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女儿当自强 > 第六章
  羊肠小径上,三抹人影徐徐缓走,寒风刺骨,被手铐和脚链缚住的纤弱女子只着一件单衣和宽布裤。WWW.qВ5、C0M

  负责“护押”她的一兵卒和一婢奴也已不忍心,两人同声喊着,“白姑娘,咱们歇一会吧。”

  白痕点了下头,事实上她是凭借着意志力行走。随时有昏厥的危险。

  婢奴夏荷忙不迭地搀扶着白痕坐下,她关心地询问,“身子骨还受得住吗?虽然姑娘你的鞭伤已愈。”

  “谢谢。”

  夏荷叹了一口气,“其实王爷自己也很苦,他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恨我……”而她,想恨,却又恨得艰难。

  夏荷轻眄了下一旁猛喝水的兵卒,“喂,阿祥,解开白姑娘的手铐和脚链吧。”

  “但是上头有吩咐……”

  夏荷怒斥,“上头?现下只咱三人,上头瞧得见吗?”

  “但是要是被知道了……”那可是杀头的罪。

  “没瞧见白姑娘都已经伤成这模样了,难道她还有力气逃跑?何况你我两人又不是少了一条退,跑不过她吗?”

  阿祥歪着脑袋,忖想了会,掏出钥匙,除掉白痕的手铐和脚链。

  重获伸展自由的白痕感激的笑了笑,然而她的笑容里仍是凄凉的酸涩。

  夏荷和阿祥面面相觑,他们也心疼白痕,但是卑微的他们根本无法帮她一分,助她一毫啊。

  白痕优优地叹息,生存下去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大的折磨,可是她真的好不甘心!霜降怎能如此冤屈她的清白,又怎能否决她的一片痴情呢。

  夏荷突地脱口而出,“那个小勇真的很怪,他前脚踏出王府不及片刻王爷便出府去了,照道理上来说他到药铺的时刻应该不到半炷香时刻,怎会和你……呃那、那个呢。”

  白痕一凛神,她颤声,“真的?你看见小勇出府?”

  “呃。”

  “那么你为什么不向王爷说明?”

  白痕的哀厉嘶喊使得夏荷大骇,她抖着嘴唇,“不是奴婢不说,是那个小勇自己承认他和你有苟且滢事啊!何况王爷又亲眼所见……”最使她噤声不敢言的原因是王爷在一夕之间成为邪魔狂兽似的……她没那胆量说啊!

  愣头愣脑的阿祥忽然自己敲打着头顶,咕哝着,“哪有人一开始就认死罪的,又不是活腻了。”

  白痕抚心,“是小勇!一定是他陷害我!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用他自己的性命来抵毁我的贞节闺誉。”

  夏荷犹疑的轻道:“奴婢和春迟原也不信姑娘你会舍弃王爷,会背叛王爷,毕竟王爷是那么优秀出众的人品,才能和权势没人比得过。”

  “可是小勇的认罪自尽和王爷的‘亲眼目睹’使得众人不得不信对不?”所以她晓得即使她以死明志也无用。

  阿祥突发奇想,“白姑娘,不如你回王府一趟,或许可以澄清啊。王爷的气应该消减一些,只要你和王爷说说,或许王爷可以解开蹊跷,毕竟王爷是聪明人。”

  再聪明,再睿智的人也有盲点,尤其是遇上情爱迷障。白痕的叹息更深,也更心痛了。

  夏荷却是让阿祥的话给吓得失去血色,她小心地问:“你的意思是咱们转程回去?让白姑娘和王爷好好的化解误会?”

  “对啊!”

  “但是咱们如果这么做了便是违反上意,王爷可能大发雷霆,可能严惩……”

  “但是我觉得王爷很宠、很宠白姑娘耶!或许王爷舍不得白姑娘,男人一时火气总是会冲动的啊。”

  夏荷认真地思索着,她正视着白痕,“白姑娘是咱王爷二十几年来第一个带进王府的女子,也是惟一进得了内室,得以伺候王爷生活起居的侍妾。”

  阿祥补充道:“对呵,只有白姑娘你能够躺上王爷的锦榻。”

  夏荷敲他一记,“死阿祥!这种粗野话不怕冒犯白姑娘,也犯了不敬的大罪。”

  “我说的是事实啊!王爷征战沙场的时候可是不沾女色,平日里也是偶尔风花雪月,京城第一花魁也入不了王爷的眼。”

  白痕忍不住心颤,“你们说的是真的?霜降的侍妾只有我一人?”

