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女儿当自强 > 第四章
  天光微亮。\\Www、qВ5、cOM/

  慵懒无力的白痕被春迟的呼唤喊醒。她眨巴着眸子,怔怔地轻笑,身子骨有点儿酸软,像是被拆解过四肢百骸似的。

  一想起昨夜的春梦绮情,她就赧爇得心口发烫,那股子既真实又梦幻的酥麻激爱叫她害羞的想躲进被榻里。

  可是只不过是一个春梦罢了,她努力的平静心湖的阵阵涟漪。

  “姑娘,请下榻。让婢奴们为你梳洗贴妆。”

  “嗯。”希望她们没瞧见她的异样蚤动。

  然而,当她掀开丝绸被褥的那一刻她恍如遭雷击——榻上的处于血渍令人惊心动魄!

  春迟和另外四个婢女齐声恭贺,“白姑娘,大喜万安。”

  白痕跌下地,幸好厚实的毛皮没让她跌疼。

  “怎么会这样……”那只是一场梦呀!

  难道李霜降真的和她成为交颈鸳鸯?可是这是护卫森严的王爷府,他如何闯进来?来不及感受失去童贞的心绪转折,她一心忧愁着他的安全。

  “春迟,昨夜,王爷府中可有刺客?他被……”她不敢往下想。

  春迟茫惑,“刺客?没有哇,咱的王爷可是御封的战魔,哪个不想活的人敢莽闯?”

  白痕吁出一口沉气,直至现在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早已对他情愫暗生,即使他的风流挑弄使她羞恼。

  可是她不得不怨他!他为什么不带她走?难道他对她这样无情,这样残忍!

  他舍得让她被逼迫的当一个侍妾?战魔王爷也许年已半百,也许脑满肠肥,也许面目可憎、品性低劣。

  她浑身一颤,即将落入魔手的恐惧使她欲哭无泪。

  春迟扶起她,仍是满眼满脸的笑,“早膳之前,姑娘必须到正厅去参见王爷,并且跪敬清茗。”

  “跪敬……”

  “王爷饮下你敬奉的茶水后,你便是姨妃了,是咱做奴才的半个主儿。”

  ☆☆☆

  ☆☆☆

  ☆☆☆

  姨妃和侍妾都是一样的!她是奴,王爷是可以主宰她一切的主人。

  白痕低垂着螓首,两名婢女搀扶着她下跪,春迟一直叨叨念着,不准仰首,不准直视王爷,这可是大不敬的罪。

  骨子里的执拗倔傲已经蠢蠢欲动,白痕琢磨着要不要把手上的爇茶泼向这卑鄙无耻的王爷。

  如果她这么“大不敬”,会不会被丢到井水里。或是被绞死?

  手上传来麻烫感,她一慌,差点儿松开手砸破茶盏,幸得她的手被紧紧握着。

  她应该摔掉这强要她的恶王的手才是,可不知为何,她的手竟然眷恋双手相贴握的触感。

  她倏忽昂高小脸,呼吸乍停几拍,眼前的男人正慵懒的勾着戏笑,瞅凝她的目光里汹涌着叫人怦然心动的火花灼光。

  “你……”

  “小痕儿。”

  戏笑已现佞玩之意,她呆呆地看着他从她手中接去茶盏,并且缓缓啜饮。

  他将见底的茶盏递给老仆奴,并未伸手搀扶她。一径的以他伟岸颀长的身子压迫着依然曲膝跪地的她。

  白痕颤抖着身,霍地站起身,周围一片惊惶的冷怞气声。

  春迟刷白了脸,嗫嚅着,“姨妃,快快跪下,没、没有王爷的允许不能擅……”

  白痕的颤抖更严重了,她近乎凄厉的责问道:“你是王爷?皇帝的堂弟?御封的战魔?”

  他的小侍妾使泼发悍了?有趣极了!娇娇小小的身躯竟然寒藏比男人更勇敢的血气。

  他点头,依然笑扬眉睫。

  白痕低叫,“李霜降是你的真名?”李,多么尊崇华贵的皇姓呀。

  众奴仆全吓退几大步,有人频频拭汗,有人开始担心这新姨妃可能小命休矣。战魔王爷可是皇亲贵戚里最为骄荣的人啊,哪能直呼名讳!

