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女儿当自强 > 第五章
  御书房内传来喷啧称奇的赞叹笑声。\wWW。qΒ5.c0m\\

  “住口。”笑得不酸嘴吗?

  龙椅上的年轻男子轻摇着头,仍是笑意满满。

  “战魔,普天之下仅有你敢叫朕住口!欺君大罪可诛九族。”

  “拿来。”

  又是命令的语气?皇帝笑得更厉害了,“朕的皇弟啊,请你试着尊重我这个堂兄一下。”

  狂妄到目中无人的眼神更加放肆骇浪了,李霜降几乎要揪起他的龙袍。

  “快拿来!我没兴致和你废话!”

  “百医神术可是皇家宝物,你这江湖上享有盛名的毒尊也想研习华佗妙技?”

  下一片刻,皇帝的龙袍果然让李霜降给揪扯住了。

  “姓李的!把医书拿出来!否则我就搜查你的皇宫六苑!”

  “别动气,朕的爱将,为了一个女子你未免改变太过了。”

  李霜降的手劲下重几分,他必须控制好力道。否则他的皇兄可能死在他的手下。

  “皇上,臣的私事你无权干预吧。”

  “朕是关心哪!皇弟,皇叔战死沙场,为大唐开疆辟土;虎父无犬子,十五岁的你即是声震关外的战魔,身为一国之君的朕对你的重视苍天可表。”

  李霜降的浓眉飞耸起来,他的耐心已告罄,“你这个皇帝上朝的时候再废话连篇。”

  “那本医书可是从三皇五帝所遗留下来的宝贵天书,乃是皇家御用之物,哪能让一个平民女子阅看,除非……”

  “除非我听命于你?”百折不挠的皇帝呵。

  “朕对你无可奈何,但是大唐江山乃是咱的老祖宗所创立,皇弟,你忍心叫朕一人担待?”

  “本王不是替你平了蛮寇,灭了番贼,甚至连左丞相的谋反叛变也一并处理了,皇上,切勿得寸进尺!”

  这语气!唉,他这皇帝当得好委屈哪!

  “承卿所奏。”反正只是一本书。

  松了手劲,李霜降拍拍衣袖,转身欲走。

  “皇弟……”

  他没有回头,当那呼唤被风吹散,他继续往外大步走去。

  年轻的皇帝频频叹息,只能望着那抹深紫色身影苦笑一下,能奈他何!

  ☆☆☆

  ☆☆☆

  ☆☆☆

  “百医神术!”白痕欢呼,情不自禁地跳上李霜降的身上。

  她仰高脸儿,双眼发亮。“真的要送我?”

  “嗯。”一本破书值得她欢天喜地成这般?他邪勾着淡笑。

  白痕一心沉浸在她即将成为天下第一女神医的美景当中,她完全忘了花厅里还有许多窃笑的目光。

  王府里的奴仆们全垂下头,他们仰望崇拜的王爷居然被人当成一株树干攀抱着。

  最叫人错愕的是王爷似乎不以为意,并且乐在其中。

  “下来。”

  “哦。”她跳下他的身体。

  “走吧。”

  “去哪儿?”

  他但笑不语,牵握起她的手,来到目的地后,瞳大双眼,白痕怔愣住了。

  “这是你的了!女老板。”

  许久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白痕药铺!完完全全是我一个人所有?”

  “喜欢不喜欢?”

  “喜欢极了!”宽敞的药铺里各式药材应有尽有,爹爹和福伯要是瞧了一定会吓坏。

  扁旗上所招摇的“白痕药铺”四个字好威风哪!谁说姑娘家只能相夫教子呢。

  她倚靠着他伟岸的颀长身躯,腻甜了嘴,“霜降,你对我真好!”她晓得他是在宠她……

  一抹赧色飘上他的美颜,他咳了咳,不自然的冷着声音,“无论本王对你好不好,身为侍妾的你只有顺从的份。”

  好俊酷!可是她仍然笑弯眉眼,她的王爷夫君原来也有害羞的一面呢。

  ☆☆☆

  ☆☆☆

  ☆☆☆

  “时机到了。”老者坚坚一笑。

  “过山奇幻异毒真的能够瞒骗得了他?”年少的声音里不掩小心的提防。

  “绝对!那是老朽毕生的心血结晶,但是你必须牺牲你的命来达成此项计策。”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为了复仇,为了让战魔尝尝心如刀割的滋味,我的性命算不得什么。”

  “很好,明日是狗咬月的日子,也是咱金族灭亡的血腥日。”苍老的声音充满哀痛。

  少年郎狰狞着脸色,“战魔!你等着心碎吧!”

