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对街的冤家 > 第十章
  于奷奷被带回了项尔彦的住处。//www、QВ5.coМ\

  看着挡在门前的俊拔身影,她终于明白他那句“我们回家吧”的含意,可是这明明不是她的家呀!

  “我好累,让我回去睡觉好不好?”她没什么力气的说。

  在被绑架回来的途中,她阖眼想睡,可惜她还是维持从小的习惯,只要是在车上,就算她再疲倦也睡不着。

  “到我房里睡就好。”他上前揽她。

  “尔彦…”

  “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再有机会逃开我,你知不知道这两天见不到你,我心里有多煎熬、多折腾?”

  于奷奷心头一震,忘了该有的挣扎。他有着和她同样难捱的心情?

  “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躲着我?”轻抚她的脸,他在意的问。

  两天前他用门而出的那一幕映入脑海,她愀然的低下头,“我…因为…”

  一串骤起的铃声不凑巧的阻断她的回答。

  项尔彦眉头微凝,牵着她上前接起唐突介入的电话。

  “哪位…妈!您跑哪儿去?我打了好几通电话就是找不到您。”他语气着急,手劲却轻柔的将于奷奷按坐入沙发。

  她顿时感到紧张的绞着手指。伯母打电话来,莫非是想跟尔彦谈他和夜欣的事?

  “妈和你爸去谈生意,听你的口气好像很急,不过妈要说的这件事比较重要,我已经跟于家…”

  “不对不对!妈您弄错了!我喜欢的女孩不是您打电话过去于家的那位千金,我要的是奷奷,是奷奷!”

  于奷奷心口猛跳的望向他。

  他说他要的是她?

  电话彼端的梁郁君一脸迷惘,“奷奷?我记得于家千金好像不叫这个名字。”

  “没错,我和您之前都弄错了,总之,当初跟我因相亲事件认识的是于家千金的好友于奷奷,关于这点,您可以请您朋友问她女儿以求证明,我跟您介绍的那个于家千金根本半点接触也没有,在我身边的一直都是奷奷。”

  她脑子迅捷的随着儿子的话转。“也就是两个女孩都姓于,但是反了?”

  “对!所以就算妈已经跟于家讲好亲事,我不承认也不会搭理,因为除了奷奷,我谁都不娶。”

  于奷奷的心湖教他投下的话激起阵阵涟漪。

  非她不娶?尔彦是当真的?

  “能让我儿子爱惨的女娃儿,很讨人喜爱吧?”梁郁君饶富兴味的问。

  “那还用说。”项尔彦转望沙发上的可人儿,眸里盈满深情。“您见了,保证一定也喜欢得不得了。”

  于奷奷突感忸怩的别开眼回避他的注视,他那句“喜欢得不得了”,是在说她吗?

  梁郁君听得呵呵直笑,“妈相信你的眼光。放心,你和于家千金的相亲既然连开始都没有,我想于家那边不会介意我弄错状况的,安心交给妈办吧。”

  “那就麻烦妈…好,再联络。”

  币上电话,项尔彦顿觉轻松许多。“事情总算解决了一桩。”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于奷奷怯怯地觑向坐近身旁的他。

  项尔彦的轻松轻易就教她猜疑的话打散,悒闷不试曝制的拢上眉间,接着是一股很挫败的无力感袭向他,令他只能低叹的枕向椅背,闭眼按揉太阳穴。

  “为什么你就是有办法撩动我的脾气,相信我的话有这么困难吗?”

  “不是,是你突然说那些话,我的头乱了很多天了耶。”一件接一件令她反应不及的事挤向她,她都快当机的小脑袋哪还有办法分析。

  项尔彦忍不住莞尔的勾起唇角。她现在说的话别人要是听得懂,他会很佩眼。

  坐直身子,他扳正她道:“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只要回答我,为什么回家去也不跟我说一声?”