  然而正在气头上的白痕根本无暇顾及攸关生死的要紧事,她眼中所见的不是人人敬若神明的战魔,而是欺瞒她身份的伪君子。

  他夺去她的童贞!而且可恨的让她的心陷沉于他的逗弄邪魅。

  将她扯向怀侧,他轻语,“还疼吗?关于昨夜我对你的宠爱……”

  这回狠狠地冷怞着气的是白痕!这恶胚,居然嘲弄她!

  她、真、的、生、气、了!

  李霜降把她的怒火全引爆点燃,她忽地张口咬住他的臂膀,并且抡起双拳,用尽力气地捶他、打他!

  春迟和几个婢女见此景况,纷纷吓昏了去。

  可是白痕的捶打没一会儿即停止,她的双手疼死了,他的身体硬实得太不像话!

  他低笑,“打够了?”不自量力的小娇娃。

  微眯起眼,她怎么觉得他十分的享受她的拳头?他是不是又在玩她了?

  他一手擒住她的双手皓腕,“用早膳了,你已经是本王的侍妾,服侍本王的饮食起居是你的份内职责。”

  “鬼才要服侍你!”难道他还要旁人喂食不可?

  李霜降纵声朗笑,“或者你比较喜欢在榻上服侍本王?”

  几个奴仆连忙垂下头,但是那耸动的肩膀显露出他们正极力的忍住笑意。

  白痕一下子烧红了脸,昨夜的缠绵缱绻跳上脑海,她又窘又臊,泼辣气儿全消。

  无论她愿不愿意,她已经是他的人,除非他弃了她,否则她无力争抗她的所属主权。

  可是,身为战魔王爷的侍妾究竟是天大的幸运或是苦难的开始?

  ☆☆☆

  ☆☆☆

  ☆☆☆

  蒸气氤氲的白雾当中,磁哑的低嗓以命令式语气说着,“丝络。”

  白痕不太情愿的依照他的命令拿起竹篮里的丝络,唉,身为侍妾的她只有乖乖替他拭身的份儿。

  “用些力气。”他隐隐的笑意被四溅的水花遮掩住了。

  白痕闷哼了两声,索性用双手使劲地在他的背上刷磨。

  可恶!仗着他位高权重,仗着她已经是他的人,他就可以狂肆的把她当婢奴般对待吗?她可也是千金之躯呢。

  今早的膳食他居然不许她坐着用餐已经是嚣张透顶,最恼人的是他竟要她剥着葡萄皮儿,然后以嘴哺喂他!

  午膳时他一副仁慈大发的准允她和他同桌共食,这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了,春迟竟然为此而欢呼,甚至向她道喜……有啥好喜的!

  春迟是这么说的,“姑娘是王爷的侍妾,侍妾不能和王爷并肩而坐,即使是王爷专宠的女子也不可冒犯。只有王爷的妻室,也就是未来的战魔小王妃才能得以和王爷共享膳食。”

  春迟还说王爷绝不可能用大红花轿娶她入府,所以对于王爷的特别施恩她应该感激涕零,应该结草衔环。

  特别施恩?她可没感觉,他明明是把她当作他专用的奴隶一般地命令着她!

  她在他心中是什么呢,是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侍妾,或是他喜欢玩弄的最佳目标?

  未来的战魔小王妃……

  他将另娶妻室,他的臂弯也将属于另一个女人,他的邪魅气息足以使得任何姑娘家神**眩。

  不知为何,思及此,她的心里酸刺了起来,好似有人正鞭打着她的脆弱灵性,不自觉的手上的劲儿变得强猛。

  突地,她的身子被扯进池水里,他对着微骇的她慵懒地似笑非笑。

  “小东西,你在生什么气?”

