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一百零二章 剑二十二 已全本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石头上面的动作差不多有三组,第一组就是自己刚才完成的那个,好像是最基础的步法,和自己从小就修炼的有些像,但是又有些不同,因为这上面的明显的高明了很多,刚才演练了一遍,聂少感觉到,凭借这套步法,他的度又提升了不少。\WWw、qΒ5、cOМ//

  那么第二组就好像是类似于腿法的东西了,聂少按照上面的脚印,略微的试探了几下,他还是无法完成,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到底是为什么了。突然聂少眼睛一亮,这第二组动作相当的熟悉,不正是和断剑给自己的那本秘籍差不多吗?虽然说也是有些变化,但是却能认出来,难道?这也是改进版?

  第三组动作就更加的奇怪了,聂少完全的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因为他也是没有见到过类似的动些下面已经有些惊疑了的萧翎,聂少猛然醒悟过来,这里可是湖心小筑,天下会的禁地,还有这石头上面也是天下会无人参透的,自己在这里大大捏捏的联系,会不会因为这样找到杀身之祸,毕竟悟透传说中的风神腿,就是天下会也要顾及。

  看了看那些脚印,聂少用他惊人的记忆力,把上面的脚印顺序深浅都记好了,之后便跳下来,四顾着看了看,那些人好像真的是痴迷于其中了,竟然都没有现聂少的,聂少暗自庆幸了一下,却现萧翎还是惊讶的看着自己,“你竟然,完成了上面的动作?”

  糟了,被她看到了,怎么办?杀人灭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他想更早的死,“不是,我只是能做一小部分动作,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身体的柔韧性比较好罢了。”

  萧翎这才释然了不少,“不过,这些年来,我天下会无数高手,却没有人能领悟,你竟然这么厉害。”那些武者都是以为这风神腿的精髓是融入在那些步子中的,根本就很少有人想到要按照上面的脚印来练习,即便是想到了,也无人能完成的了,对于人体的条件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聂少从小练习起,到现在已经是十几年了,身体柔韧性虽然不能说好到哪里去,但是却刚好适合这步法的练习。

  聂少沉默了一下,这事情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萧翎,我有一事相求。”虽然这女子前段时间很胡来,但是今天却是出奇的听话,也许她能帮自己。

  突然的聂少语气变的这么严肃,萧翎也有些不自然了,“只要你们不是想离开湖心小筑我都能办到。”在这湖心小筑上面,她是小公主,是圣女,可是连她自己都不能踏出湖心小筑,所以这一点她是肯定帮不上忙的。

  “刚才的事情,我希望你帮我保密,要不然我会有杀身之祸。”聂少严肃的说道,此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了相信这个小魔女。“啊?”萧翎大吃一惊,“为什么会有杀身之祸?难道还有人能到这里来杀你。”

  聂少不禁苦笑,要杀我的人就是你爷爷,不过他也解释不清楚了,“怎么样,我的命就交给你了,不能告诉任何人,甚至包括你爷爷。”

  见到聂少这么的严肃,萧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他们两个却不知道,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萧翎的姑姑,也就是那个叫水碧的女子,痴痴的看着这边,准确的说是看着上面的那块石头,喃喃自语,“十几年了,我终于又看到了,又一个人完成了上面的步法,虽然只是第一组,这和当年的他是何曾的相似啊!”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断剑吧,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收获的。”聂少微微的一笑,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自然的对着萧翎笑,很显然,对她的讨厌已经渐渐的变少了,萧翎则是一脸的兴奋,他终于不像之前那样的冷漠了。

  两人直接的向着断剑之前停顿的地方走过去,走之前,聂少还不舍的看了看那石头,风神腿法,虽然他没有完全的做出来,但是有一点他已经肯定了,自己从小修炼的腿法就是风神腿,而且只是基础步法,后面的也不知道是怎么遗失了,如此看来,自己是聂风后人这一点几乎是没有什么疑惑了,武圣聂风啊,传说中的人物竟然是自己的祖先。

  不过很快聂少的心中就是充满了疑惑,聂风既然是一代武圣,当年的封神灭魔之战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聂家人从此就消失在了大6上面,准确的说是没有了当年的风光,他也曾听说过,大6上面隐居的高手不少,隐世宗门,还有隐世家族,传闻当年和聂风齐名的武圣步惊云的家族还在大6上面,而且天下第二神兵绝世好剑也在步家人手中。

  看来这其中似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想了想自己爷爷也有点怪异,他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还有他要自己不能修炼内功心法,这是为什么,而且还要自己不要间断了那步法的修炼,他绝对知道这是风神腿的初级步法,而且他应该也不知道风神腿后面的步法。

  想了想他也是越来越迷惑,还是以后碰到爷爷在也不知道还有么有机会,自己现在可是在天下会,说不好自己就没有机会或者出去了。

  很快,两人就到了断剑停顿的地方,结果到了那里断剑还是站着不动,聂少不禁苦笑不已,看来他和其他的人一样了,不会也一坐就是几天几夜或者更长的时间吧。

  刚刚想跟萧翎说先回去,断剑已经清醒过来了,看来他并没有深层次的入定,“好厉害的剑意,好恐怖的杀气,这套剑法已经达到了剑法的巅峰,而且在步惊云那样的高手用出来,这功法更加的变态。”

  虽然断剑实力或者见识都不如这里的老家伙,但是他的眼光并不低,因为他本身修炼的蚀日剑诀就已经是顶尖的剑诀了,对于同等级,甚至是更高等级的剑法,他还是看得出来一些眉目的,这剑二十二无疑不会比他的蚀日剑诀差,甚至要强上半分。