  ☆☆☆

  ☆☆☆

  ☆☆☆

  夜深沉,李霜降一身的寒冽冰芒,他眸里的狠邪完全不加掩饰,足以使得任何瞧见的人吓破心胆。

  他要去把他的小痕儿抓回来,该死的她居然整日沉迷在药铺子里,那些枯草在她心中似乎凌驾他这个王爷之上!

  护卫们跟随上来,他喝斥道:“退下。”

  “是。”无人敢反驳。

  “拿我的披风过来。”

  奴仆忙不迭地以最快的速度里外奔跑,过了会,一件深紫绒丝的袍衣已在李霜降手中。

  他并未披上身,这件袍衣是担心白痕感染风寒,为她准备的,他气得想捏死她,却又顾虑她的纤弱身子,一路飞冲,深紫色的魅影在黑里飘飘急狂。

  白痕药铺近在眼前,他踉跄了下,不知是否是太过气恼,他的头顶仿佛被插入一针,刺得双鬓疼痛不已。

  定了定神。他踏进药铺子里,却发现铺子无人,想必她又是在后园子里捣药研粉,或者是贪看那本破书所以冷落了他。

  露出一抹苦笑,如果文芨寺那家伙知道他被自己的侍妾冷落一定会额手称庆,乐不可支。

  眼前似乎晃过白亮的晕青影子,他的头顶更加地刺痛不堪,头疼欲裂,恶心的感觉骤然地侵向他——

  假山之后仿佛有着人影闪晃着,赤条条的两具身躯重叠在一块儿,那姿势竟然是苟合的……哪两个活得不耐烦的小百姓竟敢闯入白痕药铺,污秽了这地方!

  他不嗜杀,死在他剑下或是被他的内力震碎五脏六腑的通常都是十恶不赦的杂碎人渣,但是现下他的魔性血液几乎要沸腾起来。

  “穿上衣服,出来!”

  一阵穿衣声,假山后走出两个衣衫不整的男女。

  他冷眸一眄,却在一瞬间震撼心弦——

  “小痕儿!”那低首羞赧的女子是她!

  该死!她竟然只着一件抹胸兜衣,并且香汗淋漓,完全是交欢后的娇模样,倒退两、三步,恶心的感觉更加强烈,他眯眼,寒芒转浓。

  拥抱着她的男子正是和她同年的小勇!那浑小子的双手十分不规矩的柔搓她的丰盈。

  “你……你!”竟然背叛他对她的宠爱!

  万箭穿心的剧痛也抵不过他这一刻的煎熬折磨,看着她腮颊上的嫣红和盈盈甜笑,他几乎想和她一道毁灭,她把他推向万丈深渊,她让他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他对她的情悸恋恋成为荒唐的笑话,她的滢荡彻底摧毁他的傲绝尊骄!

  他擒住这一对不知廉耻的男女,他要他们为他们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

  ☆☆☆

  ☆☆☆

  ☆☆☆

  他将白痕丢入王府的地窖,至于这掠夺他的爱妾的小勇则是被他囚禁在大牢里。

  众兵卒猛打哆嗦,无人敢置喙半句。

  长发狂飘的李霜降像是恶魔人心,任何人只要稍微不慎都可能惨遭不测,他已经狂乱,难以自持。

  “说!你和本王的侍妾何时逾矩分寸!”

  跪蹲于地的小勇好像吓傻了,嗫嗫嚼嚅老半天才声如蚊蚋的答,“王、王爷饶命!小的,呃奴才没胆,是姨妃她、她勾引奴才……”

  “不!”他的小痕儿违逆他一定不是出于自愿。

  “奴才和姨妃早已暗通款曲一段时日,上回相偕出府其实不是为了察看京城的药铺子,而、而是在客栈里……”

  “说下去。”

  “姨妃主动献身,奴才一时迷惑所以犯下滢罪。”

  兵卒们全骇白脸色,他们根本不敢相信;姨妃确实倔拗,但是不至于做出这足以受绞刑的滢事来啊。

  但是“坚夫”已经招供,由不得人为其说项,小勇并不是神智错乱,若不是事实他怎么可能空口说浑话?

  一声凄厉的怒吼传遍整座大牢,李霜降蓦地纵然大笑,他笑出泪水,心中是剐骨割肉的痛啊。

  不教胡马度陰山的战魔,居然因为一个背着他与野男人苟且滢欢的侍妾落泪?多么可笑复又可悲!

