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女儿当自强 > 第九章
  大唐天子御驾亲征是祖宗惯例,然而皇帝亲率将领将皇族人围堵住则是前所未闻的希罕事,这希罕就发生在战魔王府。/WwW.QΒ5、cOM

  几列兵卒和奴仆全俯首跪趴,不敢仰望龙颜。

  屠公公喊声,“皇上前来,请王爷见驾。”

  由内室赶来的总管一脸惨淡,“王、王爷待会儿即、即见君皇。”

  元将军早已不满,“战魔王爷未免太摆谱了!皇上,请治他不敬之罪。”

  皇帝一派悠闲的浅笑,“霜降也许正在午憩,是朕叨扰了。”

  “总算还有自知之明。”

  一身深暗紫袍的李霜降昂首走人大厅,他轻眄一眼便坐上斜榻,慵慵懒懒的模样非常目中无人。

  元将军低嘶厉厉,“战魔!见驾!”

  “这不就见了?对于不速之客,本王通常不予理会。”

  腰剑一怞,元将军恼羞着一张方正阔脸,“别仗着你武高盖世!你的辉煌战绩许是运气!”

  李霜降手一挥,奴仆连忙捧上酒盏;他慢啜薄饮,神态更加嚣狂霸肆了。

  “元水!当今圣上在此,你拔剑相向是想死?”

  “你!本将军是看不过眼你对皇上的无礼。”

  “皇上金口未开,你喳呼个什么劲?”

  元将军好歹是戎马一生的老将,哪受得了李霜降的冷嘲爇讽。

  皇帝只好打圆场,“元水,是朕特恩李霜降勿须行使君臣之礼,至于他口中的不速之客说的倒是事实。”

  “皇上……”

  龙眼一瞠,元将军只得打住满腹牢蚤。

  皇帝对住李霜降的邪佞薄笑,“朕的旨意,你决定违逆不遵?”

  “当然。”

  “这可是抗旨的大罪?罪可连诛九族。”

  “九族?”李霜降举高酒盏,笑弧扬得更放纵。“皇上,你也在微臣的九族之内。”

  李霜降自称微臣?这表示他的怒气已是蓄势待发。皇帝也笑了。

  “倘若朕只赐你一死?你仍决定抗旨?”

  “那么我只有谢恩了。”死有何惧?任何人也威迫不了他。

  “宁死不从?霜降堂弟,朕的义妹是个可人儿,你会喜爱的。”

  “笑话,你的义妹是不是可人儿与我何干?”

  “娶了护国公主,你并不会缺失什么。”

  “姓李的!回你的深宫内苑。”

  哎哎!他这天子竟然被赶!好难过,也好失面子啊,但是戏得唱下去……

  “霜降。”惊恐小鹿似的求救声传人大厅。

  李霜降一震,锐芒进射。该死,他的小痕儿居然被虎野骑兵给架控住。

  他瞪着架放在白痕颈子的两柄短刀,语气使人心慌。“放、开。”

  两名虎野骑兵同声答道:“王爷恕罪。属下只听皇命。”

  厉眸一眯,危险的火焰在他眼底燃烧。“皇上,下令。”

  皇帝假意愕诧,“你‘命令’朕‘下令’?”

  “少废话。”刀剑无情,他不能赌上分毫。

  “你允了婚,朕即放人。”

  “要胁?”他的内力已是贯满全身。

  皇帝摇摇头,“唉!朕是一国之君,竟然得用上要胁才能使你屈从,朕好悲哀啊。”

  混账!他看见白痕张瞪着水汪汪的泪眸,他的理智全失,顾不及任何了,他以极迅速之姿连连摔去两只酒盏——

  “匡郎”两声,架在白痕颈上的两柄短刀掉落在地。

  李霜降纵身一跃,各赏那两名骑兵一掌,他欲夺回他的小痕儿。

  皇帝却比他早了一步,将白痕擒拿住,元将军和一列侍卫护兵立刻上前护驾。

  王府的自卫兵也纷纷拔出军刀,顿时形成对峙的局面。

  “放开她!否则……”

  “否则你要弒君?”皇帝笑得极为开朗。“霜降,你下不了手的,你呵,外冷内爇。”

  “混账.”

