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一百零三章 经脉全通
  来湖心小筑这几天,他们两个是长了大见识了,在他们以前的想法中,好像这天下十大高手就是大6上最厉害的人了,可是来这里之后才现,天下会真正厉害的不是霸天,更不是千叶,而是这湖心小筑

  难怪父亲贵为天下第十高手,对天下会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不仅仅是千叶霸天这些人,还有这么多的老家伙。/Www.Qb5、cOm\\

  “你是什么人?”断剑警惕的问道,这老者的目光明显就是落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他吧。

  老者默不出声,只是慢慢的走到了聂少和断剑的面前,眼中精光闪烁,“两个小子,都是璞玉,年纪轻轻都这么厉害了,老夫我当年都有些不及啊!”

  这老家伙说什么?聂少一脸的疑惑,这人不用说,肯定是级强者,能住在这里肯定是天下会的人,不过他好像没有一点敌意,甚至聂少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激动的情绪,好像是现了宝贝一样的。

  “前辈,不知道找我们两个有什么事?”聂少带着一丝的试探问道,谁知道这些老家伙的脾气怎样,上次那个老者就突然的出现给了自己一巴掌,还是小心点好。

  老者看了看聂少,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身子一闪,已经到了聂少的旁边,第一时间他就要闪开,可是突然的现自己竟然已经动弹不了了,怎么回事?这和霸天用的方法又不同了,之前霸天控制自己的时候,那四周很明显的传来一阵压力,压制着自己不能动弹,可是这老子定住自己,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感觉,好像是很自然的自己就动不了了。

  “咦?”老者脸上露出了一阵惊骇,看他好像看怪物一样的,“怎么会,你竟然没有修炼一点内力,战力指数竟然高达四千多点,而且全身经脉还是通的。”

  听着老者的话,聂少一阵疑惑,自己的战力指数他是知道的,可是自己的经脉什么时候全部打通了?难道也是修炼了风神腿的原因,不会啊!卡特曾经告诉过他,这天下武者最重要的就是全身的经脉要坚韧宽大,还要

  打通,这样战力指数才有可能变强。

  修炼内力最重要的就是经脉,内力流通经脉之间,不断的增加,要有强悍的内力,就必须要多打通经脉,他很清楚的记得卡特说过的话,达到地级武者的条件就是要打通身上除了任督二脉的所有经脉,而达到天级武者的要求就是打通任督二脉,老者说自己身上的经脉全通了,肯定也是包括了任督二脉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修炼任何内力却打通了全部的经脉。

  老者心中默默的沉思,没有任何内力却经脉全通,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聂少本身就是一个天级武者,只是全身的功力被废了,可是看他年纪并不大,这一种可能可以直接的否定,那就只剩下第二种了,聂少的经脉是被高手打通的,而且不是一朝一夕,而且这样还很消耗人的内力,甚至会影响到那个人的实力,到底是什么人肯耗费这么大的力量去帮一个人打通经脉,一般来说就算是师徒之间或者是父子之间都没有必要这样吧。

  能有这个能力的,那人肯定是天级强者以上的修为,就算他是聂少的父亲,那也可以保护他

  渐渐的修炼,可他打通了聂少的全身经脉,却没有让他修炼任何内力,老者的头都乱了,看起来这小子真的是不简单,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对他这样,要是聂少修炼内力的话,估计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达到地级武者的境界,毕竟地级高手以上的境界都是需要领悟对能量的控制的。

  身子一闪,他又到了断剑的身边,在他的身上摸了摸,脸上也是一阵惊讶,“你这小子,身体竟然也这么的变态,你的经脉竟然也被打通了这么多?还有身体骨骼肌肉,都是经过专门的训练的,要达到这样的境界,肯定是吃了很大的苦头。”

  老者轻轻的走到一边,突然的聂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感觉了,这才晃动了一下,断剑也是不自然的动了动,被一个老家伙在身上摸来摸去的还真的不舒服,不过两人还是震惊的看着那个老者,这人出手比霸天都高明,看来他们两个人的感觉都没有错。

  “两个臭小子,你们可愿意拜我为师?”老者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做他的徒弟是很光荣的一件事。

  聂少不禁愕然,原来这人竟然是看中了自己两人的天资,“前辈,你可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人么?”自己和断剑两人可是对天下会有仇,就是霸天也没有说服自己两人为他效命,更加的不用说要他还想收徒弟了。

  老者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怎么会知道你们两个,能在这湖心小筑,估计你们是天下会哪个总堂主或者是帮主的后辈吧!怎么样,回去问问你们家里的前辈,说我天童老人要收你们做徒弟,不管你们以前的师傅是谁,他们肯定会同意的。”

  天童老人,聂少默默的记下了这个级高手的名字,此人的实力绝对在霸天之上,这湖心小筑里面他真正看到出手的只有三个,一个就是那天打了他一巴掌的人,第二个就是那藏兵室的守护者,第三个就是这个叫天童老人的家伙了,看他这么的自信,应该是对自己的名声有很大的信心了。

  “哼,就算是你天王老子都不行。”断剑冷冷的说道,天下会的人收自己为徒?这怎么可能,他的父亲可是死在天下会的人手中,那不是认贼作父了。

  老者微微的一愣,以为是他的师傅不会同意,“小子,先别这么急,告诉我你的师傅是什么人,让他来见见我他就会同意了。”他似乎对自己非常的有自信,在这天下会,比他地位高的也就那些,他不相信除了湖心小筑上面的人,天下会还有谁敢不卖自己的面子。

  “我师父是我父亲,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他。”断剑讽刺道,天童见他还是这个态度也是冷哼一声,很多年都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了,“好,我就去找他他到底是看什么人物,连我天童老人的面子都不给。”

  断剑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父亲已经死了,要是你真的要去找他,那现在就自尽在我面前吧,要是见到我父亲,他答应了的话,我断剑肯定到你坟前拜师。”

  听到他的话,天童老人脸上杀气一闪,“小子,你敢耍我。”他以前也是养尊处优的人,平时听的好话听多了,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子耍了,要不是看他的天资这么好,他就直接的杀了他。

  “前辈,实话告诉你吧,我俩都是天下会囚禁的人,想收我们为徒,你认为可能吗?”聂少在一边说道,看来这天童好像还不认识自己和断剑,可能是一直在那里修炼没有被通知到吧!