  两人异口同声,“是的。”

  怦怦然的急速心跳仿佛是催促着她提起勇气,重新攫获他那既狂野又温柔的溺爱肆欢,她殷切地恳求——

  “让我回王府去,让我为我的贞节辩白,让我找出小勇污蔑我的证据,好不?”

  “这……嗯这……”

  “那个……呃呃……”

  老半天后,夏荷点点头,阿祥也义气的直点头。虽然两人心里都害怕挨板子或是被逐出王府,失去丰厚的晌银。

  白痕打从心窝的感激涕零,她握住两人的手,颤颤然的发抖已经表现她无言的谢意。

  阿祥憨实地咧嘴笑着,“白姑娘。如果王爷重新接纳你,收你做姨妃,可以让奴才守卫你吗?”

  白痕盈满泪光的双眼笑弯成拱月形,她承诺,“当然!如果他还要我的话!”

  ☆☆☆

  ☆☆☆

  ☆☆☆

  亭台水榭的园子里几名薄纱丝裙的舞娘摇摆生姿,婀娜的身段展露无限春光。

  总管慌忙来报,他跪禀,“王爷,白姑娘回来了。”

  紫色衣衫飘了下,李霜降随即不怎么经心的问着,“哪个白姑娘?”

  “白痕。就是被王爷逐出府的那名侍妾啊。”

  “她不是往东北去?”他的心,狂跳。

  “白姑娘是该去当终生苦役,但是阿祥和夏荷不知怎地带着她回来了,他们三人正跪在王府外头,已经跪上一个时辰了。”

  邪冷的神色在刹那间出现裂痕,但随即又是一派淡漠,仿佛不生涟漪的沉寂。

  “就让他们跪去。”

  总管赶紧领命而去,不敢耽搁半分。

  李霜降依然斜躺在桂枝织榻上,他一杯酒接着一杯地狂饮,眉眼之间是深不见底的悲痛情伤。

  两个时辰之后,总管的矮小身躯弯弓得更加卑微地走进园子。

  李霜降挑了挑峻眉。“还跪着?”

  “是、是的。奴才大胆,求王爷恩见一面。”

  他宽大的紫袖一挥,“传!”

  魔魅的厉眼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弧,李霜降对着一名绝艳的舞娘说道:“过来。”

  舞娘连忙盈盈一福,喜不自胜地踏上台子,像只爱娇的猫儿似地偎进李霜降的怀里。

  她勾着媚眼,“奴婢三生有幸,但愿王爷垂怜,让奴婢伺候你。”

  “卸下纱衣。”没有半点儿温度的声音。

  “奴婢遵命。”三两下工夫,她已是只着丝裙和亵衣的妖娆女,仿佛等待着主人的临欢恩赐。

  李霜降没有瞧她第二眼,他下令,“你们继续跳舞!”

  台子下的舞娘为了争宠取爱,纷纷自解纱衣,粉白红金的亵衣抹胸全展现出来。

  当白痕被夏荷搀扶着走进园子时,所看见的便是这一幅酒池肉林似的荒唐景况,她的身子晃了晃,几乎要软跌下去。

  紧紧盯锁住她的魅眼闪现一丝的不舍,然而那抹异芒立即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极冷残的佞光。

  “见了本王,规矩都忘了?”

  夏荷连忙扶着白痕下跪,“王爷,万安。”

  舞娘们一致停下曼妙的舞姿,而窝在李霜降怀里的第一舞娘则是忍不住嚷叫出来——

  “啊!那个一身脏污的小姑娘怎么要死不活的模样,她是得了痨病不成?咦,她的眉间有一个蝴蝶的烙印,红艳艳的挺美的哩。不过一定很疼吧,那印子要如何烙上去啊?”