  小勇一边发抖,一边喊,“奴才知罪,奴才这就自尽……”低垂的头几乎碰着地,嘴角的一丝得意浅笑无人瞥见。

  狗咬月,血腥日。笑意渐深,不及片刻他咬舌断气而亡。

  冷眼一扫。李霜降以平静的口吻命令,“把他的尸体拖到狼群聚集处!”

  小勇的死没让他心绪舒坦,他的眉目之间冰绝到极点,邪毒的嗜血气味侵袭他的全身筋脉,他真气一提,紫魅飘影在一瞬间离开大牢——

  ☆☆☆

  ☆☆☆

  ☆☆☆

  地窖里不但潮湿污脏,甚至还有难闻的尸臭味,全是虫子的死尸。

  白痕快气炸了,她好像吞掉一吨炸药,极想找人揍架。

  “臭霜降!死霜降!”莫名其妙的可恶男人。

  他是不是疯了啊!还是吃了狂魂草!她好端端的待在药铺子里整理药草哪儿碍到他了?居然一副想杀死她似的把她拖拉回王府,而且还将她丢人地窖里和一堆虫尸过夜!

  如果是因为小勇跑来药铺和她说话,霜降也未免太小气了吧,难道只准她和春迟说话!

  “坏男人!坏!坏透了!”

  “是吗?”

  冷寒的刺芒使她悚然一惊,她猛回身,李霜降的魔眼正紧紧锁住她的心魄。

  他终于来了!哼,她可不会轻易原谅他,高高在上的王爷又如何,她只当他是哄疼她的夫君,不过他似乎转变成另一个人……

  “李霜降,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他的唇畔噙住残佞的淡笑,然而他的眸底是深不可测的悲伤。

  “张牙舞爪的小荡妇,不知死亡将至?”

  白痕怔然,他真的发疯了呀。

  他轻嘶,“小勇已经自我了断。”如果她胆敢为姘头掉一滴泪,他一定当下拧断她的颈子。

  “小勇死了?自杀?”她骇了一大跳,“为什么?”

  “一个奴才和你犯下苟合的滢污勾当,死亡对他已是仁慈。”

  白痕软跌在地,她瞠睁大眼地对着李霜降那近乎狂暴的戾色,多么荒谬,多么怪异的事呵,她和小勇只是聊了一会儿的闲话,而且是绕着医理方面打转,什么苟合滢污!胡扯!

  “李霜降,你不可以破坏我的闺誉,不能乱扣我的罪。”即使她只是他的侍妾,可是她早已经认定她是他的人,怎么可能和别人做出秽乱的事。

  她瞪着他,愤怒嘶叫,“我和小勇只是朋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

  “那小子了断之前已经招认,你以为你的辩解有用处吗?白痕,本王不是愚昧的痴人,由你玩弄股掌之间。”

  她抡拳,在空中挥动不休。

  “少冤枉人!小勇不可能招认什么!”根本没啥好认不认的罪呵。

  擒住她的手腕,他绝了情,“以为只要紧咬不认罪,本王便可任你欺耍!”

  痛!她几乎痛得流出眼泪,他存心捏伤她的腕骨吗?这个疯子!他对她的在意完全烟消云散了吗?只因为旁人的碎嘴胡言?他好伤她的心。

  “反正我的澄清,你一句也不信是不?”

  浓重的哀愁使得她看起来楚楚可怜,李霜降几乎于心不忍;然而他立刻驳斥他的愚痴,血液里的尊傲令他的恨怒犹如狂风烈火,足以吞噬任何生灵。

  “本王亲眼目睹你这蚤蹄子衣衫凌乱和那小于行苟合之事,你还有脸面诳骗?”

  “你胡说!明明是你冤屈了我!我哪有衣衫不整!又哪有……”他竟然口出恶言,她不是他疼在掌心的小痕儿吗?他怎能骂她是蚤蹄子!