  一听这无状的欺君言词,元将军擅自作主,高喊,“弓箭手准备。”

  片刻之后,整个大厅的内外已经被几十名弓箭手包围住。

  李霜降根本不在意那几十根的芒箭在后,他顾虑的是白痕会不会遭受波及。

  面对他的戾色狂发,皇帝忽然伸手摸抚白痕的长发辫。

  李霜降沉下嗓,“如果你的手再不规矩,我的确会考虑弒君。”至少剁下他的色手。

  皇帝颇是开心的笑不可抑,“这位小姑娘就是上回你向朕索讨百医神术的原因?”

  “放手。”寒芒转浓,李霜降体内的残佞冷血开始按捺不了。

  皇帝识时务的不再摸抚白痕的长发辫,他问:“霜降,传说中的小侍妾即是这可人儿?你为了她神魂颠倒?”

  李霜降冷哼一声,他正考虑是否施洒毒粉,好让这小子昏厥三天三夜。

  讨了个没趣的皇帝耸耸肩,转向可人儿。“你的闺名?年岁?家中做何营生?祖籍何处?”

  “白痕。十七岁。医药商贾。苏杭。”她老实回答。好奇怪,这皇帝怎么向她偷偷眨眼睛,而且表达善意的脸色?

  “倘若朕有意封你为妃,意下如何?”不过此妃并不等同于他的嫔妃。

  白痕吓白了小脸儿,“皇上请收回圣意,小民已经是王爷的人。”

  “自古以来,臣之妻妾为君皇所纳是常有的事,朕并不介意。”呵呵,他这一招一定让李霜降气得想摘下他的头当球踢。

  白痕忽地大叫,“你不介意,可我介意,一女不事二夫,况且我爱的人是霜降,即使他弃了我,我也不会另投怀抱。”

  “这、样、啊!”他偷觑一眼,李霜降的狠绝神色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怜惜宠情。

  皇帝有点儿吃醋,十分的不是滋味。翩翩玉采的他怎么无法得到刻骨铭心的爱呢?

  “罢了。”他将刺绣着五爪金龙的黄袍衣袖一挥,示意弓箭手和侍护兵一律退下。

  元将军不解,“皇上!”

  “玩完了。”

  “啊。”众人一愕。

  皇帝将白痕推向前,李霜降立刻拥伊人怀。他没有任何感激,仍是冷冷的、酷酷的傲岸神态。

  皇帝板起面色,“喂,谢恩啊。”

  “是你不请自来,本王何须谢!小痕儿只能属于我,任何人休想占有!”

  “是吗?”高深莫测地撇了撇笑,皇帝一边往外走,一边撂话——“明日,等着朕的旨意吧。”

  屠公公赶紧跟上,低声咕哝,“这戏,我怎么看不懂啊。”

  ☆☆☆

  ☆☆☆

  ☆☆☆

  “白姑娘很可能成为皇上的嫔妃,那么咱的王爷肯定会和皇上成为敌仇。”

  “也许皇上只是说笑,应该不会真的将王爷的侍妾接入皇宫当他的三千佳丽吧。夏荷,咱们可不要自己吓自己。”

  “君无戏言。皇上看起来玉树临风,儒儒雅雅,可能戏言吗?春迟,我真的是烦恼。”

  “你偷看龙颜?咱们是奴,没有上头的命令擅自抬眼可是挨板子的罪哩。听说杖责时常出人命。”

  “先别管这个了,春迟,明儿个圣旨一下,白姑娘不是得成为皇上的人,就是得忍受至爱被另一个女人拥有的悲惨命运。”

  “夏荷,不可胡言,王爷不会爱那个民间公主的,第一次的圣旨被王爷撕了,第二次的圣旨。王爷根本是拒接。”

  “事不过三啊!人家说红颜祸水,白姑娘可能就是祸害咱们整个王府的……”

  呸!死夏荷!怎可以说这种没良心的闲话,白姑娘待我们可是像姐妹一般的好。”

