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二百二十章 毁掉火麒麟
  从开始现朱果,聂少就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之后又被两大妖兽现,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有些威胁了,可是到了最后,他们竟然还得到了朱果,只是现在,聂少心中还是没底,这小蛇到底要做什么。www.QВ5、Cǒm

  虽然说断剑现在实力大增,可是面对这黑色小蛇,他们完全的不知道怎么应对,人家趴在那里看着你提升实力,如果他没把握还会让你提升?

  “我兄弟能得到这朱果都是前辈恩赐,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吩咐的。”现在自己两人可是完全在对方的控制下啊,估计他应该不会问难自己吧!

  黑色小蛇抬头看了看聂少,可能是觉得太吃力了,身子微微的一晃,然后,在两人惊骇的眼神中,慢慢的变大,到最后,已经是身长几米,微微的抬起头来也和聂少他们差不多了,“恩,这样舒服多了,免得我老抬头。”

  即便是两人胆子很大,这个时候也是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刚才还那么小不点的,一转眼,已

  经变大了这么多,不可怀疑,他肯定还能变大,以那两大妖兽对他的恭敬程度,他至少都要比之前那条巨蟒大。

  妖兽的身体很奇怪,一般来说,身体越庞大,实力肯定是更强悍的,传言中火麒麟就能变化成身高数十米长达百米的样子。

  “好了,别怕了,要是想杀你们,早就动手了,还会让你们吃了那朱果!”和人头差不多的蛇微微的张开,只是口吐人言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聂少和断剑相视一眼,慢慢的走上前来,“好了,你们两个小子,我有话问你们,你们一定要老实回答,要不然我肯定要了你们的命!”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很冰冷的,聂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们还敢不老实吗。

  “第一个问题,你体内怎么会有火麒麟的气息?”黑蛇直接的问道,说完之后紧紧的盯着聂少,明显,这个是针对聂少问的!

  啊?聂少惊异的看着他,自己体内有火麒麟的气息,估计

  他说的就是麒麟血脉了,能一眼看出来这个的好像就只有那个藏书阁的怪老头,还有武林神话无名了,没想到才来到这大山深处就被一条怪蛇看出来了。

  难道这蛇也是武神级别的妖兽?想想聂少不禁冷汗直冒,“回前辈,小子本身是武圣聂风后人,叫聂少,体内血脉也是传自先祖,我也只是知道自己体内有麒麟血脉,并不清楚具体的来历。”

  这话七分真,三分假,说他不知道这麒麟血脉的来历是假的,因为这麒麟血脉本身就是聂家的祖先砍伤火麒麟的时候意外被鲜血溅到体内,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估计只有他聂家人清楚,火麒麟可是万兽之王,妖兽中的最强者,要是黑蛇知道,说不定会因此而迁怒自己。

  而他把自己的家世报出来,是希望这妖兽和自己的祖先认识,毕竟当年的聂风可是神元大6的英雄,不管是人族还是妖兽,对他都是很恭敬的,这黑蛇说不定就是武神级别的高手,按照妖兽的修炼度和存活年纪,活上一万年很正常,他这也算是拉关系。

  听到聂少的话,那黑蛇果然的吃了一惊,“原来是聂风的后人,难怪,看你背后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雪饮狂刀吧!”聂少心中一震,他不会是看中了自己的武器吧,可是现在又不能撒谎,对方一定早看出来了。

  “没错,小子背后正是家传宝刀雪饮,没想到前辈也认识。”那黑蛇点了点头,“难怪连我看到你背后那把刀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说到这里,黑色的目光转移,直接的落到了断剑的身上,聂少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并没有贪图宝贝的心理,而且好像也没有动杀心,或许他真的只是想要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你背后的可是火麟剑?”能看出雪饮狂刀,自然也能看出火麟剑的气息,毕竟之前还用到过这把剑。

  断剑点了点头,“正是火麟剑。”天下两大神兵现身,而且还是出现在这深山老林的,如果别人知道肯定很惊异,可是这黑蛇好像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如此说来,你应该是断家的后人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声音

  好像一下子变的冰冷起来。

  啊?聂少一惊,这黑蛇怎么一下子改变了态度?“没错,小子断剑,先祖南吟剑断帅。”断剑傲然道,对自己的家世,他一直都是引以为荣的,所以也并没有在意黑蛇语气的变化,如果因为这样叫他不承认自己的先祖,那他宁愿选择拼死一战。

