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语出惊人
  无名与秦霜都是微笑着看了看聂少,虽然说天赋与领悟道的关系不是很大,但悟性却是很重要的,聂少能一眼看到自己的执着,这就是他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看他的样子应该已经了解了一些道理。全\本/小\说/网\

  “多谢两位前辈的指点!”良久,聂少微微一笑,虽然说他在道的领悟上没有什么进步,但能找到正确的方向也是不错的。

  “这都是你自己悟性强,我们不过只是稍微提点了一下而已。”秦霜淡笑着说道,的确,很多人即便是看到了自己的执着,依旧没有一丝明悟,就像步惊云,这万年来,为了领悟掌道,他多次与无名论道,可即便是他知道了自己的执着,心里面依旧放不下。

  “天道无常,你我悟道也不过是机缘巧合,只是这剑道与天道又有很大的差别,虽然我已经隐约触摸到了那一点边缘,却始终不能跨出那一步!”无名叹息道,他领悟的是剑道,并非全部的天道,所以他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

  聂少听着他的话,眼中精光闪烁,前辈高手之间的谈话,都是句句良言,道之无常,人之无常,也许什么时候就悟了,也许一辈子也不可能悟透。

  “你在旁边能不能领悟到一些东西就看你自己的了!”无名突然的说道,“万法皆可以成道,不管是剑道还是刀道,亦或者是秦霜的拳道,最后都是归属于天道的,我们两人以棋盘交流,你可以从中参悟参悟。”

  聂少点了点头,观看两人论道,他肯定能领悟不少东西,和无名说的一样,不管是剑道还是刀道,最后都是道的一种体现,看上去不同,其实殊途同归。

  此时棋盘上的棋子又开始动起来,两人并不是在下棋,而是用棋子演绎自己所领悟的道,就比如说,这棋盘是天道,那这些棋子就是各种各样的道,两人一个人演绎剑道,另一人则是演绎拳道。

  庞大的精神力汹涌而出,整个棋盘都被聂少笼罩,令他惊奇的是,原本只有桌面大小的棋盘,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无法全部笼罩,甚至连一半的

  地方都观察不到,要知道现在他的神识只强悍可是足以覆盖整个神元大6啊!

  “这难道就说传说中的须弥芥子?”以棋盘为工具,演绎天道,连无名与秦霜都只能观察到一半,更加不用说他了。

  棋子慢慢的在棋盘上游动,看似简单无比,却蕴含无尽至理,好比天地为局,众生为棋,如此神奇的手段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不知不觉中,聂少已经慢慢的融合到那棋盘中去了,先是观察无名所演绎的剑道,毕竟刀剑之间的差距不是很大,他也能更快的了解,之后又是秦霜的拳道,随着他的观察,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他特别是精神力,竟然再次的以惊人的度开始提升。

  “还真是天赋惊人啊!”无名叹息一声,他可是传说中的武林神话,不过现在看来,恐怕这武林神话的位置要让给他了,在二十岁之前就达到了这样的境界,比无名还要早上十年。

  一边的秦霜也是惊异的看着聂少,就

  算是当年的聂风,天赋也没有这么强,这小子实在是变态,只是在一边观看都能让实力这样的提升。

  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光影射过来,无名微微的一笑,“断剑,你也来这天道的演绎对你有很大的帮助,不管是剑道还是杀气之道,只要你能走到头,那对你的实力也是有巨大的好处的。”

  无名对这个新收的徒弟可是很满意的,不仅天赋惊人,毅力也是一等一的,而且修炼极为勤奋,而且无名知道,自己这个弟子,似乎也没有什么执着的地方了,他的仇人已经被杀,火麟剑回到了断家,他只是一心修炼,甚至对封神灭魔之战都没有太大的关注,完全只是因为聂少,他才参与进来的,对他来说,天下人的生死与他都没有任何关系,但聂少他却不能不管。

  “是,师傅!”虽然无名教给他的东西并不多,但毫无疑问,自己能达到现在的境界与无名也是分不开的,他所知道的一些东西差不多都是在剑谷学到的,还有一个原因很重要,无名曾经救过聂少的性命,他和聂少亲如兄弟,而且是生死相交,聂少的恩人就是他的