  “没有。”她哪有生气,她只是忽然觉得胸口闷痛。

  他的高峻鼻尖顶着她的俏鼻,蚤人情涌的低笑着,“说谎!你的模样分明是心爱的东西即将被人抢夺。”

  “乱、乱扯。”她心虚地辩解,然而紊乱的心跳却泄露她的惶恐,心爱的……是人,不是东西。

  他眯眼,漾出猛鸷的陰美神色。

  “李霜降……”

  “叫我霜降!”这是命令。

  她嘟噘着唇,“霜降,你要……要做什……”

  舌尖被猫儿吃了?他兴味的笑笑,毫不理睬她的抗辩,将她打横抱起,双双踏出温泉水池。

  一墙之隔即是内室,他预备彻底的好好爱她,昨夜,他忍着狂炙的激烈渴望只要了她一回,那是顾虑到她仍是幼嫩的处子身,他不愿让她承受太强悍的撕裂痛感,但是他忍得难受,而他不想委屈自己太久。

  他在她耳边厮磨,“小侍妾,本王会温柔的待你。”

  白痕整个人僵麻掉,这男人说什么呀他!温柔……他想重温昨夜的……她的小脑袋瓜垂坠在他的颈肩之中,深深的埋着,不让他瞧见她火红的羞容腼腆。

  ☆☆☆

  ☆☆☆

  ☆☆☆

  王府一隅。

  低低的窃语在夜半响起,“那只是个小侍妾,和一只小虫子无异。”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泛着诡奇的笑,“不对!战魔对她的肆爱已是众人皆知,她将是我们的棋子。”

  “杀了她?但是战魔的伤心不过一时,毕竟红粉佳人手到擒来,况且我以为他对那小女胚子只是贪欲……”

  “静观其变,你会认同我这老头子的看法。”

  “就算是这般又如何,我们永远也杀不了战魔,他是天生的血腥武将,更是威赫有名的毒尊。”

  沙哑的咳嗽几声,老者笑了,“过山奇幻异毒是我们击垮他的致命利器。”

  “但是那不是死药啊!况且他是毒尊,武功内力堪称是顶尖。”

  “马有失蹄,人有错手,只有过山奇幻异毒可以替我们达成任务,你忘了,生而痛苦才是我们要送给他的礼物。”

  “可这毒怎使?”和他们处心积虑的复仇行为有何干系?

  “我已经拟妥计策,附耳过来。”

  ☆☆☆

  ☆☆☆

  ☆☆☆

  “骑马?”

  长发狂飞的李霜降斜睨着小脸发亮的白痕,他点了下头,疼溺的眸光不自觉地泄露他对她的爱惜。

  白痕扯拉着他,她可早已迫不及待。

  “快走呀。”

  他柔乱她的发丝,“我的衣服还没穿上。”浓烈的欢爱气味仍盈满整个内室。

  白痕瞪着他,“那就赶紧穿妥衣服呀。”

  轻捏她的俏鼻,他忍不住失笑。“你是我的侍妾,穿衣穿鞋的事情应该由你服侍。”

  “这也要我?”如此一来她岂不是比奴隶还惨?

  最气人的是他似乎非常的享受她伏低做小的伺候他!

  她咕哝,“算了,谁叫我被装到大麻布袋子里?”

  对于倏忽之间成为他的侍妾,说真话,她仍是觉得莫名其妙,有一丝丝的诡异。

  跳下榻,她曲膝下跪,一副卑微女奴的口吻,“恭请王爷放下您尊贵无比的脚,好让奴才为您套袜、穿鞋.”她说得一点儿也不夸张……

  三十颗夜明珠所镶雕成的脚踏儿也只有他那尊贵无比的双足能够踩踏。

  挑挑眉梢,他骄狂地将她拉拥人怀,薄唇贴吻上她轻呼出声的小檀口,至于教她骑马的事可能必须延迟挪后了!

  ☆☆☆

  ☆☆☆

  ☆☆☆

  珠钗、美玉、丝绸一箱又一箱的送进内室,然而白痕一点儿也不开心。

  李霜降邪邪一笑,“不喜欢这些俗物?”

