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一百零四章 内力
  湖心小筑,唯一的茅草屋,水碧一个人坐在屋前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充满了期待却又有些害怕,甚至不知道怎么的已经是泪流满面。\WWw。qВ5.coM\\

  “姑姑。”萧翎一声打交道,走到跟前来却现水碧有些不对劲,“姑姑,你怎么了?”从来没有看到姑姑这样的萧翎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孩子,姑姑没事。”摸了摸眼泪水碧微微的一笑,“怎么样了,看你今天好像很高兴?”萧翎呵呵的一笑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姑姑,他今天对我好像没有那么反感了。”萧翎神神秘秘的说道,之后她一个劲的讲聂少的事情,今天的情况她都讲给水碧听了,而水碧只是静静的听着,好像是萧翎说的人他也很关心一样的,眼中还时不时的闪过一丝微笑。

  “孩子,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水碧微笑着问道,其实以她的眼力,上一次就现了萧翎的心思,天下会优秀的年轻人并不是不多,只是萧翎没有一个看得

  上眼的,不过还好她的年纪不是很大,所以也没有人逼他。

  萧翎脸蛋微微的一红,然后羞涩的点了点头,水碧是她的姑姑,平时她有什么心事都会和她说的,对姑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水碧先是微微的一笑,不过然后一脸正经的看着萧翎,“翎儿,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你爷爷可是把他抓到这里来了的,而且他还端了天下会的分舵,要不是剑宗的人护着他,说不定他已经死了。”说道这里她好像也是很担心一样的。

  这下子萧翎也是着急了,“那怎么办?他和天下会可是有很深的仇恨的。”在建兴城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抓来的,要是爷爷一怒之下杀了他怎么办?

  “不行,我要去求爷爷,让他不要杀了聂少。”萧翎没有主见了,可当她刚刚准备离开,水碧已经拉住了她,“孩子,你还是不要告诉你爷爷,要不然他会立刻的杀了聂少。”

  萧翎一愣,只听

  到水碧解释道:“你要谨记姑姑的教训,要不然就会给聂少带来天大的灾难。”这下子萧翎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的遭遇和姑姑的是一样,当年姑姑要是因为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现在被囚禁在这里。

  “如果你真的是为他好的话,还是尽量的帮他逃出天下会吧,或者尽量的不要表现出你的感情,要不然被你爷爷知道就麻烦了,现在至少还有剑宗护着他,他活着离开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水碧直接的说道,心中却是在叹息,“可怜的孩子,为什么偏偏和姑姑一样的命运呢,和天下会做对,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作为天下会曾经的圣女,她很清楚的知道天下会有多强悍,绝对不是以个人的能力可以对付的,天下会至今展了快万年了,隐藏高手不知道多少,就算是天纵奇才也很难在短时间拥有和天下会抗拒的能力。

  萧翎乖巧的点了点头,不管是多调皮的女孩子,一旦爱上一个人,她就会为自己爱的人付出一切,即便是萧翎这样的小魔女级别的也变得那么的乖巧,必须要为聂少的安危考虑。

  小院中,聂少对着那

  些脚步不停的演练,第一组动作是越来越熟练了,而且他的度再一次的提高,只是身体的战力指数在也没有以那么恐怖的度提升了,可能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要突破的话还需要其他的因素。

  断剑自会来之后就一直呆在屋子里面,里面时不时的传来一道道剑气,看来他对剑二十二也是有一些领悟,这几天要好好的消化,武学就是这样的神奇,有时候为了一个小小的领悟可能就要废寝忘食的修炼。

  不得不说,聂少和断剑两人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样的实力,除了本身的天资和强悍的功法之外,他们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就像这一次,他们两个已经修炼了三天三夜了,中途萧翎来过几次,不过都只是让他们吃了点东西。

  在这湖心小筑上面聂少最怕的就是萧翎找麻烦,可这几天萧翎的态度明显的改变了,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好好的修炼才是关键,等到剑宗的人来了,到时候才是决定他命运的时候,萧翎每天都要看他们练功,一待就是几个时辰,开始聂少还有些不习惯,不过研究武学的时候他就自然的忘记了。

  第一组动作已经全部完成了,聂少深深的记忆在心中,可是这第二组动作,他还是没有悟透,自己要完成这第二组动作总是还差那么一点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想了想聂少觉得无聊,还是联系断剑给自己的那个吧,虽然没有这第二组动作精妙,可也强过没有联系的,至少那腿法也是相当的厉害的。

  这应该就是风神腿的腿法部分吧,经过研究,聂少也现了一些问题,这风神腿分为步法和腿法部分,而要修炼腿法就必须要以那个步法为基础,只有从小修炼步法的人,把身体的骨骼练成一定的适应程度才能修炼后面的腿法。

  这一次聂少的腿刚刚一动,立刻的就现了不同,自己重新修炼了那步法之后,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现在练习这腿法,又一次的感觉到了不同,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好像是抓住了什么,可是偏偏那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他根本就想不起来了。

  “算了,还是好好的修炼吧!”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下,聂少继续的开始修炼他

  的腿法,这一次他现了一些怪异,现在他修炼断剑给他的腿法好像要比以前简单多了,以前那些动作他只是刚好完成,可是今天他练习起来却现,在完成了那些动作之后,他的身体竟然还能有余力做更加难的动作。

  腿法越来越院中已经升起了一阵阵烈风,还好在聂少的控制下,那风只是在这小院里面,不过即使如此,在房间里面修炼的断剑也被他惊动了,走出房间看到聂少如此情况,断剑微微的一笑,看来他又有领悟了,不过自己的领悟也不了看他也就回去继续修炼了。

  小院中聂少的身法越来越快,连他都很惊奇会有这样的效果,看起来那一组组动作是相互的影响的,想到这里他不禁想到,现在自己能不能完成那第二组动作呢?