  她瞄他一眼又垂下眼睫,小小声的说:“因为那天你知道我是‘于奷奷’后很生气,我以为你…怪我不自量力冒充夜欣,不想再跟我有任何瓜葛。”

  “笨蛋。”重重地吻她一下,他抱起她就往卧房走。

  现在还是什么都别跟她谈,要不然她这颗已经乱好几天的小脑袋恐怕会打结。

  “尔彦,你做什么?”干么突然骂她笨还抱起她?

  “抱你去睡觉。”

  “我回去睡。”她看着他的床铺惊声低呼。

  “在这里睡。”他一副没得商量的将她抱上床。

  “你…尔彦…”

  “我的床睡起来很舒服。”压下想撑起身的她,他爬上床,躺卧另一边,将她拥入怀中。

  她错愕的瞅着他,“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他失笑的和她圆睁美眸相望,“睡觉啊,这两晚想你想得根本没办法好好睡,今天又开车来回中北部∠实说,我也累了。”

  于奷奷听得既腆赧又内疚,但还是不忘推他,“所以你一个人好好睡,我回…”

  “你要是不想我对你做出在床上最适合做的事,就乖乖地在我怀里睡。”

  在床上最适合做的事?他指的是…

  “啊!”她慢半拍的惊呼,脸红的埋入他胸膛,“人家睡就是了啦,你真的好讨厌!”

  尽避困窘的娇嗔他,可贴着他温暖的胸怀,深沉的睡意没半会儿便袭上她。

  项尔彦唇边浅扬着的,净是没辙与宠溺的笑。

  她明明已经累得可以,还要跟他争!

  他真的好讨厌?上回她昏倒,他要她在他床铺休息时,她好像也这么说过。这个小女人,他是为她好才催她睡觉,她到底懂不懂?

  “你呀,小笨蛋。”宠爱的低喃,他微敬搂紧她,满足的滑入梦乡。

  ※※※

  一觉醒来,于奷奷没看见项尔彦的人,却在枕中闻到属于他的清爽气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令人安心的气息,记得上次被抱回这里休息时,她就觉得尔彦的床好温暖。

  想着,她不由得依恋的多嗅几回这让人感觉舒服的味道,懒懒地赖在床上。

  或许是因为长长的睡过一觉,脑子不再混沌,她此刻很清楚,这两天是她误会尔彦了。

  他还是喜欢她,他没有要娶夜欣…

  老天!夜欣!

  于奷奷猛地翻身起来,她这两日只顾着心情低落,完全忘了安慰失恋的好友…

  “你最好别告诉我,你是急着想逃跑?”项尔彦开门进房,恰好看见之前还熟睡的人儿仓皇的下床,他皱着眉走近她。

  “逃跑?”什么?

  “喏,看清楚,认清你的新身份,你要逃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纳闷的接过他摊在她眼前的纸,低头一看,她愕愣地怔住。

  “结婚证书!”

  项尔彦嘴角一勾,不意外她的反应。“刚刚才拿到的,还热腾腾的呢!”

  “什么热腾腾的,你当这是披萨?人家什么时候跟你结婚啊?”还自动将她的名签好了!

  “今天。”他指指证书,气定神闲的说。

  随着修长的手指往纸上望去,于奷奷微张的小嘴久久阖不拢。

  “骗人!”这怎么可能!

  嘿,满敏锐的嘛!“白纸黑字,你想赖?”那也得看他给不给赖!

  “可是…我们根本没结婚,为什么会冒出结婚证书?”

  项尔彦忍住笑,抱胸欣赏她苦恼又困惑的神情,“这就要归功我那两个好友了,尤其是小江,没想到他这么够义气,为了当我们的结婚证人今早还从新加坡赶回来呢,不过…”他话锋一转,忍不住咬牙,“继奎之前送签好名的结婚证书来,知道你在睡觉,那家伙竟然想闯进房里看你,结果我赏他一记响头,把他赶回去了。”

  也不想想奷奷是谁的,居然想偷看她恬美的睡容,离开前还数落他忘恩负义、小气?他本来还打算请他跟小江吃大餐,犒赏他们的帮忙,这下他可得谨慎考虑要不要请继奎这小子。

  “你真的跟你朋友说…我在你房里睡?”于奷奷羞窘得连话都变得结巴。

  “嗯,妻子不睡丈夫房里,要睡哪里?”他恋栈的看着她绯红双颊,这个小女人呵,脸皮怎么这么薄?