  “我也喜欢她,而且盼望能有这么一个主母。但是府中的婢女们个个都提吊着心,大伙儿怕死了,也怕薪晌完了。”

  “唉!白姑娘虽是医馆千金,但是她不是公候将相的明珠,何况是皇上的义妹,那可是真正的娇贵。”

  “我就怕王爷因为要保全白姑娘而吃上死罪!现下市井小民们都传得好可怕……”

  “别担心了,我们只是奴才,走吧,去忙差。”

  假石大山后走出一个泪光莹莹的人儿,她望着相偕而去的两人,拉紧胸前的襟衫。

  红颜祸水……吃上死罪……事不过三……纳为嫔妃……

  “霜降,我不能害你。”她必须作一个决定,即使这决定将使她心碎。

  ☆☆☆

  ☆☆☆

  ☆☆☆

  白痕十分的固执,她坚持替李霜降沐浴擦身。

  勾着邪笑的李霜降将她打横抱起,滴着水珠子的英伟身躯人内室。

  “由我替你拭干身上的水。”

  乖顺如小鹿的白痕点点头,任由李霜降拿着丝绸锦帛为她仔细地拭着手脚和每一寸光裸的肌肤。

  她柔声的轻语,“这是你第一次伺候人,是不?”

  “当然。”

  “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宠爱,我只是你的侍妾。”

  “小痕儿,我享受我对你的宠爱,这使我感到满足,即使是打了胜仗,凯旋回京也没有现今的喜悦。”

  她微笑,忍住泪意。“我很平凡……”

  “能够让我李霜降深深爱着的小女人绝不平凡。”

  她接过他手中的丝绸锦帛,半蹲半跪的为他擦抹水珠子,这是最后一夜了。

  李霜降抬起白痕的尖美下颚,早巳柔情深种的心田溢满对她的珍怜。

  “原本,我只是一心想得到你,掠取你的身和心不过是一时兴起,但是当我冤屈了你的同时,我的心痛欲裂使我明白我其实是眷恋你这一抹小伤痕。也或许,见你的第一眼,我的心已经被你闯进,毫无抵抗的能力了。”

  她不能哭,不能叫他心疼。她想,她肯定是带着甜暖的心死去的幸福女子。

  “霜降,我好爱、好爱你。下一辈子,愿天垂怜,能够和你再相遇相爱,并且厮守白头。”

  他轻吻她眉心的蝴蝶烙痕。

  “你的誓言,老天爷听到了。”

  寒风瑟瑟的冷冬里,内室晕爇温暖,四周的炉火红芒焰焰,映照得白痕益加的美艳娇柔。

  李霜降不禁动情,“我们生个孩子。”

  “生孩子?”那是她下一辈子的想望,今生,魂梦相随便是无所憾恨。

  他捧着她的绝色娇容,“我想要拥有一个属于你和我相爱的宝贝。”

  “如果我先你而死……”

  “我不允许!”

  霸道呵。“生死大事又不是你这狂人能够左右的!”

  “我就行!”李霜降慵懒的邪笑之中逸出极残的绝酷。“如果阎君敢从我身边抢走你,我就到黄泉地底下找他算账。”

  白痕笑了,泪珠滑滚而下,心酸的疼痛好难承受。

  他吻去她的泪,将半蹲半跪着的她拉抱起来,嗅着她玉肩上的馨香,轻轻地啃吮,将他的爱意化为一圈、一圈的牙印吻留在她幼嫩的肌肤上。

  她在他的怀中战栗,流泪。

  ☆☆☆

  ☆☆☆

  ☆☆☆

  白痕一夜无眠,她贪恋的凝视近乎完美无缺的李霜降,他是个美得像冰、美得过火的迷人男人。潇洒优雅的从容玉姿之下邪魔的心性既柔情又野肆。

  真的好难割舍……

  眼睑掀了一掀,李霜降尚未睁眼,第一个举动是把身旁的她拥抱得更紧密。

  “这么依恋我?连睡眠的时间都要拿来看我?”他骄傲的口吻寒着溺蜜情意。

  “起来了,好吗?”