  “断剑,你领悟到这剑法的精要了?”聂少高兴的问道,今天自己的收获是不少的,看断剑的样子,他好像也是领悟到了很多东西。

  断剑摇了摇头,领悟根本就谈不上,“这剑法太过深奥,要是有剑谱给我说不定还能领悟一二,但这只是一道破损的痕迹,我能领悟出什么。”顿了顿,断剑眼中光芒闪烁,“不过从上面我似乎是感受到了步惊云的剑意,还有剑二十二本身所包含的剑道,这对我来说也是天大的好处,假以时日,我的蚀日剑诀必定能更上一层楼。”

  是的,要凭一道剑痕很难看出什么,就是如霸天那样的强者也不可能因为一道剑痕而领悟一套剑法,而且这剑法还是天下最巅峰的剑法,断剑能领悟到这剑痕中蕴含的剑道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厉害的剑法他不缺,缺的只是对剑道的领悟,同一种剑法被不同的人用出来效果不一样,这和个人的剑道领悟有很大的关系,断剑今天对剑二十二的剑道有些领悟,他日对自己蚀日剑诀的使用会变得更加强悍。

  “对了,你有什么收获吗?”断剑突然的问道,论天资聂少可是不必自己差,甚至聂少的更加强,这里这么多的功法,说不定有什么适合聂少的。

  聂少微微的一笑,“回去再这里不适合。”看他那高深莫测的样子,断剑疑惑不已,他是知道聂少没有修炼内功心法的,这里的功法很多,最多也就是一些技能可以被聂少学到,难道还真的有什么厉害的武技?

  “你的武力?”断剑惊讶的看着聂少,这么短短一会儿不见,聂少的武力指数竟然又提升了这么多,现在竟然都到了四级武者的中段了,对于一个没有修炼内力的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是武者修炼的内功心法有新一层的突破还有可能。

  “回这就是我的收获。”说完带头离开,萧翎立刻的跟上他,断剑先是看了看一脸神秘的聂少,又看了一脸笑意的萧翎,这小魔女怎么了,看她笑的那么灿烂,难道她也有什么收获?

  深深的看了那剑二十二的剑痕,断剑也是快步跟了上去,却不知道,在旁边坐着的一位老者,在断剑离开之后,猛的睁开了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子身上的剑意好强,虽然目前实力还不行,可是那股锐不可当的剑意,就像是未出鞘的剑,将来必定是一代天骄,这剑二十二我参悟多年,他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感悟到其中的剑道,实在是天资惊人。”

  之后老者便闭上了眼睛,可是不久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的站了起来,看了看断剑离开的方向,最后鬼魅般的消失在石头群中。

  小院中,萧翎已经回去了,断剑一脸的好奇,只是看着聂少在小院中踏出一个个脚印,不过他也没有出声打扰。

  “终于完成了。”聂少轻舒了一口气,凭借记忆,他终于把那些步子复制过来了,“聂少,你这到底是什么?”以断剑的眼里,他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现在聂少弄出来的步子没有什么深浅,只是对第二组动作有些熟悉。

  “你看这一组动作,是不是你教给我的那个?”聂少指了指第二组动作,他把三组动作都分开了,看上去明了多了,要是不注意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这就是那天外陨石上面留下的脚步。

  听他这么一提醒,断剑终于的现了,这第二组动作和他给聂少的那秘籍上面的脚步是差不多的,只是这上面好像又做了一些改变,“怎么会,天下会也有这个?”断剑惊疑道,这可是他的祖辈传下来的,难道断家有人来过这湖心小筑,或者是说和自己一样被抓来的?

  聂少摇了摇头,“这本来就是天下会的功法,因为这就是传说中武圣聂风的绝学风神腿。”算起来聂风本来就是出自天下会,而且这风神腿最开始还是雄霸传授给他的,只是后来雄霸入魔,聂风判出天下会,这风神腿法自此就在天下会失传了。

  断剑大吃一惊,风神腿法?那可是大6上最顶尖的武学了,万年前,雄霸的三分归元气,步惊云的排云掌,聂风的风神腿,还有秦霜的天霜拳,那可是号称天下最顶尖的四大功法,因为这四部功法都是出自幻世武典的,万年前还有一些功法可以和这几部功法相比,比之自己的蚀日剑诀也要强上一点。

  “你是说?我给你的那功法是风神腿里面的招式?”断剑整理了一下思路,猛的想起来,指了指聂少,“难道你真的是武圣聂风的后人?”

  他知道自己的那腿法也是前人传下来的,而聂少修炼的才是最基础的步法,那才是整个功法里面最重要的,而且他还是姓聂,这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聂少心中也是才猜疑,“具体我也要等问清楚,总觉得我爷爷知道一些事情,可是他却没有告诉我,可能是因为我年纪太小了吧。”

  想想当初自己离开的时候,爷爷的情绪就有些不对,那个时候自己年纪还小,而且也不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还以为他是因为舍不得自己,现在回想起来,爷爷真的有些不对,他肯定是知道某些事情,却没有和自己说清楚。

  突然的一阵威风吹过,聂少猛的清醒,现断剑已经警惕的看着小院的大门了,聂少看过去,只见这小院的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开了,而门口却站着一个老者,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老者,聂少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小心,这人我记得,刚才在那石头群里面就看到过他。”断剑提醒道,坐在剑二十二旁边的人,他当然记得,同为修剑的人,即便是老者一点气势都没有,可断剑还是能感觉到他的可怕,甚至过了霸天。

  天下会的级高手真是太多了,那石头群中,随便一个老家伙的实力就这么的强悍,想想这湖心小筑怪人那么多,而且个个都不下于霸天,当然这只是他们两个的感觉,聂少从小就修炼清心诀,虽然这些人的实力自己看不清,却本能的感觉他们要比那霸天厉害多了。

  ps:球鲜花冲榜啊!各位都顶起来吧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