  “好小子,你倒是有胆识。”黑蛇冷声说道,“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你本身并没有错,不过今天火麟剑你必须留下来。”

  聂少大惊,要留下火麟剑,那还不是一样的么。断剑视火麟剑如生命般,这可是断家人万年的期望,如今火麟剑回到他的手中,他肯定不会交出来的,这黑蛇肯定是和断剑的祖辈有仇恨,要不然他不会只要火麟剑,而不取雪饮狂刀。

  “刚才我已经让你吃了那颗朱果,算起来也算是弥补了你的损失,交出火麟剑,你们两个就可以离开了!”黑色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断剑冷冷的一笑,“要我

  留下火麟剑,除非我死!”果然和聂少想的一样,要断剑放弃火麟剑,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前辈,敢问您与断家的祖先有和仇怨,有什么事情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说呢!”聂少连忙的开口叫道,或许对方把事情说出来会好解决一些。

  黑蛇看了看断剑,眼睛变得冰冷,“好,那我就告诉你们,当年你断家祖先断浪,曾经到这升龙山脉来,因为看中了我父亲一身鳞甲,要我父亲自己撕下一片给他,我父亲丢不起这个人,与断浪大战一场,结果因为不敌火麟剑的威力,被刺中一剑,还好西海高僧出手相救,要不然就死在断浪的手中了,这火麟剑,我是一定要毁掉的!”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故事,聂少眉头紧皱,这的确是大仇,在书上他就看到过一些资料,一般的动物,特别是妖兽,都是有自己的尊严的,他们把这个看的比什么都重,更何况这黑蛇的父亲还是顶级妖兽,能与断浪大战肯定是武神级别的了,这样的妖兽尊严感特别的强。

  断浪用火麟

  剑刺了对方一剑,说不定就是人家一生的耻辱,这黑蛇为了雪耻,要毁掉火麟剑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是一般的妖兽,倒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火麟剑作为天下第六神兵,那里是这么容易摧毁的,可是对方实力不明,而且说不定他父亲还在世,武神级别的妖兽,如果下定决心要摧毁火麟剑,肯定有办法。

  “我祖上用火麟剑伤了你父亲,这的确是我们的不对,我断剑愿意代表先祖道歉,但是要毁掉火麟剑,我断剑一定誓死抵抗!”断剑沉声说道,这么算起来,黑蛇的确有理由毁掉火麟剑,可是即便这样了,断剑也绝对不会丢弃火麟剑不管,这毕竟是断剑传家宝剑。

  听到断剑的话,那黑蛇冷冷的一笑,“既然这样,那你也别怪我手下无情了,我本来想用那朱果补偿你的,是你自己不识时务。”说完身上气势一变,天地能量有如排山倒海般的压过来。

  聂少大惊,这恐怖的能量是他第一次面对,以前见到的武神武皇也不少,可是没有真的对他出手的,这个时候黑蛇完全的压制住了自己,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正如他自己所说,这黑蛇还是很讲道理的,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了毁掉火麟剑,而把那朱果让出来给断剑,目的不过是为了弥补一下断剑,现在是断剑自己不肯放弃火麟剑。

  和聂少的感觉差不多,断剑也是一脸的惊骇,这能量太恐怖了,甚至他连拔出火麟剑的力量都没有,尽管他努力的挣扎,可还是只能勉强的移动,想要战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样,小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不放弃,那你就准备等死吧!”黑蛇冷冷的盯着断剑,只要断剑说一个不字,他肯定不会留情了,妖兽本性都是残忍的,即便他算是很讲道理的,可为了自己坚持的东西,他绝对不会放过断剑和火麟剑。

  聂少拼命大叫,“断剑,先答应他再说,要毁掉火麟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是断剑丝毫的不理会他,“我说过,要毁掉火麟剑,先杀了我!”傲然的抬起头,他一脸的无谓。

  黑蛇一怒,“好,这

  是你自己找死了,别怪我手下无情!”黑蛇眼中杀气大盛,大嘴张开就准备一口咬下去,他这么一下子要过去,被能量压制的断剑绝对不可能闪开,以这黑蛇的实力,断剑的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