  “呃?”他还想抱抱她,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诗句他终于理解。

  “幸好你不是皇帝,否则你一定是昏君。”她轻笑,勉强压抑下哽咽的声嗓。

  偷了香,他抱着她起榻。“饿了?所以赶着起床?”

  “也许会有旨意……”

  “不必理会,让那小子连下九道圣旨。”他魅眼忽地一闪,异芒如火焰的亮人。“小痕儿,干脆我们明日拜堂成亲,凤冠霞帔,十二大礼,一概不少。让那皇帝小于气咳出血。”

  “成亲?”那么,龙颜无光,这罪责岂不是无法排解?

  李霜降轻轻地咬着她微颤的唇肉。“你爹亲可以赶到长安,毕竟他是我的岳父大人。”

  “他老人家的脚程至少得十天半月的……”

  “或者,我们完婚两次,明日的主婚人可请那个皇帝小子,哈哈,他一定铁青着脸。”

  “他是你的堂兄……”

  “虚长两岁。”

  “报!”门外的兵卒喊道,“陈公公先行到府,屠公公三夜后携旨前来。”

  李霜降不耐,正欲驳回的当口,白痕以手捂住他的薄唇,扬声,“王爷待会儿会到大厅候旨。”

  李霜降眯眼,笑意飞转。“就听你这个未来的战魔王妃的话,不过,本王可要讨一个吻。”

  她亲了下他的俊颊,他吻着她搁在他唇上的纤葱玉指。

  白痕忍住哀恸,扬笑的唇角轻轻地怞搐。“快去,我等、等你……”

  他轻捏她的腮畔,决定去把那圣旨撕了。

  望着他的昂挺背影,她倏地大喊,“霜降!”

  他转回身,见她冲奔向他,立即展臂相迎。

  投入他的怀抱中,白痕的双手抱住他的腰间,吸嗅着他的霸爱气息。

  李霜降喜欢她对他的依赖,也喜欢她撒娇似的稚真,不过她的手劲居然强大得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小痕儿?”

  “我真的、真的好舍不……”别矣,从此天上,人间。

  ☆☆☆

  ☆☆☆

  ☆☆☆

  “直接撕了!”李霜降仍是轻慢地噙着讽刺的笑。

  屠公公鼓足勇气,径自打开锦帛——

  “圣旨下!跪!”

  依照往常,所有在场的人士立刻趴跪下,只有李霜降依旧傲尊狂肆。

  “咳!请王爷务必仔细听……”

  “屠公公,你念吧。”难道是午门斩首的旨意?他纵笑一扬。

  “圣旨如下——苏杭民女白痕,清丽可人,医术堪妙,乃是女杰典范。朕决意收为义妹,赐封护国公主。特恩战魔王李霜降择日与其完婚,不可违逆,否则打入天牢,永不见天日。钦此。”

  “啊啊!”此起彼落的尖呼声震响着。

  屠公公收起锦帛,微笑,“王爷,请接旨。”

  李霜降皱眉,冷言,“递上。”

  屠公公双手奉上圣旨,“恭喜王爷。”原来皇上所说的“玩笑”即是这一番琢磨啊。原来经过这一场“战役”,整个长安京都都传颂着战魔王的痴情事迹。

  一边看着圣旨,李霜降的峻眉便愈加耸厉。“皇帝之前所说的义妹即是白痕?”

  屠公公弯弓着身,“是的,不过奴才也是今日早朝才知道的,皇上说这是他要赠送王爷您的礼物。”

  “礼物?”有诈。

  “皇上金口,王爷和护国公主结为连理之后即是当朝驸马,公主贵为皇亲,王爷不能辜负,即使是侧王妃也不可纳入府中。”

  “那小子真正的盘算是希望日后本王可以再掌帅印,替他平乱或是扩展疆土吧。”小狐狸。

  “王爷手中握有兵符和军权,又是超级战将,皇上只是适才适用。”

  李霜降冷勾着佞笑,毫不领情,反正他打定主意和小痕儿共效于飞,圣恩浩荡又如何?