  恩人。

  红色的光芒透体而出,一道强大的精神力笼罩向了棋盘,开始的时候他也是大吃一惊,但很快,就被两人演绎的道所吸引进去了,特别是无名所演绎的剑道,他本身也是修炼剑法的,甚至在剑道上的修为已经很强了,只是差那最后一步就领悟到了剑道真谛,那是他传承自幻世武者的剑道,而杀气之道则是他自己领悟修炼的,两种道都是他追求的目标。

  时间如梭,聂少和断剑两人在山谷中一座就是两个月,四个人围着一个棋盘一坐就是两个月,看上去有些奇怪,但却并没有人打扰他们,这里的一些武神都是有见识的人,知道无名他们在演绎道,而聂少与断剑则是在学习。

  而山谷之外,每天都传来巨大的声音,两把五十万大军素质参差不齐,现在他们正在疯狂的练兵,而那三百万野兽大军也是整日*练,一群没有智慧的野兽*练,可想而知,每一种野兽都有自己的优势,如果能把这些野兽的优势集中起来,那也是很可怕的。

  距离上次与神族

  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离泥菩萨说的魔族降临的日子也是越来越近,山谷中,无名与秦霜的演练终于停了下来,而聂少与断剑则还是沉浸于那沉思的状态中。

  无名与秦霜都是面带微笑,这两个月的演练,聂少断剑领悟了多少他们不知道,但对他们两个来说,与同等级的高手交流,进步是巨大的,特别是两人领悟的是不同的道,更加有利于他们领悟更多不同的道。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慢慢的清醒过来,眼中的震惊之色显而易见,“道,果真是神奇无比,只可惜我还是没有悟透那最后一招!”

  旁边的断剑也是叹了一口气,“和你一样,或许我们两个在战斗中更加容易领悟!”他说的也没错,要他们两个静下心来体悟,很少有收获,每一次都是在战斗中不断的领悟不断的提升。

  “不过这两个月来对我们的好处也很大,多谢两位前辈了!”聂少微微一笑,虽然没有悟透刀道,可他的精神力和对刀道的使用也提升了很多。

  一边的断剑则是沉默不语,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断剑,你有什么收获,说来听听!”无名看了看断剑,断剑修炼的是剑道,自己演绎剑道两个月,他不可能什么收获都没有。

  看了看无名,有看了看其他两个人,断剑缓缓的说道:“这两个月,我只是观察了师傅与秦霜前辈的道,结合一些东西我似乎觉得你们两人已经走上了一条极端的路线,相比那些偏锋的道来说,你们是走的正道,可是相比天道来讲,你们所谓的拳道剑道应该都是一种错误的道。”

  此言一出,旁边的聂少一惊,“你也有这种感觉?”说完他立刻闭上了嘴,在两位前辈的面前,说人家的道是错误的,这实在是有些不礼貌,其实他早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只是不好说出来,而断剑这个人太直接了,竟然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

  无名与秦霜相视一眼,闪过一丝惊异,被两个小辈指点错误,他们并没有生气,相反,他们都是很好奇,为什么两人会有这种感觉,“说来听听,放心吧,我们不会生气的!”秦霜淡然一笑。

  看到两人这副姿态,聂少也平静了很多,暗道不愧是能领悟一种道的强者,心境就是不一样,“其实我也现了这个问题,相比那些偏锋的道来说,你们应该算是比较正宗的路子了,可是相比天道来讲,你们所谓的拳道剑道其实也是天道的一种偏锋,恕我直言,如果我猜的没错,走上偏锋刀道的人永远也走不上真正的刀道,就比如说邪皇前辈一样,而走上了两位前辈这种道的人,应该也很难走上真正的天道了。”

  此言一出,无名与秦霜两人都是一阵惊异,想着聂少说的话,似乎真的有这么一点,他们两个对剑道和拳道的领悟已经到了极限,以他们的精神力,要想去领悟别的道,应该也不算什么难事,可是每当他们想要修炼其他的道的时候,却总现与自己所修炼的道相冲突。

  沉默良久,无名眼中闪过一道迷茫,“想不到走了这么久的路,到头来竟是错路一条!”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要领悟天道,就必须要先领悟一种道,再慢慢的领悟其他的道,这样一来才能达到天道巅峰,现在想来,他们是真的错了。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