  李霜降深沉的黯黑着眸光,他努力稳住自己澎湃的心绪;须臾,他忽地将怀中的舞娘拥得更紧,并且以手掌包覆住那几乎要蹦跳出亵衣外的丰盈胸肉。

  他似笑非笑地戏谑,“你们打扰了本王的兴致,莫非是想哀求免去苦役?”

  白痕颤抖着,她只能无助地瞅着那不屑于她的讽笑,她竟是发不了声,什么辩白伸冤都已经毫无作用了。他已经有了新宠,而她彻彻底底地失去了他。

  夏荷为她急煞心,冲动的出口,“王爷,姨妃她是特地回来求一个清白的。”

  “姨妃?她连一名侍妾都不够资格。夏荷,掌嘴。”

  “哦不!”白痕急欲阻止,但是夏荷可不敢违逆上意,她早已重重地刮打她自己的脸颊。

  白痕泣叫着,“李霜降,你要惩罪就罚我一个人,是我求她和阿祥让我回来的!”

  “你是谁?竟敢直呼本王的名?”

  “你……”他是当真忘了她,或是故意再刺伤她,好叫她如坠深渊?

  怀中的舞娘在他肆意地抚弄之下频频浪吟娇喘,许多不堪的臊赧字眼无所廉耻的喊叫出。

  白痕看着那蠕动的身躯,她竟然哭不出半滴眼泪。是心碎了?或者是承受不了剧痛而麻木不仁?

  曾经,他的臂膀之间是她最温柔的呵护,但如今她好想逃开,她只求再也不要看见。

  李霜降却倏地推开怀中蚤浪不能自禁的舞娘,他走下台子,陰鸷狂噬得瞪着她的憔悴模样损她。

  “你想求一个清白?不觉得可笑吗?你不是已经承认不讳了?”他绝不会宽恕她把他的宠爱视若鄙履的践踏。

  因为动情太难,他的最初悸恋落了个不得善终,他如何容许这可恨的背叛和玩弄?

  他抚摸她眉心之间的粉红图印,不寒任何怜惜的寒声道:“小痕儿,你是我心里的一抹伤痕,但是我只对你的承欢榻下感到兴致,如今,你的身子已是与人坚污过的残花败柳,我连碰你的心情也没了。”

  “不!我只有你!”她的身子和灵魂的占领者只他一人啊。

  他笑了,寒气却更浓重,骤地他握住她的双手,一路拖拉着她羸弱得犹如风中柳絮的身躯。

  夏荷没胆量跟上去,舞娘们也全定停住不动,园子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清楚。

  “战魔?不不,那是血魔,是恶鬼才有的气息。”许久,许久,某一舞娘喃喃自语。

  ☆☆☆

  ☆☆☆

  ☆☆☆

  夜未降,送往迎来的春融阁里一片静沉,直到一抹深紫身影旋风似地踏进春融阁。

  烟花鸨娘率领一列风尘窑女忙笑不已,“哎呀,哪来的俊大爷啊,咱们还未做营生哩。”

  然而鸨娘突地噤声,并且很没用的双退发抖,这俊爷儿的容貌的确是难得一见的逸美邪魅,但,他噙着的残忍笑意却是叫人直打哆嗦。

  “她值多少?”冷如冥王的声音淡淡的逸出。

  鸨娘如梦初醒,慌忙的瞥了下他身旁的娇小女子,她戒慎恐惧的回答,“这姑娘虽然一身的仆仆风尘,虽然被烙上了印记,不过倒是个好货色。”

  “她已经不洁!”

  “哎唉唉,少了初夜叫卖的价钱,不过仍是个花魁的料。俊爷儿啊,这小姑娘是你所要买卖的货?”

  一旁气喘吁吁的白痕终于听懂,她不可置信地瞠直眼,“霜降,你要卖了我?”

  佞色更狠绝,他酷冷的反问:“有何不可?”

  “可我是你的、你的……”即使爱已成灰,他也不该如斯残忍对待她啊。

  李霜降盯着她笑,笑意却未达眉眼,“是我的什么?侍妾?那和奴才是一样的。我是主,你是奴。”

  “这儿是妓院啊!难道你要我执壶卖笑?”

  “或者你以为你是三贞九烈的女人?既然你可以和一男仆交相滢秽,还端啥脸面?”

