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九十七章 感应
  不得不说湖心小筑的确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这里风景优美,建筑特异,而且衣食住行都有安排好的人服饰,只不过,以囚犯的身份住进这里,心理多少有些不舒服,而且只能困在这里,聂少和断剑都是心有不甘。

  随便的找了一个住处,聂少就开始修炼了,不管未来如何,修炼永远都不能放弃,本来他是准备到东海去修炼刀法的,但是现在看来不现实了,被困在这里,唯一能修炼的就是灵力,这一路行来,他也认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自己的强项是灵力,而且按照爷爷的要求,他没有想过要修炼什么内功心法,所以他想尽快的把灵力修炼上来。

  目前他的灵力指数在八千多点,清心诀修炼到第八层,要想再进一步就要苦修,反正被困在这里也是无所事事,刚好灵力,聂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修炼的计划,晚上修炼清心诀来提高灵力,白天就练习对灵力的控制,早日让自己的控制能力与实际灵力达到同样的境界,这样即便是不会刀法他也有十足的把握打败独孤云了。

  修炼一下午,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的提升度大大的增加了许多,聂少心中一阵惊喜,看来这段时间自己太累了,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磨练,修炼起来也是度倍增,照这个度,要不了半年自己的灵力就可以突破现在的状态达到九千多点。

  恩?刚刚睁开眼睛,现断剑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因为这里的建筑都是按照那种小院的模式做的,断剑的房间就在自己的旁边,只是现在他不好好的休息,跑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

  “有什么事吗?”聂少轻声的问道,看断剑好像是在呆的样子,一下子被聂少惊醒过来,他在这里已经坐了一会儿了,只是心中不安定,忍不住想要和聂少

  断剑本来欲言又止,最后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的,“我从进入这湖心小筑就觉得不能平静下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这湖心小筑一样,和我相呼应。”湖心小筑是天下会重地,开始的时候他也是疑惑不已,以为自己多心了,可是当他想要休息的时候,心中那种感觉越来越强。

  怎么回事?我好想没有这个感觉啊,聂少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你太累了,这一路我们消耗不少,我看你是刚刚看到霸天了心中不安定吧。”

  断剑摇了摇头,开始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火麟剑就在这湖心小筑上面,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在哪里。”说出自己心中的猜疑,断剑也舒服了很多,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东西能让他产生这么大的感应。

  火麟剑?在这湖心小筑上面,聂少眼睛一亮,这里是天下会重地,之前看千叶的态度就知道,这里恐怕不是那么简单,这里住着的都是天下会的前辈高手,连帮主也是住在这里的,也就是说火麟剑在这里的可能性很大。

  “对了,断剑,我还没有弄清楚你们断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聂少突然的问道,关于火麟剑,历史中记载的很少,只是有人猜测它曾经是幻世武者的武器,当年幻世武者破空而去之后,留下了坐骑圣兽火麒麟,而这火麟剑也是被火麒麟看守的,怎么成了断家之物。

  看了看聂少,反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他早已经把聂少看做是生死兄弟,“我断家本来实在万年前就开始传承火麟剑了,只是在万年前的封神灭魔之战的时候,火麟剑落入天下会之手,从那个时候起,我断剑就以夺回火麟剑为己任。”

  万年前,封神灭魔之战之前前,武林有两大高手,北武林的北饮狂刀聂人王,南武林的南吟剑断帅,两人当年号称是天下无敌,甚至天下十大高手排行上面也把这两人并列第一,两人都是高手寂寞,相约大战,最后还是平手。

  最后两人不打不相识,渐渐的成了好朋友,传言西方凌云窟有圣兽火麒麟,是幻世武者的坐骑,而且永生不死,两人便约好一探凌云窟,却再也没有出来,当时两人的武器分别是雪饮狂刀和火麟剑。

  断家的火麟剑本来就是火属性的武器,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刚好断家的蚀日剑诀就是天下最顶尖的功法之一,而且也是火属性的功法。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被断帅之子断浪得到火麟剑,奈何断浪野心过大,与虎谋皮,竟然想和天下会帮主雄霸联手吞并天下,死于非命;而火麟剑就此落在了天下会的手中,还好断浪留下后人。从此断家家训,一定要夺回火麟剑,而且在此之前必须要为断家留后,这近万年来,断家人都在不断的努力,可是都是有去无回,全部死在了天下会。

  聂少惊讶不已,想不到断剑还有这样的身世,只是南吟剑断帅和断浪都是死于封神灭魔之战之前,因此在历史上基本没有关于他们的记载,只是少数的传承了万年的势力对当年的事情有记载。

  “我断家的蚀日剑诀天生就是为了火麟剑而生的,甚至传言蚀日剑诀本来就是幻世武典上面的绝世功法,只是无从考证,所以霸天也是想要我的蚀日剑诀用来掌控火麟剑。”断剑恨恨的说道,万年的仇恨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那你不是没有留下后人,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聂少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刚才断剑都说了的,断家后人要为家族留下根才能去找天下会,可是断剑目前根本就没有后人,如果这一次被霸天杀了,那断家不就消失在大6上了?