  他真的、真的是天下第一可恨的男人。

  李霜降霍地放开她的手腕,一夜无眠的他神色狠厉,青筋凸爆猛跳,背叛的孽妾应该处以极刑,应该一剑刺穿她的心窝。

  “本王应该将你这滢妇的心挖出来!”他的恨可以毁天灭地。

  白痕被他如死亡优冥的眼神吓呆了,等她回过神来,却是惊见他从腰间怞出一软鞭,银亮的软鞭飞向她……

  “啊!”老天!他竟然鞭打她,那软鞭子经由他强劲的内力运送成为足以令人丧命的利器。

  白痕挨了这一鞭,烧灼的撕裂痛感使她连躲避的力气也没有。

  李霜降卷起软鞭,从齿龈进出最痛人肝肠的狠语——

  “认不认?只要你认了罪,本王或许可以从轻发落。”

  “不、认。”她没有犯罪呀!“李霜降,你太残忍了!”女子的贞节闺誉和性命一样重要,他对她的损毁太过份了。

  长发一甩,他将浓黑的发丝咬在唇间,银亮的软鞭往地上一耍弄,发出刺耳的声响。.“残忍?好,本王现在就让你尝尝真正残忍的滋味。”她对他的伤害才是最残忍的虐待折磨!

  ☆☆☆

  ☆☆☆

  ☆☆☆

  全身伤痕累累的白痕被绑在墙上,她已经好几次撑不住而昏了过去。

  至少承受五十鞭了吧,她的衣裙衫襦已是破裂不堪,软鞭子叫她全身上下布满一道又道的血口子,干涸的血渍触目惊心。

  “干脆杀、杀死我……”她虚弱的轻笑,他伤了她的身,伤了她的心,而她却是欲哭已无泪。

  李霜降抚了抚她的面容,轻柔的动作使她的心揪了一悸,然而他的神色凄狂得如魔似魅。

  他微笑,“小痕儿,你所犯的罪死不足惜。”

  她也笑开了。“是、是吗?那么求求你,给我一刀痛快。”既然他舍得伤她……

  邪锐的光芒闪过李霜降的眸瞳,他倾俯下身,啄吻她的唇。

  她一愕,不懂他竟然还能如此柔情似水的吻着她。

  他从他的衣袖间取出一支金发钗,那是她离家时匆忙之中带出来,预备银钱用尽时可以典当的钗子。

  噬魔的对她勾勒起一笑,他握着金钗的柄,将金钗的饰面往爇烫的炭火处一搁,火花四进,转眼间,金钗的温度已如熔炉。

  “霜降,你、你要……”不安的恐惧使得白痕微颤。

  “军营里,投诚敌方的背叛分子只有死。小痕儿,你是本王的侍妾,你认为本王如何处置你较为妥当?”

  她不敢想象,只能低吟,“如果真的对我……我会恨你的!”

  恨!他付出的眷宠换得的竟是心爱女子的恨?她可真会打击他的尊严啊。

  原本他只是掠夺她的身和心,只是想逗玩挑弄她,他不以为他会交心,直到他被她伤得心碎。他才堪堪认知他早已陷溺在她的迷惑之中,无法自持。

  因为她是他惟一在乎的人,所以他愈是不能承受她所带给他的耻辱。

  他恨她!“你恨吧,尽管恨,以为本王会难受?哈,哈哈哈哈哈。”

  他将金钗子往她双眉之间烫烙去——

  “啊!”灼炙的痛苦使得白痕闭上眼睛,她咬紧下唇忍受着这皮肉的剧痛……

  李霜降对她的误解和残肆,才是最不能忍受的椎心之痛,她的唇肉泛出血丝,她的眼眶激涌出珍珠串炼似的泪水,而他,手下不留情。

  但是如果白痕张开眼睛,她会看见他的邪美俊容上满是男人泪,他折磨她的同时也折磨着他自己。

  春迟提着竹篓,当她进入地窖,瞧见被绑在墙上的白痕的刹那,她手上的竹篓掉落到地上,她哭了起来。

  “姨……姨妃。”

  白痕微睁开眼,无力的笑笑,“别这样叫我,我是王爷的侍妾,侍妾其实和婢奴是一样的……”

  春迟跪爬过来,泣不成声,“春迟是、是你的婢女。”

  “不哭了好不?”

  “你一定很痛……”几十条鞭痕和眉心的烧烙,天啊,她的身子怎能忍耐。

  春迟连忙擦擦泪,从竹篓里拿出食粮和饮水。

  “姨妃,赶紧吃点儿东西,否则你会撑不下去。”

  “也许我就快死了。”她的五脏六腑仿佛移位,四肢百骸像是被大石块压住,被冰霜又让火焰交相煎熬。

  “如果我别离家,乖乖待在苏杭,那么我便不会遇到他了。”也就不会凄凄惨惨,弄得如斯不堪的境地。

  呜呜,姨妃好可怜,要是她春迟被这么着,她一定挨不住。

  “求求你,吃点儿吧,来,我喂你好不好?”

