶心?”

  半晌,她欣喜若狂地抓着春迟的手腕,“王爷有救了!他不会丢下我了!”

  春迟不懂。面面相觑的众人心想,白姑娘会不会是自欺欺人?

  老御医闻言,放开掩面的双手,一见那根沾了黑毒血的灸针,哽着激动的气嚷着,“王爷的确有救!快来人!把我的锦药盒拿过来!”

  顿地,整个王府沸沸腾腾,奴仆们纷纷传告,各自忙差。

  “求您老……”白痕的声音愈来愈细弱,“救他……他不能自己投胎转世……”说着,她失去所有意识的昏晕在春迟的怀中。

  ☆☆☆

  ☆☆☆

  ☆☆☆

  烛光灼灼,内室一片晕柔的瑰采,刚刚转醒的白痕吃了药汤和粥品,在春迟和夏荷的帮忙下沐浴净身。

  二更敲过,众人皆眠,惟她独醒,她守在榻旁,一心揪得至紧。

  “呃……”

  她探身,“霜降?”他的薄唇淡淡牵扯了下。

  “醒来,求你。”

  仿佛感应她深情的呼唤,李霜降在片刻后掀开眼睑。

  “啊!你终于活过来了!”她又喜又恸地俯趴在他的胸膛上,嘤嘤哭泣。

  怔上一晌,李霜降举起右手抚拍她的背脊,“别哭了,我的心会疼。”

  白痕忍抑着哭意,可是泪水如断线珍珠似的怎样也停止不住,她哭得更是厉害,极度恐惧失去他的紧绷情绪全化为湿泪流淌出来。

  李霜降低喃,“我们是在梦里相见?或是优冥……”

  “不!你我都还在人世间。”

  “我活着?你也活着?”绝无可能。

  她抬眼,努力地擦拭无尽的泪滴,哽咽泣语,“是真的!来,你摸摸我的胸口,有着心跳。”

  “但是我已经服毒……”邪紫五毒的解药只有他拥有,这世上不可能有第二个毒尊存在。

  “太医们也说你身受奇毒,任何方子都难救,所以我用针往你命门上刺,可是却不小心刺入你的头顶心。原本以为刺入死门,可是没想到黑毒血溢了出来,你的毒居然可除。霜降,天可怜见,让我们能活着相见。”

  一想到那可怕的一切,她不禁战栗悸动起来。

  他连忙环起双臂,将她圈贴在他的胸膛上。

  “但是你是如何得救?”

  “御医们说我陷入昏迷的傍晚,他们给我服下许许多多珍贵的药汤,包括皇上所密藏的丹丸。可能是那些药力和毒交加冲撞,所以我苏醒过来。”

  “毒?”他眯眼,突地想到当他服下邪紫五毒的那一瞬,他吻住她的檀口。

  原本只是最后的眷恋缠绵,不料竟是他所喂哺予她的邪紫五毒救了她的心脉。

  “老天爷!”不信鬼神的他这一刻好生的感激。

  “死而复生算不算?”她微哽。

  他双手捧端起她的楚楚泪容,“小痕儿,我是你的夫君,我们是同命鸳鸯。”

  “你可以为我而死……你是极尊、极贵的王爷呵,荣华富贵你都可以丢弃……”她要如何回报他对她的厚重挚爱,这一生,合该她负欠于他。

  李霜降轻吻她的泪滴。“不准哭,难道你存心要我心疼而死。”

  “贫嘴。”可是心好甜蜜。

  “嫁给我,替我生下小小王爷,这是我要索取的报偿。”而他将以一生一世的强烈爱恋当作“交换”的回报。

  “嗯。”她羞窘了脸容,但只一晌,她忽然惊恐的想到——

  “不!我不能害你!我不要你为了我而被诛罪。”

  他大笑了,起伏剧烈的胸膛由于大笑而感到喘呼不易。

  白痕呆呆地看着他笑。

  他重重地叹气,“小痕儿,皇帝下旨要我迎娶护国公主对不?”

  她好难割爱呵。

  “护国公主的大红花轿一旦被迎人王府,‘她’便是我的妻子,便是名正言顺的战魔王妃。”

  她黯然了。

  “圣旨上说了,一旦我和护国公主完婚,不得再纳侧妃,亦不可侍妾如云。”

  她咬着下唇,忍住心碎的痛苦,原来她连当一名卑微的侍妾也是奢望呵,如果被迫和霜降生离,她不如以死解脱。

  她不是勇敢的人,至少在感情上她是个懦弱的无能小卒。

  “不逗你了!瞧你,再用力的咬唇,血丝便要流出来了。”

  “嗯?”他居然笑得神采飞扬?

  “小痕儿,我是逗你的,别伤心,圣旨已下,皇上的义妹就是你呵。”

  怎、么、可、能?白痕猛摇头。

  李霜降点点她哭红的鼻尖,“为夫的话你敢怀疑?”

  “皇上新认的义妹岂不就是护国公主?可他什么时候认了我?”

  “你,白痕,已经是当朝的金枝玉叶,至于皇帝那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李家子孙的行事作风一向奇绝,不必费心琢磨。”

  “那么……”她拍拍自己的双颊,是真实的吗?“我是护国公主,也就是你的战魔王妃?”

  “是的,公主陛下,请爱惜你的未来驸马。”

  她的脸儿爇赧得红晕晕的,“我以为皇上那日问我的名姓和祖籍是有意命我入宫为嫔……”

  “如果他真敢抢夺我的爱人,我一定和他拚命。”

  她相信他说到做到,他一向邪佞狂傲,天崩地裂都无所畏惧。

  “霜降,能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他又何尝不是?原来真正的动情是如斯的不顾一切。

  “我们请你的爹亲和你的兄长走一趟长安吧,毕竟他们的至亲即将出阁。”

  “好,可以再多请一个人吗?”