  “你是魔!你是魔!”而她将化为一缕怨魂,如果他真的卖了她。

  他痛恨——为什么看见她凄苦的神情仍是使他椎心刺骨,仍是想紧紧抱她人怀?

  不!她不能成为他的死袕。他暗暗起誓。他将她往腰间一带,倏忽间俩俩飞出春融阁。

  鸨娘和一列窑女们各自咋舌,好端端的午憩不但被扰醒,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感到惊心动魄,不知吓个啥劲。

  ☆☆☆

  ☆☆☆

  ☆☆☆

  王爷有令——

  白痕等三人留一宿,五更天即需起程往东北。

  四更刚敲打,春迟已经蹑手蹑足地走进柴房,白痕一个人被关在柴房里过夜。

  门栓一开,她骇了下,“白姑娘,你一夜无眠啊?”

  缩着身子的白痕坐在干草堆上,她扯出一朵比哭还叫人心疼的笑。

  春迟捏捏自个儿的鼻尖,深恐哭得乱七八糟而误了事儿,她连忙凑过身去,充满希望的询问:“膳房的达赤你认得不?”

  “达赤?那是谁?”

  春迟垮下嘴角,“看来你是不认得了,唉。”原以为是条线索呢。

  “为什么我应该认识达赤?”

  “达赤是负责全府上下口腹之欲的老厨子,这一段时日他挺怪异的,好像有啥天大喜事似的,可问了他,他又说没事,最叫人奇怪的是他和小勇应该是有交情的……”

  “小勇?”使她由天堂掉入地狱的人。白痕不免有些正经。

  “其实也不知是不是挺好,但是我见过达赤和小勇在夜里聚在一块儿,看起来神神秘秘,原本也没啥好胡想的啦,但是小勇自杀,他就算没有伤心欲绝也应当难过吧;可真是怪,达赤似乎好高兴,仿佛捡到金元宝似的。”

  “毕竟不是亲人,他没有为小勇痛哭一场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对!说不过理,白姑娘,我会查个仔细,或许小勇诬陷你的清白和达赤有关,也或许达赤亦知情啊,一旦我找到铁证不就可以还你的闺誉,王爷也一定会重新宠爱你的……”

  白痕轻轻、轻轻的浅笑,“不用了,他是冤我,或是恩赐宠爱我都无所谓了。”

  春迟不依,“昨儿夜里我和夏荷可是琢磨过的,我们同样觉得小勇不可能在半炷香不到的时刻和你……嗳,反正你得洗刷你的罪啊。东北严寒,在那里做苦役,甭说是一辈子了,就算是十天半个月的都叫人吃不消。”

  “对于一个心死的人而言,当个苦役或许反而幸运,至少身体所承受的折磨好过些。”

  “你怨王爷?”

  白痕淡漠着口吻,“怨过、恨过,深深地被他所伤都是无关紧要的曾经。”当他企图将她卖给妓院,无论他是不是故意羞辱她,她已经无力再爱,也无力再恨了。

  只有欺骗自己,她和他是镜花水月,梦一场,否则她会丧失生存下去的力量。

  “春迟,谢谢你为我所担的忧,也谢谢你过来看我。”

  面对这完全不一样的白痕,春迟心恸的嚎哭着,“白姑娘你别吓我啊,你别、别心死啊。”

  “心死了。不就不痛了吗?”

  “不要不要!春迟等着再伺候你啊!白姑娘,你要坚强,我会想办法找出……”可是这证据如何寻觅她着实没有主意。

  白痕摇摇头,绝美的神色不透喜悲,像是无情无绪的泥人偶。

  这宿命的孽爱或许就是她的劫……

  ☆☆☆

  ☆☆☆

  ☆☆☆

  时值初冬,东北已是白雪皑皑。

  这对于生长在温暖的苏杭的白痕来说是一项考验,然而最难熬的是不堪负荷的体力。

  “走快点!”监工的官员拿着树枝,威胁地吆喝。

  其中一官员挥动着的刺树枝挥到了白痕的手背,立即划出一道血口细痕。不疼,但是冷风袭袭,那血口子便像被酷刑伺候过似的。

  “快!走慢点的人晚上就挨饿吧。”另一监工小兵大叫。

  这儿深山野岭,天荒荒,地茫茫,不见牛羊,只有烟尘灰屑。白痕被押解至此方知被罚为苦役的女子竟然都是叛臣之女眷或犯了皇家规矩的侧主儿。

  好几名女子因为捺不住皮肉的折腾咬舌自尽,也有的是感染风寒而香消玉殒,也有的是被活活饿死的。

  难怪阿祥和夏荷与她道别的时候满脸的哀戚,仿佛此生已是天上人间,再无相见之日。

  而她,恐怕也和霜降断绝彻底了吧,他,可能思念她吗?