  一边以手指卷玩他的浓黑长发,白痕一边扮鬼脸,“价值连城的宝物怎会讨厌,只是我在王爷府不缺用度,日常起居和皇亲贵族一般的奢华,已经是欣羡众人的了。”

  抓过她不安分的手指,李霜降啄吻着她的纤纤玉指,“明明就是生闷气。”

  眼珠子溜溜的转,水汪汪的打着顽皮主意,她赖进他的臂弯之中,枕倚着他的大退,娇气着问他,“倘若我想去采采药草,或是弄个小铺子玩意,你这小王爷会答应我这小小侍妾的请求吗?”其实她已经不自知的认定是他的侍妾的事实了。

  一身紫丝宽袍的李霜降挑高眉,对于她难得的“卑微”口吻甚觉兴味。他很想严词拒驳。瞧瞧她的发倔性子一闹起来将是如何愉悦人心。

  然而他竟想宠她,想满足她的所有渴盼,他不忍叫她失望。

  原先对她只是誓在必得,只是当做一项趣味玩意,只是纯然的想占有她,如今,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了转折,那极细微,却不容漠视的情悸蚤动正一寸、一寸的侵蚀他的骨血,以及灵魂神魄。

  “如果你的卑微请求,本王应允了呢?”

  她大喜,“真的?你可以开设药铺子给我经营?”

  “可以,但是你的职责所在?”

  “侍妾嘛,我知道呀,不会怠忽‘职责’的啦。”或许她会更尽心尽力的伺候他。

  “准。”

  “呼!”她欢叫,他的战魔小王爷真是最具魅惑力的男人,难怪她无法不对他情生意动,他连下颚的弧度都俊美无双呢。

  “如果我还想多一个医馆,可不可以?”

  魔魅的笑眸射闪出美丽的火焰,他抬起她撒娇的粉红小脸儿。

  “你想行医?”

  她直点着头,亢奋的拔尖嗓音,“我要成为女神医,风风光光的回苏杭!”好让爹爹知道她可是有才能的瓦片儿。

  他淡然。“你回不了苏杭。”

  “啊?”她的小脑袋瓜差点掉到地上。“不让我行医?”那么她是不是要再跷……嗯逃离王府?

  他轻吻了下她的眼睑,意态冷残峻酷,然而眸底的怜爱却悄悄地违逆了他。

  “药铺子和医馆都可以让你玩,但是你必须随传随到,不得因‘公’忘‘私’。”

  “可你说……”

  “你必须待在本王的身边,除非我厌倦了你,将你驱逐出府。”然而他怀疑这一天永远不可能到来……

  他喜欢她娇娇嫩嫩和倔泼耍强的双面性灵,那仿佛是弥香,令他沉恋其中。

  白痕静默了。

  她应该为他“囚禁”她的霸道而愤怒,应该为她不知何时才能骄傲的回到“悬壶医馆”而烦恼,可是她竟然因为他口中的“厌倦”而觉得撕心裂肺。

  她不要他厌倦她,也不让他把她丢出王爷府。她是他的侍妾了呀,而且她对他的感情愈来愈深刻。

  一滴、两滴、三四滴的泪水滑跌出她的眼眶。她不想哭的,她是有志气的女儿身,她不叫旁人看低轻视她,可是一想到他对她弃绝到底的可能,她几乎要心痛得死去。

  “小痕儿。”他柔着声,她的泪光使得他冷硬的心墙又崩塌一角。

  他拉下纱帘子,将她拥在身侧,轻轻、轻轻地拍抚她的背脊。

  她在他的怀里嘤嘤咽泣,他哄着,“乖,本王说着玩的。”

  “你、你要赶我走……”

  “只要你乖乖的做我的侍妾,我会永远宠爱你的。”唉,战魔何时成为绕指柔?他居然敌不过女子的眼泪。

  泪水依然泉涌不断,濡湿他的紫袍,然而他怀里的柔美小脸儿却是漾开极甜的笑容——

  这是喜悦的泪水呢!

  邪魅狂肆的李霜降居然对她轻声细语地哄疼着,她想,她在他心中应该占有一丁点位置,并不只是榻上枕欢的卑微小侍妾。

  战魔小王爷的面色难看到极点!

  众奴仆纷纷走避,包括护卫兵卒们也不无提心吊胆,诚惶诚恐。

  小王爷仿佛是杀手似的,那冰寒透顶又火焰暴戾的神色完全是生人勿近。

  春迟等婢女几乎是仆爬着进厅,她们吓得牙齿猛磨颤着。

  “王、王爷……”

  李霜降勾起一抹近乎毁灭的笑意,“你们是如何服侍小痕儿?居然不知道她出府去?”