  “是他让你进来地窖的吗?”

  春迟一边小心翼翼地喂她饮水,一边答话,”他?王爷?嗯是的。”

  白痕苦涩的泛出一抹哀伤悲凉的浅笑,“他不是恨不得我死吗?难道他在享受他对我的折腾?他也害怕我死……”

  “王爷变得好可怕,没一个人敢接近。”简直是噬人的野兽!春迟猛地打上寒战。

  “小勇真的自尽?”死无对证了吗?

  春迟吓了一跳,“你还关心那个小勇?姨妃,你不该还惦记着小勇,你可是奉过茶,是王爷的侍妾哪。”

  “连你也信了?王府里的人都以为我不守妇道,与人通坚?”她的名节真的毁之殆尽……

  春迟慌得紧,她撇过脸去,呐呐说着,“原先奴才也不信,但是小勇已经亲口坦实,这可是死罪。没理由乱认罪的啊。”

  “人言,可畏。”白痕真想放声大笑。

  “况且是王爷亲自瞧见你和小勇……”

  所以她恨他!他怎能冤屈她!她最受不了被扣上不白之罪。

  明明只是和小勇说些话,为什么她成了滢妇荡女,成了应该白绫恩赐的罪人。

  春迟终究是不忍心,虽然她也怨怪姨妃的“不知好歹”,但是她毕竟可怜姨妃受此责罚啊。

  私心里她仍是希望王爷不要处死姨妃,如果王爷慈悲,让姨妃出家为尼,她也愿意跟着去伺候。

  唉,姨妃的小命但看王爷的心了!

  ☆☆☆

  ☆☆☆

  ☆☆☆

  几日的光景过去,白痕仍是被绑困着,难道霜降要囚禁她一生一世?那么,她不如魂归西方,去找她早亡的娘亲,解脱这情劫。

  地窖的铜门打开,她以为是春迟为她送吃食和伤药,可是来者却是陰沉如千年冰雪的李霜降。

  他仍旧如天神般的尊傲,也依然使她心悸,即使在她恨他的这一时刻。

  而不好受的似乎不只是她,他的胡碴已经冒出。双眼净是腥血似的红丝,他看起来既落拓又狂佞。

  她盯着他,一瞬也不瞬。

  恶魔似的严峻寒声由他的齿缝间进出,“白痕,你和那小子的苟合坚滢,你认是不认?”

  她紧抿唇,仍是睇凝着他的美颜,如果她此刻死去,她想要深深地记牢他的模样。不争气呵,她对他的爱和恨都强烈得她无法掌控。

  “回答。”或许他愿意自欺,只要她坚决否认,这已经是他最极限的让步,他将他的傲气砍杀到所剩无几。

  她优优、柔柔地看着他,心酸了。“相信你所认定的吧。”

  他战栗了下,擒捏住她的下颚,“你和那小子果真背着我……”

  他早已扣了她的罪,不是吗?她哀哀惨笑,“是的,王爷,你的侍妾与人通坚,你要如何处置?”她只求一死。

  李霜降放开她的箝制,他连退几步,感觉到血液逆流的冲刺痛感.

  她竟然这般残忍的伤他伤到粉身碎骨,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即使她背弃过他,他也要留她在他身边,无情少爱也好,他甘愿承受,然而她认了!他的脑海禁不住幻想她和旁人赤身**,相拥亲爇的景况……

  “啊——”他低吼,恨意深浓。

  理智全消了,他将一包毒粉洒在她尚未痊愈的血口子上。

  这比千刀万剐还要痛楚难当,她痛呻,“你把什么往我身上倒?为、为什么这样刺烧!”

  李霜降狂笑不已,“青丝毒,这毒遇了伤口便会啃咬钻刺,放心,你死不了,只会痛不欲生,不过十二个时辰之后自然毒消。”

  “十二……”老天!她连一时半刻都快受不住了。

  他沉眸,盯看着她眉心之间的烙印,那是一只翩然的小蝴蝶,红艳的色泽添了她的美丽光彩。

  蝴蝶发钗仍在他身上,他亲自烧烙下的图腾将跟随她一辈子,即使她别恋转爱,他在她心中永远占有一席之地——

  当她揽镜自照,这抹蝴蝶印代表了他对她的恨。

  他缓缓、缓缓地勾起笑,“小痕儿,我不会杀死你,明日,你即将被逐出王府,到东北去当苦役,直到你的生命结束。”

  最新全本:、、、、、、、、、、

看过《女儿当自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