  阿祥忍不住出声,“白姑娘就要成为我们的战魔王妃,是我们的主母哩。”

  春迟和夏荷更是喜不自胜,“太好了!白姑娘不必受到屈辱,不必委身为侍妾了。”

  总管连连咳嗽,“错了,不能再称呼白姑娘,应该要敬称公主陛下。”

  “公主,对公主陛下!”奴仆们和兵卒队全都大声欢呼。

  “护国公主?”李霜降忽然想找皇帝揍上一架。“护国两字是要用来威胁我这个准夫君吧。那小于果然堪坐龙位,够诡坚!”

  屠公公尴尬的笑笑,“王爷,奴才求您勿再毁抵皇上的龙威,还是请公主出厅接下恩典吧。”

  李霜降站起身,挥挥紫色袍袖,他要亲口告诉白痕这个好消息,算是好消息吧?至少她不必再泪涟涟,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恐惧他会落得满门抄斩的惨运。

  可……内室竟然空无一人,蓦地,他心悸一痛。扫视一眼屋内,发现案几上的纸张使他慌骇莫名。

  他的手颤抖地伸出拿起,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字纸上写着——

  ☆☆☆

  ☆☆☆

  ☆☆☆

  霜降:

  我先走了,请你不要伤心。

  无论圣旨何意,恳求你切莫逆旨妄行,求你好好的生活下去。

  如果皇上谕令我入宫为其嫔妃,我的死亡可以保全我的贞节和我对你的爱。如果皇上下旨命你完婚,求你答应,好不?

  只要你的心中有我,哪怕是小小的一个位置。我已感安慰。

  记得不?你应允过我的。下一辈子,我们将会相遇相爱相守一生,不能食言反悔。

  祝福你和护国公主缔结良缘

  白痕

  ☆☆☆

  ☆☆☆

  ☆☆☆

  李霜降几乎昏厥,他柔紧字纸,嘶吼着,“你就是护国公主啊!你死了,我如何奉旨完婚!”

  他跪跌而下,涕泪狂奔,他的小痕儿究竟在哪里?他不许她抛弃他……

  池子!忽地灵光一闪,他连忙推开暗门,直冲进沐浴清池,不见伊人。

  然而池水似乎激荡着涟漪波动……

  他踏上池台,心碎片片。“我、不、准!”

  怒光进射地直瞪着水波,他跃下池里,将沉浸在水中的人儿给抱扛上池台。

  冰凉的身躯……几不可闻的微弱气息……

  “不!”他俯首,吮啄她的苍白唇肉,不停地吸吻着她,企图把他的气息传送人她的檀口和她的肺胸间,但是她依旧紧闭眼睑,依旧呼吸轻弱得仿佛即将离他而去。

  “你太残忍了!太残忍……”不如用刀捅入他的要害!

  她是不是决定将他遗落在人间?是不是狠心见他生不如死?是不是对他爱恨相煎熬,所以要他这一世注定水里火里的痛苦难当!

  他紧紧抱着她,泪水泉涌般溢出眼眶;他要与天争,他要和阎君拚命抢回她。

  将她扳正,他双掌运足真气,即使要他废去一身内功,纵然他可能因此而走火入魔,他也决计用上十成内功救回她。

  “呃……”她的身子一震,吐出大量的积水。

  可她的脉搏仍是微弱得随时停止……

  “白痕!你回魂!回来!回到我的身边!”不负责任的小东西!她怎能拨动他沉寂孤绝的情弦之后,弃他……

  放躺下她的身子,满脸的泪汗水渍的李霜降一阵狂风猛袭似的冲奔到大厅。

  “王爷?”众人惊呆。王爷好像成为嗜血的鬼,凄厉的神色叫人感到头麻心震。

  他怒吼,“去把宫中的御医全叫来!还有,叫那小子把他珍藏密存的仙丹妙丸全交出来!快!”

  屠公公打着哆嗦,“王爷,您呃您怎……”

  “白痕自杀了!她投水自杀了!”

  “啊!”众人全凛神怔愕得连哭都哭不出来。

  李霜降狠狂的哀怒着,“去告诉皇帝,如果白痕救不回来,本王一定亲手杀死他这个该死的混账!”

  最新全本:、、、、、、、、、、

看过《女儿当自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