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二梦
  西海岸,天佛寺八位神僧盘膝而坐,在邪皇三人带走聂少的时候,八人同时的睁开了眼睛,“希望他能度过此劫吧!”

  “大师,难道他真的必须经历这一次致命的打击?”步惊云眉头紧皱,无双城的战斗他们已经现了,凭借他们这些强者的精神力,足以覆盖整个神元大6了,猪皇大战三位武神他们怎么可能没有现。\wWw、qΒ5、cǒm/

  一劫大师点了点头,本来刚才他们都可以出手相救的,不说他们这些武神,就是随便派出几位武皇都可以阻止十位武皇追杀聂少,可是他们都没有出手,而是静观其变,要不是八位神僧拦着,火麒麟早已经冲过去烧了无双城。

  “还好步婷这小丫头在他的体内留下了精神小世界的种子,要不然这一次他非得魂飞魄散了。”火麒麟不满的说道。

  “这一劫是他的死劫,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以后他是会经历一次,邪皇肯出手帮忙,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吧!”一劫大师叹息道,天

  道自有规律,聂少有他自己的命数,这一次死劫是他必须经历的。

  说道邪皇步惊云不禁担心道:“这邪皇办事我可有些不放心,当年风师弟被他弄成这样了,要是聂少走上了风师弟的老路怎么办。”越想越不放心,“不行,我得”

  一边的步婷突然的拦住了他,“父亲,还是算了吧,邪皇为人虽然怪异,但风叔叔的事情他也是按照风叔叔自己的意愿做的,况且现在你想要跟上邪皇也不可能。”邪道三位高手在一起,要是真的想躲避谁,这天下还没有人能找的到。

  果然,步惊云的神识遍布西大6,已经搜寻不到邪皇他们的踪影了,“看来他们是有心躲避我们啊!”

  西大6一处神秘的山脉中,一个很幽静的山谷,这里好像很久没有人来了,山峰以怪异的姿势分布,到这个山谷里面已经没有一丝光线了。

  空气中一阵波动,邪皇刀皇还有猪皇带着聂少突然出现,“邪皇,你要

  带我们到哪里去,还有,刚才为什么要我们联手躲避西海的神识?”刀皇疑惑的问道,虽然是问话,却没有一点问话的口气。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邪皇淡漠的看了看刀皇,今天可以说是他脾气最好的一天了,平时他处处都与邪皇作对,今天肯听话完全是因为聂少的缘故。

  不等刀皇继续开口,一边的猪皇已经面露喜色了,“这里是?聂风的身体竟然还在?”

  “什么?”刀皇惊异不已,神识瞬间就笼罩了整个山谷,重点则是放在山谷中唯一的山洞,“梦儿,还有聂风那小子,怎么回事?”

  “大惊小怪什么,有什么事进去了再说!”邪皇淡淡的看了他们两个,这个时候他们也明白了邪皇之前的举动了,原来聂风的遗体一直都在这里,难怪他要躲避西海的神识的。

  “是邪皇伯伯吗?请进来吧!”似乎感应到了外面强悍的神识,山洞中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刀皇的

  身体不禁颤抖不已。

  几个闪身,三人已经到了山洞中间,漆黑的山洞中,充满了诡异的光芒,在山洞最中间,一个血红色的池子,里面好像是岩浆,又好像是血液,而在那红色的池子中间,一个黝黑的祭坛耸立在那里,上面刻满了神秘的符文,祭坛最上面,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在血池的周围,一个个黑衣黑袍的人静坐在那里,如老僧入定般的,甚至连邪皇的到来都没有引起他们的侧目。

  当然,最醒目的还是最靠近血池旁边,一道白色的身影,苍白的皮肤,无神的双眼,呆呆的看着祭坛之上的那个男子。

  感觉到外面进来的并不止一个人,白衣女子疑惑的转过身来,因为长久的没有动用神识,她已经不习惯了,当她看到山洞边上的几个人,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平静多年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一行眼泪慢慢流下来。

  “父亲,猪皇叔叔!”女子激动的叫道,“梦丫头,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躲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说

  到这里猪皇不禁讪讪一笑,没有在说下去。

  而一边的刀皇也是激动不已,“女儿,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是我忽略你了!”万年前刀皇一直专心于武道,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有多少关心,只是传授武艺的时候父女两个才会有几句话。

  没错,这女子正是刀皇之女,复姓第二,单名一个梦字,听到刀皇的话,第二梦微微的一笑,自从聂风被杀,这么多年来她可从来没有笑过了。

  这个时候一个惊异的声音响起,“这不是雪饮狂刀么?怎么会在几位前辈的身上?”一名黑袍人突然的站起来。

  雪饮狂刀?第二梦疑惑的看着父亲背上的那么刀,刚才她都没有注意,父亲身上怎么会有雪饮狂刀的,这把刀不是在聂家后人的身上吗?