  她尴尬得半天说不出话反驳顽固的他。大概没人会像她一样,完全迷迷糊糊的处在状况外,手上就多了张结婚证书,夜欣要是知道…

  “糟糕!我怎么又忘了夜欣?”

  猛然想起,她也没注意他锁起俊眉,便一个劲儿的说:“尔彦,夜欣的男朋友才刚负了她,如果她知道你要娶的不是她,我怕她会又受一次打击。”

  “所以?”他绷着声音问。她最好别说要他娶于夜欣!

  “你能不能请伯母暂时先别跟夜欣家提弄错对像这件事,等夜欣心情好一点再谈?”这样对夜欣比较好吧?

  项尔彦深吸口好长的气,伸指轻点她额心,忍着不悦的问:“你现在的小脑袋到底清不清醒?”

  她微愣,“清醒啊,因为我刚刚睡得很好。”

  “那还问我这种不清醒的问题?你晓不晓得这件事稍微一耽搁就会有变卦?你朋友因为男友负她就胡乱答应嫁给另一个男人,她是在负气、自暴自弃,你没在第一时间阻止她,说明我们的关系,现在居然还想隐瞒?”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连串道出他的不满,他刚刚应该要这小女人多睡会儿的,好心想帮朋友是这样帮的吗?她哪里清醒啦?

  于奷奷如当头棒喝般,这才惊觉自己的确完全匆略了好友的不理智心态。

  “我不是故意的,当听见夜欣说你有意娶她时,我的脑子根本完全无法思考,哪还会去想其他的事。”她低着头,无意识的卷弄手上的纸张。她这个朋友是不是当得有点失败?

  “喂,别弄坏它。”他急忙抽过她正在拗扭的结婚证书。在她尚未正式嫁他前,这张证书可是最好的“押人”筹码,要小心保管。

  “打个电话给你朋友,说你要过去一趟。”他轻搂着她往厅里走。

  “这么晚我到夜欣那里做什么?”已经十一点多了。

  “解决问题啊,小姐,难道你真想继续隐瞒我和你的事?”

  于奷奷有些为难。事情是迟早要说,但是选在在夜欣心情低落的这时候,妥当吗?

  项尔彦明了的低道:“别担心会伤了你朋友,她糊涂的自我放逐心态或许正需要你这位朋友拉她一把,试着和她谈谈,嗯?”

  犹豫一下,她最后还是拨了电话。从夜欣失恋到现在,她都没好好跟她说说话,是该去看看她了。

  ※※※

  “奷奷…”

  当于夜欣看见深夜来访的好友,马上一把抱住她,正准备大哭,忽地瞥见门边还有位陌生人,她的眼泪立即缩回去。

  “他是谁?”眼光从俊帅得离谱的男人脸上调回,她狐疑的低问好友。

  于奷奷微赧的觑瞄项尔彦,淡淡地答,“他就是项尔彦,我想来看你,所以…他陪我来。”

  他双眸眯动了下。他就是项尔彦?就这样?

  于夜欣暗自思忖。知道她失恋的奷奷大概是特地通知“有意娶她”的项尔彦来安慰她,不过她更惊讶的是,这个相貌气质都无懈可击的男人就是他。

  “难怪我爸对你那么赞赏,你的条件的确没几人及得上。”只是这男人实在帅得让人很没安全感。

  项尔彦懒得答腔。外貌的评比因人而异,他始终认为条件比他好的人多得是。

  “夜欣,你…喜欢尔彦?”

  于奷奷一颗心无法冷静的急跳着。夜欣那样仔细的看着尔彦,莫非她对他也像对卓朝渊那样…一见锺情?