  “王府占地万顷,即使你要把白家医馆和药铺子的人都请过来,甚至是住上几月也可以。”

  “那么,请福伯来长安,他这几年因为我一天到晚的送药给穷病交迫的村人而白了好几根头发。”

  “准,不过我应该先打你一顿才行。”

  “为什……”

  “你这个没心少肺的恶女,居然一声不吭的投入水池,你太坏了,我应该教训你才是。”

  缩了缩颈项,白痕嗫嚅着,“我是怕、怕你因为我而遭遇不测……”

  “傻瓜,你死了,我不也陪你一块儿?”

  “好嘛,以后不敢了,那么,你要‘教训’就‘教训’好了。”她忖思,他是逗弄她的,他的“教训”肯定是用缠绵缱绻的亲吻来代替。

  他邪邪的似笑非笑,“是你自己请我教训的哦。”

  “嗯。”趴俯在他胸膛上的她把小脸儿埋入他的衣襟内,并且闭上眼睑。

  他的左手环圈着她,右手则是往她的娇婰拍去,力道不重,却也使她呼叫出声,呜呜!他怎么真的教训她呢?

  闻声赶至的春迟、夏荷和阿祥全僵立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得。

  阿祥搔搔后脑勺,“王爷无恙了,但是王爷为什么打白姑娘?”

  “是公主,你得改口。”夏荷啐念他。

  春迟也懵懂,“他们俩不是可以为彼此而死吗?死里逃生之后不是应该亲亲爱爱?”

  阿祥又抓抓鼻子,自言自语,“王爷和公主的谈情说爱和咱们奴才胚于是不同的啦。”

  “是吗?”春迟和夏荷互相交换一瞥。

  ☆☆☆

  ☆☆☆

  ☆☆☆

  白痕接旨,即日进宫面圣,并且正式赐封为大唐的护国公主。

  皇上御赐的珍礼一项项的扛进王府,皇后也恩赠许多的珍珠和织锦贡礼。

  这日,白痕穿上宫装,梳挽起一高髻,髻上的宫帽使她看起来雍容亮丽,活脱脱是令人喜极、爱煞的美人胚。

  李霜降亦是一身英挺的王爷衣冠,他坚持与她一道进宫,守护之情意在其中。

  皇上看着这一对出色的佳偶,龙心大悦,“朕实在是撮合一桩足以传颂后代的美好姻缘。”

  李霜降轻斥,“笑话!本王和她早已心心相印。何必你这乔太守!况且若不是你的故弄玄虚,本王和小痕儿又何必差些断魂抱撼。”

  皇上干干的笑着,“好兄弟!这个‘差些’毕竟尚未成真……”

  “成了真,我们俩就不可能站在御书房听你多话了。”

  “哎哎!朕一向赏识你啊!兄友弟恭可是我们李氏祖宗所定下的家训。”

  “你的赏识其实是算计,恩典小痕儿护国公主的尊封图谋为何你心知肚明。”

  拐了拐李霜降的肘子,白痕连忙制止,“别和皇上生气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给点儿面子。”

  皇上笑扬眉梢,“公主,你的确是朕的好妹妹。霜降,听听你的未来王妃的诤言吧,给朕一些面子。”

  “厚脸皮的家伙还需要面子?”

  眼见李霜降的利口又将荼毒皇上,白痕只好赶紧转移话题,“皇上,您说您还有恩典要赐给民女?”

  “不是民女!白痕,你已贵为皇家千金!”

  “是。”她盈盈一福。

  皇上大乐,“为了弥补朕一时的玩兴所造成的……呃,朕决定赐封白药仙为喜悦侯。”

  “臣妹代替爹爹谢恩。”

  “还有,白家的医馆和药铺子,朕决定送上朕的亲笔墨宝。公主,你有任何要求,朕一律恩典封下。”

  “百医神术那本古书可以赏给臣妹吗?”

  “小事一桩。”这义妹可是拉拢堂弟的惟一珍宝。

  “谢皇上。臣妹无状,可否答允臣妹时时进宫向老御医请教学习医术?”

  “听闻,你的梦想是成为女神医?朕下诏,封你此名号即可。”

  “不,女儿当自强!我希望借由己身的努力得到女神医的封称,这样才是实至名归。”

  李霜降俯低邪美俊容,“解得了我体内的毒,你已是女神医了。”邪紫五毒居然能以一根灸针解去,他实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可那是误打误撞……”

  “咳!朕仍在……”竟然忽略他这天子而咬起小耳朵。

  李霜降拥揽白痕入怀,“我们待得够久,浪费不少时刻……”意思即是预备走人是也。

  皇上站起身,慌忙呼喊,“你们的完婚大典,朕可是主婚人。”

  “寒舍容不下你这九龙金身……”

  “王叔和王婶已仙逝,朕自然必须尽尽兄长的义务,何况,白痕是朕的义妹,朕为她主持婚礼可是大添光彩的恩宠。”

  “不希罕。”

  “等等!未出阁的闺女应该待在皇宫内苑。迎亲那日你再过来迎娶,而且皇后乃是白痕的嫂母。她想和白痕聚聚,爇络些。”

  “你太吵了。”说完,李霜降拥着他的未婚妻离开,前来谢恩已是他最极限的让步。

  皇上颓然而坐,“朕的面子都被糟蹋了。”

  但是他已决意出席婚典,毕竟他是皇帝,霜降不至于撵他出府吧。哈。

  最新全本:、、、、、、、、、、

看过《女儿当自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