  噢!她太天真了,霜降对她只有恨,她在他的心中已无立足之地,甚至于他连恨她的情绪也觉枉费。

  他已认定了她是背离他、侮辱他的浪荡滢娃。他,唾弃她的是不?

  一鞭子挥上她的身,她滑了一跤,怔怔的不知所以。

  监工的官员狰狞着脸,叫嚣着,“死蹄子!发啥愣!二担子的石块必须搬上老半天吗?”

  “我……”

  “敢顶嘴?呵!”

  猛地一鞭又往她挥下,她咬牙,忍住那火焚似的灼痛,踉跄地站起,重新再担上石块跟着前头的苦役的步子走。

  峻崖的高顶上有一抹深紫色的暗影飘动着,深深的、无言的悲痛化为几万枝利箭直直刺入早已淌血的心口。

  一声压抑至极的低吼仿佛是狼啸似地震动了层层冰霜,然而冷冽割人似的强风将那声音咬卷了去。

  白痕拧锁娥眉,突如其来的心悸强烈得使她想哭,但是她应该是无泪可流了。

  ☆☆☆

  ☆☆☆

  ☆☆☆

  苦役们都是十人一组,窝着石屋睡,狭小的空间无法翻身;但由于天冷,大伙全是挨得很紧,相互取暖。

  白痕却是如何也入不了眠,不知是伤口的疼痛或是怎地,她披上破烂的布袄子走出石屋外。

  四周一片漆黑,连满地的厚雪也看不见发亮的银白,她拢了拢布袄子,心想,倘若她就这样冷成冰柱,或许便可以停止非人的折磨了吧。

  身心俱创之下她竟觉是作了一场恶梦似的,好不真切。

  “爹爹、福伯,你们想念我这个不告而别的离家女吗?”

  “如果我仍待在‘悬壶医馆’,仍是人人喜欢的白家千金,应该是怎样的境遇?”

  是良媒大聘的婚配给未曾谋面的相公,或是能够钻研出华佗再生的医理呢?苦笑了下,她优优地忖思,无论是好、是坏,她总不会落了个终生苦役的罪罚吧。

  未识情愁滋味的她至少仍是无忧无虑。

  “霜降,你是我的魔!”夺去她的情爱,毁损她的贞名,更使她这一生注定行尸走肉。

  她好想念自小嗅惯了的药草清香,好想念学医、诊脉的岁月,但极悲哀的是她时常梦见依偎在霜降怀里的温存幸福。

  长发狂扬的他总是邪肆绝寒的叫人心迷,她好想念他对她慵懒的似笑非笑。

  蓦地,她猛摇着头,嘤泣似的告诫自己——

  “不要再想他了!你得恨他,恨他的无情寡恩,恨他的残忍呵!”

  她冲进石屋,将木门栓上,飘雪的深夜令人多愁善感。

  雪花继续洒下,一抹深紫的影子始终没有移动,仿佛是不畏霜雪的侵袭,傲然而止。一向陰鸷嗜血的眸中泛逸出闪闪泪光和浓浓的心疼神采。

  是他将她逼到这境地,是他疯狂的想要折磨她的身心,但是为什么他还要千里赶来,只为见她一跟?

  为什么他竟然没有勇气面对她?他是威震塞北西荒的战魔,是武林的毒尊,是皇帝那家伙最想巴结的天之骄子。

  “小痕儿,你赢了。”他输了。最初悸动的心和不容抵损半分的尊严。

  这将是一生一世的折磨,对于她和他

  最新全本:、、、、、、、、、、

看过《女儿当自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