  邪皇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你们聂家最年轻的一代,被无双城十名武皇追杀,疯血爆之下击杀六名武皇,最后被我救下。”

  “什么?这是少儿?”黑袍人惊叫一声,直接的上前来,看着那差不多只剩下骨骼的身体老泪纵横。

  第二梦也是面带惊异,聂家最年轻的一辈?虽然她没有出去走动,却知道现在聂家最小的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竟然能击杀六名武皇,“聂玄,先别激动,邪皇伯伯一定会有办法救他的。”

  原来这黑袍人竟然是聂少的爷爷聂玄,听到第二梦的话,聂玄连忙的看向邪皇,“前辈,求求你,一定要救活我这孙儿!”

  一边第二梦眉头紧皱,她本身也是一名武神级别的高手,聂玄不知道武神的手段,可她却知道,要是她自己的话,根本不可能救活聂少,现在聂少差不多已经死了一半了,但她还是相信邪皇。

  “邪皇伯伯,怎么样?”这个时候只有邪皇才能救聂少了,一个身体差不多死亡了的人,想要把他救活,难于登天。

  “待我想想办法吧,现在不仅仅

  是他的身体问题了,还有他的灵魂,他本身的精神力才初入皇级,经过这么大的消耗,也是快要耗尽了,要不是他体内那神秘能量保护,估计他早已经死了。”邪皇也没有把握,武神并不是万能的,他邪皇虽然精于此道,但也不是万能的,就像祭坛上的聂风,一万年了,他还是没有想到复活聂风的办法。

  说完也不顾其他人的眼色,直接的把聂少的身体抛入了那翻滚的血池中,一阵翻滚之后,身体慢慢的沉入池子下面。

  “我说老鬼,你这么做真的没事?”刀皇看着那血色的池子不禁眉头一皱,他本来一直都很看不起邪皇的研究,对这血色的池子他有一种本能的不信任。

  邪皇看了看他,“不相信我你可以去找别人,哼!”一边猪皇连连摇头,这天下除了邪皇,估计没有人会有办法救聂少了,“邪皇老大自然是有办法,这大6上除了你我还真想不到别人能救他呢!”

  猪皇不是拍马屁,整个大6上,可能在武力上有那么几个人能越邪皇,但论医术,

  邪皇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父亲,你放心吧,这血池中蕴含了天下最宝贵的药材,甚至还有一些强大生物的精血,那孩子的身体浸泡在里面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第二梦也开口解释,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向都与邪皇不和。

  听到女儿的话,刀皇这才找了个台阶下,虽然他一生与邪皇作对,但是论医术,他还真找不到有什么人能比的上他的,“好了,我暂且就相信他了,邪皇老鬼,这小子好歹也有我一些血脉,算是我的后人了,不管救治他需要什么东西,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为你弄过来。”

  刚刚走到一边的邪皇突然的转过身来,“你说的是真的?”恩?刀皇一愣,本来只是随口说上这句,难道真的有什么东西需要自己去弄?

  猪皇最先反应过来,“老大,要什么东西你就开口吧,我一定为你弄过来!”邪皇这个时候开口必有用意,说不定还是救治聂少的关键呢!

  “我要

  他去弄!”邪皇冷冷的说道,好像真的和刀皇卯上劲了,刀皇刚想飙,可是看了看一边的女儿他还是忍了,“我刀皇说的到做得到,要什么东西,我马上给你去弄。”

  邪皇好像诡计得逞一样的,看着刀皇淡淡的开口道:“龙脉,你去弄来给我要救这小子,非龙脉不可。”听到邪皇的这句话,原本还张大嘴的刀皇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嘴巴一样的,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