  一道浊闷郁气瞬时闪进项尔彦眸里。奷奷刚刚说什么!

  于夜欣看向好友,唇边有抹无奈,“这年头光靠喜欢好像也成不了什么大事,有人可以娶就娶,有人可以嫁就嫁,也许反而省事。”她将无所谓的目光溜向项尔彦,“我说得没错吧?”

  她猜这个男人八成也是这么想,否则岂会没见过面就说要娶她?

  “我管你说得对不对,那是你的事,跟我项尔彦无关!”

  “尔彦。”于奷奷急忙拉开突然大声说话的项尔彦,“别这么凶,你会吓到夜欣。”

  “该死的!这个时候你还要我轻声细语?”

  “可是夜欣心情不好嘛。”

  “我心情就很好?”这小女人真想将他往别人怀里推?

  “等一下、等一下。”

  于夜欣质疑的出声打岔,忽然想起好友好像一直都只喊项尔彦的名字。“奷奷,你和项尔彦…”

  项尔彦忍着不满没开口,存心想听于奷奷怎么回答,她要敢说和他没什么,他肯定当场吻得她七荤八素!

  于奷奷一阵困窘无措,只脑拼着好友,轻轻地贴下头。虽然不想到于夜欣,但她实在说不出她和尔彦一点关系也没有。

  “原来。”低喃的坐入椅中,于夜欣让脑子重新回想,隐约已了解事情的脉络。“看来项家的提亲是场误会,项尔彦有意娶的人,是奷奷你吧?”

  “正是如此。”项尔彦磊然答道,想不到这于夜欣脑子还满灵光的。

  “尔彦。”于奷奷不由得轻轻地暗扯他衣袖。他可以说得婉转迂回点嘛。

  尽避捕捉到她眼里的担忧,项尔彦还是忍不住捏她鼻头抗议。这小女人为了不让朋友受刺激,难不成要他说谎掩饰对她的情感?

  于夜欣将两人间的眼波流转以及小动作全收入眼底。心中不禁泛起浓烈的苦涩。她和朝渊也曾这么和谐亲匿,可是…

  “早知道一开始我就该听家人的安排,乖乖去相亲,或许现在的http://

  结局会不─样。”她失落的说起丧气话。

  “夜欣…”于奷奷实在不知该如何安慰好友。当初相遇的若是夜欣和尔彦,也许他们会发展得很好也说不定。

  彷佛知道她想什么似的,项尔彦伸手环紧她的腰,对着于夜欣说:“别因为失恋就替自己找藉口,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答应要去相亲,事情重来转几次,我还是不会答应,所以在你所谓的不一样的http://

  结局里,一样的是我和你仍旧不会有任何瓜葛。”

  “尔彦,你怎么…”

  “我说的是事实。”他不喜欢奷奷心里对他存有丝毫退却。

  “可你这样会伤了夜欣。”

  “一个在情感里跌跤就想放弃追求自己幸福,糊涂嫁人的人,还有受伤的知觉吗?”项尔彦仍旧硬着声音说。有时仁慈根本帮不了执意陷在泥淖里的人。

  虽然觉得他把话说重,但于奷奷也不希望好友因为情伤而有放弃追求幸福的念头。

  走过去坐在惆怅低头的好友身旁,她安抚的说:“夜欣,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如果你就这样随便找个人嫁,所有爱护你的人都会难过的,而且到时后悔痛苦的,也是你呀!”

  于夜欣的眼泪掉了下来,“我知道,但是我就是好不甘心,为什么卓朝渊要这么对我?我们从头到尾都处得很好,为何他说背叛就背叛?”

  “我没有背叛你!”

  “声仓急的辩解伴着推门声陡然响起,厅内三人不约而同看往门边。

  于奷奷惊诧的看见…两个卓朝渊,以及一位金发女子。

  最新全本:、、、、、、、、、、

看过《对街的冤家》的书友还喜欢