  “恩?”天童一愣,沉默了一阵子,看他的嘴巴好像在动,但是却没有听到他出声,很快他就惊讶的看了看聂少和断剑两个人,“你们两个竟然端了我天下会的一个分舵?”刚才他已经通过传音和湖心小筑其他的人联系了,也知道了聂少和断剑两人的身份。

  一般来说达到天级高手境界的,都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那自己的意识眼神出去,可以用来探查或传音之用,天童本来就一直在修炼,达到了他这个境界的高手,已经接近了那种不用吃喝就能维持生命的境界,也就是传说中的辟谷,凡事修炼者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就能以天地灵气来取代自己吃饭睡觉了。

  “哼,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如果给我二十年,将来我就是端掉你天下会的总坛。”断剑毫不留情的说道,现在他们本来就是囚犯了,这老家伙竟然已经和外人通气了,那肯定

  也是知道了剑宗要保住他们两个了,估计他是不会动手的。

  果然,天童脸上一丝愤怒,可是他没有动手,“小子,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和剑宗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还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当我武皇天童徒弟,前途不可限量。”

  武皇?聂少疑惑不已,这是什么称谓?是实力等级的划分?还是他个人的外号?“不用了,别以为你有多厉害,不就是多活了几年,要是给我三十年的时间,我断剑绝对不会怕你。”断剑直接的拒绝道,他自己修炼着蚀日剑诀,本身就是天下最顶尖的功法了,根本就没有必要拜师了,而且这家伙还是天下会的人。

  三十年?天童哈哈的一笑,这小子真的是太狂妄了,“你呢?”不再看断剑,他对着聂少说道,虽然说断剑做他的徒弟是最适合的,可他还是太狂傲了,相比之下,聂少到现在都还是客客气气的比较好。

  “前辈,要是我肯修炼内力的话,你认为我的身体会没有内力吗?”聂少的态度很直接,我根本就不肯修炼内力,看

  你收我也没有用。

  天童一愣,是啊,聂少这个人奇怪无比,明明拥有这么好的天资,还有一副好身体,可他却没有修炼任何的内力,能帮他打通经脉的人肯定不简单,可却没有让他修炼,这到底是为何?

  眼睛一眯,天童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个果然都是天纵之才,连老夫都不能让你们心服,如果留下你们两个,将来肯定会成为我天下会的大敌。”说道这里他身上杀气一闪而逝,聂少心中一惊,他不会是顾忌自己两人想要趁早杀了自己吧!

  不过很快聂少就现,他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虽然你们是前途无量,但是这一关你们过不过的去还说不定,剑宗要是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照样要死,不过要是你们侥幸过了这一关,他日要是对我天下会太过分,我会毫不犹豫的趁你们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杀了你们,好自为之。”说完呼的一下就消失在小院里面。

  见到那人终于走了,聂少才松了一口气,“断剑,你太冲动了。”刚才

  断剑是处处讽刺,开口就在骂人,谁知道这些老怪物什么性格,要是来一个嗜杀的,说不定他们两个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断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聂少,“对不起,又差点连累你了,我也是情绪失控。”也是的,天下会是他的仇人,不仅仅是他的父亲,断家历代都是死在天下会的手中,这种仇恨不是聂少能体会到的,刚才听到天下会的人要收他为徒,他反应才那么大的。

  叹了口气,聂少也明白他的心理,“好了,以后还是注意点好,如果你真的想报仇的话,你必须要活着出去才是前提,你死在这里就算你陈口舌之快,依旧还是不能报仇。”

  “对了,你刚才说这步法,难道你的战力指数也是因为这个提升起来的?”断剑突然的惊异道,能单纯的靠身体就把战力修炼到现在的境界,聂少已经是很少的了,“而且刚才那老家伙说你全身的经脉都通了?”

  聂少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自己也不知道体内经脉的情况。”聂少没有修炼过内力,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经脉是不是全通了,只是他从小身体就特别的好,而且从来就没有生过病那还是事实。

  断剑二话不说,抓起聂少的受,一股火热的内力串进了聂少的身体,慢慢的游遍了他的全身,慢慢的收回自己的手,断剑也是惊骇的看着聂少,“天啦,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帮你疏通了全身的经脉,那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的功力,就是一个天级高手恐怕也很困难吧,而且至少是上十年的功夫帮你滋润经脉,要不然你的经脉不可能经受的住冲击任督二脉时候的能量。”

  聂少一愣,上十年的功夫?这世上和自己待了十年以上的只有爷爷一个人,难道他也是一个天级高手?那他为什么不让自己修炼内力?不对,清心诀只是对灵力的修炼有用,可是要疏通经脉只有要武功内力,或者说爷爷本身是一个天级武者?

  摇了摇头,想不清楚了,爷爷肯定是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要是这一次能活着出去,一定要找爷爷问个清楚,现在还是好好的修炼吧,这风神腿可是武圣聂风的绝学,虽然没有内力支持,但

  现在练习起来他已经得到了太多的好处了。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