  听到聂少的话,断剑眼中红光一闪,不过很快的平静下来,“我又何尝不是想留下后人,只是潇湘背叛,我也被迫走上了这条路。”要不是因为边关的事情,断剑肯定是带着潇湘到了神元帝国,到时候好好修炼,留下后代,之后实力强悍便可以去找天下会夺取火麟剑,可世事变幻无常,没想到自己竟然败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

  “那你何不暂时委曲求全,答应霸天的要求,起码能保住性命,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聂少突然的想规劝断剑了,万年来的期望,总不能就这么的断送了,要不然断剑自己也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断剑摇了摇头,“断剑祖训,就是死也不能投入天下会,再说,我断剑的蚀日剑诀也有副本,被我留在一处隐秘的地方,总有一天会被人现,就算断家的人绝后了,也会有数不尽的人讨回火麟剑。”

  这一招也是够厉害的,断剑的先辈早已经想到了断家可能会绝后,因此想到这办法,留下蚀日剑诀,他日若被有缘人得到,那也可以为断家完全未完成的心愿,只要从天下会的手中夺回火麟剑,断剑的愿望就了了。

  原来如此,既然断剑自己是这样想的,聂少也不好怎么劝说了,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刚才断剑的话,“对了,你说那南吟剑的火麟剑被他的儿子断浪得到了,那雪饮狂刀呢?”他一直都在怀疑自己的身份,而且经过很多事实的证明,他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的前辈。

  “那北饮狂刀聂人王,在凌云窟与火麒麟大战一场,因为雪饮狂刀是九天寒铁打造,刚好克制火麒麟,最后两败俱伤,而聂人王也是被困在了凌云窟重伤身亡,不过他留下雪饮狂刀和自己的绝学,后来被他的儿子聂风得到,也就是后来大6上盛传的武圣。”断剑感慨良多,断剑是世世代代相传的,很多东西比历史记载的还要清楚,而且就是很多古老的门派都不一定有自己知道的多,根据父亲传下来的话,当年断剑的断帅可是天下第一高手,还有断浪也是名列十大高手,而且和那武圣聂风更是生死相交的好朋友,只是后来他们的祖先走上了歧路,也是死有余辜。

  果然,聂少暗自猜测,只是为什么聂家为什么会没落了,而且历史上记载,聂风在最后一战已经是入魔了,拼死杀了被混世天魔控制的雄霸,可并没有说聂风死了啊!

  断剑看着聂少走神,心中疑惑不已,“难道你?”下面的话他没有继续的说,很显然他也是在猜测什么,天下姓聂的人不多,而聂风身份也是悬疑,而且对万年前的事情这么的关心,不得不让他怀疑。

  “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在怀疑而已,离开家的时候我才十二岁,总怀疑我的爷爷有什么隐瞒着自己,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既然然断剑都毫不保留的对他讲了,他也不好隐瞒,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猜测。

  两人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但是都知道作为聂风的后人这个意义,先不说他背后是不是还有家族,光是凭聂风万年前做下的事情,也是对大6所有的人都有恩,聂风和步惊云被世人称为圣者,由此可见他们的地位。

  再来就是那些隐世的门派,如果知道聂家后人还在,以万年前的那些关系,估计也没有人敢动他了。

  “剑宗的态度让我很怀疑,我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子,剑宗凭什么要保护我。”聂少自嘲道,虽然有几分天赋,但是天赋不能代表什么,剑宗这样的古老门派,高手无数,怎么会为了自己和天下会对上。

  “好了,一切都是猜测,不管身份怎么样,我们还是被人困在这里了,现在是囚犯,想什么都没有用。”聂少苦笑不已,两人竟然在这里胡思乱想起来了。

  断剑点了点头,“我也知道现在的身份,但是这湖心小筑上面,我确实能感觉到一股很强烈的火元素,绝对是有火属性的宝贝,即便不是火麟剑也肯定对我有很大的好处,我想是不是去探查一下?”

  火麟剑是断家期望已久的宝贝,即便是现在得不到,即便是现在只是囚犯,能看看火麟剑也是好的,毕竟为了这把剑,万年来断家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了。

  “好吧,不过今天还是回去好好的休息,等体力恢复我们在到处这湖心小筑上面的人也是个个怪异,但是却个个都是高手,还是小心点好。”他们找房间的时候就碰到了不少的人,一个个都和普通人一样,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就和开始看到霸天的时候一样的。

  只是,能住在这湖心小筑的可能会是普通人吗?听到聂少的话,断剑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的休息。”刚刚准备离开,可是当他转过身的时候,却现一双大大的眼睛正瞪着他。

  马上转过头来,看着前面的聂少早已经是双眼向上翻白眼了,“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一声大叫,断剑连忙的跑到了聂少的后面站好。

  “我说,大小姐,是你们帮主把我们关押在这里的,你还问我。”聂少头都大了,来者正是天下会的圣女萧翎。

  现在到了人家的地盘,他必须要老实点了,在外面的时候还可以抓了她威胁天下会高手,可是在这里,聂少根本就没有那个心了,之前见识到霸天的恐怖了,光是千叶就可以随意的从自己的手中把萧翎救走,那霸天就更加的不用说了,现在得罪这个女孩,那只是自己找麻烦。

  可是,他们不想找麻烦,萧翎却不会放过他们,“哈哈,一定是爷爷怕我无聊,送你们两个到湖心小筑上面来陪我的,你们两个惨了,这湖心小筑就是我的地盘,休想再逃出本小姐的掌心。”

  聂少正声说道:“萧翎,你别以为这里是天下会你就厉害了,论实力你还不是我们两个的对手,你要真的做什么,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只要我不伤及你的性命,估计霸天那老小子也不会找我的麻烦。”

  想了想也只能那武力来威胁他了,可是他的话刚刚说完,萧翎就哈哈的大笑了,“就你们两个,哈哈。”她好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那就让你们两个见识见识本小姐的厉害吧。”聂少大惊,以为她要做什么。

  刚刚做好准备迎接战斗的架势,却听叫萧翎哇的一声,竟然大声的哭起来,虽然只是假哭,但是那声音却是很大,另聂少目瞪口呆。

  ps:求花!鲜花!!鲜花!!鲜花!!鲜花!!鲜花!!鲜花!!鲜花!!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