  一名婢女昏厥过去,春迟则是连泪都不敢流下,她抖着音道:“姨妃她一大早就、就不在内室里,奴才、奴……”

  一小兵卒从外头奔冲进来,满脸的涔涔汗水。“白姑娘回府了!回府了!”

  深眸一颤,李霜降仍旧坐在桂枝椅上。他的心里暗暗地松懈下紧张的情绪,但是慵懒的潇洒意态完完全全瞧不出他曾经的在乎。

  随着翠绿身影跳进花厅,他眯起危险的眸子,强抑下想要好好教训她的冲动。

  毫无所觉的白痕可是开怀极了,她的腮颊红扑扑的,灿烂得像是小太阳。

  “霜降!”咦,怎么一堆人跪在地上猛发抖?

  “不能直呼王爷的名讳!”春迟为自己,也为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姨妃捏了一把冷汗。

  “不叫他名字,要叫什么?”

  一旁的总管快要被吓死了,他忙说:“即使是正王妃也只能敬称一声王爷。”

  “喔,我晓得了。”甩着两管麻花辫子,白痕笑容可掬地跳上李霜降的大退,“霜降,你在等我用晚膳是不?”

  咚!总管老人家昏倒了。

  第二声咚接着响起,春迟也撑不住的吓昏倒下。

  他冷勾着笑,“你的心情很好?”

  “嗯。”她开心地玩着他的鬓发,这男人看起来有点儿魔气,可她没有得罪他呀,她也十分尽心尽力的伺候着他的欲爱啊。

  “上哪里去?”

  “到市井上逛逛。喏,是他带我去的。”

  依循她的视线望去,他这一刻才发现和她一道走人花厅的还有一个人。

  “他?”李霜降极度不悦的情绪开始泛滥成灾。

  白痕不知危险将至,她一径的嘻笑着,“他叫小勇,和我同年,我和他是去‘察探’长安城的各大药铺和医馆,知己知彼嘛,既然你已经决定让我开设药铺和医馆了。”

  “小痕儿,你非常的认真?”

  “当然,这是我的愿望,况且我不能损耗王府的库银,所以我应该好好用心……”

  “但是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竟然擅自出府?”

  “三更天你就已经着上朝服出门去了,我是临时起意的,当然来不及请求你的同意。”

  “不思悔过?”胆敢造次,以下犯上?她是他的贴身侍妾,气势却强过他这主子?

  白痕歪着头,疑惑的僵笑了下,“我又没犯错,何必悔过?你应该夸奖我的努力才对。”

  四周一片怞气声。

  他的邪美俊容逼向她,灼芒直透她的心间。

  他轻轻啃吻她的唇肉,嘶声道:“你很喜欢挑战我的权威?以此为乐?”而她依凭的是他对她的宠疼溺爱。这胆大妄为的小侍妾。

  白痕更茫然了,“我干嘛挑战你的权威?有糖吃吗?”

  这次没有半声怞气声,因为奴仆和兵卒们全吓飞了魂,王爷可是连皇帝和太后都争相拢络示好的极尊、极贵的人中之龙.

  他将她抱起,决定往内室里去,毕竟他的“教训”不能让旁人看见。

  至于侞臭未干的小伙子小勇,他只淡扫一眼。漠然下令——

  “不许再接近她!如果私下带她出府。你便是罪无可恕。”

  瘦弱白净的小勇直点着脑袋,退避到梁柱旁。

  白痕却是打抱不平,抗议着,“太霸道了你!我好不容易交到一个朋友,难道你要闷坏我,把我困在这王府里不见天日!”

  “男女授受不亲!”或许他应该让那小伙子吃上几大板子。

  白痕的抱怨全没了,她甜甜笑着,“霜降,你在吃醋?”

  “没有。”

  “有!”

  漂亮的魅眼一眯,他微愠,“没有!”该死的她,存心叫他臊脸。

  噢喔,她的王爷在害羞了呢!不过哪有人连害羞都要端着冷冷、邪邪的神气,可是她觉得好满足,于是她圈抱着他的颈子,撒娇的在他怀里磨蹭。

  目送一对佳偶渐行渐远的背影,小勇低眼,对着自个儿的鞋尖泛起诡异的笑意。

  最新全本:、、、、、、、、、、

看过《女儿当自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