  想到这里,他全力的练完断家给他的腿法,练到最后,身体猛的一顿,然后以一种新的动作开始练起来,比之刚才的那套腿法要难多了,但是依稀可以现,这腿法和刚才的差不多,只是幅度更大,而且威力也是更大。

  风也来越大,小院外面却是一片安静,断剑实在是无法安心的修炼了,最后干脆的跑出来看聂少修炼,“怎么可能,这家伙竟然又在练习新的腿法,威力好像大了不少。”本来他对聂少的天资已经够看高了,却没有想到他的进步会这样的神,从第一次看到聂少的时候,他的战力指数只有一千多点,还不到两千,可是短短的一个多月,他的战力竟然增长到了四千多点,而且现在还有进步的趋势。

  修炼中的聂少身体已经挥到了极限,突然的他感觉到身体里面一丝异样,好像是有一点痒,又好像是身体里面无端的生出了什么,而且有展变大的趋势,怎么回事?忍着心中的疑惑慢慢的练完这一套腿法。

  本来他只是心中想了一下,却没有料到竟然真的成功了,一套腿法练习下来,全身舒坦,身体的柔韧性好像又变强了,这腿法还真的是神妙。

  收腿站好,院子里面的风猛的停下来,“恩?”这风?腿再一次的动了动,风随腿动,不愧是风神腿,还有这风,闭上眼睛一丝丝的风力出现在聂少的手中,一个

  小小的龙卷风在他的手中形成,不消失,却也没有扩展。

  旁边的断剑眼睛一亮,“恭喜你啊,想不到这风神腿这么厉害,这三天的时间你就能完成第二组动作了。”看了看他手中的小型龙卷风,“你的风灵力控制力好像又增加了?”能这般控制风系灵力可是很不简单了,龙卷风本来就是很奇特的一种风,它本身就是可以借助外来的力量不断壮大自己,可是聂少竟然能完整的控制它,不让它扩张也不会灭亡。

  “呵呵。”轻轻一笑,聂少解释道:“我也是刚刚才有所领悟,受到这风神腿的影响,那一瞬间感觉到风起风停,才有些领悟。”修炼者有一种境界叫顿悟,一般来说有机缘顿悟的人,各方面的能力都会在一瞬间提高很多,而聂少刚才就是领悟到了风的产生与停止。

  “对了,你修炼的怎么样了?”这几天他看到断剑也是在努力修炼,应该也是有所领悟吧,特别是里面时不时传出来的剑气,明显的越来越强。

  “那剑二十二,越想越精妙,越想越

  觉得太深,以我现在的境界根本就不可能完全的参透。”断剑摇了摇头,“不过即便是这样,我对剑道的理解还是提高了很多,将来随着我实力和境界的提高,说不定对那剑二十二的意境会更加的了解。”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有很大的进步了,剑道无止境,能不断的进步就是好的了,以断剑的天资,要悟透这剑二十二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那要时间,那剑二十二的意境早已深深的印入了他的脑海中。

  突然的聂少想到了刚才的那一丝异样,“断剑,我刚才修炼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体内竟然有一些怪异。”说完他把之前的情况说给断剑听。

  听完他的话,断剑脸上一阵怪异,不确定的摸了摸聂少的手腕,脸上闪过一丝惊异,“怎么可能?”

  聂少心中一突,难道是练功练出什么问题了?可是自己修炼的只是单纯的武技,而没有修炼内力啊,可是突然的他现断剑的脸上竟然是一脸欣喜。

  “怎么了?”聂少疑惑不已,自己的身体出现异状都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他还在那里笑,虽然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

  断剑微微的一笑,“可以说是好消息,也可以说是坏消息。”恩?又是好消息,又是坏消息,到底怎么回事?

  “好消息就是,你的身体里面已经产生了内力,而坏消息就是,你好像不肯修炼任何内力,这对你来说恐怕是心理上面的问题吧,你自己认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断剑解释道,这真的很奇怪,一般来说只有修炼一种内功心法才有可能产生内力的,可是根据聂少刚才说的话,他肯定没有修炼内功心法。

  听到断剑的话,聂少一愣,自己产生内力了?可是爷爷让他不要修炼任何内力的,可是在修炼风神腿的时候竟然自己产生了,这下子还真的让他为难了,难怪断剑又说是好消息又说是坏消息的,这对自己来说还真的不知道算什么消息了。

  “以你的身体情况,要是继续的练习下去,这内力会慢慢的变强

  ,而且会一个恐怖的度增长,但是还有一点我要告诉你,因为你这功法本身就没有特定的运功路线,将来很有可能会不受控制。”断剑皱着眉头说道,不过很快他又说道:“不过这应该对你没有多大的影响,除非是你本身的内力已经过了地级高手以上的,那才可能会暴乱,毕竟你的身体经脉全部通了,承受力远常人。”

  聂少这才舒了一口气,想了想爷爷的话,是不是应该继续坚持?出来闯荡之后他才现实力的重要性,以他现在的情况,无疑是多一份实力多一份活命的机会,而且这风神腿是老祖宗的功法,自己要是想继续的修炼下去的话,那这体内产生内力是必然的。

  “我看你还是继续的修炼吧,有些时候要随机应变,你爷爷要你不修炼内力那是在你有能力自保的情况下,要是你死了,那修不修炼内力又有什么关系呢?”断剑提醒道,现在他们两个生死都还说不定,也没有必要考虑那么多了。

  聂少身体一震,是啊,自己现在生死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哪里还在乎的了那么多,再说就算是爷爷知道自己的情

  况了,肯定也不会怪自己不听话的,想了想他就释然了。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